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擔心公民團體作亂而搶前籠絡?


以二零一六年「立委」大選為目標的「公民組合」,原本預定於本月二十五日舉行組黨大會,但「臨天亮拉泡尿」,卻在距離正式成立政黨的一個星期之前,傳出因內部對「立委」提名方式意見不同,而導致主要成員決定先行分開組黨的消息。也正在此節骨眼上,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昨日就會見了另一公民團體組合「四一零還權於民行動」的林飛帆、黃國昌等人,並在會見過程中,一反前日中國事務委員會閉幕開會,謝絕媒體採訪拍照的做法,全程開放媒體採訪,大有要讓會見過程公開化和透明化,並籍著媒體的充分報導而擴大其影響之意。以公民團體聯合形式進行組黨的「公民組合」的分裂,與蔡英文會見另一公民組合「四一零還權於民行動」的主要代表,而兩個公民團體組合的成員又大多是「太陽花學運」的深度參與者,這件事在時間上頗為湊巧,似是相互間存在著某種聯繫。但卻又並非沒有疑點,因為蔡英文作為最大在野黨的主席,可以說是日理萬機,其行程安排早就擬定,除非是緊急行程臨時安排。因此,並不排除是蔡英文在得悉「公民組合」分裂後臨時作出會見「四一零還權於民行動」主要成員的安排,或是反過來由「四一零還權於民行動」的主要成員主動求見。當然,更不排除兩者之間毫無關連。


去年「太陽花學運」退潮後,由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牽頭「埋堆」並擔當精神領袖,將號稱為「第三勢力」的知識分子糾集起來,宣稱要成立一個名為「公民組合」,並以參加二零一零年「立委」選舉為目標的新政黨。但詎料就在預定舉行成立大會的本月二十九日的一個星期之前,在本月十九日,組黨成員討論「區域立委」、「不分區立委」提名方式時,卻發生了意見分歧,並對能當選的「立委」席次的樂觀程度不同,無法取得共識,因而就像世界各地的「自由民主」團體人士那樣,誰也不服誰,只有「一拍兩散」一途,因而決定先行分開組黨。


這對民進黨二零一六年「立委」選舉的選情來說,可能會造成更大的困擾。正如蔡英文昨日在會見林飛帆等人時所言,「我們的理念很相近」,因而公民團體投入「立委」選舉,本來就將會對「理念很相近」的民進黨的選情造成衝擊,尤其是在「區域立委」選舉已經改制為「單一選區兩票制」之後,理念相近者在同一選區分別參選,勢必會產生「鷸蚌相爭」效應,白白讓國民黨的候選人「漁翁得利」,因而必須在選前進行協調,盡量合理安排候選人,避免發生自家人搶奪並分薄選票的現象。倘「第三勢力」能夠組合成功,成為一個「中央」級的公民團體或政黨,與民進黨的協調操作就將較為容易;倘是「第三勢力」分別組黨,「水牛過河各顧各」,在其內部協調尚且失敗,要與民進黨協調就將更是「剪不斷,理還亂」了。


偏偏是「屋漏卻遇連夜雨」,就在昨日,「立法院」三讀通過《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四十三條條文修正案,將政黨選舉補助金的門檻,由現行的得票率須達百分之五下降為百分之三點五。倘若在二零一六年「立委」選舉前,「第三勢力」政黨及其他已經存在著小政黨,如台聯黨、親民黨、新黨、綠黨等,受此鼓舞再施加壓力,要求將可獲分配「不分區立委」議席的得票率「門檻」,也從現行的百分之五下修為百分之三點五,並像下修政黨選舉補助金得票率提案那樣,再由台聯黨黨團提案並獲得通過,就將更為刺激「第三勢力」團體「各自為政」參選,那就必然會從民進黨的手中奪走不少政黨票,讓民進黨的「不分區立委」選情大受衝擊,不但是流失部分議席,而且也將少獲分配政黨選舉補助金,正所謂「損失重大」。


這就讓民進黨更加坐立不安了。本來,「九合一」選後,坊間普遍認為蔡英文可在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中篤定當選。但現在看來,發展勢態並不樂觀。並非因為朱立倫在未來一年多時間內,就可令國民黨起死回生,而是威脅來自泛綠陣營內。其中,既有賴清德在黨內初選中的虎視眈眈,也有公民團體在黨外的「攪局」。不過,賴清德未必能成功挑戰蔡英文,但倘「第三勢力」跳出來攪局,則蔡英文將會窮於應付。實際上,連民進黨自己也知道,在「九合一」選舉中贏得如此漂亮,並非是民進黨自己如何「了不起」,而是馬政府的無能太令選民失望。另外,再加上「第三勢力」的襄助,這就連國民黨的敗選檢討報告也聲稱,是台北市長選舉的「溢出」效應在全島發酵。


因此,這就讓對國民黨充滿仇恨心理,但也對民進黨「恨鐵不成鋼」的李登輝,看到了希望,因而曾當著蔡英文的面,鼓吹柯文哲出來參選「總統」。而以柯文哲「無定向飛劍」的性格,及「不按牌理出牌」的選戰手法,倘在未來的幾個月內,被人們抬轎子吹喇叭吹得渾身飄飄然,說不好真的跑出來宣佈參選「總統」,就可能會讓蔡英文再次發出「輸在最後一里路」之嘆了。


現在,因為「第三勢力」「公民組合」的分裂,更讓民進黨對二零一六年「立委」選舉的選情產生危機感。因此,蔡英文的昨日會見另一公民團體組合「四一零還權於民行動」的林飛帆、黃國昌等人,就在客觀上等於是提前打招呼,進行政治交易。在此背景下,蔡英文就作出了多項承諾,如接納其所提出的「補正公投法、修改選罷法」等主張,並會在下一個會期開始前先跟公民團體整合,從而再一次將之列為優先法案。蔡英文還聲稱,這是「共同行動的開始,希望我們有更好的默契做一致行動」。


經過此番努力,蔡英文能否消弭公民團體在二零一六年「立委」選舉中的干擾,尚待進一步觀察。但起碼對「四一零還權於民行動」這部分,就可起到安撫作用。倘能進一步做到,好像其中一位公民團體成員,在「九合一」選舉中曾參選台北市士林北投區市議員的王奕凱所言,公民團體與其自己成立新的小黨,不如加入既有政黨如民進黨,並聲稱將會號召三、四十人加入民進黨,要以實際做出成績發揮影響力,希望把公民團體的力量帶進民進黨,可能更佳。


不過,倘是如「福爾摩鯊會社」社長妖西(劉敬文)那樣,在召開記者會宣布要加入民進黨,卻又提出要向青年實質上是公民團體提供兩席「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及三席中執委名額,則會讓民進黨「敬謝不敏」。實際上,這幾天民進黨內的中生代中,就已掀起諷罵聲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