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馬英九謁陵垂淚愧對恩師蔣經國


昨日是蔣經國先生逝世二十八周年紀念日。馬英九循例前往桃園市大溪頭寮蔣經國陵寢謁陵。由於桃園市已經在去年「九合一」選舉中「失陷」,改由民進黨執政,因而不再出任桃園市長亦即當地父母官「陪同謁陵」的景象。而馬英九在陵前,強忍淚水,緊閉雙眼,大有「倉皇辭廟,垂淚對宮娥」之淒境。


當然,馬英九現在仍然是「總統」而不是「李後主」,但一年零四個月後呢?不但是任滿卸任,而且極有可能是,國民黨會在「總統」大選中再次失去政權;倘果如此,馬英九在謁陵時,就真的是「倉皇辭廟」,並垂淚面對身邊一眾部屬及幕僚、隨扈了。


而馬英九昨日在謁陵時,緊閉雙眼,強忍淚水,陷入苦思。自稱為「蔣經國好學生」的馬英九,在蔣經國的靈前,是否有悔?懺悔自己極有可能會繼也是自稱「蔣經國學校學生」的李登輝,將台灣地區政權拱手讓給民進黨之後,也步其後塵再次將台灣地區的政權拱手讓給民進黨?自己因此而對不起看重他、並引領他走進政壇的蔣經國先生?難怪,也自稱「蔣經國好學生」的宋楚瑜,就一直痛罵馬英九「對不起蔣經國先生」。


或者,馬英九在強忍淚水時,可能也在擔心,蔣經國和蔣介石的陵寢,將會遭到民進黨地方政權的迫遷?實際上,這是有前科的。當年民進黨人呂秀蓮當選桃園縣長後,就曾經計劃關閉蔣家兩座陵寢。而陳水扁在擔心臺北市長後,也曾下令拆卸臺北市內的蔣介石銅像,並以「違建」為由,拆卸蔣緯國將軍的私宅。後來,陳水扁出任「總統」後,全島各地也大興「拆象」之風,矗立在各軍方大院,及學校、公園等的蔣介石雕像,大部分都遭拆卸。高雄市長陳菊在指揮拆卸高雄文化中心一座大型蔣介石雕像時,還採取了既不尊重像主,也傷害人心的粗暴手段,將之拆解成一百一十七塊的零碎石塊,大有「碎屍肢解」之意。既此,倘明年蔡英文上臺之後,會否步陳水扁的後塵?


這就難怪,當年李登輝暴露了其「台獨」本性,並在實際行動中時時處處暗助民進黨之時,蔣緯國將軍就曾與一群國民黨元老,策劃將兩蔣靈柩遷移回大陸。表面理由是「落葉歸根」,及兩蔣生前也均有「歸葬大陸」的遺願;蔣家後人也有一個不願宣諸於口的理由,就是兩蔣靈柩都因為因應未來將歸葬大陸,而作「浮厝」處理,亦即靈柩離地好幾寸,據說這正是導致蔣家第三代大多英年早逝的「風水」肇因,只有歸葬大陸,「入土為安」,才能保佑此後的後人平安到白頭。上述說法,都有其理由,但蔣緯國將軍的更真實想法,是擔心李登輝暗助民進黨上臺後,將會破壞兩蔣陵寢,因而採取「預防性措施」,避免未來遭受民進黨侮辱。


現在,兩蔣陵寢所在的桃園市,再次由民進黨執政;桃園市長鄭文燦會否重步呂秀蓮的後塵,關閉兩蔣陵寢,並摧毀大溪慈湖「紀念雕塑公園」中所安置的近年來陸續收納各地拆除的孫中山先生及蔣介石銅像?馬英九強忍的眼淚,是否為此而流?


或許,這個擔心是多餘的。因為一方面,鄭文燦還是民進黨中較為理智者,雖然他是「新潮流系」總召,在政治上仍然堅持「柔性台獨」立場,但卻贊成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因而將不會採取極端手段;另一方面,兩蔣陵寢及「紀念雕塑公園」已經成為大陸遊客必到的旅遊景點,是桃園市旅遊業的「生招牌」,他不會自砸招牌,丟失這個會生金蛋的金鵝。


也許,馬英九在謁陵時,只有六個人陪同,不但是桃園市長這個「父母官」沒有「賞臉」,而且連國民黨高層都不願陪同,與往年的擠爆庭院相比,頓生「煢煢孑立,形影相弔」之悲感,因而強忍淚水?


實際上,過去幾年馬英九在前往大溪謁陵時,不但是以「總統」身份,而且更是以他最引以為傲的中國國民黨主席的身份,因而「總統府」和國民黨中央都有大批高層人士跟隨,他們即使是有更重要的事務要辦理,都得延後到陪隨馬英九謁陵之後。但在昨日,只有「副總統」吳敦義及「總統府秘書長」楊添進等幾個人。而在以往,當馬英九謁陵完畢離開陵寢時,聚集在門外的桃園國民黨員聲勢壯大地高呼「馬英九加油」,但昨日卻是「門前冷落車馬稀」,也聽不到任何鼓勵聲音,反差極為強烈。


這就是「形勢比人強」!當然,也是因為馬英九已經辭去國民黨主席,因而沒有國民黨的高層陪同。而少數陪同者中的吳敦義,雖然也是國民黨代理黨主席,但他更是「副總統」,應是以「副總統」的身份陪同。


不過,吳敦義陪同馬英九謁陵後,留在陵寢,二十分鐘後再率國民黨高層謁靈,只有副主席曾永權、兼任代理秘書長的「立法院」副院長洪秀柱、榮譽副主席也是蔣經國兒子的蔣孝嚴,及組發、文傳、行管會等一級主管及中常委鞠躬獻花。而即將接任國民黨主席的朱立倫,卻以已排定主持市政會議為由,並未參與黨政高層謁陵的行程。國民黨兩位榮譽主席連戰、吳伯雄,目前仍有副主席身分的前臺北市長郝龍斌與前臺中市長胡志強,都以另有要務為由,並未隨同黨中央集體謁陵。


曾任桃園縣長的吳伯雄、朱立倫、吳志剛,都沒有陪同馬英九謁陵;而現任桃園市長的「父母官」鄭文燦,因是民進黨籍,當然更沒有陪同。但馬英九在結束謁陵轉往大溪老街拜訪兩家豆幹店時,卻與鄭文燦「不期而遇」,兩人與店家合影後禮貌性握手,但並未像以往那樣,馬英九與「父母官」上演「一起吃豆幹」的戲碼。


據說,鄭文燦是明知馬英九將會按慣例謁靈,而刻意安排了這個行程,以免失去「地方父母官」的厚道?畢竟,馬英九仍是當朝「總統」,作為地方官員,盡管不同政黨,但馬英九仍是「全民的總統」,不出來見面一下,有失官緘。


但為了避免予人「民、國和解」之感,鄭文燦是安排一連兩天到大溪關心豆幹產業,前天就已經到大溪國小出席「百年工藝、大溪豆幹、傳承共識座談會」,與大溪豆幹相關產業三十二家業者面對面溝通,還到老街參觀大房豆幹百年老店,瞭解大溪豆幹的演變,以實際行動支持大溪豆幹產業。這種連續兩天到大溪關心豆幹產業的安排,削弱了「專程接待」馬英九的意涵,仍然保持適當的距離。但總算是沒有令馬英九更傷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