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柯文哲稱陳水扁是顆「核子彈」將不幸言中


陳水扁獲得「保外就醫」後,除了當天有逾千「獨派」人士「夾道歡迎」之外,至今尚沒有什麼大的動靜,陳水扁這幾天都是在家靜靜休養,讀書看報,享受家庭之樂。似是他在嚴格遵守台中監獄為他立下的「三不」規例,而希望他能作「精神領袖」的「一邊一國連線」及其他「獨派」人士,也不願打擾他的休息,似乎是「風平浪靜」。不過,臺北市長柯文哲卻不以為然,指出政府對陳水扁的「保外就醫」案,在沒有準備好之下就讓陳水扁回去,十五天內應不會出問題,但十五天後他沒有把握。柯文哲還表示,陳水扁就像核能具有巨大的社會能量,如果是在控制之下,就是核能發電廠,沒有控制就叫核子彈。政府沒有準備好就把他放回去,是製造社會潛在危險。「要嘛政府太笨,要嘛太狡猾,算計太深」。


儘管柯文哲這番話,是在批評馬政府利用陳水扁的「保外就醫」案進行政治算計,但他聲稱陳水扁將是一顆「核子彈」,可能會不幸言中。而從種種跡象看,陳水扁這顆「核子彈」正在處於核分裂臨界邊緣,即將爆發;而其危害的,將不但是柯文哲所指的社會,而且還將是民進黨以至是正在躊躇滿志奔向「二零一六」的蔡英文主席。


對社會的危害,當然是加深藍綠分裂以至是社會撕裂。本來,近年來台灣社會的發展趨勢,已經呈現了兩頭小中間大的「橄欖狀」形態,即主張「急統」及「急獨」的都是小數,處於邊緣化狀態;而大多數民眾,不論藍綠都主張維持現狀。不統不獨。因此,深綠人士及團體已經基本沉寂,苦無理由出來活動,只能藉口陳水扁的「政治冤案」及其「醫療人權」問題發聲。現在他們的精神領袖陳水扁已經獲得「保外就醫」,他們又豈能輕輕放過這個可以集結並公開活動的好機會?因此,在陳水扁精神和體力恢復過來後,必然會頻密探訪陳水扁並領取意旨;而在離開台中監獄時,刻意頭戴寫著「扁案是政治迫害」的鴨嘴帽,身穿寓意民進黨政治色彩的綠色衣服的陳水扁,就必然會對馬政府的施政表現,及民進黨的政治作為,大談自己的看法。以其口才之佳,口若懸河的習慣表現,必然會說個不停,直攪得個「週天寒澈」。


屆時,陳水扁對其「冤家對頭」馬英九毫不客氣,已是可以預料。但對民進黨而言,可能也將會「毫不手軟」,向蔡英文開炮。本欄在陳水扁獲批「保外就醫」之前,曾預料台灣地區將出現兩顆「太陽」,是指陳水扁及蔡英文的個人魅力而言;在陳水扁獲批准「保外就醫」後,又進而分析民進黨將會有南北兩個「中央黨部」,則是陳水扁及蔡英文對民進黨的實質影響力及所發揮的作用而言。或許,這個效應已在暗中發酵。


陳水扁首先發炮的議題,可能將會是其寶貝兒子陳致中的參選「立委」安排的問題——陳致中希望能在履行重新入黨程序後,在勝算機率甚高的高雄市前鎮小港選區參選「立委」,希望民進黨在黨內初選時能適當安排;但由於陳致中在二零一二年的「立委」選舉中,陳致中以無黨籍的身份,強行在高雄市前鎮、小港區(第九選區)參選,但民進黨也早已在該選區提名了爭取連任的郭玟成,因而在陳致中加入之後,就形成了「鷸蚌相爭」的態勢,讓國民黨的林國正「漁翁得利」。本來,綠營在前鎮、小港區擁有超過六成的基本盤,因而過去歷次選舉都是民進黨「吃香喝辣」,陳致中在二零一零年的高雄市議員選舉中還拿下了全台灣地區的最高票。在「立委」選舉實施「單一選區兩票制」後,林國正本來就應更沒有任何機會當選。但陳水扁家族偽證案由台灣「最高法院」終審定讞,各被告均罪名成立,其中陳致中被判三個月徒刑,而按《地方制度法》規定,「行政院」解除其高雄市議員的職務。陳致中在以社會勞動代替坐牢刑滿後,在其父陳水扁支持下,不顧民進黨的強烈反對,當即投入「立委」選舉。結果,獲得民進黨全力輔選的郭玟成獲得五萬九千二百八十五票,陳致中只得四萬八千九百四十一票,均不敵於林國正的七萬零六百票,終於拱手讓出這個「綠色大票倉」。對此,民進黨當然是頗有意見。而陳致中現在卻仍然要在此選區參選「立委」,無疑是對民進黨尤 其是該選區的郭玫成不公平。


對此,民進黨的「前射炮」聲已經響起,並由屬於「新潮流系」的民進黨中央發言人徐佳青率先「開砲」,指出陳致中申請再入黨須遵照黨內程序,依黨內程序規定,違紀參選五年內不得再入黨,陳致中是二零一零年違紀,今年六月才滿五年,始能申請重新入黨,而且入黨滿兩年才可參選,唯一的例外是艱困選區可以徵召。而黨內人士也認為,違紀參選五年內不得再入黨的限制,對陳致中也沒有例外,「天皇老子來也是一樣」。而前鎮小港選區,除前「立委」郭玟成爭取參選,可能還有其他市議員爭取。如果陳致中是到相對艱困選區參選,民進黨可徵召他參選,這樣「五年條款」也就解套了。


陳致中是於二零一零年六月退黨參選高雄市議員的,但民進黨卻仍然執行內規規定,以「視同除名處分」處理,因而他必須在五年後才能重新入黨。現在的爭拗點就在這裡,陳致中主張當初退黨參選是協調結果,是被勸退,不適用「五年條款」,因而在二零一三年九月就開始申請入黨,而依「二年才能參選」的規定,到明年「立委」選舉投票日前,他已經符合資格,因而堅持按常規參加民進黨「立委」初選,並就其入黨案申請仲裁。


陳致中堅持要參選「立委」,除了是要延續陳家的「政治香火」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為稻粱謀」。陳水扁的弊案定讞後,按新修訂的《卸任禮遇條例》規定,他原本可享受的卸任禮遇全數被刪。陳家的生活來源尤其是吳淑珍的醫療費用,難以得到保證。就連陳致中自己的生活費也成問題,全靠其妻子黃睿靚教鋼琴的菲薄收入,是不足夠的。現在陳水扁獲得「保外就醫」後,其醫療費用也得自己解決,這對陳家來說更是「百上加斤」。因而陳致中必須透過參選「立委」,並藉此名義籌款,在扣除選舉經費之後,其「選舉結餘款」就可作為生活費。而且,陳致中當上了「立委」後,每月的薪酬,加上黃睿覲也可借著其作「立委」辦公室主任,向「立法院」申領「立委」助理費,就可以解決陳家的生活費用問題。


但是,郭玫成以至是其所屬的民進黨「新潮流系」,肯定不會「拱手相讓」小港選區,因而必會誓死相爭。這就將會引發「新潮流系」與「一邊一國連線」的大混戰,而陳水扁也必然會親自落場,以自己尚有的「餘威」為寶貝兒子「保駕護航」,從而在黨內引爆第一顆「核子彈」。這將使得在黨內派系情感上傾向於「新潮流系」的蔡英文左右為難。這也可能是她沒有前往探視陳水扁,只是委派了秘書長吳釗燮代表她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