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賴清德正在自砸「明日之星」招牌


台南市長賴清德與市議會的門爭,已經進入司法戰的層次。昨日,台南市議會成功召開第一次臨時會後,通過兩個懲處案及一個譴責案,其中最主要的一個懲處案,是由國民黨籍市議員謝龍介等人提案,對市長賴清德及相關政務官未出席這次臨時會送交行政院及監察院懲處,另一項懲處案則是要求未來市政府預算當年度執行率未達九成,相關官員也將送交懲處。譴責案則譴責賴清德市長違法亂紀,以一己之私,干擾司法,破壞憲政,挾持民意,狂妄獨斷。在市議會臨時會散會後,謝龍介又以國民黨台南市黨部主委的身份,到台灣地檢署按鈴擬台,指他涉嫌觸犯《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條的「不純正瀆職罪」、第一百三十五條的「妨害公務執行及職務法強制罪」,及執行《地方制度法》第四十八條的「施政報告與質詢」、第四十九條「邀請首長或主管列席說明」的規定,而必須受到《地方制度法》第八十四條「地方行政首長適用之法律規定」的懲處等。


這是台灣地區實行地方自治制度六十多年來,首次有地方政府的行政首長因為涉嫌違反《地方制度法》而受到議會譴責及司法控告,並成為全島性的重大政治事件。想不到被喻為「民進黨明日之星」,因而被視為民進黨未來「總統」主要人選,而且在「九合一」選舉中,獲得全台最高得票率的賴清德,可能會因這場官司及「監察院」的審查,而使得「明日之星」蒙上陰影和灰塵,使得他的「總統之夢」提前破滅。實際上,不管違反《地方制度法》的罪名是否成立,都已是被披上「破壞民主制度」、「不尊重民意代表」的不潔外衣,對他要循民主途徑參加「總統」大選,畢竟並不是可以「加分」的事情,相反在選舉過程中,還將會被其競爭對手拿出來作為攻訐的材料,徒增其當選的難度。


而頗為諷刺的是,當初賴清德要作出在台南市議會議長李全教的市議員「當選無效之訴」和議長選舉「賄選案」未獲得釐清之前,都將不會進入市議會,並就此而與朱立倫「槓上」,就是要籍此更高層次地打響自己在全台的知名度,並將自己的「政治位階」抬高到與「總統」大選潛在候選人朱立倫平起平坐的高度,從而墊高自己在民進黨內的「總統」初選中,與蔡英文「比高低」的戰略高度。但事態的發展,卻極有可能會弄巧反拙,事與願違,因而地檢署的偵查和「監察院」的調查,而使他大為「失分」。


這也可能正是蔡英文公開聲明「民進黨不會讓賴清德孤單面對」,因而「全黨將給予最大的支持」的真正用心——表面上是以民進黨支持其從政黨員的政黨道義施以援手,無懈可擊,而且也完全符合政黨政治倫理,但在實質上卻是起到將賴清德推到火堆上「燒烤」的作用,讓他在錯誤的道路上越滑越遠,直至徹底喪失與自己爭奪民進黨「總統」大選出線權。


這也正是李全教以至國民黨的「陽謀神計」所在,就是要籍著賴清德眼看到「九合一」選舉令蔡英文聲勢大漲,可以卸掉曾經輸選過一次「總統」大選的「原罪包袱」,而自己卻偏偏在台南市議會議長選舉中「陽溝裡翻船」,雖然民進黨籍市議員議席實質性過半,但自己所屬意及支持的賴美惠卻輸選,而蒙受奇恥大辱,更導致在「總統」出線權之爭中與蔡英文的差距拉大,因而極為焦急,亟需製造重大政治事件而提振自己聲望的心理,故意「趁火打劫」,在「賴蔡之爭」中火上澆油。——在「賴朱之戰」實質上是「賴蔡之爭」開打後,李全教就「好心」地提醒蔡英文:賴清德不進議會,表面上是捍衛台南市民尊嚴,其實是為了除掉議長,並為參選下屆「總統」而所釋出的「煙霧彈」,蔡英文「要小心初選栽在賴清德手上」。


而一眾國民黨籍「立委」更是恬噪不休,紛紛說賴清德近來炮火四射,以李全教案借題發揮,將炮口對準朱立倫,就是想爭「二零一六」,因此趁機奠定黨內地位,要跟民進党主席蔡英文互別苗頭,坐在台南市長的這座山上,卻眼望「總統」那座山。這就簡直是向蔡英文「煽風點火」,挑動民進黨內上演「太陽撞月亮」的「大戲」。


看來,賴清德的政治智慧和手腕還是比蔡英文短缺了那麼一點兒。他以為有了蔡英文以黨主席的名義「加持」,就更為「理直氣壯」。但可能他沒有想到,台南市議會的譴責及司法控告,不同於一般的朝野誹謗官司,也不能與馬英九在宣布參選「總統」前的「特支費案」相提並論。因為這些案件都是一般的刑事案件,與民主制度無關,對要透過民主選舉謀取大位的當事人的政治形象,損害程度相對較低;而他被譴責及控告的涉嫌罪名,卻是直接與民主制度相關。實際上,賴清德只是指控李全教一人「賄選」,就拒絕到市議會備詢,等於是剝奪了李全教以外的其他議員,包括民進黨籍議員對市長及市政府的資訊權,亦即侵犯了由選民一人一票選出來的市議員的民主權利,更是不尊重全體選民的民主選擇。曾經踐踏選民政治權利的人,要參加台灣地區民主選舉的最高層次——「總統」大選,其正當性就大受削弱。


而且,賴清德除了在民主和法制的層面站不住腳之外,還犯下了踐踏人權的政治錯誤,而人權及民主與法制卻正是民進黨賴以起家及長期爭取民眾支持的旗幟。實際上,台灣地區的刑事政策堅持「無罪推定原則」,這正是標榜「反獨裁,反政治迫害」的民進黨在經過鬥爭之後,所取得的政治成果。現在他在指控李全教涉嫌犯了「賄選罪」,並聲稱在李全教的議員及議長選舉官司還未厘清之前,他不進入市議會備詢;不要說是這宗案件尚未定讞,因而仍然屬於「無罪推定」階段,而且連司法程序還未開始,他就以「有罪推定」來對付李全教,這與民進黨長期以來追求的「人權」和法制相悖。


值得注意的是,賴清德作為「新潮流系」成員,在這件事上並沒有得到「新潮流系」流員的支援,包括高雄市長陳菊等都沒有聲援他(正因為如此,李全教在批判賴清德時,特別援引了陳菊雖然也曾與國民黨籍的市議會議長鬧矛盾,但卻仍然堅持出席市議會會議的例子)。相反,作為「新潮流系」的老大,桃園市長鄭文燦,卻與桃園市議會保持良好的互動關係,尊重市議會的工作,因而讓國民黨籍議長邱奕勝直喊「來點掌聲鼓勵吧」。


而賴清德為了賴美惠,與「一邊一國連線」結下了「樑子」。因而相信在今年稍後的「總統」黨內初選中,他將得不到黨內兩大派系——「新潮流系」和「一邊一國連線」的「加持」。而新科直轄市長鄭文燦、林佳龍等,由於與黨主席蔡英文密密合作,得到「加持」,而且年齡更比他具有優勢,將會被取而代之。曾經是民進黨「明日之星」的賴清德,由於一時意氣,考慮不慎,而自砸招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