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掉下個郭正剛

在被問及郭正鋼父親是否也可能涉案被抓時,解放軍總後勤部政委劉源微笑著IAI了句“你懂的”在成為為數不多的“70”後少將46天後,浙江省軍區副政委郭正鋼落馬。

明2日,全國政協新聞發言人呂新華剛說完“大家都很任性”,並宣告“什麼樣的老虎都藏不住的”,傍晚,中國軍網就曝光了新打的14只“軍老虎”名單,其中最受矚目的就是郭正鋼。

”浙江省軍區副政委郭正鋼因涉嫌違法犯罪,2015年2月軍事檢察機關對其立案偵查。”中國軍網用32個字通報了案情。

《環球時報》公開發聲稱,“這正說明反腐無禁區,背景再硬都沒用,誰犯事就拿掉誰”。

這只是軍隊反腐的冰山一角。今年1月15日,一向神秘、資訊披露很少的軍隊,史無前例地主動披露了2014年查處的軍級以上幹部重大貪腐案件情況,共曝光了16只軍級以上“老虎”。這其中既有中央軍委原副主席徐才厚,也有和穀俊山前“腐”後繼的總後勤部原副部長劉錚;既有大軍區的將領,也有省級軍區的將領;既有一線部隊的將領,也有多個軍事院校的幹部......

而與郭正鋼一同公佈的14人名單,則是時隔不到兩個月軍隊公開的第二批軍級以上“老虎”名單。短時間內30名“軍老虎”落馬,可見軍隊反腐“刮骨療毒”的力度。

香港文匯網3月5日報道,正在參加“兩會”的全國人大代表、解放軍總後勤部政委劉源被問及郭正鋼父親是否也可能涉案被抓時,微笑著回了句,“你懂的”。

而全國政協委員、解放軍裝備學院原副院長劉建在接受中國青年網采訪時表示, “父母是第一任老師,孩子沒有教育好,父母也難脫其咎”。他強調,“軍隊的肅貪必須走在前面”。

公開資料顯示,郭正鋼1970年出生,1989年3月參加工作,曾任浙江舟山警備區政委、浙江省雙擁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浙江省軍區政治部副主任等職,2013年升任浙江省軍區政治部主任。

2013年4月25日,在全國軍隊轉業幹部安置工作電視電話會議上,郭正鋼首次以浙江省軍區政治部主任身份發表講話。

中國的省軍區為正軍級單位,政治部主任為副軍級,軍銜可以是大校或少將。郭正鋼當時的軍銜是大校。這意味著他有上升空間。

時隔不到兩年,《浙江日報》報道,2015年1月13日至14日,浙江省軍區黨委十一屆九次全體(擴大)會議在杭召開。省軍區黨委常委姚淮甯、周少鋒、郭正鋼、單秀華等人的會議。

45歲的郭正鋼佩戴少將軍銜出席了會議。這意味著郭成為繼毛澤東嫡孫毛新宇之後又-位“70後”少將。

除了軍銜的變化,郭正鋼在黨委常委中的排序也位列單秀華之前。但在一年前的2014年1月10日,兩人的排位仍是單秀華在郭正鋼之前。

浙江在線當時報道稱,“1月9日至10日,省軍區黨委十-屆七次全體(擴大)會議在杭召汛省軍區黨委常委李大清、徐雲法、姚淮甯、單秀華、郭正鋼等人剔口會議。”

單秀華時任浙江省軍區副政委。

2014年7月30日,杭州市領導到浙江省軍區走訪慰問部隊官兵時,郭正鋼的職務還是省軍區政治部主任。這意味著,2013年剛剛升任浙江省軍區政治部主任的郭正鋼,在2014年7月底至今年1月間升任為浙江省軍區副政委。用《人民日報》微信公眾號的話來說,郭正鋼在被查之前,是“坐著火箭往上飛”。

正因為火速升遷,他的落馬被認為是從天而降。《人民日報》微信公眾號說,“天上掉下個郭正鋼,釋放啥信號你懂的”,稱軍隊反腐,好戲在後頭。

郭正鋼為何被查?全國政協委員、空軍指揮學院副院長、朱德之孫朱和平在接受鳳凰網采訪時透露,“郭正鋼,一查直接就是違法,具體案情現在並未公佈,但應該直接同時移送司法程式”。

今年元旦之時,與杭州西湖僅隔一條馬路的浙江省軍區大門前,近百人聚集在一起,並有節奏地高喊:“郭正鋼,還錢!“郭正鋼,還錢!”現場不少人用手機拍照,不過很快維持秩序的員警和便衣制止驅散。

呼喊的人們,大部分是爛尾的杭州中國五金機電城商戶。之所以聚集在省軍區大門前,原因有二。一是建設五金城所佔用的土地,屬於省軍區農副業基地。其二,五金城老闆吳芳芳的丈夫即為郭正鋼。

當天,杭州市和下沙區的官員以及省軍區政治部的工作人員,出面接待了部分商戶代表。不過,後來各方協調無果。西湖邊的口號聲-直喊到傍晚:“郭正鋼,還錢!”

據《財經》雜志報道,郭的落馬至少與浙江省軍區-樁拖而未決、引起較大風波的浙江省軍區土地案有關,郭正鋼的妻子吳芳芳正是這片土地規劃項目的操盤手。

根據2010年2月發布的《中國共產黨黨員領導幹部廉潔從政若干准則》及《實施辦法》,嚴禁黨員領導幹部酬禺、子女及其配偶在本人管轄的地區和業務範圍內經商,已經發生的責令該領導幹部予以糾正;拒不糾正的,責令其本人辭去職務或組織調整職務,拒不接受者給予撤銷黨內職務處分。

比郭正鋼大一歲的吳芳芳,出生于浙江省淳安縣威坪鎮朋村,今年46歲。1990年,也就是郭正鋼工作的第二年,2l歲的她與本縣一法官結婚,步入了人生中的首次女昏姻。婚後的吳芳芳開始經商,先後涉足房地產領域及商品城市場。吳芳芳曾在臨安市擁有山水湖畔天城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還曾任杭州四季青面料市場有限公司董事長。

2007年9月7日,山水湖畔天城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向臨安市教育局“捐資助教”20萬元。吳芳芳與臨安市時任副市長張亞聯出席了捐贈儀式。

知情人士透露,大致在2008年間,吳芳芳結識浙江省軍區高層領導,並如願獲得了與軍區的一紙土地合作生產合約。她將該地塊劃為四小塊:除了五金機電城和瑞紡貿易城項目自己開發外,另外兩塊則轉租給另兩家公司。

吳芳芳的商業野心並不滿足於省內,2009年開始擔任湖北天門華泰商貿城管理服務有限公司董事長,並在2010年1月作為華泰商貿城代表與義烏中國小商品城簽約,並正式更名“中國義烏小商品天門市場”。

2011年11月2日,年逾不惑的吳芳芳與丈夫離婚並于次年1月與郭正鋼結婚。

在這些項目中,吳芳芳獲取租賃權後,再以承諾回報的方式獲大筆集資款進行開發。後因未能對付款人履約,形成12億的巨大債務糾紛,長年遭債權人追索,致使浙江省軍區駐地成為迫債抗議場所。

吳芳芳顯然意識到與浙江軍區農副業基地的合作生產違反規定。在2014年7月15日與五金機電城項目業主代表的一次退鋪談判中,吳芳芳主動提及,“有業主代表質問我說部隊領導家屬不得經商,我相信部隊會有安排。”

向吳芳芳討債不成而走投無路的業主似乎在2014年7月迎來轉機。7月30日,中央巡視組進駐杭州,五金機電城項目業主向巡視組遞交投訴信。隨後,中央巡視組責成浙江省政府解決此事。11月7日,杭州經濟技術開發區法院執行局吳局長告知業主,法院已經對東皇投資法人代表方水英(系吳芳芳母親)限制高消費和出境,並答應協助業主盡快解決投資款項問題,但自此也沒了下文。

在2015年1月20日的溝通會上,有商戶直接詢問吳芳芳和郭正鋼的關系。吳芳芳沒有正面回答,但表示她必須退出,是“因為政治原因不能繼續經商”。

就在幾天前,郭正鋼升職晉銜的消息剛剛發布。

(沈念祖/文)


傳送給  


華澳日報有限公司
社址:澳門新口岸北京街174號廣發商業中心,6樓A & B
電話:(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八、(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九
傳真:(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四、(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七二
電郵:(行政)correio@ macau.ctm.net,(編採)sanwaou@yahoo.com.hk
All Copyright by JORNAL SAN WA 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