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隱私:性煩惱的假像

25年前,當李宏軍剛剛成為遼寧省計生所的一名醫生時,他每天的醫治對象,就是男性不育症。如今,當他坐在離天安門只有一站地的北京協和醫院門診室,接待來自全國各地的患者時,他發現,自己的工作早巳偏離了一名男科醫生的本職--他既是心理醫生,又是夫妻關系調解員;他一邊指導新婚夫婦如何做愛,另一邊還要幫助“老少配”婚姻的男性在年輕妻子面前“重振雄風”。

李宏軍感慨地說,“套用托爾斯泰的一句話:幸福的人們總是相似的,不幸(性)的人們各有各的不幸(性)。”

生育難的背後

來大陸做了一年多的性治療以後,台灣性治療師童嵩珍感受到兩岸民眾對性態度的差異:在台灣,她接待的患者,大多希望提高性生活質量--說白了,就是為了獲得性高潮;但是在大陸,她遇到最多的,是很多夫妻為了生育而前來尋求性治療。在大陸人的觀念裏,傳宗接代還是最重要的。

童嵩珍曾接待過一對母女。女兒在一旁漲紅著臉不肯說話,母親解釋說,自己的女兒結婚4年了,一直沒有生育。原因是她有陰道痙攣,從來沒有和丈夫做愛成功過。男方家長對此非常不滿,已經提出,要是再生不出孫子,就要兒子和她離婚。這位母親又生氣又傷心地說:“丟死人了!連畜生都會做的事,我女兒竟然不會?!我也不讓她工作了,現在就是要專心把這個病給冶好。”

“這位女性是在我們診療室被器具‘破處’的,你說是不是很可惜?”童嵩珍這樣說的時候,帶著一絲惋惜。

在中國,不僅僅只有女性不會做愛。“你聽說過‘新婚陽痿’嗎?”剛落座,李宏軍就問道。作為北京協和醫院泌尿外科教授、主任醫師,最近幾年,他遇到一個奇怪的現象:很多剛結婚的年輕男性來看病,說自己陽痿。“我一檢查,95%以上的求診者都是健康的,沒毛病的,都是心理因素導致的”,李宏軍說。

馬曉年表示,盡管中國現在有部分人的性觀念已經非常開放,但仍有另一部分人.他們成長於管教嚴格的家庭裏,長大以後恨容易產生性困擾。這也說明中國的性教育做得並不算成功。

被忽視的女性

內地某三線城市青年小娟(化名),今年24歲,三年前嫁了個富二代,很快就生了兒子,讓思想傳統的婆家高興地台不攏嘴。一切看上去部很美好。但去年的某一天。小娟偷看了丈夫的手機,發現對方偷情,並且在她懷孕期間就已開始。一怒之下,小娟決心離婚。

離婚拉鋸戰鬧了一年多,雙方親戚都勸她回心轉意,皆無功而返。最近,在一次場面激烈的娘家會議上,小娟迫不得已吐露了一個秘密:她之所以要離婚,是因為沒有自信挽回丈夫的心。而根本原因,是她患有性冷淡,婚後性生活一直不和諧,在生完小孩後,他們夫妻間的性生活更是幾乎為零。這正是丈夫出軌的重要原因。

受臨床經驗啟發,李宏軍這位元元以男科而出名的專家,最近也越來越關注女性的性困擾。他曾遇到過一對因丈夫陽痿尋求治療的夫妻。在接診結束後,患者妻子竟悄悄跑回來找他說:“李大夫,其實我剛才並沒有把完整實情告訴您:我有性交疼痛,每次都是勉強成事,夫妻性生活次數也少,時間久了他就有心理陰影,所以陽痿可能與此有關。但他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我也不敢讓他知道,只好偷偷來問間您,有什麼解決辦法嗎?”

李宏軍這才意識到,雖然他醫治的是男性性功能障礙,但也許不能只關注男性患者,女性也要治療。夫妻同冶.是性治療的推薦准則。

童嵩珍也表示,在台灣,在前來求助性治療的人中。女性大約能占總數的三分之一。而在大陸的就診患者裏,以男性居多,女性只有五分之一。不僅女性患者少,而且訴求單一,幾乎全是陰道痙攣問題。相比之下,性冷淡這個本來是女性最普遍的問題,但卻幾乎沒有人來咨詢。“道理很簡單:如果有陰道痙攣,就不能做愛,也就生不了孩子,所以就會重視。而性冷淡並不影響生活,大部分夫妻可以默默忍受。”

對此,馬曉年也表示,時至今日,婦女的性健康問題仍然沒有進入那些患者或醫療衛生保健人員的視野。具有性健康問題的大多數婦女甚至不知道她們的問題是可以尋求專業人員的幫助的。


傳送給  


華澳日報有限公司
社址:澳門慕拉士馬路二三一號南方工業大廈十五樓E座
電話:(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八、(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九
傳真:(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四、(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七二
電郵:(行政)correio@ macau.ctm.net,(編採)sanwaou@yahoo.com.hk
All Copyright by JORNAL SAN WA 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