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頻繁“修憲”的政治風險

近年來,“修憲”議題一再被台灣社會熱炒。2014年“太陽花學運”風波後,學運學生與民進黨都提出“修憲”主張。“九合一”選後,朱立倫在參選國民党主席時宣佈要推動“修憲”,“立法院”也將成立“修憲委員會”,各政治勢力在“修憲”議題上大有合流之勢。由於“修憲”事涉敏感,未來這-議題會如何發展,各方高度關注。

目前島內各界對于“修憲”內容及推動方式各有主張,意見分歧很大。國民黨主推“內閣制”,主張將“立法院”作為“修憲”的主要平臺。民進黨主推“國會改革”,主張召開“國是會議”,凝聚各方“修憲”共識。社會力量也積極參與,成立“公民憲政推動聯盟”,提出“自下而上”全面“憲改”的主張。由於台灣“修憲”通過門檻高,未來要達成“修憲”目標還有相當難度。不過無論成敗與否,相關各方對于“修憲”所潛藏的巨大政治風險應有清醒認識。

首先,台灣“憲政”體制可能越修越亂。近年來,台灣社會發展面臨一系列困境,政治嚴重失能,經濟發展停滯,民生問題突出,貧富分化加劇,引起島內民眾普遍不滿。一些政治勢力為迎合民意,或者私心自用,開出“修憲”的藥方,這是病急亂投醫,開錯了藥方吃錯了藥。其實造成台灣發展種種困境的根源在於藍綠惡鬥,不僅撕裂了社會,失去了是非,也扼殺了台灣的生機與活力,整個社會陷人嚴重空轉內耗。更進一步分析,藍綠惡鬥的根源則在於統“獨”與族群矛盾,這有著更複雜的歷史和社會背景。要治癒藍綠惡鬥的頑疾並非易事,但起碼要有誠實的態度去面對,不可視而不見,也不可亂開藥方,更不能借病謀利。顯然,台灣社會發展之病根是無法通過“修憲”來治癒的,反而可能造成台灣政治體制更大的混亂。

台灣目前的“憲政”體制是從上世紀90年代以來經過7次“修憲”逐漸形成的,其中6次是在李登輝主政時期完成。通過7次‘‘修憲”,先後實現了“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選、取消“行政院長”副署權、取消“立法院”對“行政院長”任命同意權,“凍省”(凍結台灣省長和省議員選舉)、廢除“國民大會”、“立委”席數減半、采單一選區兩票制等。這-過程中充滿了各種政治算計,特別是李登輝借“修憲”為自己量身訂做子-套“有權無責”的“超級大總統”體制,同時一步步切割台灣與大陸的法理連接,遂行其“台獨”圖謀。因此李登輝對於台灣政治體制的種種弊端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雖然台灣目前的“憲政”體制並不令人滿意,但畢竟是各方共同參與的結果,且已行之多年。要貿然對其進行大修,恐怕只會治絲益棼,徒增亂象。就以時下各方熱議的“內閣制”而言,如果採用“內閣制”,那麼“總統”就成了“虛位元首”,但由人民直選產生的“總統”成為“虛位元首”,社會能接受嗎?如果取消“總統”直選,台灣民眾會同意嗎?又以“國會改革”而言,有人主張增加“立委”席次、降低政黨票門檻等,但在 “立委”席次為225席時期,“立法院”亂象更烈。如不能真正解決藍綠惡鬥問題,增加“立委”席次只會使“立法院”議事更為混亂。可見“修憲”並非當務之急,遵守現行遊戲規則反而不失為一種更負責任的態度。

其次,“修憲”會加劇藍綠對立,造成島內政局不穩。從台灣歷次“修憲”看,各種政治勢力和政治人物私心自用,大多把“修憲”作為謀取私利的手段,或作為政治鬥爭的工具,甚至鬧出第六次“修憲”中“國民代表大會”代表白肥的醜劇。此已有案在冊,無需贅述。當前這一波修憲“熱潮”中,各種政治勢力和政治人物又何嘗不是充滿政治算計?輿論早已指出,民進黨推動“修憲”主要是想以此向社運力量交心並尋求支持,以問鼎2016年“大選”。而國民黨則欲籍此搶奪議題主導權,擺脫“九合一”選舉大敗的被動局面。藍綠各懷心思,“修憲”註定又將淪為新一波藍綠惡鬥的工具,加劇社會動蕩。

此外,當前最為熱議的降低“修憲”和“公投”門檻議題,如果通過將使台灣政局永無寧日。目前台灣“修憲”及‘公投”門檻都較高,“修憲”需經四分之一“立委”提案,四分之三出席,出席委員四分之三決議通過,再經公民複決,超過選舉人總額的半數同意。“公投”則需投票率達選舉總人數的50%以上,同時必須有過半數投票人同意。由於台灣藍綠對抗激烈,“修憲”與“公投”的高門檻對於維持島內政局穩定有-定的積極意義。自2004年以來,台灣曾舉行過6次“公投”,都因投票率不過半而未通過。陳水扁推動“正名制憲”,也因為“修憲”高門檻而無法得逞。民進黨抨擊現行“公投”制度是“鳥籠公投”,-直想廢除這個高門檻。如果“公投”門檻降低,未來若有人對當局政策不滿意,可輕易發動‘公投”改變當局政策,又有人對‘公投”結果不滿可再次發起‘公投”,如此台灣當局施政將朝令夕改,藍綠敵意將不斷升高,社會經濟將原地空轉,島內政局將永無寧日。這樣的結果,直接受害的是廣大台灣人民。

第三,“修憲”可能引發敏感的統“獨”爭議問題,導致兩岸關系緊張動蕩。就各方提出的“修憲”方案來看,主要集中在采行“內閣制”、“立法院”選制改革、降低投票年齡、廢除“考試院”和“檢察院”、降低“修憲”和‘公投”門檻等方面。其中廢除“考試院”、“監察院”,將導致“五權憲法體制”解體,徹底摧毀“中華民國”的“法統”基礎,從而弱化台灣與大陸間的歷史聯結,為推動“台獨”創造法制基礎條件。降低“修憲”和“公投”門檻也將為兩岸關系埋下重大隱患,政治風險極大。如果今後“台獨”勢力要發動“統獨公投”,門檻過低將容易通過,從而造成嚴重後果。

此外,未來一旦正武啟動“修憲”,極可能出現涉及統“獨”、台灣“主權”等敏感議題的提案。社運力量提出要全面“修憲”,民進黨內的激進“台獨”勢力已提出要變更“固有疆域”及刪除“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中”為因應國家統一前”文字。這些都將碰觸“台獨”紅線,必將引起大陸強烈反對。近年來台灣社會民粹盛行,“反中”、“恐中”情緒蔓延,“九合一”選舉國民黨遭遇空前挫敗,島內藍弱綠強態勢明顯,國民黨很難確保“修憲”方向,極易在各種壓力下妥協。民進黨也可能甘願接受“獨派”綁架,從而形成“獨派”綁架民進黨、民進黨綁架國民黨的情況。-旦如此,“台獨”條款很可能偷渡得手。這不僅將再次激化島內藍綠對立,也將引發兩岸激烈的“統”獨對抗。這樣的局面是兩岸人民都不願意看到的。

(文森/文)


傳送給  


華澳日報有限公司
社址:澳門慕拉士馬路二三一號南方工業大廈十五樓E座
電話:(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八、(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九
傳真:(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四、(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七二
電郵:(行政)correio@ macau.ctm.net,(編採)sanwaou@yahoo.com.hk
All Copyright by JORNAL SAN WA 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