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彩收益呈十連跌當局應調整經濟策略

  博言

澳門博彩收益已經出現十連跌的情況,上月更跌至214.84億元,引發外界對於澳門經濟前景的擔憂。但作為本澳政府一把手的行政長官仍然對經濟環境表示樂觀,他近日指博彩收益連續出現下跌屬特區政府預期之內,政府有足夠財政能力去執行預算,也對澳門的經濟環境具有信心。博彩業的賭場收入倘持續下滑,需警惕出現「調速兼轉勢」,屆時將不僅影響政府收入,長遠來講會對民生福利、社會穩定都會出現不同程度影響等。當局應完善博彩業的相關法律法規,加強博彩業的監管,在調整中穩定發展,並需要制定中長遠的政策措施,以使本澳的經濟主柱博彩業能持續穩健發展。

因受到整個經濟環境及內地相關政策的影響,十個月以來本澳的博彩收益直線下降,也正所謂花沒百日紅,居安思危是難免的,無論是政府或廣大居民。可見,若博彩收益不斷收縮,過去在財政上“大手大腳”開支將會演變“能省則省”或看著“錢包”過日子,這也正是市民所擔心的會否繼續有錢派等惠民措施。但從過千億的財政儲備,即使在未來的每月回到幾年前的僅有百多億的收益,其實,每年從財政中抽出過百億的公帑用於社會福利政策,相信還是可以維持得到的,但擔心相關的一些公共基礎設施的建設會受到一定的影響。但作為主管經濟範疇的經濟財政司長則稱,若平均每月賭收下調到180億元的「紅線」,平衡預算會出現問題,其他收入亦會受到影響,政府已有預案縮減開支。政府目前仍可平衡預算,但要居安思危,及早考慮財政緊縮預案。到底如何的財政緊縮預案,當局應透過各種方式“放風”出來,以免廣大市民有更多的猜測及擔憂。未來博彩收益若出現「紅線」,當局應有預案機制,一方面不能減少居民現時的社會福利,另一方面要設法繼續興建急需的公共設施,相信這也是對新一任經濟財政司長的重大挑戰及考驗。

  據政府財政局近日公佈的中央帳目顯示,今年1至3月份公共財政收入近283億元,較去年同期大幅下跌32.9%。公共財政收入下跌的主要原因,是由於博彩稅收大幅下挫的帶動。數據顯示,一季度澳門博彩稅收239.3億元,同比下跌33.1%。澳門博彩收入已經連續10個月按年下跌。根據此前澳門博彩監察協調局的數據,今年前3個月博彩收入同比跌幅超過三成六。1至3月,澳門公共財政開支為117.8億元,較去年同期增加67%。期內公共財政盈餘165億元,跌幅超過一半,但已完成年度財政盈餘預算近三成二。另一方面 ,從澳門博彩監察協調局瞭解到,今年3月份博彩毛收入為214.87億元,按年同比下跌近4成,按月則回升約1成。這是澳門博彩收入連續第10個月按年下跌。澳門今年博彩稅預算收入下調至840億元,減幅近三成。其實,澳門博彩收入自去年6月起,開始持續按年下跌,已經拖累澳門去年G D P出現回歸以來首次負增長,也引發各界擔憂。在博彩業出現“新常態”之際,時逢對博彩業展開中期檢討,相信在未來就博彩業的定位與管理更加有利,在來澳旅客不變的情況之下,博彩業收益可以不應從一而始都是面向貴賓廳,也應轉向中場或細場的收益,同時,各博彩企業應增加更多的非博彩元素,以配合特區政府的經濟適度多元的發展。

  澳門博彩收益已經出現連續下滑,引發外界對於澳門經濟前景的擔憂。行政長官崔世安日前則指出,任何經濟週期總會有波動,不會長期處於高水準狀態,博彩收益下跌已在預期之內,故之前已多次呼籲澳人應居安思危。政府有能力執行已通過的預算,博彩收益下跌也不影響政府的剛性開支。崔世安強調,特區政府將繼續嚴格遵守《基本法》的規定,在“量入為出、平衡預算”的原則下善用盈餘,以維持施政目標。此外,政府也會以審慎的態度處理投資計畫。他說,第三屆特區政府建立的財政儲備制度,已累積了一定的外匯儲備、基本儲備和超額儲備,有需要時可作為維持政策措施持續正常運作的保障,特別是對於政府長期致力推動的民生工程。崔世安重申,對於澳門的經濟環境,特區政府具有信心,並抱持審慎而樂觀的態度。去年下半年,澳門博彩業開始進入調整鞏固期,但博彩業的調整不會影響澳門的現有民生政策和措施,政府只是對博彩收益的預期由原來每月約275億元下調為約200億元。

  特首日前還強調,澳門整體經濟基本面良好,發展大勢未變,近期經濟增長速度放緩,將促使特區加快推動經濟適度多元。在中央政府全力支持下,經濟適度多元呈現階段成果。他說,現在“澳門失業率仍保持較低水準,我對今年經濟前景保持居安思危、審慎樂觀態度。”經濟財政司今年會統籌啟動博彩中期檢討,目前已委託高等院校專屬研究部門開展,主要是回顧賭牌競投和營運中,博企是否履行承諾,包括博彩及非博彩元素。目前澳門九成的遊客均是來自中國大陸、臺灣和香港。澳門作為世界旅遊目的地,需要重新檢討和拓展客源市場,在國際方面也應多加宣傳推廣,讓澳門更豐富、更能成為符合可持續發展的旅遊市場。他指出,澳門長遠的發展策略是構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和世界旅遊目的地,除了博彩業,澳門還具有很多非博彩元素,包括中西文化交融的特色、具歷史價值的世遺文化等,政府會持續落實經濟適度多元、豐富旅遊資源,推動澳門發展成為世界旅遊目的地。澳博行政總裁蘇樹輝日前表示,希望下半年賭收可逐步回復增長。相信中國的「一帶一路」戰略可為澳門博彩和非博彩元素帶來機遇,因為整個板塊包括旅遊、文化等領域,博企可參與其中,透過政策把握國家經濟戰略,相信充滿機遇,商機不單來自內地,更可覆蓋至歐洲。

  對於本澳博彩收益的下跌原因,亞洲責任博彩聯盟主席日前分析說,澳門博彩業收入下滑是貴賓廳業務資金鏈斷裂的必然後果,一直以來支撐著整個澳門博彩業的貴賓廳業務遭遇到發展的瓶頸。這與內地反腐力度加強、銀聯卡賭場消費受限、澳門口岸中國大陸護照停留時間收緊等因素均不無關聯。但預測,澳門博彩業在3月份之前還會繼續跌下去,經歷九連跌、十連跌才能慢慢緩住。法國里昂證券公司的奢侈品分析師阿龍‧菲舍爾認為,2014年是令博彩業“心驚肉跳”的一年。他預計澳門賭場收入的下滑趨勢將至少延續至2015年下半年。貴賓客戶消費疲軟成為拖累營業收入的主要因素,這與中國內地發起的掃除腐敗與奢侈行為的大規模運動有著密切關係。澳門賭場的收入同時受到其他一系列因素的影響,比如簽證和簽注要求被收緊,信用條件更加苛刻,中國經濟增長有所放緩以及賭場內開始推行禁煙令等。

  澳門的博彩收入十連跌,且遜於市場預期。中信里昂證券博彩業分析師預料,未來一年澳門博彩業仍將呈負增長,且每月均會出現同比下降,主要是由於中央的反腐敗措施對人們的心態以及到澳門旅遊的慾望有負面影響。但長遠前景則可能稍為樂觀,基礎設施系統將令前往澳門的時間縮短,新的博彩、酒店以及休閒設施也可能吸引更多遊客。美銀美林也發表報告,下調今年澳門博彩毛收入預測,估計按年將跌26%,明年將反彈10%。短期而言,對博彩業抱審慎態度,但長遠而言仍看好。報告稱,若以09年下半年作為基數,經GDP增長及人民幣升值調整後,相信日均博彩毛收入應為6.5億澳門元左右,較現時水準為低。若計入滲透率上升及新酒店供應,則日均博彩收入最少會與現時水準一致,甚至高於現時水準。

在政府當局節制方面,對博彩收益下降的情況,政府也就年度實際情況作出開支調整。公共收入方面,經修正後的預算總收入由原先預計的1546億元下調至1199.6億元,減幅為22.43%.其中博彩稅由1155億元下調至840億元,減幅27.3%.。有三個自治機構的預算收入因應博彩收入的減少而需作調整,分別為工商業發展基金、旅遊基金及澳門貿易投資促進局,因此,其本身預算開支亦需作相應的調整,上述自治機構的預算收入及預算開支分別減少澳門幣1795 .2萬元。此外,澳門為協助本地中小企業應對經濟調整及減輕稅務負擔,擴大了原來所得補充稅的年度稅務優惠措施,建議所得補充稅可課稅的年度收益豁免額調升至60萬元,預計將少收9800萬元。社保基金及澳門基金會的收入亦有所下調,預計社保基金的收入合共將減少16 .75億元,屆時本年度預計盈餘會相應減少。而澳門基金會來自博彩的收入預計將減少1 .98億元,但由於其預計來自利息收入將有所上升,足以填補少收的博彩收入,因此,其總收益並沒出現變動。

  有博彩業界人士認為,博彩業是高震盪的週期性行業,需要靠休閒度假旅遊這樣的低震盪行業來平衡,否則大起大落,是更大的賭博。已有一系列事件證明之。依賴於貴賓廳的博彩模式已經相當危險。貴賓廳一般要依靠仲介人,這些仲介有大量有錢人資源,俗稱“疊碼仔”,本質是拉來富裕賭徒客源,然後獲取賭場的傭金。賭場往往將貴賓廳“出租”給仲介人,形成穩定的代理關係。而受限於跨境資金的管制,“疊碼仔”往往要給這些富裕的賭徒客源本地融資,有大部分都是自己墊錢,等待賭徒回內地後再還上欠“疊碼仔”的賬。顯然,這演化為一種有風險的金融借貸甚至高利貸行為,必然伴隨著爭奪客源導致的過度墊資行為、欠賬不還導致的仲介人資金鏈斷裂,以及賭場倚重“疊碼仔”,給出更高的傭金比例——目前澳門賭場的貴賓廳淨贏率歷史最低;一些賭場默許甚至鼓勵套現和洗錢行為。早前發生的惡劣的“黃山事件”,可以視為“貴賓廳模式”弊端大爆發。

 從澳門博彩業外部來看,內地反貪腐運動深入開展、持護照過境政策收緊、賭場內銀聯卡政策調整以及全面禁煙等因素,均會對娛樂場的經營造成影響。隨著中國共產黨十八大以來反貪腐運動的深入開展,各地大大小小的貪官紛紛被揭露和處置,清正廉潔的風氣逐漸上揚,利用公款來澳門賭博的貪官逐漸絕跡,一般公務員進入賭場也會有所收斂。從前年七月一日開始,持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以過境為由在澳門停留的時間,由原先規定的七天減少至五天,對於未前往目的地而違反過境規定者,此後進入澳門將受到更嚴格的控制。同樣是從七月開始,澳門的娛樂場內被禁止使用銀聯卡提取現金。從去年十月開始,又將在娛樂場內實施全面禁煙的措施。上述各種情況,將從不同角度影響娛樂場的客源,或給參與博彩活動帶來諸多不便。綜上所述,在內外因素的影響下,博彩業深受制約已是不爭的事實,遭遇發展瓶頸或許在所難免。

此外,從近幾個月的博彩收益來睇,可以預期,二○一五年下半年本澳賭收將繼續放緩,來年本澳經濟表現不容樂觀。但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賭收放緩正可令社會真正反思過度依賴博彩業的後果,尋求如何落實推動經濟適度多元、調整產業結構的方法。博彩業目前是澳門經濟的支柱產業,也是經濟主要引擎,但中央早已提醒,博彩業一業獨大不符合澳門整體利益,必須實現經濟適度多元發展,這也是廣大民眾對此深表認同的。俗話說,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人無遠慮必有近憂。資源極度貧乏的澳門,經濟,特別是博彩業能夠保持壹連十多年的雙位數高速增長,已屬奇跡中的奇跡。這是多種“偶然”因素“合力發功”的結果,其中最重要的有澳門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內地經濟連續高速增長的背景,中央賦予澳門的各種特殊政策,賭權開放初始階段的“井噴”效應,當然也包括前些年內地整治貪腐的乏力。在今年起,澳門的賭收仍然不斷下降,是至2009年最差的一個年份,進入了賭博業的寒冬,社會普遍認為與內地政策不無關係。澳門的貴賓廳收入占博彩收益七成,而貴賓廳的座上客多是內地的富豪和高官,近年澳門賭場都被稱為是內地大小貪官濫用公款豪賭、洗黑錢的溫床。內地大力打擊貪汙,不少高層幹部都不能輕易出境。同時又收緊使用銀聯信用卡等等,令豪賭客能夠使用的金錢大幅減少,故令貴賓場生意大減,變相使賭博收入下降。

  對於本澳博彩業收益下降的問題,正如有學者所言的,賭收的下跌,也是多因素“合力發功”的結果。這其中,就有原有條件的變化,也有新因素的加入,比如周邊地區的取消禁賭令及有針對性地大力增設博彩設施,就明顯分流了客源,加劇了競爭。當然最大的變化來自內地,經濟發展已經轉入“新常態”,整肅貪腐業已進入法治“鋼軌”,作爲“近水樓臺”的澳門,怎能不隨之轉軌呢?倘若不及時“以變應變”,那就難免連連碰壁。凡改革都是被逼出來的。經濟結構的調整也是同理。如果沒有連續的嚴重大面積霧霾的危害,居民的強烈反應,恐怕各地方政府就不會有如今這麽大的整治力度。博彩收入“十連跌”,就是頻頻襲擊澳門的“經濟霧霾”,從上到下都應該行動起來,群策群力做實“適度多元”的文章。當然,在調整結構、適度多元上下大力,並非動搖博彩在澳門的主業地位。但必須更新觀念、改變思路,把主要精力從外延擴大轉向內涵充實,努力用項目創新、服務提質,來保證博彩業的“新常態”發展。與此同時,花費更多力量開拓新的經濟領域,扶持有前景的新型業態,奮力打造紅花更豔、綠葉茂盛的新格局。

  對於本澳博彩業的發展,中聯辦李剛主任日前也一針見血地指出。目前澳門擁有世界上最大的博彩業市場,博彩業為澳門的龍頭產業,對澳門經濟的快速發展作出突出貢獻。但博彩業一業獨大也不是好事。如果一個城市單一發展,有可能使城市走向繁榮,但也可能走向衰落,所以在健康有序發展博彩業的同時,要適度發展多元經濟。李剛指出,要改變澳門現在的經濟結構,讓經濟結構中除了博彩業外也要有其他因素,這樣一旦博彩業進入拐點,碰到危機,其他產業就可以把GDP支撐住,民眾生活就不會受到太大傷害,也不致讓繁榮的城市走向沒落。他表示,發展多元經濟是特區政府的一項重要任務,也是中央政府對特區政府的一項要求。這些年特區政府正加緊研究如何在健康有序發展博彩業的同時,適度發展金融、建築、製造、文化、旅遊、中醫藥等其他產業。李剛認為,參與區域經濟合作對澳門的經濟發展非常重要。

筆者則認為,政府當局對博彩多元經濟的定位,未來應更新觀念、改變思路,努力用項目創新、服務提質,來保證博彩業的“新常態”發展。與此同時,花費更多力量開拓新的經濟領域,扶持有前景的新型業態,奮力打造紅花更豔、綠葉茂盛的新格局。因此,從多個月本澳經濟環境的變化來看,博彩業的“新常態”階段已經開啓,以其爲龍頭的全澳經濟發展“新常態”也必將來臨。顯然,靠單一性的博彩經濟是不適合本澳未來發展的定位,必須要有前瞻性的發展政策,為了推動世界休閒旅遊中心的發展,當局一方面必須要檢討未來博彩業發展的策略,另一方面必須走經濟適度多元的模式,創造更多更多元的經濟發展元素,相信才能配合整個多元經濟體系向前發展,也更有效地確保龍頭博彩經濟能穩健發展。


傳送給  


華澳日報有限公司
社址:澳門慕拉士馬路二三一號南方工業大廈十五樓E座
電話:(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八、(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九
傳真:(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四、(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七二
電郵:(行政)correio@ macau.ctm.net,(編採)sanwaou@yahoo.com.hk
All Copyright by JORNAL SAN WA 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