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朱會」展現紅藍綠三黨戰略思維

  一場「習朱會」及隨後民進黨的反應,全面徹底地展現了紅藍綠三黨的思維定勢和戰略態度。中共總書記習近平頗得其父輩在長期革命鬥爭中形成的戰略思維真傳,是站在中華民族復興,及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戰略高度看兩岸關係,並以此目標意圖來部署這場兩岸關係處於新的重要關節點時刻進行的「習朱會」;中國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則是從這場「習朱會」,對其本人參加「二零一六」大選是否能起「加持」作用,及能否促使國民黨浴火重生的戰術角度,患得患失地前赴「習朱會」;民進黨則連戰術層次的謀劃也都沒有,只有臨急抱佛腳式的胡射亂放散彈槍,慌亂之中最終中彈的將會是自己。

  凡是熟悉國共兩黨鬥爭和合作史的人都知道,中共歷來都是以戰略取勝,國民黨則是習慣於從戰術角度思考問題。就以重慶談判簽署的《雙十協定》來說,蔣介石自作聰明地要求中共將其在長江以南的軍隊都全部北撤,以為就可以綏靖江南,求得後方安寧,並進而一定江山;誰知正合毛澤東的心意,這除了是契合其一貫的集中優勢兵力殲滅敵人有生力量的戰略思想之外,也可避免江南地區較為零散的部隊被國軍圍而殲之。蔣介石可謂「一子錯,全盤皆落索」,這也正是僅過了兩年多整個國共內戰的戰略態勢翻了個底朝天的主要原因之一。「不計較一城一池的得失」,從戰略大局出發,以時間換空間,牢牢掌握戰爭主導權,這正是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曾參與的轉戰陝北的親身經歷。在耳濡目染之下,習近平應當也是建立了以戰略角度思考一切問題的思維定勢,不會讓鼻子底下的事情來干擾戰略目標。不管台灣島內的政治局勢發生甚麼變化,都是「咬定青山不放鬆,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隨著中國大陸經濟的持續發展及強大,和在國際社會上地位的日益提升,已經在政黨惡鬥中陷於邊緣化的台灣問題,必將能水到渠成獲得解決。孫行者即使一個跟斗十萬八千里,也跳不出如來佛的手掌。

當然,今日的國民黨,已不是中共的敵人,而是在反對「台獨」鬥爭中的同盟軍。雖然受台灣方面的法律限制,不能稱之為「國共合作」,但也有所默契。只不過是,由於兩岸的政治生態存在著較大的差異,因而即使是國共兩黨有著共同認識的「九二共識」,雙方對其內涵都有著不同的解讀。正因為如此,習近平昨日在提出五點主張時,將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是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政治基礎,其核心是認同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擺在第一位,作為國共兩黨加強互信的共同理念,提倡「求同尊異」,強調國共兩黨應堅持對兩岸關係的正確認識,旗幟鮮明反對一切損害兩岸關係政治基礎的言行。只要能把這層關係穩住,時間、空間都在大陸方面,就能排除任何干擾,按照既定的戰略意圖和路線,繼續前進,把台灣「框」在一中架構之內,何懼民進黨折騰。

  習近平不是沒有看過民進黨的折騰最後是以失敗告終。實際上,陳水扁在任時,習近平先後在福建、浙江任職,近水樓台觀月,近距離感受到民進黨的折騰,惹起天怒人怨,就連美國人也看不過眼,連續「敲打」陳水扁。吃盡了苦頭的民進黨,再壞也不敢像陳水扁那樣胡作非為。何況今日中國大陸正處於上升期,美國人在國際事務上更有求於中國,負有恪守三個「中美聯合公報」責任和義務的美國,更不會讓蔡英文破壞此政治基礎。因此,在一定意義上,習近平昨日所說的「否認『九二共識』,挑戰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法理基礎,搞『一邊一國』、『一中一台』,就會損害民族、國家、人民的根本利益,動搖兩岸關係發展的基石,就不可能有和平,也不可能有發展。」與其是說給朱立倫聽,不如說是說給蔡英文聽,既是對國民黨的鼓勵和鞭策,也是對民進黨提前下「閘」。

  由於歷史因素的「習慣成自然」,更由於台灣地區的政黨政治已經因為選舉而民粹化,國民黨高層包括朱立倫在內,其思維定勢就難以提升到戰略的高度,往往只能是思考戰術層次的問題。就如今次朱立倫的大陸行,國民黨考慮的是習近平在會見朱立倫時,能否向國民黨釋出「利多」,塑造在台灣地區只有國民黨才有能力處理兩岸關係事務能力的社會形象氛圍,以能協助國民黨浴火重生,遏制民進黨;在朱立倫而言,則是要看「習朱會」能否營造有利於他參選「二零一六」的形勢,及一旦決定參選後是否對其選情有利。甚至還有一些國民黨人擔心,朱立倫的登陸將會被民進黨「抹紅」,另有一些「名嘴」則聲稱,正因為是朱立倫已經確定棄選,才不怕被戴上「紅帽子」,毅然登陸。

  倘果如此,就是把自己的格局做小了。當然,習近平並非沒有關心「二零一六」的選情發展,但更關注的是台海事態在整個振興中華大業的定位作用,兩岸關係的路應該如何走,及兩岸民眾尤其是台灣民眾的福祉。因此,朱立倫提出的有利於台灣經濟發展,有利於台灣民眾改善生活品質的要求,只要是符合一中原則的,都盡管予以滿足,並因勢利導,將之更為牢固地鎖定在一個中國的框架內。比如朱立倫向習近平提出台灣參與「亞投行」的要求,由於馬政府的底線是以「中華台北」的稱謂參與,符合一個中國的原則,因而習近平也就樂於應允。這就使得台灣方面適用「九二共識」的範疇,從原先的僅限於兩岸談判的層次,上升到國際區域合作的層次,巧妙地貫徹落實「胡連會」《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中關於台灣參與國際活動的共識。

 民進黨則是連戰術層次也沒有了,而是亂放幾粒散彈。蔡英文只能以酸溜溜的口氣,聲稱朱立倫所說的「兩岸同屬一中」壓縮台灣的國際空間,這固然是要維護她參與研擬的「兩國論」的政治立場。但卻為自己設下陷阱,在六月間到美國接受「面試」時,可能就會「撞到槍口上」。因為美國必須恪守的三個《中美聯合公報》,就正是以著名的「基辛格語言」,承認台灣海峽兩岸是同屬一個中國的。蔡英文的這種說法,將會令華府對她極不放心。

  實際上,蔡英文要選的是「中華民國總統」,而《中華民國憲法》對「中華民國」固有疆域的定義,是包括整個中國,亦即「兩岸同屬一中」的。蔡英文現在否定並批評朱立倫的正確論述定位,只能除了是暴露其「台獨」老底之外,也是折射了她在應對朱立倫地登陸的議題上,缺乏必須能夠自圓其說的戰術層次的思考,只會口不擇言,亂說一頓,經不起法理層次的檢驗。


傳送給  


華澳日報有限公司
社址:澳門慕拉士馬路二三一號南方工業大廈十五樓E座
電話:(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八、(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九
傳真:(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四、(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七二
電郵:(行政)correio@ macau.ctm.net,(編採)sanwaou@yahoo.com.hk
All Copyright by JORNAL SAN WA 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