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博彩一業獨大早引反思 豪客減少“事出多門”

  “澳門博彩業春天已逝”“反腐嚇怕賭場貴賓客”“澳門博彩中介公司被迫停業或帶內地豪客轉戰海外”……臨近春節,外電對澳門賭業顯得格外關心。澳門實施賭權開放十餘年來,博彩業的火暴讓全球同行只有“羡慕嫉妒恨”的份兒,但自去年5月起至今年1月底,澳門博彩業月收入連續下滑,六大博彩運營商的股價也下跌27%至38%。澳門博彩業怎麼了?《環球時報》記者帶著這個疑問2月初到澳門實地調查,得出的結論是,儘管博彩業利潤增幅減少,但面對大眾的娛樂場所仍賓客滿堂,澳門經濟依然暢旺。澳門博彩業恰逢調整關口,內地反腐只是原因之一,世界經濟不景氣等一套“組合拳”正讓澳門經濟朝著適度多元化的方向快步邁進。

  “豪客”驟減,“中場”生意穩定

  一直以來,澳門賭場業務劃分為兩大部分。一個是“貴賓廳”,即VIP賭廳,系專門接待“豪客”賭博的地方。“豪客”通常須購買價值100萬港元(合12.9萬美元)的籌碼,進入“貴賓廳”玩的是清一色名叫“百家樂”的幸運遊戲。另一個是“中場”,即接待普通大眾賭博的地方。“中場”大致分為市場(每筆賭額最低2000港元)和其餘市場(最低賭額為500港元到2000港元不等)兩種,玩的賭博遊戲包括“百家樂”“二十一點”等。澳門博彩業收入的70%以上來自“貴賓廳”,“貴賓廳”與“中場”所繳稅收比例亦大致維持在7:3左右。說穿了,“貴賓廳”收益的高低,既支撐整個澳門博彩業行情的漲落,亦支撐政府財政收入的多寡。外媒近來大肆報道的所謂“澳門博彩業下滑”,其實僅是“貴賓廳”這部分的收益下滑。換句話說,是“貴賓廳”賺錢的幅度不如以前那麼高了。

  據一名熟悉“貴賓廳”行情的人士向《環球時報》記者透露,2014年整個“貴賓廳”利潤與上年相比跌幅達48%。在“永利”賭場一間‘貴賓廳’做投資人的苗先生說:“過往‘貴賓廳’每月的轉碼量(洗碼)一般都在600億至700億港元之間,現在只有300億左右,盈利比過去少了一半,我們已於去年12月30日停業。”據他瞭解,目前“永利”賭場大約有近7成的“貴賓廳”關停。另據《澳門日報》報道,受“貴賓廳”收益下滑影響,去年下半年的6個月中,“永利澳門”等澳門賭業巨頭股價市值蒸發約580億美元。

  儘管“貴賓廳”生意看衰,但分管博彩業的澳門特區政府經濟司司長日前卻站出來公佈實情說,全澳門目前僅有一間“貴賓廳”向政府遞交了申請破產報告。以正視聽的意圖十分明顯。有意思的是,迄今沒有一間“貴賓廳”因利潤下滑而裁員,也沒有一間“貴賓廳”付不出租金。這其中的隱情不得而知,正如博彩業這個“偏行”會附帶許多灰色地帶一樣,系這個行業與生俱來的產物,更是這個行業的特點。澳門朋友點撥《環球時報》記者說:“一些‘貴賓廳’門面還在,只是對外停止營業了,幹躺著做賠錢的買賣?誰相信啊!至於私底下怎麼賺錢,你自個琢磨吧。就像許多人所說的,內地反腐令官員、大老闆不敢來澳門賭博了。但很難說,有人可能私底下還會來。”

  為親身體驗一番眼下澳門賭場內的真實情景,《環球時報》記者連續兩個晚上在澳門朋友陪伴下,先後到“永利”“威尼斯人”“銀河”等娛樂場實地調查。只見賭場大廳(“中場”)人頭攢動,多數賭台旁均圍有不少玩家。與前些年記者在澳門娛樂場所做的調查相比,總的感覺熱鬧程度沒太大變化。“銀河”有關人士向記者透露:“‘銀河中場’生意一直比較穩定,2014年‘銀河中場’客流量及收入均是上升的。”澳門美資賭場——金沙集團主席蕭登‧艾德森在2014年業績報告中披露,去年第四季度,與“貴賓廳”收益下滑的情勢相悖,該公司“中場”收益大增20%。而且,該公司2014年總收入當中,來自“中場”博彩及非博彩收入超過80%。這無疑是一件具有指標性意義的成就,說明起步多時的澳門博彩業內部結構調整已初見端倪,即由過去單一以賭博為主的博彩旅遊業,逐漸向以休閒、娛樂、購物、會展等為要素搭配的綜合旅遊休閒服務業轉移,這也正是中央政府所期盼的,更是特區政府的追求方向。

  博彩業利潤下滑“事出多門”

  至於“貴賓廳”行情,確實賭客稀少,門庭冷清。有關澳門六大公司下轄的35家賭場究竟歇業了多少間“貴賓廳”,有的說關了1/3,但到底有多少,鑒於賭廳經營的隱秘性,《環球時報》記者無從查證。有兩個公開準確的宏觀數據可以為澳門經濟把脈,一是據澳門旅遊局公佈的2014年旅遊業統計,過去一年,澳門入境遊客數量不跌反升,突破3150萬人次,比上年增長7.5%,創歷史最高水平;另一個是澳門統計局公佈的數據,2014年四季度澳門失業率僅為1.7%,創歷史新低。很顯然,這些數據說明儘管賭場“貴賓廳”吸引力下降,但大批遊客特別是內地人士來澳門觀光遊玩的熱情未減。“貴賓廳”原有的暴利下滑,但員工未減,生意照做,只是經營方式改了。

  談及為什麼占澳門博彩業總收入七成的“貴賓廳”業務突然遭遇瓶頸的問題,絕大多數受訪者的回答是一致的。澳門一名不願暴露身份的業內權威人士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去年頭四個月澳門‘貴賓廳’的生意還一路飆升,沒想到自5月起便頭朝下跌,一直跌到現在,可謂涇渭分明。個中原因肯定受內地反腐大環境的影響,各級官員、國企老闆、富紳大賈來澳門的數量驟減,更不要說進賭場‘貴賓廳’了。”

  這名博彩業知情者進一步分析說,最關鍵的因素有兩個,雖然看起來不是針對澳門賭場的,但卻歪打正著,最終落點到“貴賓廳”身上。一是自去年7月開始,作為專門為“貴賓廳”招徠“豪客”的中介人(俗稱“遝碼仔”)進出澳門的路“被徹底堵死”。遝碼制度是澳門獨創的一種博彩中介的運作模式,歷史由來已久。多年來特別是澳門賭權開放以來,隨著博彩業不斷壯大,“遝碼仔”隊伍亦隨之不斷擴充。據瞭解,截至2013年底,活躍於澳門各賭場“貴賓廳”內外的“遝碼仔”多達兩三萬人。其中內地身份的人占99%,他們當中以借道澳門去國外旅遊為藉口,鑽護照政策的空子,實際並沒去國外旅遊,而是留在澳門,充當“遝碼仔”,為“貴賓廳”尋找大賭客客源,然後賺取豐厚的傭金。縱覽澳門數百年的博彩業發展史,“貴賓廳”廳主、中介人“遝碼仔”的生意好,則整個賭場生意興隆。

  讓“遝碼仔”想不到的是,從2014年7月1日起,內地邊檢持內地護照赴澳門政策收緊,護照簽證過境必須持有去第三目的地機票,而且逗留時間由7天縮短至5天;如違反過境規定沒有前往目的地,離澳後60日內再來澳只能逗留1日。如此一來,協助大賭客來澳門賭博的“遝碼仔”進出澳門的大門基本被堵死。

  二是博彩資金借助銀行卡渠道進入澳門的路也被截堵。從2014年7月1日起,限制在賭場內的珠寶店及其他奢侈品店使用銀聯卡,更禁止銀聯卡用於博彩直接支付,這對非法現金轉移有所影響。這名業內權威人士說:“上述兩項措施相互呼應,精准有力,其瞄準度絕對高過以往出臺的任何政策措施,箭箭射中靶心。”

  在採訪過程中,絕大多數受訪者並不認同“內地反腐針對澳門賭業”的說法,更不認同“貴賓廳”利潤下跌的主要原因只與內地反腐有關。澳門蓮花衛視台台長李自松告訴《環球時報》記者,“貴賓廳”業績下降,並非單一原因造成,而是被一套“組合拳”擊中,比如受世界經濟不景氣、中國經濟增速放緩,加上去年下半年接連出臺的打擊地下錢莊、收緊洗黑錢、嚴格規範持護照經由澳門去第三地等一系列政策措施的影響。

  銀河娛樂集團總辦事處公共關係副總裁林志成告訴《環球時報》記者,澳門博彩業利潤下滑的原因“事出多門”,包括周邊國家和地區紛紛開賭、澳門禁止賭場吸煙法出臺(有“貴賓廳”人士表示,“豪客”當中約七成有吸煙習慣)、近幾年澳門沒有大型旅遊新項目投入使用等等,都具有疊加效應。他認為,各種因素合在一起,最後發揮出巨大的威懾作用,尤其對內地各級官員、公職人員、國企老總來說,心理震懾力巨大,“不敢來了”。絕大多數內地富人也不敢再一擲千金,在澳門賭場裏炫富。

  澳門人反思博彩“一業獨大”

  澳門科技大學一名學者告訴《環球時報》記者,不論何時何地,經濟發展總是呈波浪式的,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客觀規律。差不多十五六年來,以博彩業為主導的澳門經濟創造了舉世震驚的發展奇跡,增長速度、利潤暴漲堪稱登峰造極,熱過了頭,絕對不屬於正常運行的範疇。特別是博彩“一業獨大”,吸納了太多社會資源,各種資金、人才統統擁向賭業,出現了以博彩業引領社會的導向,就連讀大學的人也少了,因為沒有從事其他行業的積極性,向上流動受到制約。該學者認為,如今賭場“貴賓廳”增速放緩、利潤下調無疑是回到正常的軌道上來,是件大好事,特別對經濟適度多元化有幫助。

  曾在澳門“賭王”何鴻燊旗下“澳博”所屬賭場當過“貴賓廳”廳主的梁先生深有體會地對《環球時報》記者說:“過去十幾年澳門博彩業發展確實太快了,快得令人瞠目結舌。澳門人的胃口被撐大了,大手大腳、比闊氣、講排場。降降溫是對的,如今政府錢袋子裏錢要減少了,足以提醒政府和市民到了該反思如何走好下一步的時候了。”

  採訪一圈下來,《環球時報》記者總的印象和得出的結論是:支撐澳門博彩業績及政府財政收入的“貴賓廳”業務確實出現利潤下降趨勢,但沒有外界所傳的那麼邪乎,不是虧損倒閉了,而是比高峰時掙得少了。對此,整個澳門社會上至政府官員下到坊間百姓的反應都非常理性。正如李自松所說:“對賭廳利潤下滑這件事,除業內人士有些擔憂外,老百姓覺得沒有什麼,政府更有心理準備:不增長或繼續跌一點都承受得住。”梁先生也認為:“澳門博彩業高峰期過了,跌是總趨勢,只不過是慢慢跌罷了。”

  實際上,過去一年,澳門經濟依然暢旺,成績依然靚麗,博彩業收入雖比上年有點下降,但還是取得3500億澳門元(1美元約合7.98澳門元)的高額收入,以一個60多萬人口的小城來享用實在富富有餘。但必須看到,澳門博彩業正面臨新的調整期,正如澳門政府一位高官所言,“還存在許多不穩定因素”。“貴賓廳”如何運作,遝碼制度如何改革,保持澳門博彩業平穩發展的同時如何兼顧整體利益,博彩業自身結構如何調整,進而帶動整個經濟朝著適度多元化的方向快步邁進,都到了呼之欲出、選先擇優的關鍵時刻。林志成告訴《環球時報》記者:“最重要的是政府怎麼做,今後的政策要清楚。”

  (曾坤/文)


傳送給  


華澳日報有限公司
社址:澳門慕拉士馬路二三一號南方工業大廈十五樓E座
電話:(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八、(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九
傳真:(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四、(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七二
電郵:(行政)correio@ macau.ctm.net,(編採)sanwaou@yahoo.com.hk
All Copyright by JORNAL SAN WA 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