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賭收出現十連跌拖累經濟增速說起

  博言

 博彩收益再度呈現下跌的情況,博監局日前公佈三月賭收為214.87億元,按年下挫39.4%,儘管較二月錄得四成九跌幅大為收窄,惟跌勢未止,已連續第十個月下滑。從上述數字來分析,或許正如筆者一言而中的,本澳博彩業收益定會有起有落,在早兩年前就建議業界或政府當局應有居安思危的意識。博彩業關係到我們澳門的經濟命脈與社會穩定,也關係到國家的地區繁榮,對於這個熱手山葫,未來博彩業的定位與發策略,政府當局應重新思考的問題,在原有政策的基礎上應重新定位及重新制定可行完善的管理機制。

  隨著首季賭收表現出爐,已可推算首季GDP將下挫兩成,政府宜密切關注賭收下滑逐步影響其他行業的情況。三月賭收214.87億元,平均每日收入近7億元,與之前的兩、三個月情況相若,反映了內外因素影響下,日均7億收入將是新的均衡點。在首季賭收中,以二月數據最差不足二百億,按年急挫近五成,這與二月僅廿八天收入有關,即使是有記錄以來最大跌幅,但仍維持日均7億收入,故預期最差時間已見尾聲。有分析指,由於澳門賭收表現與內地經濟息息相關,隨著內地放寬二套房貸款,似有放鬆銀根徵兆,整體政策朝向寬鬆銀根方向發展,有助澳門經濟回暖;另一方面,賭收連跌十個月,主要受貴賓廳收入調整拖累,隨著周邊經濟逐漸穩定,有助貴賓廳仲介人對行業穩定信心,預期未來貴賓廳經歷長時間調整後會有所回升。由於博彩收入佔本地生產總值主要比重,受賭收萎縮影響,今年首季GDP將下跌兩成幅度,值得關注由GDP下滑,引伸到高檔酒店、高端消費的影響,以至本地人就業情況,政府宜密切留意,及時作出適當措施。

  有博彩業界人士認為,博彩業是高震盪的週期性行業,需要靠休閒度假旅遊這樣的低震盪行業來平衡,否則大起大落,是更大的賭博。已有一系列事件證明之。依賴於貴賓廳的博彩模式已經相當危險。貴賓廳一般要依靠仲介人,這些仲介有大量有錢人資源,俗稱“疊碼仔”,本質是拉來富裕賭徒客源,然後獲取賭場的傭金。賭場往往將貴賓廳“出租”給仲介人,形成穩定的代理關係。而受限於跨境資金的管制,“疊碼仔”往往要給這些富裕的賭徒客源本地融資,有大部分都是自己墊錢,等待賭徒回內地後再還上欠“疊碼仔”的賬。顯然,這演化為一種有風險的金融借貸甚至高利貸行為,必然伴隨著爭奪客源導致的過度墊資行為、欠賬不還導致的仲介人資金鏈斷裂,以及賭場倚重“疊碼仔”,給出更高的傭金比例——目前澳門賭場的貴賓廳淨贏率歷史最低;一些賭場默許甚至鼓勵套現和洗錢行為。早前發生的惡劣的“黃山事件”,可以視為“貴賓廳模式”弊端大爆發。

  社會有見識的知名人士也一直關注本澳博彩業的發展情況,更是也擔心本澳經濟產業過於單一化而影響未來的發展前景。例如,立法議員、發策研究中心副會長蕭志偉日前則認為,中央鼓勵澳門不能滿足於回歸十五年亮麗的經濟成績表,提醒要居安思危;其二,澳門與內地同處深化改革的關鍵時期,有信心內地透過全面深化改革為區域合作創造有利的條件。今年是粵澳合作邁出更廣闊一步的一年,澳門應把握黃金時間。蕭志偉認為,中央站在可持續發展的角度鼓勵澳門,仍需努力改變產業長期比較單一。經濟多元的瓶頸是經濟規模小,要擴大規模,一靠澳門自身條件改善,重要的是區域合作。內地尤其廣東等沿海省份作為改革開放前沿陣地,已進入經濟改革的“深水區”,冀借助港澳特殊政策突破。澳門博彩業開放超過十年,面臨產業多元化的挑戰也要靠區域合作,澳門與周邊地區可謂一榮俱榮。隨著內地深化改革,行政手續和程式將簡化,為區域合作獲得重大突破創造條件,有信心經濟適度多元的進程將會提速。澳門提升競爭力,意味著不再依賴國家紅利,不成為國家的包袱和負累,甚至要為國家作出貢獻。蕭志偉認為澳門地方小,容易觀察在試行、改革過程中出現的問題,尤其是健全制度建設、加強政府執行力、提升市民對政府的認同度,搜集到的經驗也可讓國家借鏡。

  從博彩業內部來看,澳門特區政府的博彩政策是決定性因素。博彩業的存在與發展旣受到法律的嚴格規範,又置於政府的有力監控之下。政府對博彩業實施監控的主要途徑是發放博彩業經營牌照和限制賭檯規模。先看賭牌發放。由於首次批給博彩營業牌照的有效期為二十年,將於二○二○年開始陸續到期,因此政府會於明年啟動博彩牌照續期的諮詢工作。不少媒體(尤其是香港媒體)推測,澳門政府有可能考慮縮短牌照年限,從二十年減至十年或以下。當局表示“政府目前對賭牌續約方式或年期沒有任何立場”,但也強調“今次檢討不單關係到賭牌續期,而是牽涉到澳門未來經濟發展的策略,屆時將會開放式收集社會意見”。鑒於澳門民間對博彩業的現狀見仁見智,褒貶不一,不排除屆時政府吸納民意縮短賭牌年限的可能。再看賭檯規模。在這個問題上,特區政府一向是立場鮮明、態度堅決的。當局明確表示:“現階段沒有增加賭牌的需要”、“堅定遵守十年內賭檯平均增長百分之三的幅度,不會無限量增加”。賭牌續期政策會否變化以及賭檯規模受到嚴格控制的消息,也造成了澳門博彩股票聞風下跌的現象。

  從澳門博彩業外部來看,內地反貪腐運動深入開展、持護照過境政策收緊、賭場內銀聯卡政策調整以及全面禁煙等因素,均會對娛樂場的經營造成影響。隨著中國共產黨十八大以來反貪腐運動的深入開展,各地大大小小的貪官紛紛被揭露和處置,清正廉潔的風氣逐漸上揚,利用公款來澳門賭博的貪官逐漸絕跡,一般公務員進入賭場也會有所收斂。從去年七月一日開始,持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以過境為由在澳門停留的時間,由原先規定的七天減少至五天,對於未前往目的地而違反過境規定者,此後進入澳門將受到更嚴格的控制。同樣是從七月開始,澳門的娛樂場內被禁止使用銀聯卡提取現金。從今年十月開始,又將在娛樂場內實施全面禁煙的措施。上述各種情況,將從不同角度影響娛樂場的客源,或給參與博彩活動帶來諸多不便。 除此之外,有硏究者指出,美國聯邦儲備系統(美聯儲)從二○一四年一月起削減購買國債規模,逐步退出“量化寬鬆”(QE)的政策調整將導致銀行利率上升,融資相對困難,從而間接地限制博彩業的發展。同時,澳門以外、中國周邊一些國家與地區(如新加坡、臺灣等)正在或即將開放博彩業的動態,也將給澳門博彩業帶來負面影響。綜上所述,在內因和外因兩方面因素的影響下,澳門博彩業深受制約已是不爭的事實,遭遇發展瓶頸或許在所難免。

  澳門可以成為亞洲發展最快的賭城,與其地理優勢、政策影響不無關係。鄰近內地、香港、臺灣,這些地區都被視為是世界最大的賭博客源地,由於地理上接近,較容易接觸到主要客源,加上對於他們的文化和消費習慣瞭若指掌,更可與顧客建立長期的關係,給予優質服務。加上中央政府對澳門的特殊照顧,澳門不但得到內地的政策照顧,又可以保持資本主義的獨特性,特區政府亦銳意將博彩業定為龍頭產業,亦是其他周邊地區沒有的。再者,當澳門全力發展賭博業的時候,普通市民都是支持態度,但鄰近地區在選擇建賭場的時候已經面臨眾多爭議,相比之下,澳門的情況顯然簡單得多。有報導說,在今年起,澳門的賭收仍然不斷下降,是至2009年最差的一個年份,進入了賭博業的寒冬,社會普遍認為與內地政策不無關係。澳門的貴賓廳收入占博彩收益七成,而貴賓廳的座上客多是內地的富豪和高官,近年澳門賭場都被稱為是內地大小貪官濫用公款豪賭、洗黑錢的溫床。內地大力打擊貪汙,不少高層幹部都不能輕易出境。同時又收緊使用銀聯信用卡等等,令豪賭客能夠使用的金錢大幅減少,故令貴賓場生意大減,變相使賭博收入下降。

  因應賭收跌勢未止,特區政府日前向立法會提交二○一五年財政預算修訂案,公共財政收入主要來源的博彩稅收下跌,且持續超出原來預期,有需要修訂本年度財政預算案。公共收入方面,經修正後的總收入將由一千五百四十六億五千七百多萬元,調低至一千一百九十九億六千九百多萬元,減少了三百四十六億八千七百多萬元,減幅百分之廿二點四。其中博彩特別稅收入由最初的一千一百五十五億元調低至八百四十億元,減少了三百一十五億元,減幅百分之廿七點三。與博彩收入相關的“溢價金”、“博彩仲介人傭金之稅項”及“城市建設、推廣旅遊及社會保障撥款”合共減少廿四億一千二百多萬元,扣減後的總額為六十五億九百多萬元。博彩下跌拖累整體經濟增速,修訂案調低了多項稅收預算。如政府預期物業轉移的交易數量、金額會下調,故資產轉移印花稅金額由原先的廿二億二千三百萬元,下調至十七億八千九百萬元,減幅百分之十九點五;同時相關的憑單印花稅亦由原先的一億四千一百萬元,下調至八千九百四十五萬元。另外,隨著博彩收益預計大幅減少,社會保障基金及澳門基金會的收入亦有所下調,預計社保基金收入合共減少十六億七千多萬元,本年預計盈餘亦會相應減少。澳門基金會來自博彩的收入預計減少一億九千八百萬元,但因其預計來自利息收入將上升,足以填補少收的博彩收入,其總收益無變。

  其實,中央歷來高度重視這深層次問題,近期更提醒澳門博彩一業獨大不符合整體利益,壟斷式經濟不是長久之計。例如,習近平日前在本澳期間所強調的,澳門要有憂患意識,以未雨綢繆心態面對新挑戰,解決深層次問題,深層次問題正在浮現,要下決心解決,特區政府才可長治久安,發展好上加好。實際上,近半年澳門博彩業波瀾起伏,賭收下跌,“神話”不再,尤需各界切實加強憂患意識,居安思危。同時,習主席還提出“愈走愈穩、愈走愈好”的“穩”,既是經濟也包括政治層面,因為沒有穩定的環境就無法發展。在澳門博彩業步入調整期的時刻,國家領導人提出這個焦點性問題,實際上就是指明了澳門特別行政區今後發展的方向。事實也證明瞭,我們澳門應尋求多元出路有主客觀的現實考慮,除了經濟穩定性,更要為未來創造更多新空間。特別是參與區域合作,澳門不能只依賴支柱產業,各地大力發展旅遊業,如果澳門只是固守傳統元素,無法拓展新市場,將無法突顯區域競爭力。

  對於本澳博彩業未來發展的趨勢,相信政府當局也會有一套應付的方案,政府也意識到其中的問題。所幸澳門政府早已意識到問題所在,多年前就提出經濟多元化,開闢博彩業之外的經濟成分。澳門需要加快經濟多元化,把賭桌之外的旅遊娛樂產業做大,夯實自己的核心競爭力。可以預期,二○一五年上半年本澳賭收將繼續放緩,來年本澳經濟表現不容樂觀。但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賭收放緩正可令社會真正反思過度依賴博彩業的後果,尋求如何落實推動經濟適度多元、調整產業結構的方法。澳人面對成就不應自滿,更要總結經驗教訓,查找不足,為未來挑戰作好準備。外圍環境複雜多變,澳人一方面要鞏固得來不易的發展成果,更重要的是政府與社會各界同心同德,以全體澳人福祉為依歸,在新的一年落實行政改革,切實推動經濟適度多元發展,方可確保本澳可持續發展。可見,政府當局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之下,是不要辜負眾望,定會鞏固社會經濟穩健的發展。

  對於本澳未來博彩業規模及管理方面,澳門政府在2008年已經停止批准新賭牌,維持6家的壟斷競爭格局,以2013年賭桌數量定位5500張為基數,之後賭桌的年增長速度限制在3%到5%,實施所謂的“牌照固定加增長率固定”的雙固定策略。還有令人關注的問題就是,現時的六個主牌及副牌將分別於2020年及2022年先後到期。為整體規劃澳門博彩業的發展方向,相信特區政府將會在今年或明年檢討賭牌到期後續期事宜,其中會涉及日後主牌獲續的年期,副牌是否獲得同等年期等等問題,這也是社會各界十分關注的問題。一方面本澳未來博彩業的規模會否延用過去的比率制度,還是會出現“新人有新作風”呢,而推出更可行的方案,事實上,博彩規模在無限擴大,筆者在很早之前就提及過,這是不可行的事情,不適合發展規律及社會規則,必須要有所規範及定位性的管制模式,穩健發展最為重要; 另一方面賭牌續期的問題,由於澳門早年發出博彩牌照時,為吸引企業投資,條款較寬鬆,相信是次續牌,澳門政府會為續牌條款辣招,不排除包括縮短牌照年期、提升博彩稅率、加大持牌企業投資需求等。對於新一屆特區政府來講,這也是需要更大的智慧,不過,筆者也相信已經有了定數,能否推出完善及詳細的方案,也是考驗當局的智慧與能力。

  或許,俗話說,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人無遠慮必有近憂。資源極度貧乏的澳門,經濟,特別是博彩業能夠保持壹連十多年的雙位數高速增長,已屬奇跡中的奇跡。這是多種“偶然”因素“合力發功”的結果,其中最重要的有澳門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內地經濟連續高速增長的背景,中央賦予澳門的各種特殊政策,賭權開放初始階段的“井噴”效應,當然也包括前些年內地整治貪腐的乏力。有學者則認為,如今,形勢發生變化,部分因素或者消失,或者作用減弱,還想繼續保持“超常”,實現奇上更奇,那就是脫離實際的“奇想”、“臆想”了。 對於本澳博彩業收益下降的問題,正如有學者所言的,賭收的下跌,也是多因素“合力發功”的結果。這其中,就有原有條件的變化,也有新因素的加入,比如周邊地區的取消禁賭令及有針對性地大力增設博彩設施,就明顯分流了客源,加劇了競爭。當然最大的變化來自內地,經濟發展已經轉入“新常態”,整肅貪腐業已進入法治“鋼軌”,作爲“近水樓臺”的澳門,怎能不隨之轉軌呢?倘若不及時“以變應變”,那就難免連連碰壁。凡改革都是被逼出來的。經濟結構的調整也是同理。如果沒有連續的嚴重大面積霧霾的危害,居民的強烈反應,恐怕各地方政府就不會有如今這麽大的整治力度。

  博彩收入“十連跌”,就是頻頻襲擊澳門的“經濟霧霾”,從上到下都應該行動起來,群策群力做實“適度多元”的文章。當然,在調整結構、適度多元上下大力,並非動搖博彩在澳門的主業地位。但必須更新觀念、改變思路,把主要精力從外延擴大轉向內涵充實,努力用項目創新、服務提質,來保證博彩業的“新常態”發展。與此同時,花費更多力量開拓新的經濟領域,扶持有前景的新型業態,奮力打造紅花更豔、綠葉茂盛的新格局。澳門博彩業的“新常態”階段已經開啓,以其爲龍頭的全澳經濟發展“新常態”也必將來臨。顯然,靠單一性的博彩經濟是不適合本澳未來發展的定位,必須要有前瞻性的發展政策,為了推動世界休閒旅遊中心的發展,當局一方面必須要檢討未來博彩業發展的策略,另一方面必須走經濟適度多元的模式,創造更多更多元的經濟發展元素,相信才能配合整個多元經濟體系向前發展。


傳送給  


華澳日報有限公司
社址:澳門慕拉士馬路二三一號南方工業大廈十五樓E座
電話:(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八、(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九
傳真:(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四、(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七二
電郵:(行政)correio@ macau.ctm.net,(編採)sanwaou@yahoo.com.hk
All Copyright by JORNAL SAN WA 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