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賴清德將自毀「明日之星」形象及前景


曾被視為民進黨「明日之星」的民進黨籍台南市長賴清德,近日與國民黨籍的台南市議會議長李全教槓上。不惜以紆尊降貴的身段、「以上駟對下駟」的戰術,與李全教纏鬥不休,恐怕將會無論是在無論從現實效應中還是在戰略上,都將會是自損其「明日之星」的形象及政治前景。


民進黨因不服在台南市議會議長選舉中,其黨籍市議員佔有過半議席下,李全教竟能當選市議會議長,而除了指控國民黨在市議會議長選舉中「買票」之外,還指控李全教在市議員選舉中賄選,因而台南市地檢署對李全教提起「當選無效之訴」。賴清德以此為由,宣佈在李全教的議員及議長選舉官司還未厘清之前,他不進入市議會備詢;而且,只要李全教主持市議會,市政府官員都不會到市議會備詢。


賴清德此舉,由於在表面上具有正當性,而且也因民進黨在各縣市議會議長選舉中未達預期目標,甚至可說是慘敗,與「九合一」選舉的狂勝形成強烈反差,在面子上很有「過不去」的感覺,因而就在賴清德的「發飆」中,尋找到「感覺補償」的發洩口,因而都站在賴清德這一邊,連在民進黨未來「總統」大選出線權之戰中存在著暗中競爭的黨主席蔡英文,也「仗義」實際上卻是被賴清德「綁架」,發聲支持賴清德。


很明顯,賴清德是「輸不起」。在「九合一」選舉前,全台灣地區只有台南市是市長和市議會議長都是民進黨員,成為「完全執政」的典範。由此,在民進黨獲得「九合一」大勝後,蔡英文希望能以台南市為榜樣,爭取在民進黨籍候選人當選的縣市,及縣市議員佔過半議席的縣市議會,都能推廣台南市的經驗,實現「完全執政」,以利於這些縣市政府的施政更為順利,取得更佳的政績,在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時,民進黨打出的「綠色執政,品質保證」旗號就更具說服力。因此,蔡英文下達命令,要求全體民進黨籍縣市議員在縣市議會正副議長選舉中,不惜以涉嫌違法的「亮票」手法,攻下民進黨執政的縣市的議會,以實現「完全執政」。


但意想不到的是,雖然有高雄市達到了目標,但其他幾個民進黨執政的縣市,大多未能「達陣」,而且反倒是原先作為「榜樣」的台南市,卻是「陰溝裡翻船」,雖然民進黨籍市議員在市議會議席中實質過半,但由賴清德支持的前任市議會議長賴美惠卻大比數落選,而國民黨中常委李金教卻意外當選。而且,賴美惠與顏清德一樣,都是「新潮流系」流員。這種奇恥大辱,教賴清德如何承受得起?


因此,賴清德「發飆」了。表面上看,賴清德是佔了上風;但從長遠看,他卻可能會得不償失,甚至無論是從現實效應中還是在戰略上,都將會是自損其「明日之星」的形象及政治前景。


實際上,在現實層面上看,賴清德將犯下踐踏人權、民主和法制的政治錯誤,而人權、民主和法制卻正是民進黨賴以起家及長期爭取民眾支持的旗幟。首先,在人權方面,台灣地區的刑事政策堅持「無罪推定原則」,這正是標榜「反獨裁,反政治迫害」的民進黨在經過鬥爭之後,所取得的政治成果,因而在陳水扁執政時期,既是要凸顯民進黨的「政治正確」,當然更是為了為「加入聯合國」的政治圖謀服務,導演了將《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島內化」的政治大戲,而「無罪推定原則」就是由《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揭櫫的。現在他在指控李全教涉嫌犯了「賄選罪」,並聲稱在李全教的議員及議長選舉官司還未厘清之前,他不進入市議會備詢;不要說是這宗案件尚未定讞,因而仍然屬於「無罪推定」階段,而且連司法程序還未開始,他就以「有罪推定」來對付李全教。更何況,何況,他指控李全教的依據只是道聽途說的資料,沒有實質證據,只是為了出一口氣,法官是否判決有罪,也尚未得知。他這樣做,與民進黨長期以來追求的「人權」相悖。


其次,在民主方面,賴清德只是指控李全教「賄選」,就拒絕到市議會備詢,等於是剝奪了李全教以往的其他議員,包括民進黨籍議員對市長及市政府的資訊權,亦即侵犯了由選民一人一票選出來的市議員的民主權利,更是不尊重全體選民的民主選擇。


再次,《地方制度法》規定,「市長應向議會提出施政報告」、「應出席議會接受質詢」。而賴清德拒絕到市議會作施政報告及備詢,等於是違反《地方制度法》。倘堅持下去,其出任市長的正當性受損,甚至國民黨還將會以此為由,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中的罷免機制,發動罷免他。盡管在台南市投票,不一定能成功,但他的管治權威卻也嚴重受損了。


另外的一個現實性錯誤,是賴清德拒絕到市議會作施政報告後,市議會同樣也將無法審議市政府財政預算案。倘此,市政工作就將無法開展,甚至連市政府工作人員的薪水也將發不出來,賴清德將如何展現政績?


而在戰略層面上,賴清德也犯了重大錯誤。其一、自己是未來「總統級」的人物,可以說是「上駟」;而李全教盡管是國民黨中常委,但在政治層級上充其量也只能說是「中駟」而已;再倘以是否有潛力參選「總統」計算,李全教就只能是「下駟」。賴清德竟然與他槓上,豈非自降身價?


其二、賴清德與蔡英文的「總統」提名權之爭,將更陷於下風。本來在「九合一」選前,雖然蔡英文有黨主席職務「加持」而機率較高,但黨內仍有說法,倘民進黨只是小勝,或是攻不下臺中市,蔡英文的「二零一六執政」就有阻滯,賴清德完全可以輸了的人應讓給別人去選的「民進黨慣例」為由,發動蔡英文的對立面迫逼曾於二零一二年輸過一次的她退選。在「九合一」選舉中,賴清德雖然拿下了全台最高得票率的佳績,但「民進黨」則是大勝,蔡英文的「原罪」被卸除,賴清德在「總統」黨內初選中已經明顯處於下風。而他卻又偏偏犯下此等錯誤,就將更為被動。說不好蔡英文支持他,就是一個「無間道」之計,讓他在錯誤的道路上滑得更遠。而蔡英文在與「新潮流系」之後,甚至連「新潮流系」也為了保住蔡英文而冷落自己的流員賴清德,讓其在「新潮流系」內陷於邊緣化。


其三、賴清德為了賴美惠。而與「一邊一國連線」結下了「樑子」,而現在「一邊一國連線」的精神領袖陳水扁已獲「保外就醫」,必會將他列入「拒絕來往戶」名錄,因而他的未來政治前景,將是得不到黨內重要派別的「加持」。


這正是「一子錯,全盤皆落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