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民進黨有如還鄉團往死裡整其前任


早就傳說民進黨在秘密搜集馬英九的「黑材料」,計劃在他卸任「總統」而失去其「刑事豁免權」之後,尤其是倘再加上民進黨能在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中獲勝而再次實現政黨輪替,就必然會再次將他告上法庭,以報陳水扁被判坐牢的「一箭之仇」,及補償「特支費案」未能將馬英九送入監獄,卻讓他當選「總統」的遺憾。而曾經發動紅衫軍「倒扁」行動的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最近也聲稱他已經完全動搖對馬英九的信心,而且社會上也已形成了當年發動紅衫軍「倒扁」的氛圍,因而他不排除在擁有足夠證據時,就將會再度發動紅衫軍聲討馬英九。因此,馬英九未來的「歷史定位」以至是人身自由前景,已是風雨飄搖。


民進黨秘密搜集馬英九「黑材料」作業,是否有實質性進展,及能夠搜集到多少可以將馬英九「一劍封侯」的「黑材料」,由於是秘密作業,因而不得而知。而馬英九即使自己本人客觀上廉潔自愛,但在日理萬機之下,難免會行政程序上出錯,或是其下屬犯下「余文式」的錯誤,好心辦錯事,以至是馬英九本人不知道,有人打著他的旗號去做壞事,從而使他「背黑鍋」,真是難以預料。


實際上,馬英九所信任的林益世、賴素如,就因為涉貪而被拘控以至判刑,就是一個警號。盡管兩人的案情與馬英九沒有直接關連,但以其人與馬英九的親密關係,尤其是賴素如還擔任馬英九的國民黨主席辦公室主任,行賄者還不是「衝著」馬英九這個名字而行賄?這當然令馬英九的清廉「金漆招牌」蒙上灰塵。
其實,儘管民進黨秘密蒐集「黑材料」的進度外人不得而知,但足以令馬英九成為被告的公開事例,卻已現成,不用秘密蒐集,如果不是馬英九現在享有「刑事豁免權」的話,他現在就已經站在法院的被告席上。也就是說,馬英九現在就已經是「潛在被告」,一俟他卸任「總統」,未待民進黨持「黑材料」前赴檢調機關或法院控告他,他就已經因案而遭公訴,並進入司法程序了。


就以前「最高檢察總長」黃世銘的洩露司法秘密案來說,馬英九的反應及後續作為就已經涉嫌違法。實際上,倘黃世銘「夜奔官邸」向馬英九報告偵查王金平「關說案」的案情,馬英九聽後不作任何跟進動作,他倒是可以置身度外,因為他知悉司法秘密是被動的,不是主動去打聽,有問題的是黃世銘,涉嫌違反司法保密。而且,倘馬英九在知悉檢調機關偵查王金平所涉的「關說案」之後,不是發動「九月政爭」,也不會暴露了黃世銘向他洩密司法秘密一事,而連累黃世銘被追究刑事責任,還得被撤職。因而在客觀上,馬英九發動「九月政爭」,間接「害慘」了他的這位親信。


馬英九雖然是法學博士,但他唸的是國際公法,而不是刑法專業,因而忽略了司法保密中制度中的偵查不公開原則。在聽到黃世銘的告密後,當即通知吳敦義、江宜樺等人連夜趕到其官邸,轉達黃世銘的告密內容,並部署「九月政爭」,這就使得此事的性質完全轉變了,他也成了洩露司法秘密的「共犯」。實際上,在台北地檢署經過一個多月的偵查,依「泄密罪」起訴「最高檢察總長」黃世銘後,時任民進黨主席的蘇貞昌就在中央黨部舉行記者會,聲稱馬英九、江宜樺是黃世銘的「共犯」;現在馬英九因是「總統」享有刑事豁免權,依法除「內亂外患罪」外,不得起訴,但在其任期屆滿後應當予以追訴。


儘管我們從政治立場及情感上並不認同民進黨,但實事求是地平情而論,就法說法,蘇貞昌的這番話並沒有錯。因此,倘民進黨在二零一六年能夠再次實現政黨輪替,馬英九的這一劫,肯定是將會躲不過。倘此,台灣地區實行民選「總統」後,三位由選民選出的「總統」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都像一些國家和地區的領導人那樣,甫一卸任就成為被告,即使是自恃廉潔奉公的馬英九,也不能例外。


已經掌握在民進黨手中的公開的「黑材料」,可能更多。實際上,曾任民進黨發言人的黃帝穎,就曾在兩年內三次向檢調機關告發馬英九涉「財産來源不明罪」,其依據是前「行政院長」陳冲曾對外説,馬英九告訴他每個月至少捐出一半薪水,但經查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七日「監察院」公報所公佈的財産申報資料,馬英九的存款比八個月前增加三百八十九萬餘元,平均每個月存款超過四十八萬元,高於月薪四十七萬六千一百六十九元,不但是存款大於收入,而且還每月捐出一半薪水,居然每個月都還能存下四十八萬元,顯然有二十四萬元來源不明。


而且頗為詭異的是,出身於藍軍以至是國民黨員的人士,如周玉蒄、陳敏鳳等人,也竟然在由民進黨人創辦和經營的媒體上揭發,馬英九涉嫌收受不當政治獻金,甚至其數額是數以億計,因而成為犯下「毒油案」等案件的企業的「門神」……等。


這些「名咀」所嚗之料,究竟是否屬實還須待檢調機關偵查及法院開審予以釐清。或許在此類問題上,馬英九仍是清白的,但難保他的下屬會有不清不白的做法,甚至是存在著對價關係,而使他受到牽連。但不管怎樣,畢竟屆時他必須經常進出檢調機關甚至是法院,即使獲查清是子虛烏有或判決無罪,甚至可以反告「名咀」誹謗(其實現在就已主動控告),仍是頗為困擾之事。


值得注意的是,民進黨的「反攻倒算」,除了是「擒賊先擒王」直指馬英九之外,還大有要「一窩端」之勢。實際上,民進黨及其盟友在「九合一」選舉中,從國民黨手中奪下的台北、桃園、台中三個直轄市,都正在「算舊帳」,追查其前任的「弊案」,大有「還鄉團回來了」之慨。


最「勁爆」的還是桃園市,民進黨「新潮流系」總召鄭文燦當選市長後,認為航空城公司在前縣政府時期存在不當挪用經費的問題,因而宣布指令副市長邱太三組成專案小組,追查該公司在前縣政府時期有無弊案,相關資料也將提供廉政署調查。此舉不單止是針對國民黨後起之秀吳志揚,而且更是劍指國民黨有可能的二零一六年「總統」參選人。因而很明顯,民進黨是要徹底堵死國民黨長期執政或「東山再起」之路。


民進黨目前尚未在台中市搜查到胡志強涉及弊案的「黑材料」,只是政策或決策的問題,如大劇院設計失當等,但仍很難保證不會在他長達十三年的政府運作中,會自覺或不自覺地踐踏到「紅線」。因此,當蔡衍明邀請他出任中時集團副董事長時,當即答應,連馬英九已經分派給他的駐外好差事,及自己已經洽談好的也並不錯的教授職位,也不要了。因為手中掌握有媒體,倘林佳龍真的「殺到埋身」,還可實施「絕地反擊戰」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