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聯幫”與台灣當局的恩怨情仇

  台灣黑社會組織的歷史,可以上溯到清朝的民間秘密會黨

台灣高雄大寮監獄2月11日16時許發生挾持事件,6名囚犯挾持典獄長、戒護科長。2月l之日淩晨5點35分傳出囚犯舉槍自盡的消息,人質平安獲釋。據報道此次劫持事件的帶頭者是台灣竹聯幫尊堂堂主鄭立德。

“竹聯幫”是什麼幫派,它在台灣的勢力如何?

  “白狼”張安樂高調“歸案”

  2013年6月29日,“白狼回來了”的消息震動了台灣全島。當天下午2時許,從上海飛往台灣的航班安全降落。張安樂手拿一份宣傳材料剛覡身就被立刻等侯已久的員警包圍、戴上了手銬。

事後據台灣媒體報道,負責抓捕張安樂的員警看了拿在他手裏的檔,一時有些不知所措--檔的藍色封面上寫著八個醒目的大字”和平統一,一國兩制”,下麵還有一行略小的字“台灣人民幸福的最佳保証”。這是張安樂精心設計的亮相方式。

前一天他在上海召開記者會,公開宣佈決定返回台灣投案。這位65歲老者,此時的身份,是在深圳居住多年的台商,是台灣“中華統一促進黨”的創黨總裁。他還有一個更為公眾所熟知的、卻又“不合法”的外號與身份--“白狼”、台灣最大黑幫“竹聯幫”的精神領袖。

闊別台灣十七載,大佬歸來,江湖己遠。

族群矛盾催生“外省掛”

台灣黑社會組織的歷史,可以上溯到清朝的民間秘密會黨。1662年(清康熙元年),抗清將領鄭成功率軍驅逐了盤踞在台灣島上的荷蘭殖民者,把寶島變成了反抗滿清統治的軍事堡壘。當時東南沿海地區活躍的秘密會党“洪門”也借機發展到台灣。洪門以“反清複明”為宗旨,尊鄭成功力“武宗”,以各種山堂為號,最早成立的是金臺山名遠堂。

政局不穩,民間組織便得以發展壯大。雍正四年(1726年)端午,以蔡陰為首的十三人在諸羅(即今嘉義縣)結盟組成“父母會”,這是有史料記載最早的台灣本土幫會。到1895年日本憑借《馬關條約》侵佔台灣,島上大大小小數以百計的幫派組織經歷了將近兩個世紀的野蠻生長,勢力已經遍及全島,其中洪門和青幫規模較大。日據時期,台灣本土黑幫遭遇大規模整肅,日本黑社會勢力得以入台紮根。日本人利用黑幫勢力鞏固殖民統治,一些地痞流氓組成的地方角頭勢力壯大起來。

所謂“角頭”意指部落,最早是同族、同鄉聚居形成的團體,他們往往建造廟宇,以祭祀天公、媽祖、三太子神靈的名義活動,並訓練壯丁組成武裝力量。

女口果說角頭代表了台灣黑社會中的土豪宗親力量,那麼到了1949年國民党退居台灣時,外來勢力則開始沖擊島內秩序。跟隨國民黨來台的有大量軍官家眷子女,也有其他各個階層的平民百姓,還有一些本來就是大陸的幫會分子。他們大多住在眷村,在和原住民的衝突中慢慢結成團體。早期他們被叫做“阿山仔”,後來統稱“外省掛”。在台灣警方的習慣用語中,外省掛叫幫派,本省掛是角頭。主要的外省掛有竹聯幫、四海幫、松聯幫、飛鷹幫等,其中很多都有國民黨軍力背景。

竹聯幫起源於1953年,它的前身叫做中和幫,幫主叫孫德培。

此次高調返台前後,張安樂接受了數十家兩岸媒體的訪問,他對自己的黑道身份並不避諱,對幫會掌故更是熟稔在心。“孫德培的叔公,就是辛亥革命的元老孫武。”

台灣有多少黑幫分子?準確數字很難統計,1973年台灣首次辦理幫派解散登記,登記在案的幫派有568個,成員3334人。1978年台灣當局第二次登記,有189個幫派解散,961人宣誓脫幫。1984年底,登記在案的幫派組織達1236個,成員10582人。到了1996年,台灣警政署首次公佈各縣市黑社會幫派普查情況,統計出一千多個幫派組織,五幹八百多名成員。要知道,警方掌握的數據只是不完全統計,實際在台前幕後活動的黑道中人估計有數萬人,這就包括了名頭最晌的台灣三大黑幫--四海幫、天道盟,以及人數最多、號稱“天下第一大幫”的竹聯幫。

竹聯幫的前世今生

中和幫成立兩年後,孫德培在一次爭鬥中殺了個人,結果他和很多骨幹被抓,中和幫瓦解了。1956年前後,中和幫的老成員在中和鄉竹林路聚會,竹林聯盟便誕生了。為了尊重在獄中的前幫主,竹聯幫不設幫主,以獅、虎、豹、鳳、鴨等動物作為分支組織的名號。1964年,十六歲的張安樂加入竹聯幫,當時排到了“狼”字輩。“我們一批四個人,分別叫做黑狼、白狼、花狼、小狼。”張安樂說,“大概是因為我長得比較白,就叫我白狼。”

張安樂出身書香門第,父親是國民黨軍官,母親在臺北市立第一女子高級中學做教師。張安樂受家庭薰陶,從小就是優等生,聰明好學。可他還是像那個年代的很多少年一樣,在課堂之外有著好勇鬥狠的慘綠青春。1967年,張安樂考入淡江文理學院(淡江大學)歷史系。在學校裏,認真讀書與打打殺殺這兩種極為矛盾的行為,不可思議地在張安樂身上統一了。一個偶然機會,張安樂結識了學長陳啟禮--這個人日後成為台灣黑幫教父,從此改變了張安樂的一生。

陳啟禮祖籍江蘇,1941年生在四川廣安,1949年跟著父母到台灣。在眷村的小學念書時,他經常被本地孩子欺負。陳啟禮用拳頭打出了自己的人生,1952年他加入中和幫,在1956年的竹林會議之後,陳啟禮成為竹聯幫“鴨”字輩的一員,綽號“鴨霸子”。

1968年4月,竹聯幫在陽明山召開大會,推舉陳啟禮為總堂主、白狼為總護法。這一年,陳啟禮27歲,張安樂20歲。

竹聯幫的對外活動王要是收保護費,用暴力手段幫人維護商業秩序,這種古老的生意在陳啟禮手中發揚光大,幾乎成為台灣黑道行規。甚至有個關於竹聯幫遵守所謂“商業道德”的案例被廣為傳播:有個王地開工,竹聯幫上門收費,遭拒後就綁架了工地負責人。事後經過調解,工地交了30萬元保護費。而竹聯幫收了錢就承諾,以後哪怕工地上丟塊磚,都由竹聯幫負責--後來又有其他幫派到工地敲詐,竹聯幫成員果然到場救護,打跑了敲詐者,從此再無人敢來尋舋。

竹聯幫介入台灣政治

在陳啟禮的掌控下,竹聯幫勢力愈發膨脹,不僅成為臺北市幫派龍頭,還南下台中、桃園、嘉義、台南、高雄等地,號稱有十萬幫眾,“一統江湖”。20世紀80年代,竹聯幫有意無意地介入了台灣的政治。

1984年10月15日上午,美國舊金山德里市,作家劉宜良走進自家公寓的車庫,正准備開車出行,突然從角落裏閃出兩個人,拿手槍對准了他的頭。這兩個持槍者是竹聯幫成員吳敦和董桂森。槍晌了三聲,吳敦開的第一槍擊中劉宜良眉心,劉應聲倒地,董桂森又上去補了兩槍。確認劉宜良死亡後,兩名殺手逃離現場。

劉宜良是台灣著名作家,早年做過記者,1967年以《台灣日報》特派員身份赴美居住,並加入,了美籍,實際上他的秘密身份是國民党軍方的情報員。但是劉宜良在美國筆耕不輟,以”江南”為筆名發表了大量披露台灣政壇黑幕的文章,尤其是1984年出版的《蔣經國傳》,徹底激怒了國民黨當局。更要命的是,台灣情報部門還認定,劉宜良是“雙面間諜”,暗地裏在為大陸方面收集情報。於是在1984年7月,台灣情報局局長汪希苓找到陳啟禮,告訴他有人在美國“誹謗元首”,但官方不便出面,要求陳動用幫派力量”替天行道”,暗殺劉宜良。

陳啟禮接下了這單“活兒”,事實上他別無選擇。早在1970年,竹聯幫成員陳仁盜領社團公款潛逃,竹聯幫為“清理門戶”,派殺手張如虹當著員警的面刺死了陳仁。張如虹是竹聯幫右護法,也是陳啟禮的親信,所以案發後陳啟禮立刻被鎖定為幕後主使。1972年陳啟禮入獄,關押到1976年出來,為了重振威信,他需要借助政界的力量。有資料顯示,出獄後的陳啟禮已經被台灣情報局吸收,他成了擁有“官方背景”的黑幫老大。1984年親自出馬刺殺劉宜良,對陳啟禮來說,不過是奉命行事。

1984年8月,陳啟禮化名“鄭泰成”飛赴美國,與吳敦和董桂森會合。三人連續十幾天埋伏在劉宜良家附近,觀察劉的生活起居。在陳啟禮的直接指揮下,血案爆發。

“江南案”雖然替台灣當局除掉了“異見分子”,卻也深深震撼了脆弱的美台關系,麻煩就在於劉宜良的美國公民身份--台灣派來的殺手在美國本土行兇,這還了得?FBI迅速鎖定了嫌疑人,美國政府當然不相信這是簡單的黑幫犯罪,要求台灣當局交出幕後主使。

“我本來不知道董事長的計劃,是看到報紙新聞以後才明白,出了大事。”張安樂回憶,他早在1975年就到了美國,一邊做餐廳生意,一邊在大學繼續讀書,白狼一直是個“好學生”,他在美國先後就讀於內華達大學拉斯韋加斯分校和聖瑪麗學院,拿到了四個學士學位,還有一個名校斯坦福大學的碩士肄業。遠離台灣的腥風血雨,白狼在美國過了多年安穩日子,”董事長”的到訪再次把他卷進風暴中心。

董事長就是陳啟禮。得知江南死訊後陳啟禮決定返回台灣,張安樂提醒董事長“小心被滅口”,陳啟禮回答:“沒事,我有一卷錄音帶。”

這卷錄音帶就是老謀深算的陳啟禮留下的“後手”。果如白狼所料,陳啟禮返台後不久,台灣當局展開“一清專案”掃黑行動,抓捕了陳啟禮和吳敦,同時圍剿竹聯幫分子。迫子美國政府施加的壓力,1985年1月10日,蔣經國下令逮捕情報局長汪希苓,要求徹查“江南案”。1月13日,台灣當局發布消息,承認情報部門與案件有關。

為了保住董事長的命,白狼決定使出殺手 。3月1日,張安樂在洛杉磯召開記者會,宣佈自己手握陳啟禮留下的錄音帶,記錄了“江南案”的真相。”我們本不想拿出錄音帶,那是玉石俱焚。”多年之後,張安樂回憶當時的考量,可謂孤注一擲:“我們說手上有錄音帶,必要時候會公佈,條件是董事長和吳敦從警備總部轉移到司法受審。因為殺人是事實了,我們也懂法,轉移到司法可以讓他們有發言的機會,在警備總部可以隨便說你脫逃然後殺了滅口。”後來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采訪時,張安樂直接表示,“江南案”的幕後主使另有其人。

 金盆洗手,還是政治夜壺?

 張安樂在深圳的辦公室裏掛著三幅水墨畫,分別是上山虎、青竹林和白狼群。

除了這三幅畫透出的象徵意味,2013年的張安樂已經完全看不出黑幫大佬的氣質,他戴金絲眼鏡,總是面帶微笑,文質彬彬,像個儒雅的商人。

張安樂的生意涉及運動用品、旅遊業、消防器材和電子產品,他的“韜略集團”是全球最大的專業運動頭盔生產商。雖然在台灣警方的系統裏,張安樂一直是通緝名單上的要犯,但是6月29日回台當天,他只在臺北地檢署裏被羈押了四個小時,然後交了一百萬元新台幣保釋出來。“還以為會關上兩三個月或兩三年呢。”

1984年和陳啟禮一同返回台灣的殺手吳敦,綽號”鬼見愁”,他後來被判無期徒刑,經過減刑,實際坐牢六年多後出獄。如今吳敦是台灣長宏影視公司總裁,台灣娛樂圈舉足輕重的大佬。近年來他投資拍攝的影視劇有《倚天屠龍記》、《至尊紅顏武媚娘》、《大灌籃》、《刺陵》等,一手捧紅了賈靜雯、釋小龍、郝邵文等演員。

“江南案”的另一個殺手董桂森沒有回台灣,案發後他跑路去了菲律賓,又輾轉潛逃日本、泰國,最後在巴西被捕,引渡回美國。法庭上,董桂森宣稱:“這不是個人的行為,也不是幫派的行為,而是政府的行為。”1991年,服刑的董桂森在美國賓州路易士堡聯邦監獄被殺身亡。

2007年10月,陳啟禮在香港病逝。11月,他的葬禮在臺北舉行,成為轟動一時的新聞。參加葬禮的黑幫分子約九千人,除了竹聯幫和其他台灣黑幫,還有來自香港三合會、日本山口組等著名黑社會組織的代表。這些黑衣人與近幹名全副武裝的警員一起,佔據了當天全台灣的九個電視新聞頻道。陳啟禮晚年定居柬埔寨,熱心商業和慈善活動。

1987年7月14日,台灣解嚴。蔣經國宣佈開放報禁和黨禁,推動台灣民主化進程。同時,由於“江南案”之後的警方強力掃黑,許多大佬入獄,也造成了幫派勢力重新洗牌。黑道分子爭相努力漂白身份,向政界和商界滲透,為90年代開啟的台灣“黑金政治”埋下了伏筆。

(楊枚/文)


傳送給  


華澳日報有限公司
社址:澳門慕拉士馬路二三一號南方工業大廈十五樓E座
電話:(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八、(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九
傳真:(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四、(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七二
電郵:(行政)correio@ macau.ctm.net,(編採)sanwaou@yahoo.com.hk
All Copyright by JORNAL SAN WA 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