一個澳門人眼中的回歸15年

  轉眼間,澳門回歸15年,昔日小漁港已變身成五光十色的東方名城。特區政府連續8年向澳門人“派錢”,失業率長期低於2%,勞動人口每月工作收入中位數超過12000元人民幣,令一岸之隔的香港人不時發出“來生要做澳門人”羡慕之言。而在我們這些於當地生活了二十多年的澳門人眼中,這個城市15年的變化,當然不只是錢包鼓了那麼簡單。

  黑社會橫行的日子

  15年前的澳門以賭博天堂聞名世界,黑幫經常為爭奪賭場利益發生火併。當時的本地報紙頭版上幾乎每天都能見到血淋淋的照片,可能就在你住的隔壁那條街,就會有人被槍殺殞命。有據可查的案件就有澳葡政府監管賭場的官員死于亂槍之下,一飯店廚師在公交車上被“點錯相”槍殺。不但普通市民沒有安全感,就連主管全澳治安的前澳葡政府司法警察司司長白德安的座車也被人放置了炸彈。

  那時候,澳門人心中的最大希望,就是能過上平安的生活。

  毫無法制之實的光陰

  葡萄牙統治澳門400餘年,各種法律條款汗牛充棟,卻是有法制之名而無法治之實。黑社會“14K”頭目“崩牙駒”被捕,被控罪名達數十項之多,但每次開庭審理後都會減去幾項罪名,最後弄得主審法官辭職不幹,捲舖蓋回葡萄牙了。

  當時澳門的監獄也是“地獄般陰森”,警方每隔十天半月就會“全倉檢查”一次,每次搜出的刀槍、毒品、賭具應有盡有,甚至還有被偷帶進去的跳舞毯。兩名新到獄警被殺之後,嚇壞了的典獄長不辭而別。接任的華人典獄長在記者會上引用文天祥的詩句以言志:“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這種大義凜然、等待壯烈犧牲之感讓人哭笑不得。

  賭王:黑幫就怕共產黨

  澳葡政府不作為少作為,對未來,澳門幾乎無人不憂。但仍有不憂者。在一次社會活動中,一群記者圍住了有“賭王”之稱的娛樂公司大老闆何鴻燊,七嘴八舌的提問集中到一點:黑社會如此猖獗,你擔心回歸會順利嗎?答問一向擅長“打太極拳”的賭王這一次卻語出驚人,直截了當:“我一點也不擔心。因為黑社會誰也不怕,就怕共產黨。”

  其時香港悍匪“世紀賊王”張子強在廣州被判死刑不久,1999年11月23日,在廣東省公安廳的打擊下,兩個澳門黑幫“大哥”分別被判處死刑和有期徒刑13年零10個月。澳門街頭的血雨腥風也一天一天減弱,新世紀曙光漸顯的1999年下半年,黑社會銷聲匿跡,推翻了壓在澳門市民心頭的一座大山。

  “ 回歸紅利”惠及全民

  澳門人見證了特區政府的“撥亂反正”:回歸前澳門社會黑惡猖獗,回歸後僅一年多治安走向穩定。然而在回歸後,由於亞洲金融危機的影響還沒有徹底退去,澳門的經濟也不景氣。當時澳門高中畢業生的平均工資只有6000澳門幣,有人選擇了出國謀生,逃離澳門。而留下的人,等到了特區政府實實在在的幫助。

  回歸後,澳門出臺了一系列助學政策。大學生能享受到大專助學金、大專學生學習用品津貼、無息助學貸款等。後來,政府還實行了長達15年的全民免費教育。現在活躍在工作崗位上的青壯年,正是這些政策的見證者,更是這些政策的受益者。

  生活的變化不僅體現在教育上,其他“回歸紅利”也惠及了每一個澳門居民。比如,公立醫院全免費;失業者每天可領取失業津貼127澳門元;近年來,特區政府每年向全體居民派發8000澳門元的“利是”。澳門居民凡年滿65歲者,不論有無工作或產業,每月可到政府部門領取5000多澳門元生活費。

  澳門回歸後,特區政府加大基礎設施建設,努力帶領澳門經濟走出低潮。2002年,在特區政府的優惠政策下,不少工薪族已有能力置業。經濟飛速發展下,房價飆升,幾年後就已價值翻倍的資產,令不少人嘗到了“回歸”的甜頭。

  珠海通關24小時生活圈

  而與澳門人聯繫最緊密的內地城市,就是一海之隔的珠海了。隨著兩地居民越來越頻繁的來往互動,經濟、生活的融合亦越來越多。今年12月18日,珠海、澳門開啟了24小時通關,徹底把珠海的橫琴新區和澳門聯結在了一起。

  而不少港澳居民,因為本地房價太高,而選擇去與之緊緊相鄰的珠海買房。而珠海相對低廉的物價,也吸引不少澳門人常常來往採購。由於來往實在方便快捷,不少澳門人覺得,橫琴歸屬澳門,絕對是大勢所趨。24小時通關新措施,無論對於澳門、珠海或者是外地的遊客都有著不可忽視的長遠意思,但是,無論如何應該都是一件好事情。

  繁華背後 濃濃溫情

  去年一部名叫《巨輪》的港劇贏得收視狂潮,電視劇是一對從內地偷渡到香港的親兄弟演繹的恩怨情仇故事,帶出香港、澳門雙城的滄桑變化。故事裏鮮有地出現了三十年來重大歷史事件的真實報道,如1980年抵壘政策,1982年澳門新移民政策、香港回歸、金融風暴、SARS事件等,喚起港澳人民的集體回憶,充滿時代感的濃濃溫情。

  而故事的結局,帶出“人只要有夢想,縱使遇到挫折,但結局都會是好的”主旨,亦如真實的現在,澳門街頭來往的人們臉上不再有恐懼和害怕,透出的是更多的自信與友愛。娛樂場門口沒有了全神戒備的警察站崗,連過去必備的安全門都取消了,只有滿臉和善的保安在打著“請進”的手勢。若你來旅遊找不到路,會有市民騎著摩托主動帶你去目的地。整個城市中,有股溫情在流淌。

  過去的澳門,繁華是表像,內裏有種恐懼;今天的澳門,繁華仍是表像,背後卻是濃濃溫情。

  (阿薇/文)


傳送給  


華澳日報有限公司
社址:澳門慕拉士馬路二三一號南方工業大廈十五樓E座
電話:(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八、(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九
傳真:(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四、(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七二
電郵:(行政)correio@ macau.ctm.net,(編採)sanwaou@yahoo.com.hk
All Copyright by JORNAL SAN WA 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