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黎平:槍聲背後的副省級高官

  追擊、殺人、焚屍、掩埋。

  作為內蒙古自治區前公安廳廳長,64歲的趙黎平在退休兩年之後,走到了自己職業的反面。退休之前,他的身份是內蒙古自治區政協副主席,副省級官員。

  3月21日,新華社發佈快訊,內蒙古自治區政協原副主席趙黎平(已退休)3月20日在赤峰市境內涉嫌故意殺人,現已被公安機關羈押,案件正在進一步偵查中。

  3月25日,檢察機關以涉嫌故意殺人罪對趙黎平批准逮捕,同時對其是否涉嫌私藏槍支罪向公安機關提出繼續偵查取證意見。

  據赤峰接近案情人士向《中國新聞週刊》透露,殺人案發生在3月20日深夜,被害者是一位28歲的女子。3月19日夜,趙黎平曾與被害女子在赤峰港灣世紀酒店過夜。事發之前,趙黎平與女子分別駕車至赤峰205省道橋北街道,趙黎平下車進入女子車中,並與其在車中發生搏鬥。女子逃出車,攔下一輛白色計程車,逃至赤峰一普通居住小區,後被證實就是該女子的常住地。

  趙黎平一直在後追隨。女子下車後,趙黎平開槍,女子中槍到地。趙黎平將屍體裝進他所開的奧迪車後備箱中。當晚11點24分,趙黎平駕車來到205省道一側的大牛圈山中,焚燒掩埋屍體,直至淩晨3點駕車離開。一個小時後,赤峰警方在內蒙古克什克騰旗境內將其抓獲。

  赤峰警方並未透露這個女子的真實身份。有消息稱,趙黎平與該女子已相識9年。但這名女子的家人告訴《中國新聞週刊》,“從未聽説過趙黎平這個人”。

  知情者介紹,事發後,中紀委副書記劉金國親自趕赴赤峰處理此事,內蒙古自治區紀委書記張力也一同前往。趙黎平在公安小區的家遭到搜查,搜出2把手槍、古董、奇石等。

  無論如何,以退休副省級官員的身份,親自動手殺人,趙黎平是中國首位;而這位前公安廳廳長也不會料到,他在任時一手打造的“速決戰”的破案速度,自己竟然也成為體驗者之一。

  “你們一個個吃得大腹便便,連小偷都追不上”

  趙黎平出生於1951年8月,通遼人,個子不高,170cm左右,面容清秀。

  業務能力強幾乎是很多人對趙黎平的評價。2012年7月21日,61歲的趙黎平正式告別警察生涯,在內蒙古自治區政協副主席的位置上進行退休前的過渡。此時趙黎平步入警界整整40年。

  1972年6月,21歲的趙黎平正式進入公安系統,成為哲盟公安處偵查員。此前,他在哲盟科左中旗代力吉公社插隊當過知青,在通遼市教育印刷廠做過工人。

  從進入公安系統起,趙黎平就一直從事刑偵工作。除去1978年曾到人民警察幹校痕跡檢驗進修大半年外,他一直在一線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1983年,32歲的趙黎平被提拔為哲盟公安處刑偵科副科長,一年之後,升為哲盟公安處副處長。

  1990年,時任內蒙古自治區公安廳廳長李茂林把趙黎平提拔至公安廳刑偵處,擔任副處長。“提拔他到公安廳,主要看他業務能力強,文筆口才很好,為人也很低調。”一位自治區公安廳退休幹部告訴《中國新聞週刊》,趙黎平父母均為普通地方幹部,家世很普通,趙黎平能夠從普通的偵查員最終擔任公安廳廳長,所憑藉的,就是他出色的工作能力。

  趙黎平再沒有離開公安廳。2005年,他升任公安廳廳長,2007年身兼公安廳黨委副書記、廳長及武警內蒙古總隊第一政委,集內蒙公安的黨政軍三權於一身。

  大概是基層工作的習慣,雖身居高位,但每逢有大型抓捕或營救行動,趙黎平還是喜歡坐鎮指揮。在他任廳長期間,也確實破了幾個頗有影響的大案。

  最為著名的是2005年12月的內蒙古大學校長旭日幹被綁架案。4名綁匪用槍把旭日幹綁架至深山中,提出500萬元贖金的要求。剛升任公安廳長不到一年的趙黎平任總指揮,親自督戰營救。他接連下達6條指令,並一直和綁匪拖延時間。整個指揮過程平靜而井井有條。趙黎平説:“心理戰拼的就是理智,就是人的心理承受力。”最終,經過13個小時對峙,成功營救出旭日幹,並抓獲綁匪。

  另一起著名案件發生在2009年。當年10月,呼和浩特市第二監獄發生四名犯人殺警越獄案,趙黎平親自指揮,67小時便抓獲逃犯。

  強勢、果敢是公安系統內對趙黎平的共識。這樣的形象,也頗受媒體歡迎。

  2000年《中國公安》上一篇名為《大漠詩情》的文章中描述趙黎平:“琴心劍膽,一條漢子”,“為人豪爽正直,無眉骨,無勢利眼,無商賈氣”。

  面對媒體,趙黎平常有金句冒出。

  比如,向媒體宣揚他創立的內蒙古公安“速決戰”時,他説:“標準是一週,一週之內破案,一週之內抓住,就算速決戰。兵貴神速,以快打慢,慢了就受制於對手。”

  宣傳公安幹警的過硬作風時,他説:“讓我們的英雄活著,讓敵人去死。”

  一名公安廳幹警向《中國新聞週刊》介紹,趙黎平還在自治區開展大練兵,組織散打比賽,沒想到公安系統輸給了消防武警和邊防警察。趙黎平當眾發火:“你看,你們一個個吃得大腹便便,連小偷都追不上。”

  趙黎平還經常到基層派出所突擊檢查,有沒有穿警服,有沒有無故缺勤,都在檢查範圍內。但他也並非鐵腕到底,常常顧及一線警察的辛酸,想方設計為基層幹警爭取些利益。比如,他就為呼市特警支隊爭取了200個編制,以緩解警力不足問題。

  雙面廳長

  然而,隨著權力與聲譽日隆,內蒙古公安系統內部對趙黎平的評價,也開始發生變化。

  一位趙黎平的老領導對《中國新聞週刊》説,自從成為內蒙古公安廳一把手後,趙黎平“人就變了”。

  曾有一位老幹部告誡趙黎平:千萬不要拿別人錢!趙黎平也信誓旦旦地回答:請老領導放心。但事實上,隨著時間推移,公安廳內部關於趙黎平在工程項目中受賄、突擊提拔官員、男女關係等問題的傳言越來越多。

  趙黎平或許也知道人們在議論他,他在公安小區的家常常晚上10點後才亮燈。和老領導碰上,趙黎平也會故意躲開。這位退休官員分析,“他可能自己覺得不好意思,臉上掛不住。”

  《中國新聞週刊》多方調查獲悉,趙黎平為其家人、親戚在公安廳安排工作。他的妻子曾是一名國企員工,下崗後享受公安廳副處待遇,實際上並沒有上過班。他的二兒子是名藝術愛好者,也進入公安廳工作,如今在鄂爾多斯任公安局副局長,掛職鍛鍊。他還曾幫助原海南省省長冀文林安排親戚到公安廳工作。

  一位警界人士告訴《中國新聞週刊》,趙黎平曾數次突擊提拔幹部。最後一次尤為令人深刻,就在他卸任公安廳長前一個月,分兩次,共提拔了十餘名幹部,都是從正科級提至副處級。退休後,趙黎平依然使用著公安廳的公車。

  不過,一位熟悉內蒙古公安系統的呼和浩特媒體人告訴《中國新聞週刊》,儘管位高權重的趙黎平常常前呼後擁,但他發現,趙黎平似乎並不是特別享受這個過程。多數時間,趙黎平都十分嚴肅,不茍言笑,喜歡獨來獨往,還經常自己駕車上下班。

  然而,與掌權者的形象相反,趙黎平還有另一重低調謙和的文人形象。

  一位與其有過交集的公安作家向《中國新聞週刊》回憶,他認識趙黎平是在20年前福建一次筆會上。那次筆會從福州開到武夷山,持續數日,全程“他很低調,談吐得體,舉止文雅”。

  早在1998年,趙黎平就成為中國作家協會成員。據中國作家網資料,趙黎平著有長篇小説《大司馬傳奇》《王陵疑案》,詩集《大漠孤煙》《長河落日》《舊詩新抄》《槁木齋詩詞》,文選《中國謀略家箴言》,散文《港島行記》、《俄羅斯散記》《亡羊補牢瑣談》、《中國偵探小説現狀與發展途徑》《八月與詩的斷想》等。其中,電視劇劇本《王陵疑案》、雜文集《大夢誰先覺》分獲1995年全國“五個一”工程最佳圖書提名獎、內蒙古“五個一”工程圖書獎。

  趙黎平升職後,上述公安作家曾問過他,“貴為廳級官員為何喜歡寫詩”。趙黎平的回答頗耐人尋味。他説,中國歷史上留下詩賦文章的人,多是為官之人,這並不是説民間沒有好詩人,但古代沒有出版機構,沒錢沒地位,“好東西只能在小範圍流傳一下就遺失了”。

  不過,在2009年的一次網路訪談中,趙黎平的表述卻是,他認為學習中文寫作對當警察很有好處,能讓自己更睿智,眼界更開闊,也使自己更有修養,更文明,更現代。

  這位作家和趙黎平的最後一次見面,是在2008年的全國偵探小説大賽上。趙黎平依舊很謙和,沒有攜帶隨行人員,且見面便呼“老師”。這位公安作家對趙黎平的評價是:他對文學的熱愛是真誠的,有些詩歌很不錯。

  趙黎明將這份對文學的熱愛帶進了公安系統內。在全國公安系統,內蒙古公安廳是率先成立文聯的單位,趙黎平以公安廳長的身份,親自兼任文聯主席。

  染指多項工程

  在內蒙古自治區公安廳辦公大樓向北3公里,有一個名為“太陽城”的小區,4棟20多層的高樓被刷成了粉紅色,共有1200多戶。包括退休人員在內的公安廳職工,每人可在此擁有一套住房,這是2008年趙黎平給公安廳職工蓋的福利房。

  公安廳職工最初十分興奮。分房規則頗為寬鬆。廳長副廳長可得200平米,處級幹部170平米,科級幹部及普通職工120平米;購房價格也較市場價每平米低了四五百元。

  但興奮很快變成了質疑。房子屬經濟適用房,但沒有房産證;房屋價格雖低於市場,但比其他行政機關的福利房相比,還要高出數百元;此外,房屋、電梯品質均受到質疑。

  這不是趙黎平任期內經手的唯一工程項目。

  太陽城小區所在地以前是內蒙古自治區看守所。為了建設福利房,看守所及附屬的安康醫院要遷建,也由趙黎平親自批復。

  一位負責遷建工程招標的人士向《中國新聞週刊》透露,發改委對遷建項目的立項建設費用為4542萬元,工程結束,最終決算卻花費了1.2億元。照此計算,這項工程每平米的造價高達7600多元。

  但令人吃驚的是,2012年,看守所和安康醫院竣工後,卻無法投入使用,理由是監控設施和建造佈局未達到上級部門的統一標準。為此,改造工程又耗資近1000萬元,直至2014年4月才投入使用。

  另一項爭議極大的工程是2010年公安廳西門宿舍拆遷工程。由於拆遷安置費偏低,很多職工不願拆遷。趙黎平為此召集處級以上幹部開會,明確要求:“各處回去儘快做工作,不同意的讓政治部來協調。”政治部事關幹警考核與提升,拆遷於是順利完成,原址新建4棟20層的高樓,取名“金仕頓公館”。

  趙黎平在任期內修建的還有公安廳游泳館、禁毒基地、公安廳反恐培訓基地中心等項目。其中,公安廳反恐培訓基地中心位於距離呼和浩特市區10公里外的城郊,背靠大山。山腳下有一個名為益都嘉苑的小區,院內有3棟5層樓房。據知情者介紹,此小區一套複式為三層,共500多平米,趙黎平在此有一套,但他很少去住。幾個月去一次,或者只讓司機去澆澆花。

  神秘的130萬元

  但真正把趙黎平推向風口浪尖的,是2014年12月杜文案的開庭。

  杜文案發端於2007年。杜文當時是自治區法治辦顧問室副主任。據公開報道,2007年3月,為解決內蒙古自治區政府在深圳市的一個土地糾紛,時任自治區人民政府秘書長烏蘭巴特爾指派時任自治區秘書長兼法制辦主任武志忠、法制辦顧問室副主任杜文等人,先後前往深圳、北京等地協調此事,並由自治區財政廳暫借2200萬元專項經費。在協調過程中,先後共有620萬元款項打入杜文的個人賬戶,以作為在深圳、北京等地禮金支出。

  然而,3年後,武志忠突然舉報杜文非法持有槍支,杜文隨即被捕,隨後被以非法執有槍支和貪汙罪起訴。2012年8月,呼和浩特中院認定,杜文貪汙492萬元貪汙事實成立,判處徒刑15年。

  杜文表示,492萬元貪汙款,實際是上述620萬的協調款項,有282萬元未發,有80萬元是岳父的財産,還有130萬的去處不能透露。但他堅稱自己無罪,並上訴,內蒙古高院以“原審判決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發回重審。

  直至2014年12月,杜文案再次開庭,杜文突然當庭供述,當年“不能透露去處”的130萬元,是給了時任內蒙古公安廳廳長趙黎平。

  杜文的辯護律師王甫向媒體轉述了杜文的描述:2010年3月份,風很大,杜文拿布袋子裝著。他與趙黎平相約在杜文家附近的馬路邊上見面。趙黎平駕駛一輛白色別克車,杜文上車後把錢放在後座上,還在車上聊了會天,但誰也沒主動提到錢的事。趙黎平表現得很警惕,示意杜文把錢放下。

  杜文供述,趙黎平表示,要去打點的這個人喜歡古董,他要去買130萬的銅鼎,然後送到北京公安部去。

  對於杜文為何現在才説出130萬元下落,杜文妻子告訴《中國新聞週刊》:“當年參與此事的人都還在高位,趙黎平和武志忠是公安、法院係呼風喚雨的人物,當然不敢隨便説。”

  據《中國新聞週刊》瞭解,烏蘭巴特爾退休了投資了馬場,成為內蒙古自治區馬業協會理事長。武志忠因涉嫌犯貪汙罪,2013年12月18日被呼和浩特中級人民法院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産。

  事實上,據公安廳內部人士透露,早在半年前,趙黎平已被紀委部門約談。杜文的當庭供述,則給這位退休廳官再澆一盆冰水。

  公安廳一位基層民警告訴《中國新聞週刊》,羊年春節前的一天,他親眼看到趙黎平戴著帽子低頭向自治區公安廳辦公大樓走來,一進大門,又立即戴上了口罩,一副生怕被人認出的樣子。

  一個月後,兇案案發。

  經《中國新聞週刊》調查,被害女子28歲,係赤峰市翁牛特旗五段地村人。村子距赤峰城區80多公里,十分偏僻。死者在家中排行第三,有兩個姐姐和一個弟弟。她初中未畢業,便外出打工,村民對她的印象十分模糊,只知道她打工不久,就發了財,而後在赤峰買了房,將父母接了過去。村民從未聽説過趙黎平這個名字。

  趙黎平到底因何殺人?這名女子身上到底隱藏了什麼秘密?一切還是未知,或許故事才剛剛開始。

  (蘇曉明/文)


傳送給  


華澳日報有限公司
社址:澳門慕拉士馬路二三一號南方工業大廈十五樓E座
電話:(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八、(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九
傳真:(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四、(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七二
電郵:(行政)correio@ macau.ctm.net,(編採)sanwaou@yahoo.com.hk
All Copyright by JORNAL SAN WA 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