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柯文哲本身也將是威脅蔡英文的「核彈」


在「九合一」選舉前曾刻意躲避蔡英文的柯文哲,這次終於躲不開了,相反還需一同坐下漫無邊際地傾談超過一個小時,而且還搭上了一個李登輝。原來,「獨派」團體「台灣國家聯盟」前晚舉行「足愛台灣迎接二零一六天光」籌款晚會,李登輝、蔡英文和柯文哲都有應邀出席,一起坐在主桌,蔡英文還坐在李登輝與柯文哲的中間,亦即柯文哲與蔡英文並肩而坐。既然並非是「正式會議」的場合,而是邊吃邊談,當然所談內容就是漫無邊際,隨意得很。


這是自從柯文哲「橫空出世」以來,李登輝、蔡英文、柯文哲「三巨頭」首次共同公開亮相。據報導,三人親密互動,頻頻交談。在「九合一」選舉中為了營造「超越藍綠」形象,因而刻意躲避李登輝、蔡英文的柯文哲,在高票當選後終於「過了河就是神仙」,不再擔心自己會被畫上「深綠」的臉譜了,不但是應邀出席「獨派」團體的聚會,而且還樂於與李登輝、蔡英文共同公開亮相,並在現場媒體圍繞主桌「環視」之下,與之相談甚歡,毫不忌諱媒體的鏡頭。


但似乎李登輝並不滿足於柯文哲僅止是當選臺北市長,「船到碼頭車到站」,而是還希望他能「更上層樓」。因此,李登輝不顧自己曾經在二零一二年「總統」大選的選前之夜曾為蔡英文站臺的「史跡」,也明知蔡英文正在做著「二零一六」的大夢,而且在「九合一」選舉後參選並當選的前景更高的態勢,在抵達會場就連聲稱讚柯文哲上任第一天就拆卸忠孝西路公車專用道,「不對的事就馬上處理,處理得很好。」並聲稱像柯文哲這款人應該做「行政院長」、做「總統」,「國家」才有辦法改變,不然都是老想法、老觀念。幸而,這時蔡英文尚未到會場,否則,場面將很尷尬。而柯文哲則還有自知之明,連聲說「不要害我」。


李登輝鼓勵柯文哲參選「總統之語,究竟是客套說話,還真的是已經「移情別戀」?難以猜度。不過,倒是折射出一個問題,其實李登輝對民進黨也不盡滿意,並進而延伸到明年的「總統」大選,就像臺北市長選舉那樣,柯文哲倒是能夠吸引到那些既對國民黨不滿意,也對民進黨不放心的中間選民的選票。說不好,一直希望能夠組織「第三勢力」的那些遺老遺少們,屆時真的是會從李登輝這句話中得到「啟迪」,慫恿柯文哲跳出來參選「總統」。倘果如此,剛才說過陳水扁將是一顆「核子彈」的柯文哲,其實自己就是一顆嚴重威脅蔡英文的「核子彈」。


實際上,中間勢力一直對藍綠兩黨不滿,試圖走出一條自己的路,從而曾多次組織團體試圖參加公職選舉,但卻都沒有成功,無法從國民黨和民進黨的夾攻之下衝出來。就在「太陽花學運」之後,前民進黨主席林義雄還糾集了一群親綠知識分子,並有「太陽花學運」主要領袖參與,聲稱將在二零一四年年底成立一個名為「公民組合」的「第三勢力」政黨,並準備參加二零一六年的「立委」選舉。但不知為何,卻是「雷聲大雨點小」,二零一四年過去了,這個「公民組合」卻並沒有正式成立。


在此之前,島內的其他一些政客,也曾做出過籌組「第三勢力」的嘗試。其中曾是民進黨資深黨員的簡錫鍇等人,就曾發起籌組了「泛紫聯盟」,以「赤橙黃綠青藍紫」的光譜序列中,高於「青」(即綠,代表民進党)、「藍」(即國民黨)的「紫」來自詡,大有超逾國民黨與民進黨之意。但卻因無法發展而告煙消雲散,部分參與者又跑同國民黨。
在陳水扁第二個「總統」任期內,陳水扁的貪腐弊案被揭發後,黨外也興起籌組「第三勢力」的呼聲。當時的「紅衫軍」,就具有「第三勢力」的性質。但由於有太多的藍軍人馬參與,且施明德只是借發起「紅衫軍」運動要與陳水扁「別苗頭」,幷無取而代之之意,後來未能堅持下去。


至於李登輝本人,自他被趕出國民黨之後,籌組「第三勢力」政黨就一直是他的孜孜追求。當時,他爲了壓制國民黨的勢力,從國民黨內拉出一批「本土派」,自創「台聯黨」,以暗助陳水扁。但「台聯黨」的發展,反而逐漸變成民進黨的「黨內黨」,失去了獨立性,幷最後因爲無法取代民進黨,而變成了一個「本土社團」,陷於泡沫化。因此,他就將「台聯黨」撇開,另行組織「第三勢力」政黨。在二零一二年「總統」大選之前,就已建議由王文洋出面,組織「第三勢力」參選,以制衡馬英九。


據說,從二零零五年到二零零八年,李登輝眼看到民進黨在縣市長選舉、「立委」選舉和「總統」大選中三連敗,國民黨奪城掠地,從縣市長到「中央」的「立法院」和「總統」的選戰,都所向披靡,很擔心國民黨可能會做大,因而要以籌組「第三勢力」來反制國民黨。


後來看到馬英九民調低落後,認爲有機可乘,但又不願見到幷不尊重自己的民進黨捲土重來,因而希望已年近九十的自己,能搶在自己有生之年組織「第三勢力」從中漁利,上臺「執政」。但自己的財力難以應付,因而希望能借著自己的影響力與王文洋的財力,重組政黨,集結「第三勢力」。李登輝評估,第三勢力若能成功策動,就可結合國民黨的「本土」、「地方」派系,甚至與民進黨合作,在關鍵時刻發揮影響力。從中可以看到,李登輝十分焦急自己已是時日無多,爲阻攔兩岸經濟交流合作已是急不及待了。
然而,王文洋雖然對籌組「第三勢力」很有興趣,但對「第三勢力」的功能和目的卻與李登輝有不同看法。他只是認同李登輝的「本土兩黨制」理念,因而願意擔當「第三勢力」的義工,避免讓台灣在二零零八年選舉後掉入兩黨對立的僵局漩渦裏。但是,他幷不主張組織「第三勢力」政黨,而是希望能組織名爲「王文洋之友會」的政治團體。而且,他對參選「二零一二」不感興趣,也不會角逐「不分區立委」,幷聲稱如果大家都只顧個人私利,「很沒意義」。何況,王文洋更是在李登輝面前公開否認自己反對「ECFA」。這就顯示,從李登輝、王文洋結盟開始,兩人的理念就已出現分歧。因此,李登輝是找錯了王文洋,白白浪費了寶貴時機。


已是風燭殘年的李登輝,自知「時日無多」,頗有迫不及待之感。正好此時,柯文哲在臺北市長選舉中,堅持要以無黨籍身份參加,以凸顯「超越藍綠」,這正好符合李登輝的口味。而且,選舉結果是柯文哲贏了,不但是打破了臺北市是藍軍「鐵票倉」的定律,而且也打破了中間勢力贏不了的鐵律。因此,李登輝這次或會頓生「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之感。說不好,李登輝將會「想做就去做」,遊說柯文哲參加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大選,自己則會擔任其後援委員會召集人。


問題是柯文哲是否有此意願。看來,已經嚐到權力滋味的柯文哲,將會抵受不了更大權利的誘惑。倘此,蔡英文就有「難」了。說不好,在陳水扁與柯文哲的雙重幹擾之下,她的」二零一六之夢」,仍有變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