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巡視組怒斥“吃裡扒外”國企領導

中紀委官網近日通報了去年第三輪巡視中8家央企的問題“賬單”文中首次採用了“吃裡扒外”、“損公肥私”等罕見表述。這意味著繼去年的國企反腐之後,今年央企將掀起更為強勁的反腐風暴。按照中紀委制定的年度計劃,2015年,中央巡視組將實現對50餘個中管骨幹央企的巡視“全覆蓋”

央企巡視報告裏的罕見新表述

繼2月5日公佈了中國聯通、神華集團等6個巡視點的問題“賬單”之後,6日,中紀委官網又“曬”出了中國海運集團、中石化、中國科協3個巡視點的問題“賬單”。

至此,去年第三輪中央巡視僅有4個巡視點未通報發現的問題:環保部、文化部、全國工商聯、南方航空。

已發布巡視問題“賬單”的9個巡視點,都有一句共同的“結束語”:“巡視組收到反映一些領導人員問題線索,已按有關規定轉中央紀委、中央組織部及有關部門處理”。

去年第三輪13個巡視點中,央企達8個,除南方航空外,其餘7個央企即中國船舶、中國聯通、中國海運、華電集團、東風汽車、神華集團、中石化,均被指存在關聯交易、利益輸送等問題。

如中國海運集團,中央巡視組指出,“多年來,中國海運一些領導人員及親友和特定關系人,圍繞航運業務開辦關聯公司進行利益輸送,‘靠船吃船’問題突出。”

中央巡視組還詳解了中國海運“靠船吃船”的4種形態:有的通過關聯公司承攬中國海運大量業務,借著企業發財;有的開辦私人公司,依託中國海運經營同類業務,面上幹工作,底下攬私活,吃裏扒外;有的以較低價格甚至低於成本價將運輸業務交由自己或親友的公司經營,損公肥私;有的虛構業務往來,侵吞國有資產,或在職時照顧關聯企業,退休後被關聯企業高薪聘用。

中石化也被指出,“不同層級、不同板塊經營管理人員,利用掌握的資源和平臺,在工程建設、物資供應、油品銷售、合資合作、海外經營中搞利益輸送和交換;有的領導人員親屬子女違規經商辦企業,通過承攬中石化業務、進行關聯交易謀利”。

中國船舶、中國聯通、東風汽車、神華集團的問題“賬單”,同樣存在關聯交易、利益輸送問題。如中國聯通,“有的領導和關鍵崗位人員利用職權與承包商、供應商內外勾結,搞權錢,權色交易”;東風汽車,“部分領導幹部的親屬違規經商辦企業、與東風公司存在關聯交易,‘靠山吃山’問題突出”。

中紀委官網發布的中國海運集團巡視問題“賬單”,首次採用了“吃裏扒外”、“損公肥私”等罕見表述。中央巡視組指出:中國海運一些領導人員及親友,“有的開辦私人公司,依託中國海運經營同類業務,面上千工作,底下攬私活,吃裏扒外”。

通報神華集團的問題時,中央巡視組首次採用了“牟取黑金”、“鏈條式腐敗”、“利益輸送黑洞”、“權力庇佑”、“暴利工程”等新表述。

  巡視反饋現場:央企“一把手”們神情不安

中紀委官網發布式今距離:中央巡視組第三輪專項巡視反饋現場》報導,通過17張圖片,首次披露了中央巡視組向巡視點反饋問題時的細節。

“一把手”先被“單獨談話”

按照慣例,中央巡視組向各巡視點反饋巡視中發現的問題時,先跟巡視點的“-把手”溝通,通報發現的問題,“一把手”還要在巡視反饋意見灼書面文件上簽字。出席會議的人員主要包括中央巡視組組長、副組長等中央巡視組的工作人員;巡視點的主要負責人。

披露的巡視反饋現場“組圖”顯示,中央巡視組跟“-把手”的溝通,都是採取小型會議的形式,在一間會議室內進行。中央巡視組的工作人員-般是2到4人,如中船集團的反饋現場,中央第七巡視組組長劉卒、副組長陳毓江等出席,共3人:華電集團反饋現場,中央第十一巡視組組長張化為,副組長劉立憲等4人出席。

而巡視點的主要負責人,則只有一人。上述5央企的“一把手”以及中國國際廣播電台台長,均被“單獨談話”,隔著一張長方形的會議桌,與中央巡視組的工作人員面對面而坐。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聯通和中國海運的反饋現場。根據中紀委官網通報,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成員、辦公室主任黎曉宏親自出席了中國聯通和中國海運的反饋現場。而其他巡視點,黎曉宏並未現身。

  有人眉頭深鎖,有人表情凝重

 中央巡視組向“一把手”反饋巡視情況時,會毫無保留地列出巡視過程中發現的所有問題,比如謀取“黑金”、權錢交易、權色交易等等。此時,坐在中央巡視組工作人員對面的“一把手”們,表情各異。

“組圖”顯示,中央第八巡視組組長寧延令、副組長丁伯東向中國聯通董事長常小兵反饋問題時,常小兵在做筆記;在巡視反饋意見書面文件上簽字時,常小兵表情凝重,嘴角深抿。

神華集團董事長張玉卓也在做筆記,一個抓拍鏡頭顯示,張玉卓右手握筆、左手按在筆記本上,抬頭看向中央第十二巡視組組長董宏、副組長彭文耀。“組圖”顯示,中船集團董事長胡間鳴在反饋現場,拿起了巡視反饋資料閱讀;在巡視反饋意見書面文件上簽字時,他眉頭緊鎖。

  央企“六大病灶”

針對9家被巡視央企單位,專項巡視組此次“炮轟”的是“六大病灶”。

最嚴重的病灶是“權錢交易”

7家被巡視央企均被指出存在這一問題,“利益輸送”這個關鍵詞就直接在4家的巡視反饋意見中出現。

在7個央企的這一問題上,神華集團的篇幅最長。中央第十二巡視組組長董宏著重指出了神華集團有些幹部涉“權錢交易”的兩大表現:

一是一些企業領導人操控重點合同煤審拙抆,謀取腐敗“黑金”。“有些企業領導人在煤炭炭經營銷售中結成同盟,利用煤炭政策價差謀取私利,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較長時司內,神華集團煤炭經營銷售管理混亂,少數人操控重點合同煤審批權,形成較大尋租空間。”

二是巡視組發現,普通老百姓並不瞭解的煤炭滅火工程,存在利益輸送“黑洞”。

董宏說,神華集團的煤炭滅火工程管理混亂,存在“鏈條式”腐敗:“一些私人老闆受利益驅動並得到‘權力’庇佑,打著滅火工程旗號大肆開采和銷售煤炭,甚至故意製造煤田火點,謊報滅火項目。有的滅火工程層層轉包,造成生態破壞,事故頻發。滅火工程成為少數人的‘暴利工程’。”

中石化也被中央第六巡視鉬組長趙文波指出:“不同層級、不同板塊經營管理人員利用掌握的資源和平臺,在工程建設、物資供應、油品銷售、合資合作、海外經營中搞利益輸送和交換。”

中國聯通被中央第八巡視組組長寧延令批評:“有的領導和關鍵崗位人員利用職權與承包商、供應商內外勾結,搞權錢、權色交易。有的在子女出國留學、就業等方面接受供應商利益輸送;有的收受客戶所送有價証券,收受貴重禮品;有的接受供應商安排打高爾夫球、外出旅遊。”

  親屬“靠啥吃啥”“四風”問題仍存

第二個病灶,出在被巡視單位的幹部親友身上,可稱為“靠啥吃啥”。除了神華集團、華電公司,其他5家被巡視央企均被點名存在這一問題。

在巡視意見中,東風汽車公司“部分領導幹部的親屬”被批為“靠山吃山”。中國海運(集團)總公司的“一些領導人員及親友”被指出“靠船吃船”。主要表現是違規經商辦企業、與被巡視央企存在關聯交易。

在這-弊病上,中國海運公司的問題被列舉得最為詳細。中央第九巡視組組長佟延成指出:“有的通過關聯公司承攬中國海運大量業務,貼著企業發財;有的開辦私人公司,依託中國海運經營同類業務,面土於工作,底下攬私活,吃裡扒外;有的以較低價格甚至低於成本價將運輸業務交由自己或親友的公司經營,損公肥私;有的虛構業務往來,侵吞國有資產,或在職時照頤關聯企業,退休後被關聯企業高薪聘用。”

“三公消費”“頂風作案”

第三個病灶是違反“八項現定”,“頂風作案”進行三公消費,6家單位被點名。

巡視意見指出,中國海運的“個別領導人員”用公款打高爾夫球,違規購買購物卡;中石化的部分下屬企業“公款吃喝、旅遊問題頻發”,“有的領導人員住房違規問題嚴重”;中國聯通“超標准使用辦公室、公車問題突出”。

  巡視意見的用詞顯示,在9家被巡視單位中,東風汽車公司的“四風”問題相對最為嚴重:“公款出國(境)旅遊問題突出,管理失控,出國(境)辦理公務審批管理不嚴,任務重複、超天數、超人數現象普遍。‘四風’整改不力,頂風違紀問題突出,存在公款吃喝、公車私用、公款購買贈送購物卡等問題。”

  管理制度存漏洞選人用人體制腐化

第四個病灶是管理制度存在漏洞,內部監管流於形式。被點名的有神華集團、中國聯通、中國船舶、華電集團、中國科協、中國國際廣播電台。

中央第七巡視組組長劉卒指出,中國船舶工業集團公司“物資采購領域腐敗問題易發多發”。“有的企業建立的供應商體系比較單-,部分物資長期由-家供應商提供,或以各種理由指定供應商。有的內部審價把關不嚴,采購成本嚴重超預算。沒有全面推行公開招投標,競爭性采購嚴重不足。在資產收購、企業重組改制中造成國有資產流失。”劉卒說。

第五個病灶是選人用人體制腐化,造成“帶病提拔”、“跑官要官”。7家被點名的是:中國海運、東風汽車公司、中國聯通、中國船舶、華電集團、中國科協、中國國際廣播電台。

黨建滯後紀檢監管不力

 最後一個病灶是“兩個責任”落實不到位。除了中國海運,其他8家均被批評。其中被著墨最多的是神華集團。

  董宏專門花了一段點評神華集團“黨的建設相對滯後”:“一些黨組織不同程度存在放鬆管理,放任管理,放縱甚至放棄管理等消極狀況,特別是不少所屬公司黨的基層組織紀律鬆弛、組織渙散,黨員幹部政治意識淡薄,思想退坡,黨組織凝聚力、戰鬥力大打折扣,情況堪隴。”

中央第十一巡視組組長張化為則指出:“華電集團黨組和紀檢組監管問責不力,對一些案件的處理存在偏軟、偏輕的問題,對幹部群眾反映強烈的煤礦並購中違規造成損失的問題,沒有進行責任追究。”

  反腐清單見証國企高薪養廉失靈

從這份專項巡視的問題清單看,黨政機關在反腐中暴露出的問題,同樣出現在國企身上,什麼跑官要官、領導及其親屬違規經商辦企業、權色交易、子女出國留學方面接受利益輸送、工程發包和項目采購腐敗、公款吃喝等,完全是政府腐敗的複製版本--這不是企業病,就是權力不受約束的機關病、政府病、官僚病。某些國企領導,擁有官員的行政級別和權力,同時還掌握著比政府官員更多的資源分配權,但卻缺乏對黨政機關同樣的監督,一家大企業很容易成為幾個領導分肥套利的家族地盤,隱藏的腐敗甚至比黨政機關更嚴重。

有一個問題耐人尋味,這些國企領導、高管拿著不錯的薪水,雖然前段時間國企高管有過一波降薪,但仍然不能算低--為什麼還不知足,仍然深卷腐敗?有些官員不是總在哭窮、明裏暗裏呼籲學習其他國家的“高薪養廉”,把自身腐敗問題歸咎於“收入太低,心理不平衡”嗎?這些國企領導的腐敗問題,見証了高薪養廉的失靈。再高的薪水也滿足不了蛀蟲的貪欲。權力缺乏監督,擁有資源分配權卻身處監督盲區,高薪更是養肥一群碩鼠。

輿論一直對國企高管的薪酬問題充滿爭議,一方面享受著國外同類公司沒有的國家支持政策,一方面薪酬又要與國際接軌。好吧,拿高薪也罷了,這些錢不夠子女出國留學嗎?不夠吃喝旅遊嗎?不夠打高爾夫球嗎?不夠買幢豪宅買輛好車過一種很體面的生活嗎?在國外同行面前丟人嗎?當然夠了,但這種高薪之下,為什麼養不出廉,為什麼還要公款吃喝,還要權錢交易,還要鯨吞國有資產,還要謀取腐敗黑金?

看來,高薪是沒有作用的,欲壑難填,再高的薪水也遏制不了掌權後的貪婪。

其實,即使有高薪,也不是用來養廉,而是廉政得到制度保障後,以高薪吸引人才。據說有些被我們的官員當成“高薪養廉”典範國家的公務員很生氣地說:誰造謠我們是高薪養廉的?廉潔是每一個公務員最基本的職業道德要求,不需高薪去養。

這份巡視問題清單証明著反腐者將目光盯向國企的清醒認識,實踐著“反腐和監督不留死角和空白”,也提醒著國有資產的管理者,不要再寄望什麼“高薪養廉”了,一方面要繼續規范國企高管們的薪酬,對企業高管年薪公開化、透明化、標准化刻不容緩,一方面要完善國有資產資源監管制度,落實中央“強化對權力集中、資金密集、資源富集的部門和崗位的監管”的要求,把從嚴冶黨、從嚴管國企落到實處。避免國企治理出現“最壞結果”:蛀蟲們一邊拿著高薪,一邊將管理企業的權力拿去尋租,兌換暴利,從而鯨吞國有資產,將國有變成“私有”、“家有”。


傳送給  


華澳日報有限公司
社址:澳門慕拉士馬路二三一號南方工業大廈十五樓E座
電話:(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八、(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九
傳真:(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四、(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七二
電郵:(行政)correio@ macau.ctm.net,(編採)sanwaou@yahoo.com.hk
All Copyright by JORNAL SAN WA 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