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中委會議沒有驚喜,新人入黨引發爭議


蔡英文在回鍋民進黨主席後,昨日首次主持中國事務委員會全體會議。本來,蔡英文在二零一二年「總統」大選中落敗後,在敗選檢討報告中實事求是地承認輸在「最後一裏路」,民進黨必須調整兩岸政策,因而人們都樂意看到她在主持中國事務委員會後,能夠將此結論落實下去,研究如何凍結「台獨黨綱」及整合新決議文的問題。但昨天的會議,就像其氣氛因拒絕媒體進場採訪拍攝而顯得頗為冷清,及十一名委員只是來了六人,不但是原來就已張揚將會請假的老委員邱義仁、吳乃仁缺席,就是新增的委員林佳龍、鄭文燦,及目前正受困於市長與市議會議長紛爭的賴清德,也沒有出席,而使其重要性大打折扣那樣,由於蔡英文沒有碰觸「台獨黨綱」,也沒有整合《台灣前途決議文》、《正常國家決議文》以提出新的「決議文」,在中央的層面「戒急用忍」,只是通過一個決議,建議各執政縣市可參酌高雄市兩岸小組的作法,建立處理兩岸事務之機制,等於是在地方層次「強本西進」,因而予人「沒有驚喜」的感覺。 


但有幾位政治人物新加入民進黨的消息,卻是引發各方的高度興趣,議論紛紛,甚至是民進黨內也有不同的意見。其中,對黃志芳的入黨並被任命為民進黨中央國際事務部主任,就有異議;而對妖西的入黨並暗示要求黨中央將其列為「不分區立委」候選人,更是在民進黨中生代中掀起諷罵聲一片。


黃志芳原來就是外交專業出身,曾長期在「外交部」的北美司任職,也曾參與李登輝訪問美國的策劃運作,因而對推動台美關係較為熟悉。在李登輝執政後期,蘇起從負責「外交」事務的「總統府」副秘書長轉任「陸委會」主委,為了提高「陸委會」工作的國際視野,從「外交部」商調了黃志芳、黃健良兩位科長到「陸委會」。其中前者先後出任聯絡處副處長、專門委員、研究委員,並多次參與「APEC」幕僚工作;後者則先後出任港澳處副處長、聯絡處長(二零零八年馬英九上臺後,蘇起出任「國安會」秘書長,將其借調到「國安會」出任秘書長辦公室主任)。不久,台灣地區發生第一次政黨輪替,蔡英文任「陸委會」主委,對黃志芳在出任聯絡處副處長中所表現出的便給口才頗為欣賞,因而當「總統府」公共事務室主任因郭瑤庭辭職而出缺時,就將他推薦給陳水扁,接任該職並擔任「總統府」發言人,後來升任「總統府」副秘書長、「外交部長」。在當時,曾引發一陣議論,直指黃志芳從一位科長升至部長,才不過短短幾年的時間,簡直就是「火箭官員」。但「樂極生悲」,在陳水扁即將卸任時,因「巴新外交公款侵吞案」爆發而被捲入官司,只得請辭下臺。


奇怪的是,黃志芳雖然認同民進黨的政治理念,但與當時的蔡英文那樣,卻沒有加入民進黨。一個先是「陸委會」主委,一個是「外交部長」,都是要害職務,卻都沒有加入執政黨。後來因為陳水扁要將蔡英文提名為「不分區立委」候選人,而按規定「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必須是提名政黨的黨員,蔡英文才加入了民進黨。但卻是「誤打誤中」,蔡英文後來才有機會成為民進黨主席,而且還代表民進黨出選「總統」。


黃志芳是否也有蔡英文那樣的「好運」?那就要看他能否「搞掂」美國佬了。實際上,蔡英文對二零一二年「總統」大選慘嘗敗績的情況,應是記憶猶新。——山姆大叔在選戰的關鍵時刻,表達了對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的不放心,並以宣佈將對台灣「護照」提供免簽優惠待遇的方式,明挺馬英九。因而她急欲敲開華府的大門。兼任民進黨駐美代表的吳釗燮,應是可以起到這個作用,除了是他本人因曾在政治大學國際關係中心任職,而與美國智庫熟稔,還有其叔父吳澧培與美國商界熟稔,而這些商界人士在國會中甚至是國務院都有代理人,因而助力較大。但蔡英文更需要吳釗燮出任須臾不能離開的秘書長職務,而難以兼顧兼任的駐美代表,因而可能會疏於至為關鍵的對美外交。因此,黃志芳的對美交往歷練,就可彌補這個遺憾。據說,情商黃志芳出任民進黨國際事務部主任,是對他十分熟悉並頗為欣賞的蔡英文的直接決定。但與蔡英文一樣,既然要出任黨職,就必須加入民進黨了。因此,黃志芳的入黨手續,正在加快辦理中。


不過,對黃志芳的入黨並出任高級黨職,在民進黨內也並非全是拍手鼓掌。實際上,除了是有黨員指責他必須負起由邱義仁等人被檢調部門羈押的責任之外,也有一些昔日扁朝官員,在臉書上張貼當年黃志芳接受時任中央社記者、後來投入馬團隊的李佳霏的訪問稿,提到自己的理念是為「國」服務,所以不入民進黨,從而質疑黃志芳的政治理念。


而且,也有人對蔡英文起用黃志芳,能否改善民進黨與華府的關係,表達置疑。因為就在黃志芳出任「外交部長」期間,正是台美關係最糟糕的時候。不過,也有人認為責任不在黃志芳,而是陳水扁的「每年一獨」刺激得美國直跳腳,從而迫使曾經在導彈演習的台海危機中,調遣兩艘航空母艦為台灣這艘「不沉航空母艦」「保駕護航」的山姆大叔,卻與北京聯手,共同向台灣施壓。但畢竟黃志芳當時是「外交部長」,仍應負有一定責任。何況,就在他任「外交部長」期間,哥斯達黎加、馬拉威等國家與台灣「斷交」,儘管是「大環境」所致,但也反過來顯得他的「外交」手腕並非十分了得。因此,蔡英文將改善民進黨與華府關係的希望寄託在黃志芳的身上,或許將會「錯付終身」。


另一位爭議更大的入黨新人是筆名為「妖西」的福爾摩鯊會社社長劉敬文,他在日前召開記者會,宣佈推動「DPP OPEN 開放民進黨行動」,表示要與青年集體加入民進黨,並提出下屆「不分區立委」開放兩席及下屆中執委選舉開放三席青年候選人、恢復公職初選由黨員投票、恢復入黨一年即可參選與被選舉等訴求。這些訴求引發黨內中生代強烈反彈,因為他們加入民進黨並已經奮鬥了一、二十年,完全靠自己的能力爭取到出任各種黨公職的機會,而「妖西」等「太陽花學運」青年,剛入黨就將眼睛盯在「不分區立委」及中執委,還要黨中央給予照顧,簡直是「獅子開大口」。


其實,老一輩民進黨中生代本來就對「太陽花」學生的「紅衛兵」式所為並不太放心,因為他們與鄭文燦、林佳龍、郭正亮等人所參與的「野白合花學運」完全不同。實際上,「野白合花」雖然也是「造反」,卻是以合法手段來爭取民主法治,並與李登輝及其派出的代表馬英九對話。而「太陽花」則是暴力衝擊,因而充滿戒心,尤其是在陳為廷的性騷擾案被揭發後。認為倘是扮演外圍角色尚且可以,但進入民進黨上層建制內,則恐將難以駕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