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賭資繞過銀聯進澳門賭場

  據外媒報道,公安部將開展一場名為“獵狐”的行動,監控澳門所有通過中國銀聯銀行卡支付系統進行的資金往來,這被認為是中央政府為遏制違法資金通過澳門外流採取的一系列舉措之一。

  不過,有金融界人士在接受記者專訪時透露,違法資金借博彩外流輿銀聯關係不大,在澳門賭場仲介的幫助下,VIP客人在澳豪賭後可在內地結算,資金外流有更隱秘便捷的管道。

  巨額資金流出管道成謎

長期以來,澳門常被視為“逃避中國資本控制的-個關鍵管道”。雖然中國的外匯管理制度對向澳門轉移現金作出了嚴格限制,但賭場的活動表明賭資已遠遠超過外匯交易限制的數額。近日有外媒報道稱,內地有大量資金躲過中國嚴格的外匯管制,在國有鋇行系統內,經過複雜的跨境財團運作,流入澳門賭場。

報道稱,中國銀聯正調查在澳門使用支付卡的設計問題,這一問題可讓持卡人在第三方支付公司的幫助下獲得用於賭博的現金,而這些現金轉移通常被偽裝成購買手錶或珠寶。

報道還援引銀行系統消息人士的話稱,一旦第三方支付公司受理了交易並授權從內地銀行帳戶匯出資金後,這些資金就會匯入涉及交易的商店在澳門銀行的帳戶。

報道分析,這些交易涉及三種合法的管道:在內地註冊的支付卡可在澳門進行交易:通過內地的第三方支付公司可以在澳門以外進行非法交易;通過國有銀行在澳門的分支機構的移動設備,接受來自內地的資金轉賬。

  不過,據金融界人士向本報透露,如此巨額的資金能突破外匯管制的圍牆流出境外,其實與銀聯關係下大。“很多賭場仲介在內地都有投資專寒,內地客人在澳門豪賭的資金可以全部來自於這些仲介的借貸,回到內地後能直接用人民幣進行結算。這些結算資金在其內地專案運作後,最終以合法名義輸送出境。”

中央政府的反腐行動,使得澳門博彩行業面臨強大壓力,對以VIP貴賓廳業務為生的睹場仲介機構影響尤甚。

1月7日,澳門排名前五的賭場仲介大衛集團發表聲明宣佈,該公司旗下的7個澳門賭場貴賓廳中,有3個將被關閉。據瞭解,大街集團此前在金沙、永利等娛樂場內均設有貴賓廳。其企業傳播總監弗蘭克‧吳(音)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此舉是博彩業下滑導致的業務重組的一部分。

但弗蘭克‧吳同時透露,由於澳門的限制比較嚴格,更多內地賭客開始轉向亞洲其他地方,大衛集團也將開始向菲律賓、越南、韓國等其他亞洲國家拓展業務。這似乎也印證了前述金融界人士的說法,在銀聯成為“眾矢之的”的大背景下,賭場仲介仍可幫助內地客人在境外獲得賭資。

除大衛集團外,太陽城集團、恒升集團等賭場仲介的海外拓展計劃也在推賭收下挫促澳多元發展

澳門博彩監察協調局新近公佈的數據顯示,2014年12月博彩業毛收入232.85億澳門元(約629.2億美元) ,同比減少30.4%,全年收入3515億澳門元(約合440億美元) ,較2013年減少2.55%。這是十年來該行業營收首次同比減少。

資本市場的嗅覺往往最為敏銳,據路透社統計,過去六個月,永利澳門等澳門賭業巨頭市值蒸發580億美元。而在上述澳門博彩業官方數據公佈後,永利澳門、新濠博亞、銀河娛樂股價均再次下挫,跌幅超過2.5%。

澳門經濟發展長期依賴博彩業,賭收下滑或將推動澳門加快謀求經濟多元化發展的步伐。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月慶祝澳門回歸15周年的講話中提出,要“加強與完善澳門博彩業的監管,積極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推動經濟多元可持續發展。行政長宮崔世安此後表態稱,澳門特區政府會在明年春季對博彩業進行評估。

據路透社報道,特區政府明年就要開始討論賭場經營商的特許權續期,博彩企業的特許權最早2020年到期。如果澳門博彩公司不遵從中央對其調整發展重心的指引,可能會影響到經營許可。

博彩企業似乎也已感受到了風向變化,銀河娛樂副主席呂耀東日前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該集團早已開始向著休閒、旅遊、度假等非博彩的多元服務業發展。銀河在澳門的度假村絕大多數建築都用作非博彩業專案的開發,還引進了多家世界級的酒店和餐飲進駐。其正在建設的二期工程也基本為休閒、零售及會議展覽等設施,2015年中前落成之後,度假村的面積將增加近一倍,達到100萬平方米。此外,該集團還將在橫琴投資不少於100億元人民幣,建設二個世界級的體育休閒度假專案。

(安龍翔/文)


傳送給  


華澳日報有限公司
社址:澳門慕拉士馬路二三一號南方工業大廈十五樓E座
電話:(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八、(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九
傳真:(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四、(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七二
電郵:(行政)correio@ macau.ctm.net,(編採)sanwaou@yahoo.com.hk
All Copyright by JORNAL SAN WA 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