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五一」很熱鬧,今後還可更精彩

  剛過去的「五一」國際勞動節,整個澳門特區很熱鬧。這不單止是表現在由特區政府主導的體藝匯演和黑沙海灘迎夏日等演出場地,吸引了大批市民尤其是青少年前往觀賞,萬眾同樂;也不單止是反映在數以萬計的遊客擠滿大街小巷尤其是新馬路、大三巴,人頭湧湧,需要進行人流一級管制;而且還是在「例行」的「五一」遊行活動上,也出現了許多新變化,走向規範化發展。

  其一、是由暴力遊行向和平遊行發展。和平集會遊行,這是《澳門基本法》和在中國澳門特區適用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賦予的基本人權,回歸以來一直得到充分的保障。但遺憾的是,曾經有一段時間,有某些善走偏鋒的社團,尤其是新興工運團體和政治反對派團體,卻錯誤地演繹這項基本人權,或是在遊行的過程中,刻意違反警方依法回复的遊行路線,並以暴力衝撞警方的防線,造成嚴重的衝突,恍如街頭暴動;或是在按照原先與警方協商好的路線行走後,卻又延長為「散步」,意圖衝擊特區政府主要官員邸府,並與警方發生嚴重衝突,甚至有人飛腳衝撞警員。

  他們這樣做,以為可以吸引眼球,攢取鏡頭版面;但卻適得其反,引發眾人反感,這也是立法會選舉中,某些團體掉票的原因之一。在吸取教訓後,這些團體都學得聰明了,在此後舉行的遊行活動中,尤其是那些新興團體在今次「五一」遊行中,都能按照預先與警方協商好的路線行進,並自動組織糾察隊維護秩序。這就使得今年的「五一」遊行,成為近年來秩序最好的一次。發動組織遊行的團體和參與遊行的市民,既能充分享受到《澳門基本法》和在中國澳門特區適用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所賦予的基本人權,又能清楚表達其訴求,也沒有妨礙不參加遊行的市民和遊客使用道路的權利,警方也能「交得差落」,形成一個多贏的局面。

  其二、是參與遊行的人數大減。在過去,是由一兩個團體組織發動遊行,而吸引到並非是這些團體成員的局面參與,他們並非是認同遊行發起者所提出的訴求,只是籍機發洩自己心中的不滿情緒,按內地的一個術語,就是「非利益相關者」,因而每次參與遊行的人數不少,其隊伍可以用「浩浩蕩盪」來形容。但在近年來,尤其是今次「五一」遊行,組織發動的團體多了,有十三個團體之多,但參與遊行的總人數卻是少了。而且由於各個不同訴求的團體分別舉行,出發地點和時間各有不同,在「分散效應」之下,每支遊行隊伍的人數就顯得較為單薄,甚至只有數十人,顯得頗為疏落。其中有一支遊行隊伍的組織者大吐苦水,前一晚參與餐飲動員時還有幾百人,但翌日出來遊行的卻不到十分之一。

之所以會如此,除了是他們所埋怨的特區政府舉辦的遊藝活動「扯走」不少年輕人之外,恐怕更重要的原因,是近年特區政府堅持「以人為本」的施政理念,施行了多項惠民措施,民眾的怨氣有所消弭,因而不再願意參加帶有對抗性質的團體所發動的遊行。另外,近年澳門社會呈現多樣化,民眾的訴求也多元化,「非利益相關者」的效應已經大幅消減,不再參加與自己所關心議題並不契合的遊行。

  正因為如此,那個以反對進行國民教育為主訴求的遊行,參與者只有區區幾十人,與其過去曾經發動的遊行,動輒就有幾千人參加,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有從另一個側面,折射了大多數居民是贊同對青少年進行愛國愛澳教育的,習近平主席對澳門提出的「四點希望」尤其是第四點的「繼續面向未來,加強青少年教育培養。澳門青少年是澳門的希望,也是國家的希望,關係到澳門和祖國的未來。要實現愛國愛澳光榮傳統代代相傳,保證『一國兩制』事業後繼有人,就要加強青少年的教育培養。」已經深入人心,並以自己的實際行動予以擁護及落實貫徹。

  在過去某些反對派團體舉行的對抗性活動中,曾經發生過自己自動倒地就誣賴在場維持秩序的警員「施暴」的鬧劇。這樣的花樣被揭穿後,其「效力」就趨於「零」。不過,今次「五一」遊行也發生了這樣的鬧劇,但由於警方文明執法,而且警員放棄節假日休息,執行比平日更辛苦的警務,得到居民們普遍的同情和支持,因而「自己瞓低」的戲碼,不再是針對警察,而是針對「自己人」。真讓人想起了「第一個是天才,第二個就是蠢才」的西諺了。

  其三、今個「五一」國際勞動節,屬於建制派中堅力量的工聯總會,也有屬下工會首度組織遊行,人數還不少。而工聯總會本身則舉行集會,表達「尊重勞動,保障權益」的利益訴求。工聯總會參與遊行及集會的總人數,比非建制派團體所發動的遊行中,提出與工人權益訴求相關的團體所參與的人數總和還要多。這顯示,工聯總會不甘心本應是屬於自己的陣地,主動放棄並拱手相讓於他人,要重新將之奪回。

  實際上,「五一」國際勞動節的起源,就是一八八六年五月一日,美國芝加哥市中心發生了三十五萬人參加的大罷工。罷工者要求改善工作待遇,實行八小時工作制。一八八九年七月十四日,世界工人運動組織「社會主義國際」(又稱「第二國際」)在巴黎舉行成立大會,並通過了《五一節案》,把每年的五月一日定為國際勞工節,以紀念當年的芝加哥大罷工,並號召全球勞工為爭取八小時工作制而繼續努力。此後,大多數前社會主義國家也紛紛把這一天定為勞動節假期,並舉行大型慶祝活動。例如,在前蘇聯時期,莫斯科在每年的五一勞動節當天都舉行盛大的遊行,成為工人階級盛大的節日。新中國成立後,工人階級當家作主,天安門前「五一」遊行也是展現工人階級為社會主義建設多做貢獻。後來改為園遊會,也是一片娛樂昇平。但是,在一些國家和地區,「五一」大遊行卻經常演變成無政府主義者的騷亂,並與警察發生暴力衝突,造成財物破壞以至人員傷亡。

  而在澳門特區,今次工聯總會某下屬工會卻是在世界某些國家和地區的「五一」暴力遊行,和澳門特區也曾經有過的「五一」暴力遊行,與內地的「五一」園遊會之間,來個「中間落墨」,既有權益訴求,又是以和平方式進行,這也可算是「一國兩制」的特色。

  其實,這可能只是「試點」,在取得經驗後,日後就是全面推廣普及。實際上,「五一」遊行的主導權,應是由佔人口多數的建制派來主導,而不是輕易拱手相讓給反對派團體。而且,還可以辦成類似嘉年華的形式,充滿歡樂氣氛,與特區政府舉辦的遊藝活動互相輝映。這除了是反制反對派團體發動的帶有對抗性質的遊行,抵消其影響,以正氣壓倒邪氣之外,更是凸顯「一國兩制,澳人治澳」的優越性。


傳送給  


華澳日報有限公司
社址:澳門慕拉士馬路二三一號南方工業大廈十五樓E座
電話:(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八、(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九
傳真:(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四、(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七二
電郵:(行政)correio@ macau.ctm.net,(編採)sanwaou@yahoo.com.hk
All Copyright by JORNAL SAN WA 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