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區裏的境外賭場

  犯罪嫌疑人為了逃避本國監管,總是把服務器架設在別國境內。例如本案,雖然說其招徠的賭客多是韓國人,為韓國賭客提供服務,並不針對中國賭客,但一樣損害了我國的社會管理秩序

  2012年7月28日,在廣東省珠海市香洲區拱北高檔望海小區內,5名男子因涉嫌從事網絡賭博被珠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5人中有4人為韓國國籍,另外一人是精通朝鮮語的中國人。2013年4月7日,5名犯罪嫌疑人被珠海市中級法院以開設賭場罪分別判處2年8個月至1年不等的刑罰,其中的4名韓國人服刑期滿還將被驅逐出境。

  類似的外國人開設賭場的案子,珠海市檢察院最近兩年受理數量增幅明顯。2012年至2014年,珠海市檢察機關審查起訴外國人犯罪分別為11人、9人、33人;其中,涉及開設賭場的案子2013年為4人,2014年為12人。

  參與辦理4名韓國人開設網絡賭場案件的珠海市檢察院檢察官簡智偉告訴記者:這起案件是我負責辦理的第一件涉及外國人犯罪的案件,無論是從法律條款適用還是犯罪嫌疑人的特殊性上,對我都是極大的挑戰,我也獲益良多。

  魔方珠海駐點

  我就是幫韓國人在互聯網上開設的賭博網站進行操盤,為賭客提供服務。犯罪嫌疑人之一、為韓國賭博網站打工的韓國人趙尤學(中文譯名,下同)稱。

  趙尤學所說的韓國賭博網站的英文名為Cube,中文譯名魔方。該網站建立已有很長時間,專門提供足球、籃球、冰球、棒球、圍棋等各項目供網民下注賭博。賭客需註冊後存錢至個人賬戶,申請同等金額的充值,然後才能進行賭博。賭博完畢,申請換值就能將剩餘錢款取走。趙尤學等人負責的該網站的業務主要有幾項:一是投放廣告,招攬賭客;二是管理網站,登入比賽,掛賠率;三是為賭客提供充值、換值服務。

  與國內對網絡賭博現象嚴厲打擊的態度一樣,魔方賭博網站在韓國的運營活動也同樣受到韓國法律的制裁。2012年,為了保證業務的安全性,魔方將觸角延伸向中國,基於珠海在中國國內特殊的地理位置,它選擇了在珠海落戶。珠海與博彩業發達的澳門毗鄰,而且是邊境城市,很多遊客來到珠海只作短暫停留。這樣一個過渡的環境,使外國人會選擇來珠海進行網絡賭博的犯罪活動。簡智偉說。

  趙尤學等人為魔方在珠海物色了環境不錯的辦公室。短短半年的經營時間,他們租用過的兩個辦公地點都是珠海市的頗具名氣的小區。通過個人護照辦理租房的登記手續後,幾名受雇于魔方的打工者就群居於此,平常的工作也在這裏進行。

  公司給了專門的經費,用於房屋租賃的費用以及其他開支,都放在我這裏。犯罪嫌疑人之一的鄭鐘錫告訴警方。電子設備是管理賭博網站最重要的辦公設備,後來珠海市公安機關扣押的電子設備當中,有兩部手機、6台電腦和1部筆記本電腦,均是由公司配發。據犯罪嫌疑人交代,手機是用來與韓國魔方公司聯繫的,6台電腦主要用於工作,筆記本電腦則是為了日常娛樂。

  2012年7月,該案案發以後,警方調查到一個令人震驚的數字:自2012年3月底以來,不到半年的時間內,該網站共接受網絡賭博投注資金已經達到21億餘韓元(折合人民幣約1000多萬元)。

  遠離韓國的犯罪團夥

  犯罪嫌疑人為了逃避本國監管,總是把服務器架設在別國境內。例如本案,雖然說其招徠的賭客多是韓國人,為韓國賭客提供服務,並不針對中國賭客,但一樣損害了我國的社會管理秩序。簡智偉告訴記者。

  本案起訴書中顯示,數名犯罪嫌疑人雖受雇於同一家公司,但來到該賭博公司的時間卻存在先後上的不同。2012年2月2日,許民尚與趙尤學來到珠海,鄭鐘錫是3月7日來到珠海的,而全元值來珠海則是4月了。

  幾個人裏面,有的人是通過相互介紹的關係來到珠海,有的人則長期與魔方賭博網站的相關人員保持聯繫,來到中國的計劃已經早作安排。其中,趙尤學是經過魔方公司老闆的弟弟介紹過來的,許民尚是全元值介紹而來的,全元值在庭審時曾後悔將許民尚介紹過來。而鄭鐘錫則與全元值認識十年,是珠海工作點的主要負責人。

  鄭鐘錫作為賭博網站在珠海的總負責人,安排其他員工的吃住和工作分工,並對上級匯總報告珠海的運營情況。趙尤學和許民尚以及中國籍員工金振川負責招攬賭客、網站運營、沖換值等日常工作。全元值的工作時間較短,主要負責賭博網站的廣告投放。

  5名犯罪嫌疑人中的中國男子金振川一開始只是通過韓國的職業介紹所,來到珠海的魔方賭博網站做翻譯,因為精通韓語和中文,金振川的加入給該公司帶來了更多的便利,後來公司就直接讓金振川參與網站的日常業務,變成了網絡賭博的操盤手,就這樣被拉下了水。

  賭博網站的工作並不清閒,因為需要時刻守著網站的動向,幾名成員被安排為兩組,實行兩班倒的24小時輪換工作制。許民尚與金振川分到了一組,趙尤學與全元值分到了一組。

  雖然只是一家網絡賭博網站的服務器架設地,但是其人員流動性很大。除了被公安機關抓獲的5名犯罪嫌疑人外,還有其他的韓國人和中國人在此之前也在該網站工作,但是時間很短,所以並沒追究他們的刑事責任。簡智偉補充說。

  犯罪行為在中國,就受中國刑法管轄

  簡智偉告訴記者,這起案件因為是涉外案件,所以在實際辦理過程中,還有一些值得特別關注的問題。

  例如韓國賭博網站非法經營的管轄權問題。韓國賭博網站為了逃避本國監管將賭博網站的服務器設立在中國境內,雖然不針對中國籍賭客,但一樣損害了國內的社會管理秩序。根據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於2010年聯合頒佈的《關於辦理網絡賭博犯罪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該類犯罪應該以屬地管轄為主。也就是說,外國人在中國境內實施的犯罪,雖然犯罪後果發生在國外,但是犯罪行為發生在國內,這種情況中國也有管轄權。因此,韓國賭博網站應當受到中國法律追究。

  簡智偉還記得第一次提審看守所中的韓國犯罪嫌疑人時,用了整整一天的時間。主要的時間都耗費在請翻譯的問題上了。

  犯罪嫌疑人的供述、檢察官的審訊都需要翻譯人員準確地傳達,而且還要求翻譯人員具備相應的法律基礎。請翻譯並不容易。簡智偉注意到,選用一個適合的翻譯人員,能為處理涉外案件帶來很大的幫助。

  修改後刑事訴訟法第9條規定:各民族公民都有用本民族語言文字進行訴訟的權利,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和公安機關對於不通曉當地通用的語言文字的訴訟參與人,應當為他們翻譯。而簡智偉擔心的是,司法實踐中,翻譯人員和司法機關更像是一種雇傭關係,翻譯人員付出勞務,司法機關支付報酬,翻譯人員在訴訟活動中享有什麼權利,需要履行哪些義務,都沒有細化的規定,一旦出現翻譯人員故意或重大過失翻譯失實的情況,或者幫助犯罪嫌疑人串供,如何追究其責任依然缺乏法律依據。而相關法律法規和兩高解釋也都沒有規定司法翻譯人員的准入、管理、監督、參與程序等等。因此,在實踐中只能通過對翻譯人員資質和水平的嚴格審查來保證翻譯質量。

  該案在提審時,韓國領事館也對犯罪嫌疑人進行了探視,這與我們檢察機關重視涉外案件犯罪嫌疑人的權益保障問題密切相關。簡智偉告訴記者,有些國家的駐華領事館會根據國際公約、雙邊領事條約或協定的規定,派領事到羈押場所進行探視,保護其國民的基本人權,提供法律上的幫助。

 (蔣佳伽 吳迪/文)


傳送給  


華澳日報有限公司
社址:澳門慕拉士馬路二三一號南方工業大廈十五樓E座
電話:(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八、(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九
傳真:(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四、(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七二
電郵:(行政)correio@ macau.ctm.net,(編採)sanwaou@yahoo.com.hk
All Copyright by JORNAL SAN WA 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