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柯文哲一朝得志語無倫次?


新科臺北市長柯文哲就職上班後,展現了「不一樣」的作風及氣勢。一方面,雷厲風行,立即拆卸忠孝西路公車道,及限令拆卸違規建築物,還施展酷吏本色,嚴厲限制市政府員工的社交,連被人請吃一頓飯也必須報備,他自己隨意乘坐運而不帶隨扈;另一方面,卻是亂講話作風不改,繼續隨口噏,在元旦升旗禮上,與馬英九握手一秒鐘之後。卻說馬英九是「死亡之握」,他自己卻是「回春之手」,還說說是要比較一下誰的手「更厲害」;而他的選戰操盤手姚立明也有樣學樣,在電視節目中大爆內幕,說柯文哲在競選活動期是刻意與綠營切割,躲開蔡英文的掃街車隊。


柯文哲的「行」方面,確實讓人眼前一亮,不但把在八年臺北市長任內政績「不怎麼樣」的馬英九比下去,而且可能連在臺北市長任內施政作風頗有佳評的陳水扁也自嘆不如。甚至他嚴令下屬的做法,還有媒體將之比美習近平的「八項規定」。倘長此堅持下去,當能展現他的能力和作風,折服選民甚至是其對手,說不好在未來歲月中,倘民進黨的蔡英文犯了甚麼錯誤,導致綠營群眾改變主意,拱他出來參選「總統」,當選機率可能將會比蔡英文還要高,因為必能跨越藍綠,讓選民們對他消除對民進黨「台獨黨綱 」仍然存在疑慮的魔障,從而可以吸收到淺藍和中間選民的選票;但在「言論」的方面,則令人不敢恭候了。倘若柯文哲繼續這樣隨意「大嘴巴」下去,就把他自己在「行」的方面的良好形象都給毀掉了,甚至激怒市民,在他爭取連任時,以至倘他果真去參選「總統」,都將不再賣他的賬。


實際上,柯文哲在競選時,他在「言」的方面的直率作風,確實讓選民們「有感」。他們早就已經厭惡了那些戴著面孔說話的政客們的虛偽作風,因而對柯文哲的大白話,盡管有時也感到兀突,但畢竟是感到親切而新鮮的,因而頗為喜愛。但現在的身份畢竟已經不同了,已經是堂堂正正的「首都」市長,雖然仍不能像政客們那樣講套話假話,但也不再喜歡柯文哲的那種隨口亂噏說作風甚至是尖酸刻薄的口吻。


或許,一開始民眾還將會感到新鮮,但長久下去,就會產生「靠把口食飯」的感覺,對他產生「嘴尖皮薄腹中空」,以「亂噏廿四」來掩飾自己肚子裡「沒料」的宭境,甚至是「一朝得志,語無倫次」。這樣,對柯文哲的新鮮感很快就將消散,人們要的不是善於「耍嘴皮」的市長,而是務實能幹的市長,最好就是少說話,多辦事。


實際上,柯文哲侮辱馬英九是「死亡之握」,已經引起了坊間的強烈反彈。不但是泛藍陣營批評他不厚道、沒修養,這句話是最惡質的耳語,而且就連他的支持者也看不下去,認為這種捕風捉影、毫無根據的言論,根本就端不上檯面,而且也絲毫無助他的臺北市治理。更嚴重的是,將會撕裂曾經以高票將馬英九拱進臺北市政府大樓的選民的情感。何況,馬英九現在仍然是手握中央行政資源的「總統」,柯文哲這種損人不利己的話只會傷害他的市政推動。


「死亡之握」,這本來是一些網民在網絡世界中使用的語言,形容馬英九已經從十年前的「票房保證」蛻變為「票房毒藥」,凡是與他握過手的候選人都將會宣佈好甚至是落選。這句網絡用語本來就登不上大雅之堂,何況現在選舉已經結束,這句話的「時效性」也已經消失了。但已經登上了市長寶座的柯文哲卻還在津津樂道,而且惡心馬英九也就算了,還抬高自己為「回春之手」,確實是大有「一朝得志,語無倫次」的意況。倘柯文哲是在投票前夕說這句話,說不好將會對深藍選民們造成刺激,他的得票率就將不會那麼亮麗。


同樣道理,倘是在投票前夕說的話,可能會影響投票結果的,還有姚立明的要主打超越藍綠的柯文哲,「選前碰到蔡英文就要躲」之說。這讓綠營實在很沒面子,傷透了綠營支持者的心,並引起民進黨人強烈不滿。「立委」管碧玲就提醒姚立明,在彰顯自己之餘,「要避免傷害民主的盟友」;「立委」段宜康也狠批姚立明傷人,「製造毫不必要的爭議話題」。柯營倘若繼續這種嬉皮笑臉的做法,不要說他倘是想參選「總統」,就是說在三年多後,他希望能爭取連任臺北市長,曾經投票支持他的選民,可能會改投他人。


柯文哲的酷吏作風,同樣引發部分人的側目。臺北市政府的員工自不待說了,就連「沒有利益相關者」也看不過眼,認為這可能是柯文哲的傲慢心理作祟。知名作家張大春就在其臉書上PO出一篇文章,寫下「人來瘋到一個程度,就會繼續瘋下去,拐不了彎兒了。我不想做烏鴉嘴,也不想因言而廢人,不過,端倪已現,柯文哲要好好警醒、也好好反省」。張大春接著也以佛教用語「增上慢」所代表的「特別強烈的傲慢」以及「未得到證明,卻自認已得到證據」來形容柯文哲的行事作風,更在文末說「一切表像的過惡失誤,或可能源出於此,而非亞茲伯格症。」整篇文章雖然沒有明指,卻似乎是在擔心柯文哲近期的行事可能因為自負而導致「衝過了頭」。


看來,柯文哲也將步馬金體制的後塵。實際上,馬英九也曾「不吃人間煙火」,對黨務改革操之過急,由國民黨秘書長金溥聰執行「改革」措施,要大煞黨內地方勢力威風,這本來並非壞事,但卻因不講究方式方法,而且操之過急,導致人心渙散,無人積極執行黨中央的指令,在不久後的幾場地方性的補選中一敗塗地。柯文哲也將逃不出這個「規律」,在三年多後的爭取連任選舉中,就將會自嘗苦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