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孫立人兵變真相:美國對台陰謀的犧牲品 

  孫立人(1900—1990),安徽舒城人。清華大學畢業後,在美國維吉尼亞軍校深造。抗戰時任新三十八師師長,率部遠征緬甸,戰功彪炳,曾獲英國皇家勳章。抗戰勝利後奉調東北,因與杜聿明不和而被解職。1949年任東南軍政長官公署副長官兼臺灣防衛司令,翌年3月升任陸軍總司令兼臺北衛戍總司令,1954年調任“總統府”參軍長。次年5月25日,孫立人因僚屬郭廷亮等七人涉嫌叛亂被捕,同年8月3日被解除一切職務。8月20日,蔣介石下令陳誠等九人組成委員會,調查孫案。10月蔣下令“由國防部隨時考察以觀後效”。1988年3月20日,“國防部長”鄭為元親訪孫立人,宣佈“國防部”對他的看管已結束。

  孫立人是美國對台陰謀的犧牲品

  1955年5月下旬,“國防部”保密局偵防組長谷正文奉命在臺北市南昌街孫公館旁賃屋監視孫立人這個“總統府”參軍長。6月2日,穀帶領憲兵到孫公館收繳槍械,接管廚師、司機、警衛等二十多人。嗣後將孫軟禁於台中,穀氏負責監護孫5年之久。現在年逾八旬的谷正文早年加入過中共,被捕後投效軍統,光是從1949年8月起計算,他偵辦過一千九百多名中共地下黨員。他的記憶力似無問題。他於1996年10月3日在臺北的記者會上證明,孫立人失去自由後,曾在孫的文件櫃中搜出兩份“兵諫宣言”,內容是要求改革現狀,以蔣總統名義任命孫為參謀總長,而其中中文本是曾任蔣介石隨從秘書和軍委會少將高參的台中東海大學教授徐複觀所撰。谷向當時的國家安全會議副秘書長蔣經國彙報,蔣說了一句“文人無恥”,不再深究,故徐複觀進出臺灣自由直至患胃癌病故。而且自案發起,蔣經國確實不相信孫立人企圖兵變,力主淡化處理孫案。那麼這位戰績彪炳、威震異域的名將為何要被長期軟禁呢?冷戰結束後陸續解密的美國國務院、國安會、中情局、麥克阿瑟私人檔案,柯克上將私檔,英國外交檔案以及從事外交生涯五十年的顧維鈞回憶錄回答了上述疑問:20世紀40年代末期,美國杜魯門政府擬訂“棄蔣保台”策略後,孫立人確曾向美方表示要策動兵變除蔣,還要求美方予以支持。

  20世紀40年代末期,國民黨部隊兵敗如山倒,杜魯門認為腐敗無能的蔣政權難以抵擋共產黨部隊進攻臺灣,希望推出一名傑出能幹又反共親美的將領取代老蔣。出身維吉尼亞軍校、與當時美軍參謀長馬歇爾為前後期同學的孫立人便成了山姆大叔眼中的首選。

  1949年5月,美國駐華大使館武官莫成德赴台考察後,向國務卿艾奇遜與國安會提議,以孫立人主持臺灣以及美國長期租賃台澎軍事基地作為經援臺灣的條件。從5月4日美國駐臺北領事艾嘉致國務卿艾奇遜的電報可知,美方欲以四千萬美元的經濟援助與兩千萬美元的軍事贈款交換美國海、空軍長期租用台澎軍事基地;由孫立人統率全台軍隊。在台的軍隊均由孫氏篩選,目的在將當時駐台軍隊的1/2至2/3遣返大陸。6月23日,美國國務院政策計劃處主任喬治‧肯楠向國務院和國安會提出處理台澎問題報告書,主張“聯絡菲、澳、印度、巴基斯坦、紐西蘭等國,各派遣一些象徵性的兵力,會同美軍佔領臺灣……邀請孫立人將軍加入佔領軍的新政權……通知蔣介石,如他願意留在臺灣,當以政治難民之身份相待……美國在接管行政時,應極力避免擔任令人注目之職務,其目的在不使臺灣落入共黨之手”。9月,李宗仁派甘介侯赴美活動,甘對國務次卿臘斯克說,共軍渡長江時,李已擬任命孫立人為台省主席,孫絕對效忠于李。於是,臘斯克派遣在二戰中與孫立人一同作過戰的莫裏爾準將赴台,探詢孫立人倒蔣的可能性。孫立人未作正面回答,只是發了一通牢騷。1990年普林斯頓大學出版的《韓戰起源》一書提及:1949年12月,美國前任駐臺北總領事克倫茲會晤陸軍副總司令孫立人,稱若孫同意控制國府,則美國將堅決支持他。孫立人拒絕了。那時撤到臺灣的文武百官、情治系統等多為蔣介石的親信嫡系,孫深感無能為力。1950年1月,麥克阿瑟派其得力助手、東京盟軍總部情報處處長韋洛比將軍訪台,勸蔣介石將權力移交吳國楨,並離開臺灣;若要留台,則不應幹預行政,麥帥總部願派一位高級顧問赴台協助他。蔣對此建議,予以堅決拒絕。

  1950年2月11日,麥克阿瑟派專機到臺灣接孫立人赴日。據麥帥檔案記錄,麥克阿瑟在會談中勉勵孫立人負起保衛臺灣的責任,保證儘量提供軍援。孫返台後向東南軍政長官陳誠報告了會談情況。赴日前,孫曾向陳誠呈報,並在後來辯稱是麥帥總部主動邀他訪日,但《顧維鈞回憶錄》指出,是孫立人主動要求共和黨參議員佛格森安排他同麥帥會晤的。孫立人訪日之行更加深了蔣介石對他的猜疑,事實上任何一國的元首都不會允許手下的高級將領同外國人建立反常關係,何況戴笠麾下的情報機構早在抗戰時代,就偵悉孫立人與美國戰略情報局特工接觸頻繁,這種不正常的來往一直持續到20世紀50年代。史迪威解職回美國後,孫立人曾以中國軍官的名義發動上書羅斯福總統,要求讓史迪威重返中國,這些都是逾越名分、干犯大忌的行徑。從1949年五六月間美駐臺北領事艾嘉致國務卿的七封電報可知,孫立人對美國外交官一直埋怨陳誠故意雪藏他,以至於他有職無權,他希望軍民分治,又說臺灣局勢已發展到人心思變的地步,還抨擊陳誠、彭孟緝等人起碼落後於時代五十年云云。身為軍方要員,向外國官員責駡本國政府,自然是越軌之舉。

  美國國務院自1950年初開始,緊鑼密鼓地推動臺灣政變。國務院中國科於1950年2月20日擬訂“臺灣政變草案”,建議以孫立人為斬府攀旗的政變指揮官,推翻蔣政權,以“反共,保台,聯美”為政變宗旨,對蔣的處置方式則以軟禁或放逐為主。

  1950年3月20日,美國中情局一份機密報告稱:“近幾個月的報道顯示,受過美國教育、現負責臺灣防務的孫立人,正計劃發動政變,俾使蔣介石成為有名無實的領袖,且剷除其親信。”4月下旬國民黨部隊撤離海口後,美國駐台武官巴瑞特向國務院發了一通極機密電報,引述孫立人的話說:蔣介石及其黨羽已到了“混亂與絕望”的狀態,孫建議採取“劇烈的行動以挽回狂瀾”。巴瑞特4月27日會見孫立人時,孫主動提出“蔣介石問題”。臘斯克於5月1日見到此電,兩天后的5月3日,國務院政策計劃處官員尼茲在一次秘密會議中正式提出了由孫立人發動兵變以倒蔣的方案。方案說,政變目的乃是“徹底剷除國民黨的所有重要官員,由孫立人掌控全部軍權”——這些工作必須在四十八小時內完成。政變後的政治真空則由美國調集官員去填補——三天之後,美國派出一批最能幹的官員到臺灣充任當地政府的顧問,使臺灣成為亞洲的櫥窗,並作為對抗蘇聯的秘密文宣基地。5月3日臘斯克呈交艾奇遜一份演示文稿,指出美國已在臺灣部署秘密行動,以武裝支持島上的臺灣領袖,他建議告知蔣介石,囑其離開臺灣,將權力交給孫立人,然後由聯合國決定臺灣前途。一旦臺灣獲聯合國託管,杜魯門總統即宣佈撤銷1月5日不協防臺灣的聲明。次日,臘斯克與艾奇遜開會決定通知蔣:他唯一的出路是請求聯合國託管,美國會支持這項請求,並派遣第七艦隊協防臺灣。臘斯克承認,第七艦隊巡邏台海,固然為保護臺灣免受中共攻擊,但也是為了防止蔣介石偷襲大陸。

  孫立人勾結美國發動政變倒蔣因韓戰爆發而告吹

  6月19日,美國派遣前第七艦隊司令柯克上將擔任密使赴台,通知孫立人這項計劃。6月下旬,柯克將孫立人的密函送達臘斯克,信中說孫立人願意領導兵變倒蔣,要求美國支持,一旦掌權他將肅清貪汙,且在反共方面比蔣更具彈性。臘斯克在20世紀90年代初對傳記作者熊安邦教授說,事關機密,他呈報艾奇遜上達杜魯門總統,但杜魯門還未作決定韓戰就爆發了。

  原定政變日期在1950年6月25日,正巧那天南北朝鮮戰事起,美國害怕後院失火,政變計劃遂告擱置。直至1953年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史蒂文生訪台時,孫立人仍向史抱怨蔣氏父子。孫聲音壓得很低,抨擊蔣氏排斥異己。孫表示國民黨部隊有能力反攻大陸,但領導層的老人必須清洗。這些行動自然被情治機構負責人蔣經國偵知,孫立人則蠢在缺乏警覺。

  顯然,所謂匪諜案和兵諫都是當局清除心懷貳志將領的藉口。孫立人的罪狀何止兵諫,根本就是在美方策動下謀反,何冤枉之有?

  蔣介石對孫立人一直疑忌,但1949年8月仍任命孫為臺灣防衛司令,次年3月升任其為陸軍總司令。據麥帥檔案,1950年6月中旬臺灣的國民黨當局駐日本軍事代表何世禮向麥帥總部情報處長韋洛比轉達一項信息——蔣表示願交出權力,但絕不交給孫立人。據美國亞利桑那大學教授麥可‧夏勒所著《道格拉斯‧麥克阿瑟——遠東將領》一書所述,麥克阿瑟頗有出任臺灣最高指揮的野心,但此非他一個人所能做主。由於蔣介石的堅決拒絕,再加上杜魯門對他的疑忌,他連統治日本的權力都沒有保住。韓戰爆發後,臺灣轉危為安,美援源源而來,蔣氏父子才陸續採取措施清洗挾美自重的高官——1953年春罷黜吳國楨,1955年整飭孫立人。蔣介石要借孫案鞏固權力中心,從而向美國人顯示他能全盤控制臺灣局勢,請美國對臺灣勿存非分之想。然而他又不能同美方撕破臉,那時美方檔案未曾解密,由非正當渠道所截獲的情報是不能作為罪證展示的,所以蔣經國指示淡化處理此案——“不能使美國人臉上下不來”。在監察院參加五人小組調查孫案的陶百川,在《困勉強狷八十年》一書中提及,事實遠較孫立人的口供嚴重,這從另一側面證實孫立人的謀反罪是存在的。

  孫立人是美國對台陰謀策略的犧牲品,目中無人的他處在那個年代,遲早要出事,何況他畢竟萌生過謀反念頭。當時谷正文判斷孫立人的部屬郭廷亮等人有兵變企圖,但為避免牽連孫立人受軍法審判,當局使用了“匪謀自首”的罪名處理郭廷亮,這只是處理不當而已。因此,谷正文認為孫立人案並非羅織。然而,真正冤枉的是因孫案受株連的一百零七名舊部,其中三十五人判監十年以上,而被迫提前退役的部屬更是數以千計。真正要平反的只是受株連者,而非孫立人本人。

  設想倘若1950年6月25日孫立人兵變一舉成功,他能擺平蔣介石從大陸帶到臺灣的數萬名黃埔子弟嗎?以李宗仁的資望、以白崇禧的小諸葛才幹尚一籌莫展,遑論投筆從戎的土木工程學士孫立人了。如若政變成功,老蔣被放逐,黃埔子弟及外省籍文官全被清洗,則臺灣早已獨立而納入美日兩國保護傘;若政變失敗,臺灣內部派系惡鬥,則中共必然揮戈東渡。無論上述哪種結局,以後五十四年的臺灣歷史全部都要重寫。

  1988年,香港《大公報》有篇報道,講孫立人在安徽的祖墳風水極好。有老兵探親回台,帶了報紙給老上司看,孫因此特派老部下、陸軍總部作戰署組長潘德輝回鄉打探虛實。潘氏查明孫立人祖墳早在“文革”初期就被紅衛兵挖掉了。潘氏由一老者陪到一亂葬崗拜祭並攝影,回台後,孫立人當即向潘下跪致謝。從這一點看,孫立人尚頗注重舊禮教,可惜他小處清醒大事糊塗。

  2001年1月8日,臺灣“監察院”通過決議,稱孫案乃“被陰謀設局的假案”。領公款六十萬台幣充作孫案專門研究經費的“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朱泫源教授,“進駐孫公館翻遍了孫立人將軍保存的所有文件,和國防部與總統府的所有機密檔案文件,並未發現孫立人有任何不法行為”。臺灣當局給孫立人“平反”,這是基於政治鬥爭的需要。事實上民進黨處心積慮用張學良、孫立人這些幾十年前的舊案來醜化國民黨,這是歷史研究為政黨鬥爭服務的新鮮一例。

  (楊文 裴小敏/文)


傳送給  


華澳日報有限公司
社址:澳門慕拉士馬路二三一號南方工業大廈十五樓E座
電話:(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八、(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九
傳真:(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四、(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七二
電郵:(行政)correio@ macau.ctm.net,(編採)sanwaou@yahoo.com.hk
All Copyright by JORNAL SAN WA 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