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賴清德一箭雙雕明攻朱立倫暗槓蔡英文?


民進黨籍的台南市長賴清德,在打擊國民黨籍台南市議會議長李全教的過程中,卻槓上了同為「直轄市長」,但卻即將當選為國民黨主席的朱立倫。如果說,賴清德對李全教是「上駟對下駟(最多也是中駟)」的話,那麼,賴清德對朱立倫,就是名符其實的「上駟對上駟」,甚至是「上駟對超上駟」了。


其實,從賴清德對拼朱立倫的內容看,許多都是借題發揮,以至是無的放矢的,亦即並非與其利益攸關的問題,至多是說朱立倫包庇李全教而已。但即使如此,賴清德的槍口瞄準得也並不準確,因為朱立倫至今仍未是國民黨的「大當家」,現在國民黨當家的是代主席吳敦義,要將李全教所謂「賄選」的責任「入數」,也應掛在吳敦義的身上。而朱立倫在一月十七日國民黨員投票選舉他為國民黨主席,並從代主席吳敦義手中接過印璽之前,只是一位掛名的副主席而已。


本來,在行政職務方面,賴清德與朱立倫兩人都是直轄市長,並因此職而出席「行政院政務會議」,可說是平起平坐。但朱立倫曾任「行政院」副院長,亦即曾經實質性執掌過「中央」職務,因而其行政位階高於賴清德。而在黨務方面,賴清德因是直轄市長,按照民進黨黨章規定,是當然中常委;而朱立倫是國民黨副主席,即將篤定當選並出任主席,當然是比賴清德高得多。因此,賴清德炮打朱立倫,就是「仰攻」,似有要抬高自己位階之意。


這就是說,賴清德要將自己的位階,抬到與朱立倫平行的「中央」層級的高度。由此角度觀察,人們都將之視為賴清德與朱立倫的「總統大戰」提前開打,亦即賴清德是把朱立倫視為自己未來在「總統」大選中的潛在對手,因而提前打響「前哨戰」。


但且慢,不是說,大多數人都認為蔡英文才是代表民進黨出戰「二零一六」嗎?幾時輪到賴清德?何況,朱立倫不是在宣佈參選國民黨主席時,已經明確聲明將不會參加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嗎,為何賴清德卻仍然將朱立倫視為自己參選「總統」的潛在對手?


這要話分兩頭說。首先,在民進黨方面,有不少人曾經說,賴清德是民進黨的「明日之星」,實際上某權威媒體最近公佈的一個政治人物排名次序,賴清德名列第一、陳菊第二、朱立倫第三、蔡英文才第四。在「九合一」選舉前的上一屆縣市長任期中,台南市是民進黨唯一「完全施政」的縣市,亦即市長和市議會議長都是民進黨人。而且,在全台灣地區的縣市政績排名中,台南市也是名列第一。因此,在民進黨推出的「綠色執政,品質保證」宣傳口號下,賴清德一直以此為政治資本,懷有直取「總統」大位的強烈企圖心。


其實,不單止是賴清德,還有「新潮流系」部份流員,也都認為在蔡英文輸掉「總統」大選後,應當輪到由賴清德代表民進黨出戰「總統」大選的時候了。實際上,在過去,「新潮流系」在邱義仁、吳乃仁「當家」或對流內事務發揮重大影響之時,「新潮流系」一直奉行「老二哲學」,自己不出頭,只是一味「造王」,因而在陳水扁兩次「總統」選舉中,都在其競選總部中發揮著重大作用。即使是要插手「揀蟀」,也是推出流外人士,如陳水扁在爭取連任而挑選副手搭檔時,曾一度意圖撇開呂秀蓮,而「新潮流系」「雙仁」就曾先後推薦過蘇貞昌和蔡英文。而陳水扁成功連任後,「新潮流系」「雙仁」也曾籌劃推出「蔬(蘇)菜(蔡)配」作為民進黨參加二零零八年「總統」大選的人選。


但在民進黨發生了圍剿「新潮流系」的「十一寇」事件,尤其是吳乃仁服刑坐牢,邱義仁淡出流務並赴日本客座研究後,「新潮流系」新一輩「當家人」(先是段宜康,現是鄭文燦)卻有了新的想法,就是「新潮流系」不要再做「造王」的角色,而應當是自己「做王」,即由「抬轎者」轉變為「坐轎者」。而在「新潮流系」內,最具「坐轎」條件的,就是賴清德。


不過,「新潮流系」已不像過去那樣鐵板一塊,其流員各有支持對象,其中仍有部分人分別支持蔡英文或蘇貞昌。但問題是如以出戰「總統」大選考量,蘇貞昌的年齡偏大,而蔡英文則曾輸選一次。按照民進黨的老傳統,已經輸過的就不能再參加同一種公職選舉,而讓位於新人參與,這也算是發揚民主傳統。即使是操盤選戰的黨主席,如果民進黨選輸,也須引咎辭職以示負責。因此,在二零一六年「總統」選舉的黨內初選過程中,倘是有黨員搬出這個理由,蔡英文不是沒有障礙。因此,賴清德仍有機會。


但蔡英文運氣好。在二零零八年時,民進黨遇到創黨以來的最低谷,一方面因陳水扁的貪腐案發而民意低迷,另一方面謝長廷在「總統」大選中慘敗,民進黨似乎是難以翻身,其宭境與今日的國民黨相差無幾。因而在謝長廷辭去黨主席後,沒有人願意接著挑起這副「爛攤檔」,這就讓原先根本與民進黨不沾邊,即使當了「陸委會」主委和「行政院」副院長也沒有加入執政民進黨,後來為了參選「不分區立委」才「不得」不入黨的蔡英文,「冷手拾了個熱煎堆」,在當了黨主席後,由於「起步點」低,每獲得一點成績都格外耀眼,後來還竟然可以使民進黨「鹹魚翻生」,這可能是連她自己也意想不到的。而今次她回鍋任黨主席不久,民進黨就狂勝了「九合一」選舉,連她自己也覺得贏得莫名其妙。這就使得她卸掉了曾經輸掉「總統」選戰的「原罪」包袱,黨內外不少人都認為仍由她代表民進黨參加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的機率最高。


這就打碎了賴清德的「總統夢」。何況,在台南市議會議長選舉中,他的親信賴美惠也竟然「陰溝裡翻船」,更使他在黨內「總統」提名權競爭中大為「失分」。更令賴清德氣惱的是,蔡英文釜底抽薪,在民進黨籍縣市長就職時,只是出席「新潮流系」總召、桃園市長鄭文燦的就職儀式。這除了是要充分利用「新潮流系」的輔選能力之外,可能也是要對賴清德實施「截胡」戰役的一著重要戰術。


這讓賴清德哪能噎得下這口氣?因此,他炮打朱立倫既然是「師出無名」,其實就是「借助鍾馗打鬼」,在暗槓蔡英文。這其實是一箭雙鵰,因為朱立倫和蔡英文都是他爭奪「二零一六」的潛在對手,只不過一個是在黨內,一個是在黨外而已。由此,也反過來佐證了賴清德對「二零一六」的強烈企圖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