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虎”趙黎平殺人真相

  內蒙古呼和浩特市西郊大青山腳下,靠近內蒙古公安廳反恐培訓基地的地方,有一個名為益都嘉苑的小區。小區裏只有三棟五層的黃色居民樓,看上去並不起眼。3月23日,《環球人物》記者來到這裏,透過門牌號為102的院門門縫向裏看,院裏只有幾株皺巴巴的葫蘆藤。據知情人士介紹,這套3層共500多平方米的複式住宅,正是內蒙古自治區原政協副主席趙黎平的住處之一。

  3月20日,曾任自治區公安廳廳長的趙黎平在赤峰市上演了一出亡命追殺的戲碼。兩聲槍響之後,他為自己“搶”下兩個名頭——十八大後落馬的第一百隻“老虎”、新中國成立後首個親手殺人的省部級官員。趙黎平或許從未想過,自己會在退休兩年後,以這樣聳人聽聞的方式重回公眾視野。

  赤峰犯下命案

  3月20日晚,赤峰市205省道橋北街道,一名身中兩槍的女子攔下一輛白色轎車,拼命逃亡。趙黎平則駕駛一輛蒙K牌照的黑色奧迪疾速追趕。途中,該女子撥通110報警,稱“趙黎平要殺我”,之後便匆匆掛掉電話。接警後,警方著手設卡追捕。

  當晚21時30分左右,兩輛車先後駛入赤峰市百合新城南區。白色轎車停下後,趙黎平沖出奧迪,舉槍射中女子頭部,隨即將屍體拖入後備箱,飛速駛出小區。他一路狂馳,來到赤峰市松山區被稱為大牛圈的山坡上,將女子焚屍並掩埋在坡底一處建築垃圾填埋場。據山上一戶村民家的監控錄像顯示,案發前10個小時,趙黎平曾駕車來到這裏考察路況和整體環境。

  謹慎的踩點並沒能幫趙黎平逃脫法網。3月21日淩晨,駕車逃到克什克騰旗的趙黎平被赤峰警方抓獲,車上有一把手槍。警方隨後在205省道附近起獲其扔掉的死者的充電器、包、帶血的汽車坐墊,趙作案時使用的鐵鍬、斧子和兩把手槍,又從其呼市的家中搜出兩把手槍。

  據瞭解,被害人李某某1988年生於赤峰市翁牛特旗,是趙黎平“關係較為親密的女友”。至於被殺原因,內蒙古自治區一位退休高級檢察官在接受《環球人物》記者採訪時提出自己的看法:“趙黎平感到自己可能不安全後,曾以任公安廳廳長期間掌握的把柄作威脅,尋求其他官員的保護,這些證據就保管在李某某那裏。她沒有按趙的要求交出證據,趙黎平這才起了殺心。”

  《環球人物》記者瞭解到,李某某生前曾經營服裝生意,店鋪位於赤峰市紅山區新華路步行街的航宇商廈。3月25日,記者來到這裏時,發現店內服裝和其他擺設早已被撤,空蕩的店面裏只有幾個面無表情的塑料模特佇立著。見到有陌生人探訪,正在一旁閒聊的幾個人使了使眼色,立即中止了討論的話題。面對《環球人物》記者的詢問,一位姑娘模式化地回答:“沒打過交道,和她不熟。”一位自稱商場管理者的女士則勸記者:“把拍的照片刪了吧。”

  在李某某生前居住的百合新城南區,過往居民看見攔起的警戒線總會指指點點,而後快速走過。據小區商販介紹,案發後,警車一直停在李某某家樓道口值守。另有小區居民透露,3月25日淩晨,曾看到警察帶著趙黎平到17號樓西側指認現場。

  曾經的“公安一號”

  “不應該啊,老趙犯這種錯誤,實在是太不應該了。”這是《環球人物》記者走訪內蒙古公安廳相關人士時聽到最多的感慨。在他們看來,持槍殺人並拋屍荒野的做法實在不像工作了30多年的老警察能幹出來的事,也和他們平時所認識的這位廳長的所作所為大相徑庭。

  據公開資料顯示,趙黎平出生於1951年8月,未滿18歲就到吉林通遼插隊,後當過印刷工人。1972年,趙黎平進入哲裏木盟公安處成為一名偵查員,此後一路升遷。1990年,他調至內蒙古自治區公安廳,歷任刑偵處副處長、處長,公安廳黨委委員、辦公室主任、副廳長等職,2005年擢升公安廳黨委副書記、廳長。有知情人士告訴《環球人物》記者,作為內蒙古一位前高官的女婿,趙黎平有背景又有能力,能一路升遷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主理內蒙古警界的7年中,這位曾經的“公安一號”留下了不少印記:2005年,趙黎平提出打擊刑事犯罪“速決戰”概念,即難度小的一周內破案,難度中等的兩周內破案,難度大的四周內破案;2009年,他高調介紹“草原110”機制,即借助無線電通信系統,把對講機配備到每個牧民家庭,24小時開機,隨時有事隨時呼叫;2012年初,他著力打造內蒙古警隊快速反應能力,規定報警電話等待時間最長不能超過30秒,出警時限則是“城區5分鐘、城郊10分鐘、農村牧區儘快到達”……一系列舉措,都是趙黎平晉級的資本。

  曾在內蒙古公安廳任職的張甲(化名),與趙黎平有過工作上的接觸。談及這位曾經的老領導,張甲說:“他是公安廳的老人了,為人挺好,不傲氣。實實在在地講,這個人很有才,做事也很穩妥。但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犯了這麼低級的錯誤。”

  一位接近公安廳的人士回憶,趙黎平口才很好,“講話非常有煽動性”,能說到人心坎裏去,讓手下的人心甘情願為他賣命。他給《環球人物》記者舉了個例子:“他(趙黎平)2012年卸任時,給公安廳的工作人員做了最後一次講話。沒多大官腔,就是作為一個工作了很多年的老警察。他當廳長7年,不少人都是在他當領導的時候成長起來的,聽著他的講話都有些捨不得。他說完後,全體公安廳的人都自覺地站起來給他鼓掌,鼓了好幾分鐘。”

  2010年5月,趙黎平升任自治區政府副主席。2012年2月,他補選為自治區政協第十屆委員會副主席,同年7月因換屆和到齡被免去自治區政府副主席、公安廳廳長職務,次年11月從自治區政協副主席任上退休。退休後,他在公安廳游泳館的二層保留了一間辦公室。“這個辦公室實際上就是工作室。他喜歡寫寫畫畫,有時會找朋友來一起看看書法什麼的。”上述消息人士對記者說,案發後,不止這個辦公室被查封,趙黎平的司機也倒黴了。“這兩天就有同事對他司機說,‘做好準備接受調查吧。’”

  趙黎平還有一個身份是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他涉獵較廣,著有長篇小說《大司馬傳奇》、詩集《大漠孤煙》《長河落日》及雜文集《中國謀略家箴言》等多部作品。其中,雜文集《大夢誰先覺》曾獲1995年內蒙古“五個一”工程圖書獎。

  和在公安廳苦心經營的謙和形象不同,與內蒙古當地的作家接觸時,趙黎平總是有意無意地顯露自己的官員氣派,將自己和其他作家區別開。一位曾與他有過接觸的內蒙古作家對《環球人物》記者回憶:“趙黎平在作協開會時總是趾高氣揚的,對我們愛搭不理,見了面連招呼都不打,看上去是挺傲慢的一個人。”但退休後,他的態度就轉變了,“他剛退下來那一陣,情緒挺低落的,開會也沒什麼精神。再後來,他見了我們也開始點頭、笑一笑、握個手,有時他還能主動和我們聊一會兒天。”

  多個負面事件都有他的影子

  擔任內蒙古公安廳廳長的7年間,趙黎平也曾捲進一系列負面事件,但仕途似乎並未受到什麼影響。

  在有關對趙黎平的舉報中,流傳最廣的一個來自“萬裏購林客戶”。2007年,“萬裏大造林”被定性為“以團夥傳銷形式實施非法經營活動”,時任內蒙古公安廳廳長的趙黎平接手了當地相關善後工作。4年後,一封由“萬裏購林客戶”聯名的舉報信通過網絡傳播開來。信中稱,正是趙黎平4年來的“種種異常表現”,讓他們決心舉報。

  《環球人物》記者注意到,這封舉報信直指趙黎平暗箱操作假拍賣,資產嚴重流失,長時間、大範圍設備損毀,涉嫌非法挪用被凍結的管護資金等四大“違法事實”,稱其為竭力掩蓋自己的一系列違法違紀行為,“利用手中的權力,‘謊報軍情’、欺上瞞下,指揮操縱內蒙古公安系統及所謂的‘資產管理人’對善後工作施加幹擾,設置阻力,甚至不惜動用警力拘捕阻截依法上訪的萬裏客戶,慫恿並暗中操縱對林業資產的‘假評估’……”

  《環球人物》記者就“萬裏大造林”與趙黎平的關係詢問多位內蒙古公安系統內部人員,他們均表示不願多談。前述退休高級檢察官則告訴記者,自己在追查“萬裏大造林”時,曾有領導以 “水太深”為由勸他別管了。

  另一個重被提起的案子就是大名鼎鼎的“呼格案”。2005年,內蒙古系列強姦殺人案兇手趙志紅落網,稱1996年“4‧9”女屍案真凶正是自己,而非已被執行死刑的呼格吉勒圖。那一年,趙黎平剛剛履新自治區公安廳廳長。

  面對新的證據,檢方、法院本打算重啟呼格案再審,卻遭到來自公安機關的重重阻力。更讓人沒想到的是,當年“破獲”呼格案的“第一功臣”馮志明非但沒有受到調查,反而從賽罕區公安分局局長一路升遷成為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副局長。2014年底,馮志明才因涉嫌職務犯罪被帶走調查,而此時趙黎平已經退休。雖然目前尚無證據顯示二者之間有何聯繫,但有分析認為,“如果沒有趙黎平的同意,馮志明能不斷帶病提拔嗎?”

  還有已持續發酵5年的“杜文公款送禮案”。有消息人士透漏,2015年初,內蒙古公安系統就傳出“趙黎平將被調查”的消息,被調查的原因之一,應該就是由內蒙古法制辦法律顧問室原副主任杜文貪汙案牽出的、涉及130萬元的單位賄賂案,

  2007年,為解決內蒙古自治區政府在深圳一塊土地的糾紛,自治區政府指派杜文等人協調此事,並向自治區財政廳暫借2200萬元的專項經費。2012年8月,杜文以貪汙罪一審被判15年。2014年末,呼和浩特中級人民法院開庭重審此案。庭審中,杜文一改此前“送禮去向打死不能說”的嚴密口風,首次供述稱,2010年3月末,時任內蒙古公安廳廳長的趙黎平以看好一尊銅鼎,需購買後用於向北京送禮為由,從自己手中拿走130萬元。

  據媒體公佈的庭審筆錄顯示,杜文向檢察官詳細介紹了送這筆錢的過程:接到趙黎平的電話後,他從家裏拿了130萬元,在省交通廳旁交給趙黎平。趙還防範他是否攜帶錄音設備,並叮囑他跟別人不要說送了,也不要說不送。

  趙黎平還被指“染指多項工程”。其中一項工程是自治區看守所和安康醫院改建項目。據媒體報道,原本4542萬元的立項建設費用,最終決算時卻變成了1.2億元。看守所改建,每平方米花費近萬元,建成後卻因為監控設施、建造佈局達不到公安部的統一標準不能投入使用,只能再次投入近千萬元改造。種種細節,讓人們對趙黎平產生了諸多猜疑。此外,公安廳游泳館、禁毒基地和2010年西門宿舍拆遷等工程也都由趙黎平批復建設。

  趙黎平被批准逮捕後,有關他的種種負面消息仍不斷被翻出來。但他到底還犯了多少事?其落馬又能揭開多少腐敗黑幕?這一切,還都是未知數。

  (薑琨 鄭心儀/文)


傳送給  


華澳日報有限公司
社址:澳門新口岸北京街174號廣發商業中心,6樓A & B
電話:(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八、(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九
傳真:(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四、(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七二
電郵:(行政)correio@ macau.ctm.net,(編採)sanwaou@yahoo.com.hk
All Copyright by JORNAL SAN WA 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