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賭業驚天下墜

  內地反腐是2014年澳門博彩業震盪的最重要影響因素。內地《參考消息》援引《南華早報》報導稱,來自公安部的官員將於澳門金融監管部門負責人和銀行家進行重要會晤。公安部門將監控澳門所有通過中國銀聯銀行卡支付系統進行的資金往來

  經歷了十年的高速增長後,澳門博彩業收入在2014年首次遭遇了下滑。賭王何鴻燊侄子被拘捕案件,似乎為澳門轉型又提供了新的佐證。

  經歷了十年的高速增長後,澳門博彩業收入在2014年首次遭遇了下滑,下滑幅度為2.6%。開年不久,1月19日,在香港上市的六隻澳門博彩股更是一天之內蒸發265億港元市值,股價創52周來新低。

  就在這天,內地《參考消息》援引《南華早報》報道稱,來自公安部的官員將與澳門金融監管部門負責人和銀行家進行重要會晤。公安部門將監控澳門所有通過中國銀聯銀行卡支付系統進行的資金往來。

  報道稱,這一監管計劃由公安部經濟犯罪偵查局負責。而公安部展開的“獵狐”行動旨在促使已經逃往海外的經濟犯罪嫌疑人回國,這證實了許多人長期以來的一種看法,那就是澳門賭場是內地資本外流的一個重要渠道。

  內地反腐是2014年澳門博彩業震盪中最重要的影響因素。澳門理工大學的一項研究顯示,來自中國內地的“貴賓”們為近年的澳門博彩業貢獻了超過2/3的收入。

  統計數據顯示,澳門博彩業毛收入在十年內增長了13倍,博彩業占澳門GDP的比例在2010年之後超過80%。博彩業勃興為澳門帶來回歸後長達15年的繁榮,澳門人均GDP多年高居亞洲首位, GDP增速也常年在15%左右。一業獨大也帶來了風險,讓澳門經濟極度依賴博彩業,如今,澳門有接近1/4的勞動人口從事博彩業。

  2014年12月19-20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澳門回歸15周年慶典,提出“澳門必須居安思危,走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道路”,這被解讀為中央向澳門釋放出新的信號—澳門到了轉型之時。

  1月11日,澳門司警宣佈,10日偵破一宗特大操控賣淫案,被拘捕的人中包括賭王何鴻燊68歲的侄子、澳門葡京酒店行政董事何猷倫。這起案件,似乎為澳門轉型又提供了新的佐證。

  博彩業帶來的驚人財富

  1月20日晚,澳門永利酒店娛樂場,某VIP廳的一間房間內,三名中國人和兩名韓國人正在玩“百家樂”。VIP房每注最低2萬港元起。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那張賭桌上。在這裡,沒有時間的概念。

  酒店外面,幾百人圍在永利正門巨大的圓形池周邊,等待著7:00的到來。7點一到,一首女聲版的《Hero》響起,歌聲高亢激昂,讓人不禁生起一擲千金的豪邁之情。伴隨著歌聲,數條水柱伴著焰火衝天而起,翩躚起舞。南中國珠江口的小城澳門,正展現著一派繁華盛世的景象。

  實際上,這種震撼性也可以用堅實的數據來描述。2014年,澳門,這個面積僅30平方公里的彈丸之地,剛剛創造了4130億澳門元的驚人GDP,並以其人均GDP 70萬澳門元(帕塔卡)位居亞洲第二,世界第四。這裡有著幾乎全世界最低的失業率、最好的福利,每位居民每年都能享受上萬澳門元的現金分紅。

  但形成強烈對比的是,剛剛過去的這一年,澳門博彩業毛收入增長的急墜:2014年6月同比跌3.7%,8月同比跌8.1%,10月同比跌23.2%,12月同比跌30.4%……呈現一種斷崖式的狂跌,且沒有任何止跌的跡象。而從2010年開始,博彩業毛收入就占據澳門GDP的80%以上。

  曾經的輝煌:收入超拉斯維加斯6倍

  永利酒店這間貴賓廳裡,年輕的客戶經理微笑著候在客人身邊,以隨時滿足客人們的需求。這種需求很多時候是“再給我拿點籌碼”。

  根據中國內地海關法規,每個離境進入澳門的內地居民不得攜帶超過2萬元人民幣現金。澳門的賭場內也不能直接使用國內銀聯卡。但在VIP廳裡,錢從來都不是問題,經營貴賓廳的博彩中介公司根據每位會員的授信等級,給予無息貸款。澳門理工大學的一項研究顯示,2013年,貴賓場內的下注總額曾高達創紀錄的2萬億港元。

  每天,博彩中介公司招待著來自於世界各地的客人。客戶部24小時待命,專車不停地來往於碼頭、機場、關口與娛樂場之間,他們為每一位會員建立檔案,對其過往消費進行積分,進行等級評定。而不同的等級,決定了客戶能夠拿到什麼樣的服務。處在最高級別的貴賓,博彩中介公司會為他們提供免費往返機票、免費酒店客房、餐飲,到上億元無息貸款,以及直升機接送。

  長期以來,澳門博彩業一直依賴博彩中介帶來貴賓客戶,2002年澳門開放賭權之後,博彩中介行業也正規化。十來年前,得到賭牌的6家博彩公司正在興建著全新的娛樂場,從美高梅、新濠博亞,到威尼斯人,一家比一家宏大,一家比一家豪華。樂觀前景的背後是正在經濟崛起的中國,這個超過13億人口的國家經歷著平均每年10%的經濟增速,而澳門則適時地向正在變得富裕的中國內地同胞開放了自由行。

  從那時開始,獲得牌照的博彩中介公司向博彩公司租用了VIP廳的經營權,每天招待來自世界各地的高端客人。

  2005年,澳門幸運博彩業只有460億澳門元,但自這一年起,年均增速29%,2013年,澳門博彩毛收入已達到驚人的3607億澳門元,是拉斯維加斯的7倍多。

  賭城遭遇斷崖式下滑

  到了2014年3月,澳門幸運博彩月毛收入一舉衝上380億澳門元的歷史最高點。很多年後,澳門人或許還會記得這個數字,因為在那之後,澳門博彩業便開始了延續至今的下跌。2014年6月,營收272億元,同比下跌3.6%,下跌持續,到2014年12月,同比狂跌30.4%。如果2014年下半年的這種走勢不能得到改變,2015年澳門博彩業收入將下跌30%以上。對博彩業一業獨大的澳門經濟來說,這將帶來致命的打擊。

  澳門博彩監管局的官方數字也在很大程度上接合了市場的這一預期。自從2014年5月以來,澳門博彩業月度毛收入就開始跌破300億澳門元的關口,一路下瀉至232億左右澳門元。同年6月,更首度出現同比收入下跌,下跌持續至歲末,幅度也越來越大。

  自2001年10月澳門開放賭權法案正式生效起,2014年的幸運博彩收入和博彩業收入雙雙首次出現負增長,幸運博彩業收入占整個博彩業收入的比值也首次下跌。

  “以前每天接送客人十多趟,但這半年,平均每天接送客人三四趟。”在博彩中介公司負責接送高端客人的司機阿斤對時代周報記者說。博彩中介見證了十來年前的行業勃興,也見證了今天的回落。澳門知名博彩中介公司Gold Moon關閉了旗下數家VIP廳,此前不久,大衛集團也宣佈集團業務重組,將原來的7個VIP廳縮減為4個,並計劃在2015年開拓東南亞等地旅遊及娛樂業務,希望能參與澳門走經濟適度多元化發展道路。

  一名博彩公司高管對時代周報記者評論:“博彩業回落是一個普遍的現象,很多人認為,是內地的反腐導致了澳門博彩業的回落,但我覺得,因素有很多,反腐只是原因之一。”

  2014年3月,一句“你懂的”被認為是中國這一輪反腐的一個高潮,其後,中國內地的反腐進入新常態。而在2014年,中國經濟也開始進入了一個新的常態,經濟增速放緩,尤其是房地產行業,2014年增速僅為2.3%—除了山西煤老闆,房地產商被認為是近年澳門博彩業另一最主要的客源。

  實際上,中國內地反腐、宏觀經濟回落、房地產增速放緩,到銀聯卡管制,甚至禁煙,都被認為是澳門博彩業下跌的原因。2014年3月,中國銀聯明確表示加強風險防控和反洗錢力度,銀聯卡不得直接用於博彩支付;6月,澳門金融管理局要求典當行和賭場內的珠寶店撤掉銀聯卡終端機;7月澳門出入境事務廳依據新規定對持有中國護照過境澳門的旅客縮短了入境時間,加強了入境限制;10月,澳門在賭場實施中場禁煙令。就在當時,禁煙令、中介人流動性緊縮和勞工成本壓力這三項“潛在負面打擊”使得大摩將澳門博彩收入預期增長由6%調低至1%。

  澳門博彩研究中心副教授黃貴海對時代周報記者分析,澳門博彩業遭遇危機最大的原因是中國公安部牽頭的打擊資金非法外流的特別行動,“一般地,VIP客戶輸錢以後,都通過地下錢莊還錢,匯往澳門,但現在這種資金轉移已被嚴密監控。收賬難,也使得中介集團不敢輕易放款”。

  各種因素交織作用下,澳門博彩業走到了一個歷史拐點,而這將給這個城市帶來深遠影響。

  橫琴提供多元化機遇

  在澳門大學教授郝雨凡看來,澳門經濟確實到了轉折時期。“我不認為澳門經濟到了一個衰落的轉折,我選擇將2014年看做是澳門真正推動經濟適度多元化,推動這個城市向世界休閑旅遊中心城市建設的一個轉折點。”在郝雨凡看來,澳門是一個微經濟體,這樣一個微經濟體不需要過度多元化,“微經濟體有一個優勢產業做得足夠好,再圍繞這個產業適度多元化就可以了。美國的賭城拉斯維加斯是澳門學習的樣本”。

  如今,澳門已經是世界休閑旅遊中心。2014年,前往澳門的旅客達到3153萬人次,其中包括來自中國內地2125萬人次、韓國55萬人次,日本旅客30萬人次,剩下的則來自於香港、台灣以及東南亞。不過,其中54%都是一天往返。澳門的問題是,怎樣在博彩與奶粉之外留住顧客。

  實際上,澳門並不希望人們一談到澳門便聯想到“賭”。所以,澳門政府一直以旅遊之城來進行包裝,1999年澳門剛回歸時,澳門政府便在21個城市進行宣傳,重點推介澳門當時已申請世界文化遺產的40個景點。而在2008年,當中央政府對澳門提出“世界旅遊休閑中心”的定位時,澳門政商界迅速捕捉到了這種來自更高層的信息,把澳門往這方面引導。在開放賭牌時,除了限制賭桌數量外,特區政府還對6家博彩公司提出要求—要求他們必須同時投資建設會展、表演、文化、運動等領域。

  郝雨凡說:“特區政府在經濟適度多元化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但以往囿於空間有限。澳門實在太小了,加上填海區才只有30平方公里,幸好,橫琴開發開始了。”

  橫琴儼然已成為澳門的一部分。儘管這裡如今看上去還是一個大工地,但澳門本島、氹仔已有多條巴士線路與橫琴直通,巴士穿梭其間,時間不超過20分鐘。每天,澳門大學的師生、橫琴工地上的澳門建築工人都往返於兩地。

  2014年12月,在中央正式批覆的新一輪自貿區中,橫琴與南沙、深圳前海成為了廣東自貿區的組成部分。普遍認為,深圳前海面向香港,南沙面向廣佛經濟圈,而橫琴面向澳門,為澳門的多元化發展與建造世界旅遊休閑中心擴充空間。

  早在2011年,澳門與廣東便簽訂了《粵澳合作框架協議》,廣東由此推出橫琴島上與澳門相鄰一側的5平方公里土地與澳門合作發展,其中1.5平方公里成為澳門大學新校區,0.5平方公里為粵澳合作中醫藥科技產業園,剩下的3.5平方公里則被規劃為文化創意、綜合服務等區域的產業園區。2013年,澳門特區政府設立了“橫琴發展澳門項目評估委員會”,並在當年8月開展了為期3個月的招商工作。

  2014年4月,澳門特區政府公佈了向橫琴推薦的33個項目,目前有關項目正在落實。而粵澳中醫藥科技產業園開發有限公司已經成立,只是,目前“基建工程尚在推動之中”。

  不過,在郝雨凡看來“澳門政界一直說,可以向橫琴要更多土地,但實際上,即使只是現在的5平方公里,他們的推動還是有點慢”。

  當然,中央對澳門的期待並不僅於此。“中央希望澳門將它從賭桌上積聚的財富投資於內地,融入珠三角經濟圈之中。”

  澳門轉型的阻力

  然而,在時代周報記者採訪的多位澳門政界或學界人士看來,無論是經濟適度多元化或是建設世界旅遊休閑中心,澳門都面臨著很大的挑戰。這種挑戰一是來自於博彩業對人才與資金的擠占,二是來自於澳門的既得利益階層的變革阻力。

  郝雨凡說:“澳門開放博彩業的十多年來,由於博彩業及酒店業賺錢實在太容易,已經嚴重擠占了其他行業的機會成本。當澳門需要發展其他行業時,它會發現,它缺乏相應的人才。”

  而澳門立法委員高天賜則向時代周報記者分析稱,澳門已經是一個高度利益固化的社會。“澳門轉型的阻力是沿襲了一些葡國的法律體系,這些法律有相當部分已經與時代不相適應。既得利益者是澳門轉型的阻力,澳門既有的律法體系、政經體系已經到了需要變革的時候。”他說。

  當澳門經濟發生變動時,格局是否會發生改變?

  有一次,在從澳門飛往北京的航班上,澳門博彩研究中心副教授黃貴海與鄰座的一位內地乘客搭訕。那位乘客一臉倦態,眼圈烏黑,暈暈欲睡。在不多的談話中,黃貴海得知他是一名北京的房地產商人,黃貴海問他:“你來澳門休閑旅遊,怎麼結束了卻那麼累?”乘客說:“哪有時間睡覺啊,兩天兩夜,一直在賭場裡拼殺呢。”說完後,從口袋裡掏出兩張威尼斯人水舞間的表演門票,遞給黃貴海說:“看,這是朋友送我的票,800元一張,我也沒時間去看。”

  在澳門氹仔和珠海橫琴,澳門巴黎人、永利二、三、四期項目、新濠影匯、橫琴度假村等新的娛樂場項目依舊在緊鑼密鼓地建設中。1月22日,銀河娛樂公佈新娛樂場開幕在即的消息,也為濠賭股帶來一陣小規模反彈。“新濠影匯將在2015年年中開業,定位於以電影為主題的澳門新地標,符合中國電影業發展新趨勢。”在吳博看來,蓮花口岸24小時通關、港珠澳大橋通車、與廣珠城際連接的澳門輕軌開通和橫琴開發都將在長期對澳門利好。

(張珂/文)


傳送給  


華澳日報有限公司
社址:澳門慕拉士馬路二三一號南方工業大廈十五樓E座
電話:(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八、(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九
傳真:(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四、(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七二
電郵:(行政)correio@ macau.ctm.net,(編採)sanwaou@yahoo.com.hk
All Copyright by JORNAL SAN WA 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