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人士:降準印證中國政策空間充裕

【新華社北京4月20日】中國人民銀行19日宣佈全面降準並定向降準。海外分析人士認為,降準旨在對衝市場流動性變化,為經濟發展和改革提供支持,應視為此前貨幣政策的延續,同時也印證中國仍有充足的政策調控空間。

中國人民銀行宣佈,自20日起下調各類存款類金融機構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並宣佈旨在支持小微企業、“三農”以及重大水利工程建設等的定向降準。

分析人士認為,此舉意在經濟增長動力新舊轉換的關口,適時為經濟增長加油打氣,發出穩定預期、堅定信心的明確信號,同時也保持貨幣政策的穩健性;而且即便在降準之後,中國的存款準備金率在超寬鬆的全球貨幣環境下仍處於較高水準。

準備金率仍處全球高位

考慮到較低的通脹壓力和市場流動性變化等因素,市場早已存在對於中國在二季度降準的預期。一些分析人士指出,降準有應對經濟增速放緩的因素,也有對衝市場流動性變化和支持改革推進的考慮。美國經濟學家戴維·黑爾認為,在通脹壓力小的情況下,降準仍是中國此前貨幣政策的延續。

在全球範圍內,國際金融危機之後超常的寬鬆貨幣環境仍在延續,許多經濟體的存款準備金率和利率處於歷史低位。英國《經濟學家》雜誌認為,即便降準之後,中國18.5%的銀行準備金率在全球來看依然較高,中國央行仍有充足的政策空間。

外界對中國貨幣政策未來的預期也印證了這一點。東方匯理銀行經濟學家達留什·科瓦爾奇克認為,一年才剛開頭,中國政府顯然仍有充分的政策空間。

分析人士認為,釋放流動性有其必要,而同等重要的是讓降準釋放的流動性流向實體經濟,要緩解經濟貧血,解渴小微企業。對此,央行行長周小川在出席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春季會議時說:“我們存款準備金有空間,利率也沒降到零……空間肯定是有的,但調節要慎重,不是說有空間就一定要用或者用足。”

降準有助穩定貨幣供給

海外分析人士也注意到中國目前較低的通脹水準。他們認為,適時祭出降息降準等必要的調控工具,可以釋放流動性,降低融資成本,發揮調控效用。在一家經紀公司擔任高層職位的埃利斯·古德曼也認為,這將對中國經濟產生積極影響。

華僑銀行經濟分析師謝棟銘認為,降準部分是由於外匯佔款近期持續下滑,顯示有資本外流的壓力,這給基礎貨幣的創造帶來壓力,而“降準可以幫助穩定貨幣供給的增幅”。降準也有利於減輕地方政府負擔,支持地方債置換。降準還有利於增加商業銀行的長期低成本資金,緩解存款保險制度給銀行帶來的流動性壓力。

海內外觀察人士認為,普遍降準加定向降準的雙重舉措,既彌補了基礎貨幣投放的缺口,也有效緩解了經濟下行壓力,並有助於增強金融機構支持結構調整的能力。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副總裁朱民19日在出席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春季會議間隙接受媒體採訪時說,一季度金融數據顯示中國影子銀行增長勢頭得到控制,這有利於降低風險。在此背景下,中國央行近期下調存款準備金率,推動傳統銀行貸款,可以加大對創新產業、服務業以及新興領域的支持,有利於經濟結構調整。

明確信號穩定市場預期

美國梅西羅夫金融諮詢公司首席經濟學家阿道夫·勞倫蒂認為,中國政府以降準來應對經濟增速放緩,顯示了其對經濟在軌道內保持強勁增長的信心。

摩根士丹利首席大中華經濟學家喬虹認為,降準“表明決策層在努力抵消潛在資本外流的衝擊,穩定宏觀環境”。

分析人士估算,此次降準釋放的流動性規模約達1.5萬億元。“降準之後,銀行流動性將非常充裕,”澳新銀行集團駐香港首席中國經濟學家劉利剛說。

芝加哥全球事務學會資深研究員菲利普·萊維認為,中國要在進行調整的同時使經濟發展保持在可以接受的水準,也要避免資產泡沫風險,需要平衡考慮。

分析人士認為,無論從實際融資成本還是流動性總量看,這次降準都做到了精準對衝作用,貨幣政策仍然保持中性、穩健。

英國經濟分析公司凱投宏觀亞洲首席經濟學家馬克·威廉姆斯表示,中國仍留有足夠的貨幣政策工具,實現7%的增長目標不成問題。


傳送給  


華澳日報有限公司
社址:澳門慕拉士馬路二三一號南方工業大廈十五樓E座
電話:(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八、(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九
傳真:(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四、(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七二
電郵:(行政)correio@ macau.ctm.net,(編採)sanwaou@yahoo.com.hk
All Copyright by JORNAL SAN WA 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