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澳配合“一帶一路”戰略利於經濟適度多元發展

  博言

  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戰略構想,亦就是“一帶一路”的戰略經濟合作概念,相信並將成為中央今年推動區域合作的“重頭戲”之一。然而,我們澳門具有獨特的地理環境及優勢,位處南海之濱,有非常優越的區域優勢,在其自身旅遊業迅速發展的同時,還將對“一帶一路”旅遊合作起到重要的作用。筆者則認為,在經濟新常態之下,本澳應發揮自身的優勢,配合中央的“一帶一路”政策,相信將有利於圍繞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臺的發展定位,推動經濟適度多元化可持續發展。

  2015年將是“一帶一路”國家戰略全面鋪開的一年。眾所周知,“一帶一路”是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廿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和“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構思,希望建立兩條貫穿歐亞大陸的經濟合作走廊,促進沿途國家融合發展。“一帶一路”指“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貫穿歐亞大陸,東邊連接亞太經濟圈,西邊進入歐洲經濟圈,涉及中亞、東南亞等沿線的數十個國家。目前“一帶一路”已成為國家戰略,是歷史性的經濟大事。配合國家的戰略構想,澳門該擔當怎樣的角色?相信,這也是值得社會各界重視的問題。“一帶一路”戰略標志著中國在全球事務中向領軍者、發起者、公共產品提供者的方向轉變,是國家軟實力的積蓄和輻射,必然惠及港澳臺地區。特別在博彩經濟新常態的環境之下,整個經濟環境處於新常態的情況之下,為了穩健本澳的經濟持續向前發展,必須要走多條道路。 澳門的旅遊業發展較迅速,而且以旅遊作為產業的定位也比較突出,這將對“一帶一路”旅遊合作起到重要的作用。澳門與葡語國家一直保持交往和聯繫,正好充分發揮平臺功能,促進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葡語系國家的旅遊交流,以及相互間文化交融、經貿合作,有助開拓全方位、多層次的旅遊規模。

  現時本澳步入調整期,透過參與“一帶一路”,推動產業多元發展是一個時機。近年澳門致力推動文創、會展等新興產業,多個新行業正處起步階段,周邊不少地區發展已相當成熟,透過“一帶一路”加強周邊交流合作,可協助本澳新興產業加速發展,加快推動經濟適度多元化。在今年全國兩會上,“一帶一路”成為港澳臺代表委員們熱議的話題。代表委員們普遍認為,“一帶一路”戰略將為港澳臺地區打開“機會之窗”,港澳臺地區應該把握這一互利共贏的良機,積極參與到國家戰略中來。澳門自身擁有得天獨厚的旅遊資源,具有獨特的博彩元素旅遊特色,也有著逾四百年的中西文化交融歷史,澳門歷史城區於○五年更獲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隨著粵港澳的旅遊發展不斷提升,三地旅遊產品的發展也越趨成熟,各自的往外旅遊推廣工作效果逐漸顯著,如將三地的精品旅遊併合,打造成具有國際吸引力的精選旅遊產品,相信將有望建立成為海上絲綢之路的特色重點旅遊路線。澳區全國人大代表高開賢日前則指出,“一帶一路”途經的經濟體大部分仍處於發展階段,與澳門的旅遊服務業有很大的互補性。國家“十二五”規劃提出“支持澳門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這一發展定位既是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的需要,也是配合世界旅遊休閒產業發展趨勢的需要。澳門的旅遊業發展較迅速,而且以旅遊作為產業的定位也比較突出,這將對“一帶一路”旅遊合作起到重要的作用。澳門與葡語國家一直保持交往和聯繫,正好充分發揮平臺功能,促進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葡語系國家的旅遊交流,以及相互間文化交融、經貿合作,有助開拓全方位、多層次的旅遊規模。無論商務、文化、經濟等領域,透過“一帶一路”,都可給予澳門發展機會,畢竟澳門市場狹窄,很需要擴闊發展空間。他相信,可以進一步加強和發揮澳門的平臺作用,讓澳門企業和內地能得到更多機會,共同透過“一帶一路”走向歐洲市場,相信是很好的機會。澳門既可協助內地企業走向歐洲及葡語系國家,又可協助歐洲及葡語系國家企業進軍內地,過程中令澳門有更大的發揮機會,共同“走出去”。

  對於“一帶一路”與澳門關係的問題,中聯辦也一直關注及重視。中聯絡副主任姚堅日前認為,2013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了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戰略構想,讓自古以來連接東西方的絲綢之路成為新時期下溝通沿線各國政治、經濟、文化的新橋樑。“澳門與海上絲綢之路有著悠久的淵源,在古代海上絲綢之路的歷史發展進程中,澳門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發揮了舉足輕重的作用,同時,澳門也受益於此,從一個默默無名的漁村發展成一座中西文化交融的繁華港口城市。”姚堅說。當前,中央政府要求澳門繼續統籌謀劃,圍繞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臺的發展定位,推動經濟適度多元化可持續發展。澳門新一屆特區政府也把“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建設作為未來發展的主要目標。澳門地處中國南海之濱,有非常優越的區域優勢,在其自身旅遊業迅速發展的同時,還將對“一帶一路”旅遊合作起到重要的作用。發揮多方積極性,完善旅遊合作機制;將“一帶一路”歷史文化遺產與旅遊合作相結合;利用澳門中葡平臺優勢,加強與“一帶一路”沿線葡語系國家的旅遊合作;發揮粵港澳區域旅遊一體化優勢,打造海上絲綢之路旅遊核心區。

  據瞭解,“一帶一路”規劃已於去年底獲通過,並在小範圍下發,有望於兩會結束後發布。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也多次指出,要把“一帶一路”建設與區域開發開放結合起來,加強新亞歐大陸橋、陸海口岸支點建設。 全國人大代表日前劉藝良表示,澳門地域空間狹小,隻有加強對外合作,才能拓展更大的發展空間。而利用好與葡語國家的聯系優勢,積極協助中國企業開拓拉美、非洲等地葡語國家市場,擔任中國與葡語國家人民幣清算中心的角色,是澳門參與“一帶一路”戰略的發展方向。據統計,2003年中國和葡語國家貿易額為110億美元,到2013年,這一數據攀升至1319.1億美元,是10年前的近12倍。澳門建設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臺仍有巨大潛力。劉藝良則關注澳門如何在國家“一帶一路”戰略中抓住機遇。他認為,“十二五”規劃中將澳門定位為中國與葡語系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臺,澳門這方面還有很多空間值得拓展。他建議,推動澳門成為中國與葡語系國家人民幣清算的中心。國務院已批准成立廣東自貿區、汕頭華僑經濟文化合作試驗區,這些園區與已有的珠海橫琴特區如何配合協作,理順關係,也是他關注的重點。此外,對於澳門在“一帶一路”戰略中的優勢問題,全國政協委員周錦輝近日則認為,“一帶一路”將促進中小企業發展,幫助中國傳統工業產品和傳統文化走出去。周錦輝表示,澳門比香港更有優勢,條件更好。除了澳門經濟將在“一帶一路”戰略中獲益,“一帶一路”戰略還將促進中國與世界共同發展。“一帶一路”戰略不僅是我國一個非常大的政策,而且通過依託國家這個平臺,還可以帶動我國與不低於10個國家的貿易活動,也為轉移我國過剩的工業產能提供了有效途徑。“一帶一路”戰略還將幫助中國傳統工業的產品和中國文化走出去,促進中外交流。此外,如果中央能夠帶動中小企業,保護中小企業的投資權益,提供政策便利,將會產生良性的市場效應。周錦輝並強調,“‘一帶一路’戰略是我回到澳門30年以來最好的政策。”。可見,業界也看得到“一帶一路”對本澳未來發展所發揮的作用。但關鍵還需要政府當局在政策上的引導。

  其實,自國家主席習近平於2013年提出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倡議以來,“一帶一路”沿線省份和地區都紛紛表示希望借力。澳區人大代表在這次“兩會”期間則指出,澳門背靠珠江三角洲,面向南海,擁有國際機場,自由出入境。東盟十國(除越南及緬甸),甚至與韓國、日本、斯里蘭卡及印度皆可持國民護照免簽證及入境許可進入澳門特別行政區。人員的自由流動,將是澳門重新融入海上絲路的重要優勢。澳門作為重要的國際商貿和旅遊中心以及古代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起點之一,在歷史發展進程中扮演過重要角色,發揮過舉足輕重作用,與中國內地和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國家的緊密經貿合作從未間斷。借助國家戰略政策,澳門可在“海上絲綢之路”的發展中發揮傳統優勢。澳門作為中國的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賦予澳門地區高度自治,澳門擁有自己的金融、稅收、財政體系以及其他一系列的關稅、貨幣、外匯、自由貿易政策,經中央人民政府授權可進行船舶登記、制訂民用航空的各項管理制度。因此澳門在與外國及地區,特別是東盟地區貿易交往時,相比內地其他省份,還是具有相當的制度優勢。再者,澳門有六十多個國家和地區的歸僑、僑眷,人口數量佔澳門總人口一成以上,他們有著國際化的人脈關係和社會聯繫,還具有從事多元化行業的背景,擁有僑胞優勢。“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均有大量華人華僑居住,且從事多元行業,在當地社會發揮著舉足輕重作用。中國也有來自“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大量歸僑、僑眷,他們與僑居國有著緊密的聯繫,且對僑居國的經濟社會環境較熟悉,是發展中國與有關國家商貿、文化、教育等領域交流交往的重要資源。建議將充分發揮僑胞作用納入國家“一帶一路”戰略,充分配合國家的僑務政策並有效發揮廣大僑胞優勢,推進國家改革開放不斷深入,促進“一帶一路”戰略穩步落實。

  推動本澳的區域合作,將有利於“一帶一路”的政策發展。如果將澳門納入“一帶一路”戰略,尤其是將其作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節點,將有利於進一步深化澳門與內地區域的合作,同時也有利於澳門經濟實現適度多元發展。人大代表劉藝良日前則指出,

  由於受到面積狹小、空間不足等因素的影響,澳門融入“一帶一路”的戰略也存在制約。因此他特別在建議中提到希望將橫琴作為澳門承接“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互補平臺。澳門如果作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承接地區,可以充分發揮橫琴優勢,將部分辦公、商務服務、產品倉儲、貼牌生產、人員居住等落戶橫琴,以便充分發揮澳門優勢、橫琴本身作為新區和自貿區優勢、橫琴作為粵澳合作重要平臺等優勢,優勢互補,共同發展。另外,亦有澳區政協委員建議,鑒於澳門獨特的“一國兩制”制度、地理區位、經濟制度、僑胞聯繫、歷史文化等優勢,以及澳門落實“一個中心、一個平臺”的定位、實現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等的客觀需要,建議將澳門納入國家“一帶一路”戰略,作為“廿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主要節點和承載地區,支持澳門在國家新時期改革開放背景下,在中央的大力支持下,實現可持續發展,保持特區長期繁榮穩定。澳門可打造成為“廿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東盟國家經貿合作服務平臺。澳門歷史上與東南亞地區的經貿往來一直密切,且有大量來自東南亞的華僑以及東南亞有關國家居民在澳門定居、工作。同時,澳門國際機場往來新加坡、泰國、馬來西亞、越南、菲律賓等東南亞國家的航班頻繁,保持了澳門與東南亞國家重要的交流管道,很多珠三角居民亦選擇經澳門前往東南亞國家旅遊和從事商務活動等。將澳門打造成為中國與東南亞國家經貿合作服務平臺,對於澳門的產業發展而言,除了原來發展的休閒旅遊、會展商務、中醫藥、教育服務、文化創意等產業外,還可以做大做強交通物流業和航空運輸業、可推動澳門發展商貿服務業,以便藉澳門平臺優勢作為中國企業投資當地的平臺。同時,可將橫琴作為澳門承接“廿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互補平臺。地域狹小、空間不足是制約澳門作為承接“廿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地區的制約因素。隨著粵澳合作開發橫琴的逐步深入、有關橫琴開發的優惠政策穩步落實、包含橫琴在內的廣東自貿區已經獲批等,都將推動澳門與橫琴更加緊密的合作,有利充分發揮澳門與橫琴的地理位置優勢和營商環境趨同等優勢,將橫琴逐步打造成為承接澳門多元產業和促進澳門經濟實現適度多元發展的平臺。澳門如果作為“廿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承接地區,可以充分發揮橫琴優勢,將部分辦公、商務服務、產品倉儲、貼牌生產、人員居住等落戶橫琴,以便充分發揮澳門優勢、橫琴本身作為新區和自貿區優勢、橫琴作為粵澳合作重要平臺等優勢,優勢互補,共同發展。

  也值得一提的是,中國宣導建設的“一帶一路”戰略正步入務實合作階段,沿線各國不僅實現了地域上的互聯互通,還打造了新的貿易走廊、經濟走廊,使得沿線各國在經濟、金融、民間交往以及人文等方面有更多合作機會,經濟實現更多增長,擁有更多市場、更好的基礎設施。“一帶一路”沿線大多是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涵蓋中亞、南亞、西亞、東南亞和中東歐等地的國家和地區。總人口約44億人,經濟總量約21萬億美元,分別約占全球的63%和29%。“一帶一路”戰略為沿線國家描繪了非常宏偉的合作發展願景,隨著經濟貿易合作的增加,必然推動金融合作,包括人民幣在周邊貿易國家的使用。這意味著人民幣將會在國際貨幣體系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近期,“一帶一路”(即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成為地方政府工作報告的熱詞之一,“一帶一路”不僅涵蓋可以實現穩增長的基礎設施投資與建設,同時還囊括了與國內外互聯互通、提高經貿合作等方面的事項,這關乎地方經濟轉型升級的推進速度。“一帶一路”戰略與其他發展戰略不同,它是走出去、國際化、對外合作的概念,需要解決人才、文化、語言、當地法律法規、當地風土人情等問題,不是專案過去他們就能馬上接受,這中間需要一個過程,這方面還會加強。“一帶一路”戰略的實施有利於地區之間資金、技術、人才的交流,促使地區經濟融合發展。本澳必須要重視“一帶一路”國家經濟戰備的意義。

  因此,中央所提出“一路一帶”戰略,對於本澳現時經濟新常態的環境之下,相信具有非常的積極意義。正如,經濟財政司長梁維特日前所言的,“一帶一路”戰略是站得高、看得遠的長期部署,總的來說,我覺得這將是為國家長治久安做好充足準備,當前我們不一定能夠百分之一百來描述這個藍圖,但是如果澳門有能力能榮幸參與,這個藍圖將是澳門人民的幸福。對於澳門而言,“一帶一路”也將為其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臺提供強大推力,有助於澳門實現經濟適度多元化的目標。澳門地域空間狹小,人力資源有限,只有加強對外合作,才能拓展更大的發展空間。而利用好與葡語國家的聯繫優勢,積極發揮連接中國與各葡語國家間的平臺、紐帶和橋樑作用,是澳門與“一帶一路”戰略的契合點。筆者亦則認為,即將到新一屆政府領導團隊的首個施政報告,當局應把握國家“一帶一路”戰略所帶來的新機遇。


傳送給  


華澳日報有限公司
社址:澳門慕拉士馬路二三一號南方工業大廈十五樓E座
電話:(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八、(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九
傳真:(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四、(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七二
電郵:(行政)correio@ macau.ctm.net,(編採)sanwaou@yahoo.com.hk
All Copyright by JORNAL SAN WA 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