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賭場的暗處

  “世界第一賭城”的稱號,早已由拉斯維加斯轉至澳門名下。

  “世界第一賭城”的稱號,早已由拉斯維加斯轉至澳門名下。如果說拉斯維加斯反映的是美國那個胡作非為的時代精神,那麼澳門就是當今中國繁榮的縮影。然而對於美資賭場老闆來說,在澳門做生意越來越不透明,也越發複雜,令他們難以掌控。

  2007年夏末,“元朗賭神”蕭潤平定期從香港出發到澳門去賭博。

  澳門是中國唯一可以合法賭博的地方。截至2006年,澳門的博彩業收入已經超過當時“世界博彩業之都”拉斯維加斯,而如今經澳門出入的資金數量早已超過了拉斯維加斯的五倍以上。

  蕭潤平此前從未發跡,他在香港鄉下貧民窟的鐵皮棚屋裏長大。幼年時,洪災、颱風、旱災接踵而至,生活非常艱難。他有五個兄弟姐妹,小學畢業後就沒再上學。除了當過理髮師,他還做過裁縫、建築工人。

  按說賭博在香港是違法行為,但和中國其他地方一樣,賭博是生活中不能張揚卻又不可或缺的一部分。9歲時,蕭潤平就擠進人群觀看人家打牌,13歲時就替地下賭場看場子,負責觀察賭徒的手上動作。“我善於觀察人們的動作,只要看到有人出老千,我就立馬向老闆彙報。”蕭潤平說。

  成年後,他繼續打牌,但贏少輸多。此人其貌不揚,身材乾瘦,胖臉盤,頭髮稀疏,眼神充滿警惕。在他居住的福興村,人們稱他“爛賭平”。

  當理髮師時,蕭潤平結識了當地一個瘦巴巴的少年王鑒明。他們少年時身世頗為相似,雖然彼此見面不多,但蕭潤平說他們“親如兄弟”。王鑒明後來當上了澳門的“博彩中介”,專門負責物色賭徒,他物色到的其中一人便是蕭潤平。

  蕭潤平每週乘渡船去澳門一兩次。每天去澳門試試手氣的人多達7萬人,其中超過半數來自內地。2007年8月,蕭潤平剛剛定期往返澳門幾個星期後,便手氣爆棚。在王鑒明的推薦下,他進入了僅向頂級富豪開放的貴賓室,定期往返澳門的方式也改為乘坐直升機。他贏得越多,王鑒明的抽頭和小費也就越多。

  不過,是年冬天,蕭潤平的成功隨即引發了一系列事件,震驚了澳門賭業。事實上,蕭潤平和“世界第一賭城”澳門一樣,如迷霧一般,讓外人很難看得清楚。

  金融犯罪的化糞池

  即使按照中國的標準,澳門的發展速度也是驚人的:10年來經濟增長速度為年均19%,幾乎是中國內地經濟發展速度的兩倍。2010年,澳門的賭資總額達到了6000億美元,幾乎是美國每年所有自動取款機提取的現金總額。

  眼下,美國博彩企業正快馬加鞭進入澳門。2006年,斯蒂夫‧韋恩這位曾於上世紀90年代造就了拉斯維加斯復興的富豪在澳門開設了一家賭場,這家賭場為他帶來了不菲的營收。目前他在學習漢語,並計劃將公司總部遷往澳門。他曾說:“我們實際上是一家中國公司了,不是美國公司。”

  不過,美國政府逐漸認識到,澳門賭桌上來往的賭資只是冰山一角。2011年的一份政府報告顯示:“來自中國內地的巨額賭資以及美資賭場的增長帶動了澳門博彩業的快速發展,但這一發展過程中處處可見腐敗、有組織犯罪以及洗錢行為。”

  美國外交官在一份內部電文中說,澳門已經變成了“澳門洗錢服務中心”了。小布什政府東亞和太平洋事務資深咨詢專家大衛‧埃舍爾把澳門稱作金融犯罪的化糞池:“這裏過去上演著007電影的一幕幕,而如今升級到了《諜影重重》的地步。”

  形形色色的陰謀伴隨著澳門這座城市的歷史。1564年,葡萄牙人幫助中國當地漁民打擊海盜,借機騙取了中國政府的信任,取得了澳門的租借權,澳門成為印度和日本之間的重要中轉站。但後來人們發現香港這座港口更加優良,於是澳門便面臨著其他選擇:鴉片、娼妓以及賭博。20世紀30年代,荷蘭作家 Hendrik de Leeuw稱:“澳門聚集了世界上所有的社會渣滓、醉醺醺的船老大,是四海漂泊的流浪漢、失意者的居所,這裏美麗而野性的浪女數量比世界上其他任何港口都要多。這裏就是地獄。”

  但澳門還有另外一番景象,這裏洋溢著中西合璧的風情,有著巴洛克式風情的天主教堂,咖啡館裏悠閒的外國老人品著咖啡。政府財稅收入往往超過其預算的兩倍以上,政府經常向居民發放現金支票。《澳門商業》雜誌主編Paulo Azevedo說:“拉斯維加斯用了75年時間做到的事,我們用15年的時間就做到了。”

  突飛猛進的經濟發展,造成這座城市在許多方面都面臨不足。有一個月,全澳門的硬幣幾乎都不夠用了。賭場改變了生活和工作的節奏,而並非人人都對此表示歡迎。一位擔任澳門立委的中學教師坦言:“學生們都說:我立馬就能在賭場找到一份工作,掙錢比我的老師還要多。”

  微縮版戰場

  斯蒂夫‧韋恩在澳門建造的永利賭場附設有兩家酒店,這裏的路易威登專賣店單位面積的銷售額居全球之冠;這裏的裝潢富麗堂皇,賭場經理說,中國客人要求這裏要超級奢華,因為來的人不是總裁就是老闆;這裏的米其林星級飯店有一位駐場詩人專門為每一位貴賓客戶作一首詩,連座位旁放置手提包的小凳子也是真皮縫製的。

  永利賭場將中國的福氣和財運等概念發揚光大。酒店方發現SPA包房的數量是四個,由於四的漢語諧音不夠吉利,因此他們在大廳裏又裝了一排假門,以示共有八個包房,討“發”的彩頭。遊客們聚集在大堂裏圍觀金龍表演,每隔一小時,一條條栩栩如生的巨龍便從洞中爬出,扶搖直上,火紅的眼睛熠熠發光,鼻孔中噴出濃煙。

  中國的賭博歷史可以追溯到夏朝。澳門大學藍志雄教授說:“政府頒佈政令禁止賭博,但政府官員自己卻賭得最凶。雖然被褫奪官職、杖責、囚禁乃至流放,但歷朝歷代賭博之風依然不減。我想知道,為什麼中國人都喜歡賭博?”

  經過6年的研究,藍教授將每張賭桌看作一場“微縮版的戰場”,這裏進行著科學和信仰的博弈。他講了幾條常見的迷信:要想運氣好,就要穿紅內褲;出門前把家裏所有燈都打開;要避免晦氣,去賭場的路上就要避開和尚和尼姑。

  中國賭徒在賭錢時很少喝酒,但總會有人不時拍起桌子,要麼是慶倖自己又贏了一把,要麼是氣自己手氣太背,要麼是拼命要扭轉牌運。一天夜裏,我在百家樂賭桌前看到一個人正在揭牌,此人身材瘦削,濃眉大眼,漲紅的臉上汗珠閃閃發亮。他慢慢地掀開紙牌邊緣,旁邊一個傢夥嘴裏喊著:“小!小!”最終,那人瞥到牌面數字後,臉都氣歪了,把牌朝對面扔了過去。

  藍教授說:“美國人喜歡認為自己能夠掌握命運,而中國人認為命運是外在的。”調查表明,賭場裏的賭徒喜歡把賭博看作投資,把投資看作賭博。在中國人看來,股市和房地產市場跟賭場沒什麼差別。研究者對比了中美對金融風險的不同態度,在一系列實驗中,他們發現絕大多數中國投資者認為自己比美國人更謹慎。但實際遠非如此,中國人比同等財富的西方人所冒的風險要大得多。

  在中國長期生活,我逐漸認識到,中國朋友們所做的財務決策在我看來風險極大:用自家積蓄來辦企業,沒有找到工作就移民到外國。對此,一個研究假設是“軟墊理論”,即在傳統的中國大家庭當中,一旦生意失敗,還可以向其他家庭成員尋求幫助。

  而另一理論則更加貼合當下的經濟騰飛年代。澳門大學經濟學家Richardo Siu認為:“人們認為冒險不僅是可以的,而且有實用價值。對於剛剛從貧窮階段過渡到中層階級的人們,他們會想:如果我失去了一半資產,還能熬過去,我不會再受窮的。過了幾年,又會掙回來。但如果我贏了呢?那可就是百萬富翁了。”

  外來大亨

  在澳門博彩業,風頭無人蓋過何鴻燊。這位身材修長、風度翩翩的90歲大亨年輕時專門勾搭二流明星和舞女,探戈舞跳得極棒,經常坐在自己那輛牌照為HK-1的勞斯萊斯汽車裏,在香港漫遊。

  何鴻燊的生意始於二戰期間,他從10元起家,二戰結束時,已經掙了100多萬元,從此經營範圍拓展到航空業、房地產和運輸業。1962年他和合夥人買下澳門的賭場並獲得了40年的獨家經營權,他的賭場生意甚至做到了伊朗、菲律賓和朝鮮。

  多年來,外國政府懷疑何鴻燊與中國的有組織犯罪有著密切聯繫。何鴻燊家族希望在美國和澳大利亞經營賭場,但申請均被駁回。2009年,新澤西州政府部門認為米高梅集團與何鴻燊女兒何超瓊成立的合資公司不符合政府規定,即賭場應避免與“聲名狼藉或道德敗壞者”做生意。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更令人吃驚:新澤西州政府給米高梅集團下了最後通牒,要求他們要麼與何鴻燊家族一刀兩斷,要麼就退出他們在大西洋城營收最高的賭場股份。米高梅選擇了澳門,如今正在將其在大西洋城的股份轉讓掉。

  何鴻燊的獨家經營權於2002年失效,獲得了經營執照的外資賭場大批湧入。第一家開業的外資賭場是澳門金沙賭場,後臺老闆謝爾登‧阿德爾森來自拉斯維加斯,被《福布斯》雜誌評為全美富豪榜第7名。阿德爾森說自己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投資者”。10來年前,他就看中了澳門是中國13億人口的門戶,並成功地獲得了中國政府的批准。他曾親口說,將來某一天澳門也許會助他在財富方面超過比爾‧蓋茨和沃倫‧巴菲特。

  2004年5月金沙賭場開業時,數千人擠在門口,賭場高大的金屬門在人群擠壓下開始漸漸不支。“每當大門的鉸鏈斷裂一下,民眾便歡呼一聲。他們將正大門的每一道門都擠壞了。這就是賭場開業時的情形,他們如潮水般擁入了賭場。”阿德爾森回憶說。

  僅僅一年時間,金沙澳門賭場就收回了建築成本2.65億美元,於是阿德爾森決定實現他夢中靈光一現的想法,將拉斯維加斯的賭場在澳門複製出來。他的公司用300萬立方米的砂土填海造地,將路環島和氹仔島連接為一體,投資24億美元的澳門威尼斯人正式開業。這一巨無霸是拉斯維加斯威尼斯人的翻版,其賭場面積居全球之冠。

  三合會與博彩中介

  拉斯維加斯大部分利潤來自老虎機裏的硬幣,而澳門賭場裏四分之三的營收卻來自貴賓室裏的巨額賭資。

  一般情況下,賭場要靠博彩公司來解決在澳門經營賭場時面臨的一些實際困難。在中國內地做賭場廣告是違法的,而且內地公民赴澳門單程不得攜帶超過3000美元現金。更麻煩的是,在內地收賭債也是違法行為。

  這種背景下,博彩中介公司就有了用武之地。如果腐敗官僚或經理想隱匿其灰色收入,博彩中介公司可以幫助他們在國境一端接收現金,在國境線另一端以籌碼形式退回。

  儘管博彩中介行業不乏奉公守法之輩,但他們總是與有組織犯罪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三合會在港澳的暴力活動在過去十年中有所收斂,因為在他們眼中,毒品和小規模犯罪方面的爭端算不了什麼,他們將眼光投向更加繁榮的中國內地,從事洗錢、金融詐騙和賭博業務,歹徒們也搖身一變,成為犯罪學家口中的“灰色企業家”。

  三合會越來越像企業,而企業也越來越像三合會,兩者之間很難區分。香港皇家警察刑事情報科前督察Steve Vickers說:“據我所知,沒有哪個中國的博彩中介不與三合會有勾結的。”一位39歲的博彩中介告訴我,當他20多歲剛入行時,三合會成員是從業的必備條件,而在過去十年中,從業條件放寬到“任何能搞來錢,搞定客戶的人”,他說:“如果一個人在澳門不賭上幾十萬美元,就不是真正的顧客。”如果客戶不還錢呢?“我們到他所在的城市,打電話給他。如果有必要,我們等上幾天。就是要給他點壓力。”

  8年前美資賭場來到澳門時,觀察家們預言,華爾街的監管和美國政府機構會將有組織犯罪從澳門的博彩業驅逐出去,但博彩中介行業還是脫不了與三合會的幹係,在澳門的每一家美資賭場裏都有博彩中介的身影,主要還是因為他們能夠從中國內地收來賭債。美國賭場要求他們嚴格遵守澳門和美國法律,嚴防從事洗錢和有組織犯罪,但在實際執行中很難到位。

  曾主管澳門金沙賭場保安部門的前聯邦調查局幹探Grove說,美資賭場都要求身份背景調查,執行國際會計標準等其他方法預防有組織犯罪,但三合會總能找到一些新點子來對付。隨著拉斯維加斯一蹶不振,這些賭場也不敢與博彩中介們翻臉,生怕失去他們帶來的客戶。

  “爛賭平”引發的賭業地震

  蕭潤平在澳門的成功引起了關注。《蘋果日報》提到:一位神秘人物往返於港澳之間,積累了超過1.5億元的財富。“究竟是他特別幸運,還是擁有點石成金的本領?”報紙刊出後,“爛賭平”聲名鵲起,被稱作“賭神”。

  蕭潤平出名後,他20歲的兒子接到一系列威脅電話,一天夜裏有人潛入福興村,想放火燒毀蕭潤平的房子。最後,蕭潤平的朋友王鑒明也接到電話,有人憤怒地要求開會討論“爛賭平”是否出了老千。

  蕭潤平的房子被縱火幾個星期後,三合會召集一些人到香港郊區開會,召集人施華倫是臭名昭著的三合會組織——和合圖的中層骨幹。施華倫要手下人制定計劃敲詐蕭潤平。據一名成員後來供述:“有個老闆想讓一個人把一部分錢吐回來。”他們的計劃很直接:收拾一下王鑒明,打斷他的手腳,讓蕭潤平乖乖地把贏來的錢退出來。

  有的黑幫成員打起了退堂鼓,被老闆大罵一通後,只好表面上裝作同意,但背地裏向警方舉報了這一案件。最終,五名黑幫分子被警方逮捕,被處以8年半到14年不等的有期徒刑。而蕭潤平也被逮捕,因為警方懷疑他要密謀殺害朋友王鑒明。

  調查結論表明,蕭潤平未參與任何此類陰謀,因此被無條件釋放。警方也拘捕了後臺老闆張弛泰(音譯),但此人立馬就被放了出來。施華倫的辯護律師John Haynes感慨說:“小魚小蝦坐牢了,大老闆卻在澳門逍遙自在,沒有受到任何指控。”

  蕭潤平和王鑒明也出席庭審,法官要求蕭潤平說出自己在五個月期間贏錢總額。蕭潤平估計自己贏了大約1300萬美元,而王鑒明則認為數目為7700萬美元。

  審判結束一年後,香港的NEXT雜誌載文稱蕭潤平出老千,買通馬仔觀察對手的狀態,借機增大自己的贏盤概率。對此,蕭潤平從未作出回應,後來他就消失了。

  2010年,路透社對該審判重新進行審視,發現了一個關鍵細節:如果法官所述並非虛言,三合會頭目張弛泰在澳門金沙賭場的貴賓室裏“說話有分量”,而且還可能與博彩業有其他聯繫,那麼這一關係將成為“第一例有案可查的”、與黑幫勾結的澳門美資賭場。內華達州法律規定,任何博彩公司,無論是在內華達州還是世界其他地方,都不得與博彩業內的不誠信人物勾結,因此金沙賭場有違法之嫌。

  拉斯維加斯的金沙賭場迅速發表聲明,撇清自己與張弛泰的勾結嫌疑,但其內部調查表明,張弛泰的確在其旗下公司的一個賭場的貴賓房中扮演著“擔保人” 的角色。是年秋天,金沙賭場前主管Steve Jacobs指控老闆謝爾登‧阿德爾森雖然瞭解到三合會可能介入“賭神”事件,但依然要“積極推進博彩中介行業”,並在金沙賭場雇傭一名澳門立委,這可能造成金沙違反了《反海外腐敗法》。

  2011年3月,金沙披露,他們正接受美國司法部和證券交易委員會就該公司是否違反《反海外腐敗法》的調查。雖然阿德爾森竭力否認一切指控,並稱 “清者自清”,但對於這些美資賭場老闆來說,在澳門做生意越來越不透明,也越發複雜,令他們難以掌控。他們想把在美國的成功經驗搬到澳門,但其實他們的財富不得不依賴中國的三合會。

  儘管如此,他們並不打算退出澳門市場。香港皇家警察刑事情報科前督察Steve Vickers認為:“在博彩企業於美國上市,與同澳門的博彩中介合作之間,他們的選擇可能是不要在美國上市。”

  另外,即使澳門能夠通過華爾街和美國政府的監管,最大的問題還在中國。事實上,內地公民去澳門要獲得港澳通行證,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中國政府收緊了簽證數量,澳門賭場收入大幅下挫,金沙股價下跌99%,阿德爾森家族資產縮水200多億美元。

  眼下,澳門正面臨著新一輪的飛速發展。正在施工的高鐵線路將澳門與內地連接起來,而世界上最長的跨海大橋——港澳大橋將於三四年內建成。通車後,港澳之間僅需半小時車程。儘管美國聯邦政府的調查仍在繼續,但澳門很少有人有興趣和能力來對博彩業進行嚴格監管。由於博彩業給澳門帶來了巨大收益,政府難以拒絕,而每年派發給澳門公民的利是更像是“毒品”,讓公民“封口”。

  “賭神”的傳說看似由一連串偶然事件引發,但從另一個角度看來,蕭潤平靠的並不是運氣,而是個人利益的激烈衝突。如果說,拉斯維加斯反映的是美國那個胡作非為的時代精神,那麼澳門就是當今中國繁榮的縮影。

  蕭潤平狂掃澳門賭場四年後,香港的朋友告訴我蕭潤平將回到老家,因為他已經得到了另一個三合會組織——和勝和的保護。我問他這些年在哪兒東躲西藏,他說驅車走遍中國,有時住五星級酒店,有時呆在小地方。在江西的山裏呆了八個月,冬天都差點凍僵了。

  我問他是否出老千,他說:“記者們光聽那些輸錢的傢夥造謠。大家都說我在賭桌上出老千,這不可能。賭博時,隨時都有至少10雙眼睛盯著我,我怎麼出老千呢?”

  蕭潤平說,為了孩子,他不會去澳門了。“我不希望他們去賭博。他們當中兩人都獲得了本科學位,一個是碩士。他們都是好孩子,不說髒話。”

  夜幕降臨,蕭潤平開著黑色雷薩克斯SUV帶我去車站。他說:“過去我隨時想去威尼斯人賭場,隨時都有直升機來接我。現在房地產利潤空間更大,比賭博、販毒好多了。”

  他指著眼前的建築工地,繼續說:“這些房子,我花幾百萬蓋一棟,一轉手就能賣個上千萬。

  (歐逸文/文)


傳送給  


華澳日報有限公司
社址:澳門新口岸北京街174號廣發商業中心,6樓A & B
電話:(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八、(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九
傳真:(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四、(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七二
電郵:(行政)correio@ macau.ctm.net,(編採)sanwaou@yahoo.com.hk
All Copyright by JORNAL SAN WA 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