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且看蔡英文如何操弄中國事務委員會


台灣地區的執政黨和主要在野黨,今日都將會有「新人事新作派」的第一次。在執政國民黨方面,今日將是朱立倫當選黨主席後,首次主持中常會。他的「新作派」,是在調整中央黨部一級部門主管,進行「去馬金體制化」,並引進具有民意基礎的「立委」擔任主要職務的同時,取消馬英九一人說了算的「中山會報」,加強中常會的功能實力,使得中常會不再是馬英九的「橡皮圖章」。而在民進黨方面,是在蔡英文回鍋重任黨主席及領導民進黨打贏「九合一」選舉後,對中國事務委員會進行小幅調整後,將於今日第一次主持其會議。


蔡英文曾在二零一二年的「總統」敗選檢討報告中,承認輸在「最後一裏路」,因而必須調整黨的兩岸政策;而中國事務委員會就是這個敗選檢討報告的重要產物。但蔡英文卻在離開黨中央後一直未予重視,在中國事務委員會舉行成立儀式暨第一次會議時,她只是出席了開幕式就以「另有行程」為由離開了會場。此後幾次會議她都未出席,只是在最後一次會議要審議通過結論報告時,才從頭到尾參加,卻又展現出驚人的意志,從標題到內容都對結論報告提出了許多修改意見,不但是將「報告」改為「檢討紀要」,而且還加上了「二零一四」的時間前綴詞,好像這份報告的有效期只在去年,並不及於後來她將東山復出重任黨主席的任期內。但按道理,這份「檢討紀要」已經充分體現她的觀點意見,何況也有「繼承」的原則,她都沒有棄如蔽履理由。


然而,從蔡英文在去年「太陽花學運」以來的表現看,她卻似乎是表現出一副否定中國事務委員會《二零一四對中政策檢討紀要》的態度,甚至連自己的「輸在最後一裏路」,必須調整黨的兩岸政策的結論,也鮮有提起,以至是她的所言所行,都與之背道而馳。其中最著名的論點,是「台獨是年青人的天然成分」;而在行的方面,則是在主持「全代會」時,「凍結」了黨代表提出的「凍結台獨黨綱」提案。


不過,與朱立倫對國民黨中央人事進行較大幅度調整的做法對比,蔡英文並沒有大幅調整中國事務委員會的組織架構,而是基本維持現狀,只是針對民進黨在「九合一」選舉中,多贏了兩席直轄市市長,即桃園市長鄭文燦和台中市長林佳龍,而循例將兩人吸納進中國事務委員會而已。而其中,鄭文燦本來就是中國事務委員會的發言人,按慣例是必須列席其會議,因而實質上只是增加了「一個半」人。


鄭文燦、林佳龍的加入,使得「新潮流系」和「遊系」的力量,在中國事務委員會中有所增強。這就將會形成兩個鮮明的特點,其一是堅守以《正常國家決議文》所揭示的「實質台獨」立場的遊錫堃,由於其子弟兵林佳龍的加入,而「如牛添龍」。不過,林佳龍只是在黨內政治派系上屬於「遊系」,而在兩岸關係政策領域,似乎是與遊錫堃並不太「粘」,相反還因為他曾在大陸進行兩年多的田野調查,而對大陸的現況有著實事求是的認識;而且他是美國耶魯大學的政治學博士,對國際社會上的一個中國觀有充分的認識,因而雖然他的兩岸觀應是屬於「務實台獨派」,而不一定認同遊錫堃變相「兩國論」的「正常國家論」。


其二是就是作為「新潮流系」現任總召的鄭文燦的正式加入,使得「新潮流系」在中國事務委員會中的實力,更為加強。實際上,原來在中國事務委員會中,就已有邱義仁、吳乃仁、陳菊、賴清德等委員是「新潮流系」的流員,幾乎佔了全體委員名額的一半;現在再加上「新潮流系」的現任總召,更是如虎添翼。但卻又並非「鐵板一塊」,其微妙形態就有點像林佳龍與遊錫堃的關係那樣,存在著組織形態與意識形態「分離」的狀況。實際上,邱義仁是「新潮流系」元老,後來雖然淡出「新潮流系」活動,但卻仍對「新潮流系」保持強大的影響力,他在兩岸關係政策上,與「新潮流系」內的中生代就有著不同的看法。作為中生代領軍人物的鄭文燦,雖然在政治上仍然堅持《台灣前途決議文》的定位,但在兩岸交流方面卻較為務實靈活;而邱義仁則是強硬的「台獨派」,仍然堅持十多年前民進黨「中國政策大辯論」時,他率領「新潮流系」所主張的「強本漸進」主張。不過,邱義仁遭受官司挫折,現則在日本進行客座研究,似是淡出臺灣政治,今日的會議就請假不出席。而同流的陳菊、賴清德是地方行政首長,為政績計贊同兩岸務實交流,因而邱義仁所代表的陳舊主張,未必就是「新潮流系」在中國事務委員會內的立場。


從種種跡象看,在「太陽花學運」尤其是「九合一」選舉後,蔡英文對民進黨的兩岸政策的思維定勢,已經發生了重大的變化,認為兩岸政策已不再是贏取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的主要因素,反過來民進黨必須注意避免流失基本盤,再加上國民黨已經被「打趴在地」,無力競爭,因而無須對黨的兩岸政策定位進行重大調整,尤其是不宜「動」「台獨黨綱」。但蔡英文對在二零一二年「總統」大選中,美國的「出手相助」國民黨仍記憶猶新,尤其是受到作為「美國通」的秘書長吳釗燮的影響,因而將不會忽視美國因素對「二零一六」的影響,而不得不對兩岸政策作出局部調整,以迎合美國人的胃口。


既不動「台獨黨綱」,又要局部調整兩岸政策,究竟從哪裡入手?由於民進黨在「九合一」選舉中,奪得十二個縣市的執政權,尤其是拿下了四個直轄市,還有一個直轄市為政治盟友所掌握,民進黨的地方力量壯大,將再現「地方包圍中央」的態勢。而且,地方縣市在兩岸交流中,不受「台獨黨綱」影響,也能獲得紅利,有利於進一步提升政績,強化「綠色執政,品質保證」的宣導力和說服力。因此,中國事務委員會的主導方向,將是集中研擬執政縣市的兩岸交流,或許會制訂相關的制度及規則,而避開屬於「中央級」的重大政策調整。實際上,據說今日中國事務委員會重開的首次會議,就是主要討論執政縣市建立兩岸事務機制的問題。


這是聰明的一著。因為這個議題連大陸方面也不會反對,而且還可像賴清德在上海表達其「台獨」基本立場那樣,向大陸相關人士表達他們的「真實思想」。


但問題是,盡管大陸政策不再被民進黨視為是贏取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的關鍵因素,但一旦「二零一六」勝選後,民進黨再次成為執政黨,就必須統領行政事務,這就必然會遇到「中央執政」層面下的兩岸問題,首先就是兩會談判的「九二共識」政治基礎。盡管蔡英文說過將會「概括要受」馬政府與大陸簽署的兩岸協議,但這並不足夠,還須洽談新的協議。另外,既然民進黨再次上臺的機率大增,現在「立法院」所審查的《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屆時就可為民進黨政府所用。反正現在已經無須擔心可為馬英九「加分」,是否還有必要再予以阻攔?倘再阻攔,「二零一六後」又怎能在兩岸關係領域內體現政績?


相信,這可能會令蔡英文有所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