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博物館與文化遺產保護

  子悠

  國際博協(ICOM)將2015年國際博物館日主題定為“博物館致力於一個可持續發展社會”,強調博物館在提升公眾對社會需要的意識方面的作用,即更少浪費、更多合作,以尊重生存體系之方式使用資源。國際博協主席漢斯馬丁博士說“博物館,作為教育者和文化仲介,在界定和實施可持續發展與實踐方面起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博物館必須能夠保證其在保護文化遺產方面的作用,鑒於生態系統不斷增加的不穩定性,政治不穩定局勢和可能出現的有關自然和人為方面的挑戰。博物館工作,比如,通過教育和展覽,應該努力創建一個可持續發展的社會。我們必須盡一切可能確保博物館是一部分促進世界可持續發展的文化驅動力。”為響應國際博物館日,澳門十八家博物館將於五月內推出系列活動饗公衆。今年博物館日的重頭節目“流動的博物館——媽閣大戲棚”,於五月十七日下午三時於媽閣廟前地舉行,集專題展覽、戲台表演、工作坊、講談會於一身,涵蓋面廣,內容豐富,為慶祝申遺成功十周年系列。當日將邀請粵港澳三地博物館代表及學界翹楚,就藏品、策展、教育及推廣四個範疇研討交流,暢談博物館範疇的核心議題。

  而且世界博物館日當天,本澳多家博物館免費對外開放,另安排系列活動增互動效果。其中,民署轄下藝博館及回歸賀禮陳列館五月內推出系列展覽及活動,尤其圍繞該館有關媽閣廟的藏品,舉辦多個延伸項目,讓公衆從藝術品中重新發現澳門的文化遺產,瞭解博物館在保護文遺職責方面的工作。

  雖然說世界博物館日本澳每年都會舉辦系列活動予以響應,但從博物館日主題而言,今年“致力於一個可持續發展社會”的主題確定,不僅更為先進更為貼合社會發展需要,同時其強調“博物館必須能夠保證其在保護文化遺產方面的作用”的概念對本澳而言也是前所未有的貼合。並且為本澳博物館的發展提出了新的要求。

  博物館應“由多到精”

  關於澳門博物館的發展,學者多傾向於以20世紀20代為開端。雖然在19世紀末本澳亦曾有一些短期的小展廳,並且還曾送出一些物品往外地參加博覽會式的展覽。但是直到20世紀20年代才出現真正較為長期穩定的博物館,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應該是當時的港務局局長亞瑟卡蒙拿海少將倡議成立的海事及漁業博物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被破壞而關閉)。其後,直至1960年9月擁有千多件展品的賈梅士博物館成立,澳門才算是有了早期最具規模的博物館。

  原澳門博物館館長傅玉蘭曾總結認為,上世紀的90年代前後,大大小小的博物館如雨後春筍般紛紛在澳門誕生,成為澳門歷史上博物館的第一個黃金十年。這些博物館對公眾開放的順序包括:1984年的軍事博物館(現澳門保安部隊博物館)、1993年的大賽車博物館、1995年的葡萄酒博物館、1996年的天主教藝術博物館、1997年的土地暨自然博物館、1997年的林則徐紀念館、1997年的玫瑰堂聖物寶庫、1998年的澳門博物館、1999的澳門藝術博物館、1999年的龍環葡韻住宅式博物館(再重修後)及1999年的消防博物館。

  從回歸後,2001年至2006年幾乎每年都有新的博物館成立,有時甚至不止一間博物館在一年內成立。這期間仁慈堂博物館、典當業展示館、澳門回歸賀禮展示館、澳門茶文化館、通信博物館、路氹歷史館先後成立,加上2010年正式開幕的澳門科學館,現時澳門的博物館數量已經達到21間。這個數量無論是對於20多平方公里澳門土地,或者是只有50萬左右的人口而言,比例上都已經相當之高。可以說澳門的博物館已經初步完成從少到多的發展階段,下一步應該是將這些博物館做好做“精”,使其更好的發揮作用。

  利用好博物館應從管理入手

  澳門在短短的20年左右時間內形成眾多的博物館,是由澳門社會發展產生的需求和澳門面臨重大歷史轉折時刻,帶動和凝聚而成的巨大推動力而造成的。我們姑且不論現在和未來的社會需求會否催生更多的博物館出現。單就現在而言,最為迫切的還是如何做好做“精”現有的博物館,而這其中筆者認為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考慮到澳門現在各個博物館的管理模式。

  澳門的博物館長期以來都處於一種分散和各自管理的狀態,20多間的博物館分別屬於港務局、旅遊局、文化局、保安部隊事務局、民政總署、郵政局,以及非政府部門的鏡湖醫院慈善會、仁慈堂、蓮峰廟慈善值理會等。雖然基於“博物館是一個不追求盈利的公開性服務機構”,澳門的博物館一般不可能因為辦館的優劣與成效帶來閉館危機,所以也並未出現像企業一般的資源、消費者競爭,但是這種不同部門的分散管理卻也為整個澳門博物館資源的整體協調、各館之間的分工協調帶來麻煩,往往導致資源浪費和資料不能共用的局面。因此,我們必須在此一方面多加探討,如果說要建立一個機構或者委員會統管澳門的各個博物館,從現實情況來看,似乎是根本沒有可能,而且也不利於未來多種經營方式博物館的出現。不過,有關博物館的發展,本澳確應當進行一個長期的發展規劃研究,並且應當建立一個“聯席會議”類型的機制,各個博物館的館長每隔一段時間舉行會議,討論一段時間內各館的主要工作方向,以交流替代管理上的分散,進而促成相互之間的協調合作、長短互補。尤其是在對博物館而言最重要的觀眾吸引上,各館之間的合作當可大大增強吸引力,實現共用。這其中本澳已經有所實踐,就是2001年開始推出的“博物館通行證”,於參與的博物館內可以優惠購買到其參與博物館的入場門票。在比如,本個月的國際博物館日活動亦是本澳各博物館進行良好合作的典範。

  另外,除了宏觀上的館際合作,具體到各個博物館在運作等內部管理水準上亦應不斷提高,當中最重要的當屬博物館人才的培養。由於博物館業是一門長遠、具專業性的精神文明建設和文物保護行業,工作人員必須具有相關的專業知識,如對研究、考古、修復、館藏管理、展覽佈置、博物館教育等等傳統的博物館工作有專業的要求外,面對今天日新月異的科技發展和各種視象展示手法,博物館的不同方面的人材培訓是必不可少的。目前,在澳門真正已接受博物館學和相關專業培訓的博物館從業員數量徧少,相對博物館的增長速度和更好挖掘博物館社會作用的需求,筆者認為還是遠遠不足的。同時,各博物館在從事研究方面的工作能力也是相對薄弱的。這些都需要作出長遠的發展投資,一方面建立有系統的培訓制度,對現有的人員增加培訓,並組織利用社會上的科研力量發展研究工作或在制度上作出調整設立研究員制度;另一方面也必須為未來快將建成的新博物館的新科技人員作準備,使澳門在未來對外來的人材和技術的依賴減低,從長遠來說亦可以節省政府的開支。

  本澳博物館作用仍需深入挖掘

  1974年,國際博物館協會第十一屆大會通過的章程,明確定義:“博物館是一個不追求營利的、為社會和社會發展服務的、向公眾開放的永久性機構,為研究、教育和欣賞的目的,對人類和人類環境的見證物進行搜集、保存、研究、傳播和展覽。”這個定義算是一般性的國際間定義,但是也有學者認為,各個國家和地區還應按照自身的實際情況認識和理解博物館。以本澳而言,澳門的博物館不僅是本澳文物、傳統文化風俗在經濟社會飛速發展帶來衝擊情況下的“避難所”,讓一些年代久遠的物件得以保存,昔日的濠江風貌得以在博物館部分重現,使人們可以撫今追昔。更使得素有“文化沙漠”之稱的賭場增加了一道亮麗的文化風景線。更為重要的是,本澳博物館亦有很大的社會經濟價值可以挖掘。正如國際博物館協會的定義“博物館不以追求營利為目的”,但是也並沒有抹殺其經濟價值,亦本澳而言,博物館與旅遊休閒中心的城市定位向結合,完全可以創造出巨大的經濟價值。“博物館游”完全可以得到更加深入的開發,甚至可以獨立於“世遺遊”之外,成為單獨的一個特色旅遊產品。當然,這仍然需要我們持之以恆的對本澳博物館進行完善,無論是空間建築建設、藏品的充實、展示手段的更新換代,還是軟體方面的服務導賞、對外推廣都需要繼續努力。筆者相信隨著現代社會對“文化旅遊”的日益追捧,“博物館遊”在未來完全可以成為吸引遊客訪澳的一大因素。從而為本澳帶來巨大的旅遊收入。而且值得注意的一點就是,這種“博物館遊”的推廣,不僅帶來旅遊收入,也是對本澳形象的充實和改善。

  其實,除卻經濟價值之外,博物館可以給澳門帶來的益處最大的應該是在教育方面。筆者認為在此一方面,本澳博物館的現時的表現還是可圈可點的。本澳博物館規模雖然都不大,但是卻各具特色。因應各自的特色,過往各個博物館曾經舉辦過很多特色鮮明而又極具水準的展覽等活動。透過展示和導賞等基本服務,向社會傳遞知識和資訊。但是不可否認,這種形式的展覽所面向的任然是喜歡和渴望瞭解某一類型文化藝術的“特定群體”,在廣泛的教育作用上還是有所欠缺。正是有鑑於此,博物館的發展其面向的教育受眾有大眾化和普及化的需要。而本澳的博物館亦意識到這一點,據本澳博物館業的研究專家所得出的結論,“在2005年前後,澳門博物館的重點已經逐漸移向普及性,積極開展與學校間的合作”。

  從國外的經驗來看,博物館在學校教育方面一直發揮著巨大的作用,甚至成為“第二課堂”,這在西歐、北美、澳大利亞都是已經有過先例的。博物館在學校教育階段,可以向沉浸在書本知識的學生提供一個更加直觀接觸、感知實物,並且擴展認識的機會。是學生能夠在學業上取得更大成績。而且青少年時代如果有幸在有眾多的博物館氛圍的環境下成長,培養“去博物館”的習慣,從中汲取藝術、歷史和文化的養料,有望往後代代相傳,與在其它條件的配合下,整體地提高澳門全民的知識水準和生活質素。這裡就引出一個問題,就是如何培養新一代有“去博物館”的習慣,而這正是澳門的博物館工作者和學校需要共同努力的,並且政府在相關的教育政策上作出調整,才可以成功。例如各館可組織更多不同類型的活動,專題教育展覽,藝術、考古歷史工作坊和課程等,與學校更緊密聯繫,務求吸引更多學生參與博物館的教育活動。同時,教育當局也可與學校和博物館工作者,共同研究考慮在課程設置上,如何可以使各式各樣博物館的參觀成為課程學習的一部份,有系統有計劃地利用博物館作為教育基地和工具。

  另外,在上述這些社會作用之外。博物館還應當承擔起更大的責任,要面向社區,甚至是整個社會展現其獨特作用。這表現在幾個方面,第一,博物館以“古”為特點,在當今這個功利主義等不良思潮氾濫的時代,博物館完全可以透過不同形式的活動安排,展現出本澳過往淳樸的民風和各種健康的生活方式,實現傳統的正確、積極價值觀“回歸”。第二,在文化層面,博物館可以走進社區,直接與市民接觸,一方面發現更多的民間技藝或者藏品,另一方面也可以將一些失傳的東西“復活”,令到本澳特色風俗文化生生不息,世代相傳。

  博物館與文化遺產的保護

  其實前面所講的內容均是圍繞博物館與文化遺產的關係,一般認為博物館自誕生以來,就承擔著文化遺產保護的重要使命。在博物館傳統的基本定義下,博物館顯現了其實物性特徵“從博物館的雛形時期,到現代各種類博物館,其根本的共同點就在於它的實物性。這一根本的共同點,也是博物館與其他文化教育機構的根本區別點。所以,實物性是博物館的主要特徵”。文化遺產包括物質文化遺產和非物質文化遺產,物質文化遺產是具有歷史、藝術和科學價值的文物,包括古遺址、古墓葬、古建築、石窟寺、石刻、壁畫、近代現代重要史跡及代表性建築等不可移動文物,其特點具有實物性。歷史上各時代的重要實物、藝術品、文獻、手稿、圖書資料等可移動文物,以及在建築式樣、分佈或與環境景色結合方面具有突出價值的歷史文化名城。

  博物館是可移動文物的主要收藏和保護機構。 這決定了博物館的主要工作就是做好文物徵集工作,不斷增加博物館的文物藏品。藏品是博物館業務活動的基礎,也是它所擁有的社會寶貴財富。“如果沒有藏品,沒有文物和標本,便不能稱之為博物館”。文物標本是博物館的主要特徵,博物館從其誕生之日起,就以收藏和保護文物標本為第一要務。一個博物館如果沒有藏品,就無法開展業務活動。文物收藏是博物館的重要任務,博物館工作者總是千方百計地徵集珍貴文物,以豐富博物館的館藏。 因為“藏品質量的高低和數量的多少是衡量該博物館社會地位及其作用的一個主要條件”。有不少博物館,以文物藏品數量多和品質好而聞名,其中有的文物價值連城,因而這些博物館在世界上都有一定的知名度。這也從另一方面說明,博物館在文化遺產保護工作中的地位和作用。因此,開展文物徵集工作,既是博物館自身業務工作的需要,也是文物保護的要求。博物館也是文化遺產保護的重要宣傳機構。博物館通過舉辦具有地方特色的陳列和展覽,為觀眾提供了豐富的精神食糧。觀眾通過參觀博物館瞭解地方歷史、文物知識,也為博物館提供文物資訊。

  此外,博物館也是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收藏和傳承機構,對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具有重要作用。人類所創造的歷史文化(包括有形或無形文化遺產)正處於不斷消失的歷史進程中,尤其是在現代化快速發展的今天,文化遺產特別是無形文化遺產所遭到的衝擊更為猛烈,存在的空間及基礎日漸狹窄。“據英國著名歷史學家湯因比研究,人類歷史上至少存在過31種文明,而現在只剩下5種文明。”在豐富多彩的文化面臨消失的危機中,只有博物館可以截留住其中以物質形式存在的一部分物品——有形文化遺產的部分精華,當然,這些被截留住的實物(藏品)之中往往蘊涵著重要的歷史資訊和過程——這也是無形文化遺產中的一部分。

  現代科學技術的發展對社會生產生活中的傳統文化提出了挑戰,並在悄悄地替代傳統的文化表現形式。 經濟的發展、社會的進步,也使非物質文化遺產正面臨逐步消失的危險,因此搶救和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是文化遺產保護的另一個重要任務。博物館在這方面也可發揮重要作用。在非物質文化遺產中,一些傳統文化是通過口傳心授來傳承的。另一些民間傳統文化則是通過手傳心授來傳承的。手工製作技藝的最大特點就是這種非物質文化遺產是通過物質文化的形式來體現的,物質形式是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載體。因此,博物館是通過收藏、保護和研究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載體來達到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目的的。傳統文化藝術的表現形式和傳統工藝的製作過程,通過人與人的傳授做到世代相傳。因此,要使傳統藝術和傳統工藝永久留傳,必須解決傳承人問題,以使這種工藝能夠世代相傳。而這也正是對博物館保留與傳承文化遺產的重要要求。


傳送給  


華澳日報有限公司
社址:澳門慕拉士馬路二三一號南方工業大廈十五樓E座
電話:(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八、(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九
傳真:(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四、(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七二
電郵:(行政)correio@ macau.ctm.net,(編採)sanwaou@yahoo.com.hk
All Copyright by JORNAL SAN WA 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