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罷免蔡正元來勢洶洶能否獲得通過?


「中選會」昨日宣佈,針對中國國民黨籍「立委」蔡正元的「罷免案」已經成立,一月二十五日完成投票人名冊編造,蔡正元要在二十九日前提出答辯書,並於二月十四日投票,預計二月十六日公告罷免投票結果。由於二月十四日是西洋情人節,因而罷免案的發起者將之稱為「浪漫罷免案」。


按照政治學的理論,罷免權和選舉權的差異,在於選舉權是由選民投票產生當選人,建構政治秩序;而「罷免權」則是由少數人提議連署要否決原先贊同者的意思,但最後卻交給該選區全體選民,以過半的投票方式讓民選公職人員去職,因而其性質是以非常手段重構政治秩序,是政治上的抵抗權。


實際上,從《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和《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這兩個主要選舉法律的稱謂看,台灣地區的「總統」和各級政治公職,既是選舉產生,就可允許同一批選民對其進行罷免。一九四七年「行憲」的《中華民國憲法》規定,人民的參政權包含「選舉、罷免、創製、複決」等的權利。但罷免制度實際入法直到一九七五年才完成。不過,在一九九四年,「立委」們針對有民間團體「認真」起來,要對反對「核四公投」的「立委」實施「罷免」行動,為了自保而在修訂《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時,通過提高「罷免」門坎,從「三分之一以上投票,同意票多於反對票」,改成現行的「二分之一以上投票,同意票超過二分之一」。因此,「罷免」與「公投」及「修憲複決」一樣,「門檻」極高,不容易「達標」。對發動「罷免案」更為不利的是,「罷免」投票必須單獨進行,亦即不能「綁大選」,也不得對「罷免案」進行宣傳,違者可處一百萬元新台幣罰款,因而這兩者都將成為發動選區選民前往投票站進行「罷免」投票的重要負面因素,可能也將會像台灣地區以往的三次六題「公投」那樣,連第一道「門檻」亦即投票率過半也跨不過。實際上,台灣地區自「罷免入法」之後,雖然也曾發動過幾次針對「立委」等公職的「罷免案」,但均告鎩羽而歸。


發起今次「割闌尾」活動的人員,大多立場偏綠,可以說是「太陽花學運」的側翼。實際上,此次「罷免案」的發動,是在去年三月「太陽花學運」的後期開始,針對的都是在臺北市選出的國民黨「立委」,包括蔡正元、吳育昇、林鴻池,說是要透過罷免行動來淘汰不適任的「立委」,因而使用的術語是「割闌尾」亦即「割爛委」。另外在台中市,也有民進黨人發動對蔡錦隆的「罷免案」。本來他們所針對的首要目標是林鴻池,因為他是國民黨的大黨鞭,在「立法院」中堅決執行國民黨中央和黨團的決定,為馬政府的法案「保駕護航」,當然成為民進黨及其政治盟友的眼中釘、肉中刺,非將之拔掉不可。而吳育昇則是「馬系立委」,是馬英九的親信;蔡正元則是「連系立委」,在臺北市長選舉中出任連勝文競選總部的操盤手。 發起者在徵求連署書之前,曾在上述「立委」的服務處的門前進行「路過」活動,為發動「罷免案」造勢。


根據《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規定,罷免「立委」第一階段應由選區內百分之二選民同意「提議罷免」,第二階段須在三十日內募集到選區內百分之十三選民聯署,且不得與上述百分之二提議人重覆。第三階段罷免投票,投票人數須達選舉人數二分之一以上、且同意票也要超過有效票二分之一以上,「罷免案」才能成立。若未達此標準,依法在一年內不得對同一人再提案罷免。


而「罷免案」的發動者為了組織好這次活動,成立了「憲法一三三行動聯盟」,並動員了許多義工進行徵集連署書的工作。在第一階段連署中,對徵求罷免蔡正元、吳育昇、林鴻池等三人的連署書都超過法定的百分之二,因而進入第二階段的連署。但在限定時間內,針對吳育昇、林鴻池的連署都未能達標,只有蔡正元達標,而且還「超標」百分之二十八(蔡正元所屬的臺北市第四選舉區,原選舉區選民總數二十九萬九千五百二十七人,法定連署人人數應為三萬八千九百三十九人以上;而該「罷免案」原連署人人數五萬九千八百九十二人,符合規定人數四萬九千九百四十九人),依法應由「中選會」為「罷免案」成立之宣告。


因此,蔡正元也就成為台灣地區自一九九五年提高法定罷免門坎後,被聯署突破百分之十三法定選舉人罷免聯署「門坎」,進入「罷免案」最後階段的第一人。


「罷免案」發動對蔡正元的罷免,共提出了九條理由,包括只依國民黨黨意投票,脫黨投票的投票次數為零次,「只有黨意,沒有民意」;諷刺「太陽花學運」為「無知果然是白癡之本」;歌頌警察反制學運學生的「佔領行政院事件」事件等;這真予人「人妖顛倒是非淆」之感。


但在二月十四日進行「罷免」投票時,也將像「公投」那樣,遇到「投票率過半」和「贊成票」過半的兩道極高的「門檻」。按照推算,蔡正元所在的臺北市內湖和南港選區,當天必須要有十四萬九千七百六十四名選民參與投票,遠遠高於蔡正元當選票數的十一萬一千二百六十票,這對當天是情人節的週末假期而言,委實並不容易。但倘是能夠動員到這麼多選民專為罷免蔡正元一人出來投票,且也有七萬四千八百八十二名選民投下贊同票,這與第八屆「立委」選舉時,同一選區的民進黨「立委」候選人李建昌所獲得的七萬八千零九十七張選票相差不大,亦即當時投票給民進黨候選人的選民全部投下對蔡正元的罷免票,他的「立委」職務就將會被罷免,成為被罷免「立委」的第一人。
在「罷免」投票後,無論是否獲得通過,發動者都將會強調這已凸顯了高「門檻」的弊端,因而將會推動降低「罷免門檻」的活動。但由於立法權在「立法院」,只要「立委」們予以抵制,就將無法成事。


實際上,罷免選舉作為在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由美國進步運動提倡的一種主要的選舉改革,即使是在美國這個運動也不是很成功,因為今日美國的聯邦政府以及五十個州裏的三十二個州,都已經禁止了罷免選舉。在美國今日允許罷免州官員的十八個州中,只有兩個州長被成功地罷免過。


因此,從種種跡象看,這次「罷免運動」也將是「雷聲大,雨點小」。當然,倘果獲得通過,積極發動者包括「太陽花學運」的軍師黃國昌等,可能會參加「立委」補選,只不過是「挪火為自己煮食」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