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爭取設立以澳門為總部的中葡合作發展銀行

陳觀生

  港澳過去的經濟特點,有人形容是“澳門不股香港不賭”。而近日媒體報導,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表示,澳門可以利用發展與博彩相關的金融服務,與珠海合作發展成為地區性的金融中心。出席博鰲亞洲論壇的李稻葵接受訪問表示,澳門經濟走多元化,宜利用博彩業做依託,可以發展與博彩相關的金融服務。由於博彩業與資金流動有關,澳門多年來建立了健全的金融體系,完全有可能成為地區性金融中心。他強調要與珠海合作,因珠海有很多實業,需要資金平臺。有本澳金融界人士也對此表示樂觀,同時珠海橫琴也著力發展金融業,或者發展金融業是本澳走向多元化的妙招之一?

  本澳博彩業積累資金需尋出路

  近年特區政府積極推動適度多元化,特別當賭收連跌數月,社會希望發展新興產業的聲音更形迫切。

  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日前列席立法會大會,與議員辯論今年施政方針時透露,澳門去年經濟劇變,博彩毛收入自六月起大幅度下降,連跌九個月,去年本地生產總值實質負增長0.4%,整體經濟去向倍受關注。梁維特指出,經過十多年來較高速發展,澳門經濟已進調整期,但整體發展基本面良好,公共財政仍有盈餘,就業情況仍較理想,經濟基礎大體穩固,經濟韌力保持。澳門博彩已連續九個月負增長,目前延續調整態勢。預計今年本地生產總值在去年輕微負增長基礎上,將繼續向下調整,經濟發展將面對各種各樣困難,甚至可能是比較嚴峻的挑戰,但政府力爭調速而不轉勢。

  他說,面對困難和挑戰,政府將保持平常心和戰略定力,堅定信心,積極進取,有效運用五千多億元積累的特區儲備實力,充分把握國家發展和區域合作新機遇,凝心聚力,一方面妥善處理經濟調整中出現的各種困難和問題,力保經濟基本穩定,並協助業界和居民度過難關。另一方面要開拓進取,謀劃長遠,借勢促進經濟適度多元化,積極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加強參與區域經濟合作,逐步解決經濟發展中深層次的問題和矛盾,推進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和中葡商貿合作服務平臺建設,為本澳經濟可持續發展及長期繁榮穩定奠定更加堅實的基礎。

  但有議員關注超額儲備是公共財富,應如何保值及增值,擔心投資回報低於通脹,變相貶值?梁維特表示,現正與國家開發銀行傾談如何在該銀行保管、保息下,尋找項目投資。他肯定回報率可高於財政儲備去年投資回報的2%。梁維特表示,由於儲備法沒有設超額儲備上限,要探討長效機制,首要界定超額儲備上限,才能符合澳門未來財政儲備的運用達到安全性。設定上限後,多出的部分再與社會福利的長效機制掛鈎,或成立主權發展基金,透過法律修改瞭解超額儲備上限後,才能定到比例,有關工作未來要再加強。

  梁維特稱,隨著經濟改變,不排除要面對新情況,必需增加財政的調動性。即在主權基金未出現時,在財政儲備上也需做事,會因應新的經濟情況改變,逐步把放在外面的投資款項有序調回澳門。

  由此可見,在過去博彩業高速發展之下,特區政府積累了超額財政儲備,作為公共財富必須考慮如何保值及增值。此外,除了政府財政積累,本澳民間也積累了不少的資金,需要尋找出路,因本澳金融業發展相對落後,缺乏金融人才,市民理財大多投向房地產等不需要太多專業財經知識的行業,大量資金積聚在房地產上是本澳近年樓價飛升的因素之一。

  對此,有金融界人士提出“澳門可以發展為區域性金融中心!”。提出這一定位的是澳門銀行工會主席、澳門中銀副行長葉兆佳。他認為“若說澳門人口少,世界金融排名第二的盧森堡也只有50萬人口;如果說澳門博彩業獨大,金融排名第三的摩納哥也是以博彩業為主呀。澳門銀行業的國際資產已經占總資產的85.3%,而香港也才占60%。中國澳門金融業的監管符合國際標準,事實上,2000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已經把澳門與盧森堡、摩納哥、開曼、中國香港等一同界定為全球離岸金融中心(OFCs),不過並未引起社會的關注。水到渠成,現在水已經到了。”

  葉兆佳指出,澳門喧鬧的博彩業搶了全世界的眼球,金融業卻在人們不經意間悄悄地長成一棵大樹。倒回20年前,澳門的20多家銀行的確僅局限於當地業務。但現在,整個澳門銀行業的經營結構中,六成非本地業務,這60%的利潤來自中國內地、香港和海外。

  據統計,澳門的銀行數量已從回歸前的23家增加到29家,2014年7月末,全澳存款相比回歸前增長7倍達到7944億澳門元;貸款增長11倍達到6542億澳門元;利潤更是增長了驚人的95倍,達到了65億澳門元;總資產規模已經超過萬億元,是上世紀80年代的10倍。葉兆佳說,這只是量的變化,澳門銀行業在回歸15年來亦經歷了“質”的飛躍。“澳門銀行業在產品多樣化、業務國際化、經營多元化、操作電子化等方面的努力取得了令人滿意的進展。特別是澳門銀行業高度國際化,業務廣泛分佈在亞洲及歐洲地區,使銀行業突破了澳門市場容量有限的瓶頸。”

  與澳門隔海相望的香港已經是全球最重要的金融中心之一,而澳門在政策、區位方面優勢並不明顯,體量更是難以與香港抗衡,其大力拓展金融業,構建國際金融中心的構想是否實際?對此,葉兆佳表示:“這一設想並不是要和香港競爭,而是要與香港優勢互補發展,分工合作,共同打造金融中心經濟圈,提升在全球金融業中的競爭力。”

  人民幣的國際化進程再次給了澳門機會。據瞭解,澳門是少數幾個人民幣存款、結算量均突破千億元的境外地區之一。資料顯示,上半年澳門人民幣存款餘額達1288億元,跨境人民幣結算近1100億元,同比增長達58%。因此“現在是澳門金融業發展的最好時期。”葉兆佳這樣認為。

  橫琴發展金融業雄心大

  而澳門是否發展金融業,也面臨著臨近的珠海橫琴的倒逼。雖然面對不少質疑,不過珠海橫琴對於發展金融業的雄心很大。從專家的論述中,橫琴發展金融業的理據有幾個方面。一是珠江西岸缺乏區域金融中心,橫琴要爭搶成為這個中心。珠三角規劃綱要中,廣佛肇金融方面廣州可以是領頭的、深莞惠有一個深圳也是區域金融中心,在珠中江這個珠江口西岸缺乏一個金融引擎。(中山與珠海其實在暗中爭奪),珠海方面認為,橫琴可能能夠擔當這個角色。二是南沙、前海、橫琴同為國家級新區,前海、南沙均提出大力發展金融業,橫琴應與他們錯位發展。廣東省《關於全面推進金融強省建設若干問題的決定》對前海、橫琴和南沙各有定位,協同發展。三者的分工差異明顯:深圳前海注重與香港資本市場的對接和錯位發展,探索資本項目對外開放和人民幣國際化的新路徑。珠海橫琴重點發展離岸金融,組建多幣種產業投資基金,為國際自由貿易提供配套服務。廣州南沙利用廣州在珠三角地區的龍頭地位為產業提供配套,大力發展與實體經濟相關的產業金融創新業務。三是橫琴與澳門合作可以發展獨特的博彩旅遊金融服務業優勢。這是橫琴發展金融業的天然優勢,橫琴將是粵港澳三地將來金融創新設計的實驗地方,可以加大創新的力度。橫琴就可以努力打造成珠江西岸的金融新引擎,華南地區金融圈的新增長點。四是國家賦予了橫琴一系列金融創新政策, 支持粵港澳三地在橫琴共建金融創新實驗區,在金融機構准入、金融市場、金融業務、金融產品、金融監管等方面進行改革創,等等,這些政策應該大力發展、利用。五是橫琴開發正在加速推進,需要大量資金支援,離不開金融業的支撐,這為金融業發展了創造了更多機會。

  因此,內地專家為橫琴發展金融業設計的定位是,橫琴金融業應重點發展離岸金融並融合港澳之力,將橫琴打造成為輻射珠江口西岸、粵西、廣西、雲貴乃至泛珠三角的區域性離岸金融服務平臺。

  而珠海方面已經將相關規劃付諸實施,在橫琴規劃建設了一個金融島。金融島是珠海十字門中央商務區的重要組成部分,位於橫琴東北角,將通過人工開渠、築通環形水道而“獨立”成島,占地1.5平方公里,建築面積600萬平方米。有五座橋樑與橫琴本島相連,通過貫穿其中的輕軌交通線,實現與周邊區域的緊密連接。金融島建成之後,將出現一片由多座百米以上高樓組成的商用樓宇群,與338米高的澳門觀光塔相映生輝,共同創造出猶如紐約曼哈頓、浦東陸家嘴一般的國際大都市繁榮景觀。

  不過,大多數專家都認同,橫琴發展金融業必須與港澳合作。一方面引進港澳戰略投資者,擴大建設資金來源,緩解資金壓力。鼓動港澳的金融機構落戶橫琴。另一方面有助於引入歐美發達國家的金融機構。專家指出,澳門與葡語系國家的關係歷史悠久,在葡語系國家人脈廣泛、影響較大;香港是國際航運和國際金融中心,與歐美國家經貿關係密切,在歐美國家尤其是在英國人脈廣泛、信譽良好。同時有利於提升橫琴發展金融業的能力。澳門雖然金融業規模不大,但是澳門在外匯管理方面具有豐富的經驗,財政盈餘資金和銀行運營資金頭寸充裕;香港是全球外匯、證券、黃金交易、銀團貸款中心之一,金融業的運營和管理水準名列世界前茅,且香港在發展現代金融業方面經驗豐富。因此,要用好、用活、用足橫琴新區的金融創新政策,結合澳門特區的創新實踐,在有效防範風險的前提下,探索和開發跨機構、跨市場、跨領域的金融業務。大力開展各種類型的產業金融創新,包括中小企業融資、資產信託、財富管理、零售市場、銀團貸款等。

  中葡平臺或是珠澳金融業機遇

  澳門與珠海橫琴合作,能否在金融業發展上走出一條新路?博彩金融能否成為未來本澳經濟多元化的支柱之一?筆者認為,需要從整個國家戰略以及金融中心的形成來分析。

  首先,從金融中心發展的必備條件來看。金融中心是商品經濟高度發達的產物,它的形成必須滿足以下條件。(1)金融中心是伴隨經濟中心的發展而形成,是經濟中心的最高形態。當商品生產和商品流通的發展形成以某一城市為中心以後,一方面從生產流通領域游離出大量的貨幣資金需要尋求投資的場所;另一方面生產和流通領域又需要不斷補充大量的貨幣資金進行運轉。因此,只有一個城市的經濟實力十分雄厚,已經成為一定區域的經濟中心之後,它才可能產生、積聚和使用巨額資金,才使金融中心的形成有了基礎。但是,金融活動的複雜性和多樣性以及金融力量對於經濟發展的巨大作用,使得金融中心不可能像商業中心、貿易中心那樣具有普遍性,即不是每一個經濟中心都有金融中心的功能,只有少數經濟中心才會發展成金融中心。

  (2)金融中心要依託廣闊的經濟腹地,形成發達的資金市場網路。城市經濟本身,尚不足以支撐金融中心的形成。因為資金作為一種資源,必須有十分堅實和可靠的資源供給地,才能集中起來形成巨大的資金運動,在運動中形成調節的中心。同時,現代商品經濟的發展使融資手段日益多樣化,客觀上要求建立完善的資金市場體系,並在區域內外形成發達的市場網路,使資金流通在更廣泛的範圍內進行,從而提高資金利用的效率。

  (3)金融中心要提供完善的基礎設施,創造良好的流通環境。資金運動必須有充分和迅捷的資訊服務為保障,因此要求城市提供完善的交通、通信等基礎設施,創造良好的流通環境,吸引盡可能多的銀行和金融機構在城市活動。否則,建立金融中心只能是城市一相情意的空想而已。

  金融中心的主要特徵歸納為四個方面:①金融中心需要集聚足夠數量的金融機構,包括銀行、證券公司(投資銀行)、保險公司等各種各樣的金融機構和與金融活動有關的服務業或支持性產業;②金融設施先進、金融市場發達、金融資訊靈敏,是超過城市所在區域的更大地理區域資金的聚散地;③中心城市的良好的基礎設施、法律制度以及文化環境為金融中心功能發揮提供依託;④是金融體系的樞紐,在總體金融體系中居於重要位置,發揮著總體金融體系的關鍵功能。

  香港除了上述條件,還因具備下列條件,使金融業得以發展:①政治環境安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採取了有利於香港安定繁榮的政策。②地理位置優越。香港是世界各地開展對東亞和大洋洲經濟、貿易活動的重要樞紐,特別是進入中國的主要門戶。香港的地理位置還具有時差方面的優越性,紐約市場收市後,香港開市;香港收市,倫敦及歐洲市場開市。它正好填補了一天中歐洲和美洲的空白,是國際金融業務每天24小時連續運轉的一個重要接力站。③香港自身和亞洲地區的經濟發展。香港的金融業是伴隨著香港自身和亞洲地區各國的經濟發展而發展起來的。④香港的自由港地位及其鼓勵性政策。一直以來香港特區政府恪守儘量不干預金融市場運作的原則,為市場參與者提供了一個高效及自由的金融生態環境。同時,包括銀行業在內的香港金融市場在透明度方面做得很好,市場擁有一系列的監管機制,而銀行本身亦有內部管控體系。

  與香港對比,澳門明顯缺乏成為金融中心的條件。

  其次,從國家戰略佈局來看。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第三屆部長級會議上確立的中葡合作6項舉措之一,就是發起設立規模10億美元的中葡合作發展基金,以促進中國和葡語國家之間的金融合作。

  中葡基金設立的目的是,支援中國(含澳門特別行政區)企業與葡語國家企業開展投資合作,引導成員方企業間的直接投資,提升投資企業總體實力,促進成員方經濟發展。基金投資將遵循市場化原則,在成員方範圍內自主選擇投資項目,獨立決策並承擔相應投資風險,追求穩定的投資回報,並在基金存續期內退出。

  該基金由國家開發銀行和澳門工商業發展基金共同發起,首期1.25億美元分別由國開金融有限公司及澳門工商業發展基金出資設立,並由中非發展基金進行投資運作和管理。中葡合作發展基金2013年6月26日在京正式成立。

  金融是現代經濟的核心,最近國家提出了“一帶一路”戰略,並發起成立亞投行,其目的正是以金融帶動“一帶一路”戰略,推動相關國家和地區的發展。在經濟發展的過程中,人流、資金流和物流的自由流動起關鍵性的作用。一帶一路”戰略以及亞投行策略似乎未能涵蓋非洲大陸以及拉美地區(金磚銀行涉及面還是不夠)。筆者認為,本澳應該從國家戰略中得到啟發,充分發揮中葡合作發展基金的作用,甚至考慮申請國家將其轉型為中葡合作發展銀行(以基礎設施建設為主),總部設在澳門,以非洲、拉美葡語系國家為主體,歡迎其他非洲、拉美國家參與,並鼓勵本澳博企以及其他民間基金參股,帶動民間金融機構參與到中葡合作發展中來並從中獲取厚利。利用橫琴的優惠政策,讓澳門成為內地企業以及把人民幣業務拓展到葡語系國家和歐盟區國家,以及吸引更多的葡語系國家及歐洲資金到內地發展的平臺。一方面迎合現時橫琴發展金融業的趨勢,另一方面也讓本澳政府積累的財政儲備和民間積累的龐大資金有繼續增值的絕好出路。

  從這個戰略出發,澳門具有發展為金融中心的極大潛力。


傳送給  


華澳日報有限公司
社址:澳門新口岸北京街174號廣發商業中心,6樓A & B
電話:(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八、(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九
傳真:(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四、(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七二
電郵:(行政)correio@ macau.ctm.net,(編採)sanwaou@yahoo.com.hk
All Copyright by JORNAL SAN WA 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