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民進黨仍將堅持台獨惟具體策略或有微調


盡管蔡英文首次主持民進黨中國事務委員會,仍然是堅持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政治立場,但卻並未反對兩岸交流,甚至是贊成執政縣市進行兩岸交流,推薦高 雄市政府成立兩岸工作小組的模式,要求執政縣市也成立同樣的政府工作機構,並建議執政縣市組合「聯合治理平臺」,避免重疊浪費資源,及對岸乘隙進行統戰, 而對民進黨執政縣市實施「逐個擊破,分化瓦解」。與此同時,近日民進黨黨團在「立法院」的表現,有了微妙的變化,不再「反為對而反對」式地阻擋與兩岸交流 相關的法案,而是有選擇性地贊成一些法案,與曾經「並肩作戰」阻撓這些法案的台聯黨「分道揚鑣」,並在日前的「立法院」院會「表決大戰」中,表現了近年來 罕見的態度,派出代表與國民黨黨團的代表同舉「同意」牌,督促民進黨籍「立委」投下贊成票。


實際上,上週五「立法院」院會三讀表決「中央政府」總預算案,在對《金門自大陸引水工程計畫》預算案進行表決時,台聯黨黨團繼續「習慣成自然」地予以刁難,以「國安疑慮」為由,要求刪減部分工程計畫預算。台聯黨黨團以為民進黨黨團將會如同過去那樣,也以同樣的籍口與他們「並肩作戰」。豈料民進黨黨團總召柯建銘卻認為,這是金門的重大民生法案,理解、同意即可,無須凍結預算。在大黨鞭的定調及督促下,果然全體民進黨籍「立委」都投下了贊同票,只有台聯黨的三名「立委」在扮演「螳臂擋車」的角色,這令台聯黨黨團十分驚訝,也讓民眾感到「耳目一新」,因為這一舉動,並不符合民進黨黨團過去在一些涉及兩岸的法案推動上,予人的「逢中必反」固有印象。


又如,在同一天,「立法院」院會在表決海基會的預算時,台聯黨黨團又固態複萌,提案主張海基會的業務回歸各部會或另擇民間獨立、公正的團體辦理,因而建議刪除海基會預算新臺幣一億九千多元。但詎料過去在此類議題上與其「同一陣線」的民進黨黨團,卻持反對立場,反而與國民黨黨團站在一起,成為「戰友」,並派出「立委」在前面舉牌,引導及督促其黨籍「立委」,與國民黨籍「立委」一道投下贊同票,使得台聯黨「立委」一臉錯愕。


從這些變化中,我們或可得出這樣的結論:其一、為了避免基本盤崩盤,民進黨仍將堅持其「台獨」基本定位,但不排除會對某些論述進行部分微調,並整合此前的幾個決議文,推出新的決議文,以減輕美國的疑慮。


實際上,過去多家民調機構連續公佈的民意調查數據,都指出台灣地區有二成左右民眾是「台獨基本教義派」,這是民進黨基本盤中的的基石。民進黨倘拋棄這個「神主牌」,或會導致兩種結果:一是在「總統」大選中,倘若「獨派」沒有另行提名候選人,這些選民即使不滿民進黨提名的候選人,但還將會「含淚」投其一票,以避防「獨味」較淡以至是標榜「反獨」立場的候選人當選。二是在「立委」選舉方面,盡管實行「單一選區兩票制」後,台聯黨等「台獨基本教義派」政黨仍然難以染指「區域立委」選舉,但在「不分區立委」選舉方面,由於應選名額較多,仍可有所作為。尤其是「立法院」已經三讀通過《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修訂法案,政黨選舉補助金的「門檻」從百分之五調降至百分之三點五,這對小黨極具吸引力。因而除了「獨派」的台聯黨將繼續參選,以保持其在「立法院」中組織黨團的權利之外,可能會刺激其他的「獨派」小政黨,如建國黨、建國聯盟等,也出來參選。即使未能獲得分配議席,至少也可領取政黨選舉補助金,以幫補黨務運作經費。因此,民進黨倘沒有守住「台獨」這個底線,在「立委」選舉中的「不分區立委」選舉部份,將會流失大量政黨票,在分配議席時,就將有較多的議席外流給國民黨。因此,民進黨必須守住「台獨」此底線。


但是,對於民進黨能否贏得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來說,美國的態度極為關鍵。在蔡英文看來,經過「太陽花學運」,兩岸關係對「總統」大選的影響因素己經不復存在。此外,在二零一二年後的四年間,將會有好幾百萬的青年因年滿二十歲而符合選民資格,這些「首投族」基本上都程度不同地受到「太陽花學運」的影響,而且也將拋棄過去對政治冷淡的態度,可能會出來投票,這對民進黨候選人極為有利。而國民黨的死忠選民,因為•抗禦不了自然規律而逐漸流逝,在兩者相抵下,民進黨支持者可能會有較大幅度增加。由此,蔡英文作出了「台獨是年青人天然成份」的結論,認為民進黨無須調整兩岸關係定位。


但還須顧及美國人的疑慮。為此,民進黨可能會做一些門面功夫,吸取陳水扁在選前主導制訂《台灣前途決議文》的經驗,整合新決議文。一方面,《台灣前途決議文》已經不大適應目前的新形勢,不作調整不足以讓美國人消除疑慮;另一方面,民進黨在制定《台灣前途決議文》後,又通過了《正常國家決議文》。而按照「後法優於前法」的原理,《台灣前途決議文》已經失效(但蔡英文、蘇貞昌等仍聲稱民進黨現在所實行的是《台灣前途決議文》,並以「後法優於前法」為由,強調「台獨黨綱」已被《台灣前途決議文》所取代,這真是天大的諷刺)。因此,有可能會是一個推出一個「獨調」較軟的《中華民國決議文》,更直接地承認「中華民國」的「國號」,但基調是「中華民國是台灣」,力將台灣與中國大陸割裂開來,亦即較為隱晦的「一邊一國論」。


其二、爭取執政縣市的兩岸交流做出成績,尤其是在向大陸推銷農漁產品方面,以取悅選民。民進黨原本執政的縣市,本來就都擁有程度不同的兩岸交流合作經驗,尤其是高雄市政府還成立了兩岸工作小組;而新當選的縣市長,在過去就不反對兩岸交流。因此,民進黨可能會在執政縣市中,較為積極地推動經貿層次的兩岸交流。一方面,是為了爭取更多的政績,以佐證「綠色執政,品質保證」,來作為在「總統」大選的極佳競選宣傳口號,並降低中間及淺藍選民的疑慮;另一方面,也為民進黨再次上臺後,為「中央政府」鋪墊好進行兩岸交流的台階。


其三、在「立法院」的涉及兩岸交流的法案的攻防戰中,調整過去「為反對而反對」的策略,而是選擇一些並不抵觸民進黨基本政治立場,而且也確實是有利於「國計」民生的法案,予以放行。一方面,是要淡化「為反對而反對」的形象,讓選民們放心;另一方面,這些法案倘若未能獲得通過,未來民進黨上臺後,反而窒礙自己的執政,因而倒不如先行讓其獲得通過,以避免屆時民進黨「政府」又再提案,徒讓國民黨獲得抨擊的「相罵本」。


在這樣的考慮之下,或許會在今年內放行《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至於《兩岸服貿協議》,仍將是繼續杯葛。畢竟已經「洗濕了頭」,唯有硬著頭皮繼續「洗」下去。而且,其中一些內容也確實是不利於個別行業,而這些行業的從業者大多是民進黨的支持者。
(發自貴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