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謝長廷曾當調查局線民雖是舊料卻足以致命


中國有句老話,叫做「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謝長廷日前緊緊抓住馬英九的「美國綠卡」問題糾纏不放,使到本性鈍純溫良的馬英九應對不及,謝長廷就自以為得計。謝長廷此舉,激怒了國民黨人,急召正在中東旅遊的「揭弊專家」邱毅趕返台灣,伺機反擊。果然,農曆新年剛過,昨日出版的《壹週刊》就刊文報導,謝長廷自一九八零年至一九八八年間,為調查局「光華專案」五人小組蒐集情資。而邱毅也於昨日上午舉行記者會,「爆料」謝長廷是「抓耙仔」,在擔任調查局諮詢委員之前,曾經擔任過兩年不見光的線民,出賣黨外民主人士,擷取他們奮鬥得來的民主成果。


現在尚不知道,這一波爆料謝長廷為調查局線民的行動,究竟是邱毅與《壹週刊》的合作策劃之作,還是邱毅在看到《壹週刊》報導之後,跟風爆料自己早已收集到的材料?不管怎樣,「美國綠卡」問題,在台灣民眾的認知中,只是年青學子到美國留學的生活所需,並不存在政治及道德問題。而身為黨外人士卻為調查局充當搜集黨外活動秘密的線民,以圖搞垮黨外運動,則是叛徒行為,存在著嚴重的政治、道德問題,很可能會在「總統」選舉中,惹來泛綠選民的不快,而嚴重影響謝長廷本人的選情。


因此可以說,謝長廷如果不是揪住馬英九的「綠卡」問題不放,就不會惹來媒體和泛藍陣營的反擊,搬出早已不是甚麼新聞的謝長廷「抓耙仔」材料來,使他的「黨外鬥士」形象嚴重受損,而且也將提前抵銷他所計劃的揭批馬英九在美國留學時曾是「職業學生」的「火力」。正是聰明反被聰明誤,「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


實際上,謝長廷曾當過調查局的「抓耙仔」,這並不是甚麼新聞。正如《壹週刊》昨日所報導,前調查員白瑄與媒體人許榮琪就曾於一九九八年間,在「真相新聞網」的「長廷如何問青天,揭穿世紀大騙局」節目中,指摘謝長廷為「抓耙仔」,被謝長廷控告誹謗及違反「選罷法」等罪。而法院在「判決書」中,對謝長廷是否為調查局線民作出了說明,但仍宣判白瑄、許榮琪無罪。既然謝長廷身上有這坨「屎」,也既然謝長廷將自己的選戰主軸定調為「和解共生」,就不應該像陳水扁為黨籍「立委」候選人輔選那樣,渾然不顧及中間選民的感受,而是只顧擁抱深綠,並大搞烏賊戰術,糾纏著馬英九並不算問題的「綠卡」問題不放,以致招來對手反擊,揭批其確是存在問題的「抓耙仔」問題。


其實,除了白瑄、許榮琪曾經在電視節目中揭露謝長廷曾當過調查局線民之外,台北市議會前議員李承龍也曾於一九九九年二月出版了《看謝長廷爪耙仔這條路》一書,詳盡地揭露了謝長廷曾當過調查局線民的具體資料。這本書的書名,是針對謝長廷參選高雄市長時,請來槍手呂政達為他所寫的《謝長廷人生這條路》一書而寫的,因而書內以對照謝長廷大事年表的手法,加以評註,並將「人生這條路」內的一些情節,予以附註,揭穿謝長廷當時的一些「義舉」其實是在為調查局蒐集黨外情資。


白瑄於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出版的《全民公敵調查局》一書,也以較大的篇幅,談到調查局佈建線民的情況,其中有不少內容就提及到謝長廷。其中有一段說,像謝長廷的「宋七力案」,也是一個很好的教材。最初謝長廷和宋七力的接觸和結合,可以說是調查局所安排和掌握的。但是隨著這個組織的不斷積極發展,其詐騙的手法和斂財的規模,已經急速擴大到令人側目、瀕臨脫離掌握的危險。該事件雖然是由一個小角色、新黨的璩美鳳議員所揭發,基本上只是一次擦槍走火、無意間引爆的事件,調查局絕對有能力制止。但是調查局卻也順水推舟,讓謝長廷遭受到一次相當致命的打擊。經過嚴厲的「家法伺候」一番後,把謝長廷的驕氣消去大半,乖乖低頭,迷途知返。事後在白曉燕案當中,調查局所以會安排一齣大戲,讓謝長廷大出風頭,進入南非武官官邸與陳進興交涉,就是調查局對謝長廷的一種安排和補償。所以在一九九八年,高雄市長選舉的衝刺階段時,璩美鳳還對媒體公開表示願意幫謝長廷助選時,一般社會大眾一定會誤以為是璩美鳳一種「勇於認錯」的表現,除了圈內人之外,很少有人能真正領略到調查局的高明謀略運作手法。而自謝長廷當選高雄市長之後,因為擔心隨時要面對群眾的質疑,身為資深調查局線民的秘密隨時可能會成為熱門的話題,所以不只臉色都不敢直視攝影機,甚至都是用側面的角度面對鏡頭。其內心的惶恐不安,已經非常直接的反應在日常的言行之中了。


但是,《壹週刊》和邱毅只是爆「舊」料,就已使謝營慌亂手腳。昨晚,謝長廷競選總部發言人趙天麟聲稱,將會提告邱毅違反「罷免法」,意圖使謝長廷不當選。但謝長廷是否也應抿心自問,前一段時間糾纏於馬英九「綠卡」問題,是否也是違反了「選罷法」,意圖使馬英九不當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