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城“治賭”:澳門的博彩“戰爭”

  對於澳門,您有什麼樣的印象呢?賭城、酒店、大三巴還是周潤發呢?很多朋友應該都去過這個咱們國家這唯一的一個能合法經營博彩業的旅遊城市。大家可能在印象裏通過電影還覺得,在澳門賭場裡出現的都是一些外國人或者香港、台灣的賭客,但是,事實上,自從2003年澳門放開自由行之後,那的主力軍,就變成了大陸的旅遊客。而對於澳門來說,博彩業的影響有多大呢?去年澳門博彩業收入公開統計數為450億美元;而在去年上半年,澳門政府公共財政收入約83%來自博彩稅,可以說,博彩是澳門的命脈。但是,這麼龐大的金錢流入,也引起了政府方面的重視,這裡面,有多少錢是來無影而又去無蹤的呢?又有多少錢,是不幹淨的呢?基於這種背景,在我國全面的反腐風暴之下,澳門,也吹起了一股淩厲的“治賭風暴”。

  自從2003年港澳自由行開放以來,內地客早已取代香港客,成為澳門賭場的主力。來自內地的遊客約佔澳門遊客總數的三分之二,是澳門的增長動力來源。澳門官方數據表明,2013年持中國護照由內地過境澳門的旅客達263萬人次,其中約八成即210萬人次都是假借過境之名逗留澳門。

  去年5月中旬,澳門警方查獲一個犯罪團夥,嫌疑人在內地購入用於銀聯線下支付的終端POS機,並偷運到澳門進行刷卡,令銀聯方面損失逾20萬澳門元手續費,隨後香港媒體報導,為了遏制非法刷卡行為,中國銀聯已經通知澳門必須在7月1日前,監督賭場拆除所有旨在以銀聯卡取現的終端POS機。

  記者採訪了澳門最大中資銀行戰略規劃及品牌管理的相關負責人,他表示內地訪客青睞以非法手段刷銀聯卡套現,更多是出於經濟上的考慮。以上月查獲的犯罪團夥為例,他們攜帶與內地銀聯平臺連接的POS終端機流竄於各大賭場及酒店房間替客戶刷卡提現,每筆只收取26元澳門幣的手續費,而通過正常的澳門銀聯平臺刷卡提現則需支付刷卡額的1.4%手續費,假設如果要套現數千萬人民幣現金,兩者的套現成本差額驚人。

  而在去年6月間,海外媒體引述澳門金融管理局稱,將嚴厲打擊上述行為。報導說,澳門賭場將全面禁用內地銀聯卡,以打擊賭客非法套現。金管局已向賭場內的珠寶店和典當舖發出通知,7月1日前,停止使用店內銀聯終端機。到6月底,澳門經濟財政司長譚伯源公開澄清,新措施是7月起賭場範圍內的珠寶金行不能再增加新銀聯刷卡機,但沒有要求珠寶金行停止營運或者搬遷。

  因銀聯打擊賭場套現交易而感到苦惱的澳門博彩業,或迎來新的緊箍咒:中國央行與澳門金管局就簽署反洗錢監管合作備忘錄達成了意向。反洗錢備忘錄有望簽署的背後是,今年5月起,銀聯在澳門出手非法套現一事不斷升級。

  非法套現,對於澳門而言,早已是半公開的秘密。但這樣簡單的一則條例,真能煞住盛行已久的洗錢之風嗎?從目前來看,難。澳門近些年博彩業的發展之所以能夠超越美國的拉斯維加斯,正是因為其獨特的經營方式,貴賓廳模式。與拉斯維加斯不同,澳門的博彩收入主要來自VIP賭廳。從我們獲取的信息來看,真正的VIP客戶,一般都是兩手空空來澳門,以信貸的方式來澳門賭博,這是不是洗錢?難說,但這樣的大額資金,就跳過了所謂的銀行監管,成功的登陸澳門了,所以,要治賭,這一條禁令,還略顯單薄。早在2006年,這塊彈丸之地就已登頂“世界第一賭城”。而日夜洶湧的旅客當中,有超過9成來自中國內地。普通話和人民幣,已充斥著這座誘惑之都。

  澳門街頭,當舖琳瑯滿目,裡面的珠寶和手錶簇新如初。這些地方的經營模式已經成為公開的秘密:因為中國最大銀行卡組織銀聯不允許使用銀聯卡在賭場直接消費,內地豪客用內地資金先“消費”,再通過當舖套現,轉為賭資。在這個中國惟一的合法賭城,內地賭客已經成為最重要的光顧者。

  在過去30年裡,澳門博彩收入年均複合增長率高達20%以上。這流光溢彩的背後,還潛藏著地下資金的暗流。舉報個案每年都在上升,地產代理、珠寶商號、律師、會計師都可能成為洗錢通道。賭場貴賓廳一管理人員透露:前五年都是香港客人,中間十年是內地官員,最近五年是內地房地產商、投資公司人員。澳門賭業就是內地港澳經濟、政治變化的晴雨錶。

  對於官員涉賭,一些人持懷疑態度,認為無須通過賭博行賄,直接在香港支付現金存入海外賬戶豈不更簡單,為何還要來澳門洗一道錢?並且澳門賭場到處是攝像頭。通過賭博行賄,帶有一定的娛樂性和隱蔽性。一名賭場人士透露,他曾款待過內地官員。在操作上,通常某豪客給內地官員一定數量的泥碼讓其隨便玩,譬如1000萬元,這其實就是隱藏的行賄成本。

  據賭場人士透露,內地反腐風暴對澳門貴賓廳影響還是很大的,因為豪客謹慎了,現在有些官員都是通過電話下注。通過電話投注,澳門叫“賭台底”,即檯面上賭,電話則下注在台底賭,台底賭的一般金額比檯面上大,下注是檯面的數倍。澳門立法會一議員稱,每年未被申報的博彩收益高達900億美元,約佔全部博彩收益的三分之二,未被申報的博彩收益,就包括“賭台底”的收入。

  在賭場裡,除了賭台和博彩機,就要數珠寶和名錶店、典當行。這已存在很多年,一直是行業中公開的秘密。由於中國內地施行資本管制,無法把錢直接從境內搬到境外作為賭資,而賭場內外的錶店提供了渠道。先在錶店購買手錶,然後刷銀聯卡,之後再將手錶賣給錶店,錶店提取一部分傭金,“這樣錢就從內地出來了。”

  央行支付結算司人士介紹,通過錶店或者珠寶店套現叫“前店後押”,指先在錶店或珠寶店消費,轉手在隔壁櫃檯或商店典當套取現金。這兩個行為在澳門當地都是合法的,存在了很久。問題是當這兩個行為通過銀聯卡聯在一起,由於內地對人民幣現鈔出境有限制,加上銀聯不允許使用銀聯卡在賭場消費,就產生了違規套現行為。

  銀聯風險專家表示,當消費者刷卡買了這隻手錶之後,這筆支付交易就完成了,至於這個表是拿去抵押或者賣給誰,和該銀行卡沒關係,這種行為是否符合當地的法律,是否屬於洗錢,要看當地的監管規則。

  近幾年,跨境移機套現的現像開始增多,跨境移機套現是指,在內地透過第三方支付渠道購入用於銀聯卡線下支付的終端POS機,以郵寄或其他方式偷運到澳門。在澳門用這樣的銀聯終端機刷卡,可繞開銀聯基於外匯管制的跨境支付限額,表面上看只是一筆數額較大的國內消費。

  專家指出,作為一種支付工具,每個品牌的銀行卡都可能被用於非法套現。“通過銀行卡非法套現的規模很有限,主要來源還是地下錢莊;非法變現的賬戶主要是客戶自己的資產賬戶,而地下錢莊的絕大多數資金來源都是有問題的。”

  內地遊客自由行將澳門賭業從金融危機的蕭條中解救出來,可一些貪官和不法分子的洗錢活動,也充斥其中,在光鮮亮麗的澳門,背後卻黑幕重重。拋開這些,澳門本地的發展,確實離不開博彩,賭場的牌照一分三,三拆六,十幾年間,這座不足30平方公里的賭城又雨後春筍地建起了33座賭場。自1847年合法化的澳門博彩業歷史悠久,跨越3個世紀。因博彩業的發展,澳門被冠以“東方蒙地卡羅”“亞洲拉斯維加斯”之美譽。更為重要的是,一直以來,博彩業都是澳門最重要的經濟支柱。上世紀90年代的時候,澳門博彩業在本地生產總值中的比重就超過建造業、金融保險、製造業“三大支柱”的總和。博彩業的蓬勃發展也帶動了其周邊產業的水漲船高,但是這樣的發展是正常的嗎?僅僅依靠博彩業,澳門的未來,又會如何呢?

  澳門,面積不到30平方公里,人口也只有60萬左右,但這座城市的活力卻因博彩業的蓬勃而光芒四射。澳門賭博業已經存在有超過150年了,也是中國境內唯一一個賭博合法的地區,每年遊客超過兩千萬,遊客大部門來自中國內地、台灣和香港等地區。

  2001年澳門全面開放博彩業,澳門博彩業開始蓬勃發展。早在2004年,澳門博彩業內流傳著一句話,“5年內超過拉斯維加斯”,而實際上,在不到2年的時間裡,澳門就已經超越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成為世界博彩收入最高的城市。澳門博彩業的興起,也為澳門吸引了許多美國投資者的青睞。

  博彩業在澳門經濟中佔據首要位置,以80年代中後期開始,旅遊博彩業逐漸成為澳門經濟的第一大產業。90年代中期後,旅遊博彩業的產值佔本地生產總值的比重超過了25%,其稅收收入佔政府收入的40%,如今澳門博彩業所佔的經濟比重更是成倍增長。

  伴隨著博彩業水漲船高的,是澳門本地的GDP(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如火箭般的增長速度。澳門,自從1999年回歸中國以來,經濟增長了557%。2010年澳門GDP為2173.2億澳門元,實際增長率為26.2%;2011年,澳門GDP為2921億澳門元,實際增長率20.7%;2012年,澳門GDP為3482億澳門元,實際增長率為9.9 %。2013年澳門的GDP為91376美元,僅次於盧森堡、挪威和卡塔爾,超過了人均GDP為80528美元的瑞士,增幅達18.4%。

  賭博業使得澳門生活水平提高,很多錢直接進入澳門,也有一些不利地方,就是生活成本直線上升,許多中小企業搬走,一些居民的醫療、交通、社會福利等被忽略。

  十年來,澳門的房價與澳門的博彩業收入一起瘋狂上漲。2003年的澳門博彩業收入只有303億澳門元,但到了2013年,澳門的博彩業收入已經達到3608億澳門元,累計漲幅達11倍。而在2003年時,澳門的房價約每平方米6000澳門元,現在已經達到每平方米70000澳門元的水平,累計漲幅近11倍。沒有小區、也沒有正常陽台,樓齡還超過10年,這樣的房子均價超過每平方米7萬元人民幣,這就是澳門樓市一景。一套普通公寓售價都會超過數百萬澳門幣,令澳門成為全球房價最高的地區之一。

  澳門博彩業的膨脹也在悄然壓縮著其它產業的增長空間,雖然澳門旅遊人數逐年提高,但澳門的零售、批發以及酒店等其他產業的增長卻遠低預期,遊客們的錢都流進了賭場。澳門博彩業也是澳門經濟中的一個不穩定因素,因為博彩業並不能促進城市技術發展和生產力增長。

  去年3月後內地方面明顯加大了對澳門博彩業可能存在的非法資金流動的打擊力度,先是銀聯公司停止在賭場內部珠寶手錶店的POS機擴張。緊接著赴澳門過境簽證有效期從7天減為5天。受此影響,包括大摩在內的投行紛紛調低博彩股的股價估值,而幾個月內,銀河娛樂在內多家博彩上市公司共蒸發了4000億港元市值。

  一直困擾著澳門的經濟多元化難題在此時此刻顯得格外迫切,其實在很多年以前澳門就在嘗試減少對博彩業的依賴了。

  中山大學港澳珠三角洲研究中心主任陳廣漢認為,經濟適度多元化和旅遊博彩業的國際化,是澳門經濟發展面臨的兩大課題,兩者的發展是相輔相成的關係。但根據觀察研究,博彩業仍然不斷集中加強,產業適度多元化的成效小,因為博企控制大量財力和人力,認為政府應該適度控制行業發展規模,為其他產業發展創造空間。多元經濟發展滯後的另一重要原因,是澳門缺乏人才和企業家精神,陳廣漢指出,要提升中小企業主的創新精神和創新能力,培養年輕的中小企業家人才;也建議鼓勵澳門企業參與橫琴、南沙等鄰近地區合作,做大澳門經濟和企業,發展多元化產業。

  從一個珠江口一隅的小漁村到聞名世界的博彩天堂,澳門賭桌上的金錢遊戲已經輪轉了150多年。4000多張賭台,4萬多名從業人員,貢獻出了澳門80%的稅收。龐大的資金流入,背後有多少是乾淨的,誰也不好說。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治賭風暴雖然已經刮起,但能夠真正截住目前仍然大量湧入澳門的內地資金嗎?有資料現實,僅前年一年內就有400億人民幣的資金從中國內地流向澳門,這麼大的數字,僅靠一兩條簡單且尚顯單薄的條例,顯然是不夠的。要真正解決目前的洗錢之風,需要兩岸相關部門協同一致,共同施壓,雙管齊下,再配合相關法律的出臺,只有這樣,才能真正止住這愈演愈烈的洗錢洪流。

  (高巾涵、王萌、宋南材、張涵玥、董韻娜/文)


傳送給  


華澳日報有限公司
社址:澳門慕拉士馬路二三一號南方工業大廈十五樓E座
電話:(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八、(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九
傳真:(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四、(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七二
電郵:(行政)correio@ macau.ctm.net,(編採)sanwaou@yahoo.com.hk
All Copyright by JORNAL SAN WA 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