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朱會」將成為朱立倫宣布參選的推手?

  本欄此前在議評朱立倫為何將國民黨「總統」黨內初選辦法和時程,將原本是兩天的領表時間,拖長到二十七天,而且還是與黨員連署合併進行,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要看在此期間進行的「習朱會」和「國共論壇」,是否會對他的選情有「加持」作用。倘答案是肯定的,他就會宣布參選,並籍著黨內「初選」時程的拖長,而避免導致他「兩頭不到岸」;反之,則正式宣布棄選。現在,習近平當面向他提出了送多對國民黨有利的「利多」條件。他應當是正是宣布參選的時候了。

  實際上,朱立倫率隊參加第十屆「國共論壇」,並與習近平會面,是進可攻、退可守的戰略決策,可能改變朱立倫自己及國民黨政治布局。國民黨期待朱立倫首次以主席身分登陸,北京在重要議題釋出「讓台灣人民有感」的善意,譬如習近平宣布有條件嘉惠台灣的新政策,或亞投行、台灣參與國際空間的彈性原則等,確保朱立倫沒「白走一趟」,也讓中間選民相信,讓朱立倫接馬英九的棒,有利兩岸關係,台灣前景會更好。只有朱立倫訪北京得到正面有力的「加持」,能成為新的政治籌碼和資本,才能催化朱立倫參選,甚至從「不想」選變成「必須」選。同理,朱立倫也須有比馬英九更進一步的宣示,如果領導台灣,將如何在兩岸「九二共識」基礎上尋求新突破,「不獨不統不武」的負面表述,如何轉成正面表述,但又不落入「一國兩制」,以避免大陸行被綠營貶抑成「媚共」「賣台」,對選舉反而失分,自然更萌生不參選念頭。在國民黨內的懸疑和憂患氣氛蔓延發酵,或有利新北市長補選勝選。如果訪北京之行效益正面,屆時水到渠成,國民黨再「徵召」朱立倫參選「總統」,朱立倫即可解套。北京如今意氣風發,對「一帶一路」所經國家慷慨解囊,充滿自信;並在國際參與、尊重歷史、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現實等方面,北京多作突破性退讓,對衝破兩岸僵局和國際圍堵更有效益,就看北京能否把握機遇,表現胸襟和氣度了。

  不過,朱立倫還需要營造氣氛。上演「眾星拱月」的戲碼,重演「張鈴--馬英九模式」,造成黨內焦慮萬分忍耐不住的氛圍後,萬民連署「跪求」他「作出犧牲」參選;他會接受黨意民心,並且辭去新北市市長去參選,提出一個附帶條件,那就是「免責」,倘若新北市因他的參選「總統」而淪陷,以及選輸給蔡英文都是屬於「非戰之罪」,可以不辭國民黨主席的這樣條件下,朱立倫就會參選。其實,現在這種氣氛已經基本具備,國民黨有六十五名「立委」,已經有超過四十人連署「挺朱」,亦即三分之二支持他參選。目前也有一些「立委」支持王金平,但這是在朱立倫聲言「棄選」的情況下發生的。倘朱立倫決定要選,這些「立委」就將會「歸隊」,轉為支持朱立倫。

  實際上,關於朱立倫會不會競選台灣地區最高領導人的評論,幾乎都認為其中最大問題在於朱立倫不願意輸、不敢輸,因此有人認為,在萬民連署「跪求」朱立倫「作出犧牲」參選;他會接受黨意民心,並且辭去新北市市長去參選,倘若新北市因他的參選「總統」而淪陷,以及選輸給蔡英文都是屬於「非戰之罪」,可以不辭國民黨主席的這樣條件下,朱立倫就會參選。

  本來,從國民黨的發展與選舉需要看,在目前國民黨諸多政治領袖中,朱立倫最具競爭力,年齡、能力、影響力均是有優勢的。多個民調顯示朱立倫的支持率最接近代表綠營參選的蔡英文,絕對有與蔡英文一博的實力。儘管外界認為國民黨勝選的機率不大,但可能性還是存在的。即使朱立倫敗選,得票數也不會輸得太多,會比較接近,也是「小輸為贏」。如果讓其他人代表國民黨參選,將會輸得很慘。但他認為四年後,亦即二零二零年才是參選的最佳時機。他的考慮是讓民進党重新執政,兩岸關係必將陷入新的對抗與危機之中,在沒有大陸支援的情況下臺灣經濟發展將更將困難,會累積民眾的不滿情緒,民心思變,國民黨勝選的機率更大些。而二零二零年才參選也實現了他「做完四年新北市長」的政治承諾,可謂順理成章。

  其實,現在已經不是朱立倫本人是否願意參選的問題,而是國民黨需要他參選的問題。假如朱立倫不參選,國民黨也不能在「立委」選舉中產生母雞帶小雞的效應,那麼,國民黨也很有可能因此失去多數黨的席位,在民進黨的秋後算賬下,國民黨也會從此慢慢衰退成一個中小黨。朱立倫人稱「政治精算師」,不能不精細衡量得失。這次大選是一場關係到國民黨興衰的選舉,不容朱立倫不參選。此前他的故作姿態,就是要刺激與凝聚民意,並希望「習朱會」能為他的參選注入正能量。

  何況,馬英九為了防擋王金平代表國民黨參選,也必然會鼓動朱立倫參選。而朱立倫在接任國民黨主席後,沒有按規定再委任律師承受國民黨關於王金平保存黨籍案的原訴訟,讓王金平保住了國民黨籍,但卻又刻意留下了一條「尾巴」,只是在司法官司的「國法」層面「放生」王金平,而在「黨規」方面,卻仍然保留國民黨考紀會對王金平的「關說」進行黨紀處分的權利等於是「刀子架到王金平脖子上」的作用,便於控制,屆時即使是要在黨內初選中與王金平直接競爭,也擁有主導及主動地位。

  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在於他的新北市長的問題上。他一旦參選「二零一六」,必須面對議會總質詢、辭職後誰來選、接任者能否守住藍營最後唯一「一都」等三大難題。一旦朱立倫決定參選「二零一六」,馬上要面臨是否帶職或辭職參選的兩難抉擇;若帶職參選可能將被外界認為決心不足;若辭職參選,依法三個月內要進行市長補選,與明年領導人「大選」時間相當接近;而且倘輸選將會對「總統」大選產生連帶效應。新北市議會開議在即,朱立倫只要一宣佈參選,可以預期,議會總質詢時,勢必會面臨“在野”黨淩厲炮火攻擊;而繼任人選要找誰披掛上陣?接棒者能否成功守住新北市?都必須要謹慎評估,避免進而衝擊到明年「大選」的選情。不過,朱立倫這位政治算計專家將會以「若當選總統可以為新北市民謀更大的福利」來應對之。

朱立倫雖然曾經幾次講過了他明年不會參選,但是在跟習近平見面之後,如果臺灣的民眾都是肯定他的北京之行的,是希望兩岸關係安定的,他就應當出來投入明年的選舉,跟蔡英文來一個對決。

  此前有一種說法,朱立倫可能會成為「連勝文第二」:連戰在前年帶著他的兒子、當時準備參選台北市長的連勝文去參見習近平後,連勝文卻一敗塗地,擔心朱立倫也將步連勝文的後塵。其實兩種情況完全不同,將不會發生這種情況。


傳送給  


華澳日報有限公司
社址:澳門慕拉士馬路二三一號南方工業大廈十五樓E座
電話:(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八、(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九
傳真:(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四、(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七二
電郵:(行政)correio@ macau.ctm.net,(編採)sanwaou@yahoo.com.hk
All Copyright by JORNAL SAN WA 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