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蜀中無大將王金平或成國民黨「廖化」出征?

蜀中無大將王金平或成國民黨「廖化」出征?
在朱立倫接任國民黨主席,而王金平的黨籍案也將會有機會獲得完滿解決,這就使得王金平將會代表國民黨出戰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的傳言甚囂塵上。不但是有媒體報導他將於春節過後宣布參選「總統」,而且在他所到之處,都有黨內外群眾積極勸進,如週日高雄市國民黨「十九全」黨代表在岡山區舉辦歲末聯席聚餐,當應邀出席的王金平上台致辭時,就有部分黨代表向他高喊「選總統!選總統!」由此看來,拱王金平出戰「總統」大選的造勢活動,正在有意無意地悄然發動,而且正逐漸形成輿論氛圍。這看在曾經執意要開除王金平黨籍的現任「總統」馬英九的眼中,不知是什麼滋味。


儘管類似高雄市的國民黨黨代表的勸進行為,可能是屬於「起哄」的性質,但卻也反映了部分國民黨人的某種心態。除了是折射出這些國民黨人對馬英九的強烈不滿情緒之外,也反映了國民黨內部分人在國民黨於「九合一」選舉中慘遭滑鐵盧,因而感到爭取國民黨長期執政的願景已經基本破碎,而國民黨最有機會力挽狂瀾的朱立倫卻又宣稱不會參加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後,對國民黨無人可以迎戰蔡英文的焦慮感,因而「「撿到籃裡就是菜」,見到國民黨陣營內一個較有實力和名氣的人,就要拱推其出戰「二零一六」的焦急心理。


「九合一」選舉確實是打亂了馬英九原來的按步就班「接棒」計劃,並衝擊了國民黨內原有的接班序列。實際上,本來按照馬英九的想法,是由對他畢恭畢敬的吳敦義,及無論是學經歷還是人格特質,都極像自己的江宜樺作其「接班人」的。這從其在第二次競選「總統」爭取連任,儘管當時的經濟形勢也並不好,但卻沒有像自己在首次參選「總統」時,針對台灣經濟狀況欠佳的實際情況,找了蕭萬長作自己的副手搭檔,以蕭萬長的經濟專長來與自己的政治法律強項發揮相補效應,而是在經濟形勢仍然欠佳的情況下,找了並非是經濟專才,反而與自己的重疊性較高,不具互補作用的吳敦義,就是為了「培養接棒人」。另外,更是看好似乎是與自己在同一個「餅印」中壓制出來的江宜樺,委任其為「行政院長」,讓其積累行政經驗及養望,與吳敦義搭檔,無論是「吳江配」還是「江吳配」,均可根據屆時的形勢或選情予以靈活調整。


本來,當時黨外內就有不少人認為,朱立倫的個人特質比吳敦義和江宜樺更優秀,而且他的岳父高育仁曾任台灣省議會議長,對本省籍選民及地方派系勢力均具有很強的號召力,再結合他是外省人子弟而有利於鞏固泛藍基本盤,因而應是代表國民黨出戰「二零一六」的最佳人選。但懷有「武大郎開店——不允許別人比自己高」心態的馬英九,卻擔心朱立倫超越自己,而且也因為朱立倫比自己強,在自己卸任後不把自己「當一回事」,甚至在自己遭到民進黨報復追殺時,即使是他沒有「加踩一腳」,也不會主動出手相助,還是吳敦義、江宜樺較為可靠可信。尤其是「維基揭密」公開的多份電報,揭露了朱立倫曾經對美國外交官表達了對馬英九「不怎麼樣」的不屑情緒,因而對朱立倫更不放心。


這因為是馬英九自己的無能,而導致國民黨慘敗「九合一」選舉,從而墮入谷底,不但是吳敦義毫無勝選機率,而且連江宜樺也給提前損耗掉。因此,馬英九的要當垂簾聽政的「慈禧太后」,及為自己修築「擋火牆」的意圖,完全失算。而且,也因對朱立倫的「不放心」,將其鎖死在新北市,更令國民黨長期執政之夢難圓。


在各種不利因素交織糾纏之下,朱立倫卻「缩骨」了,在宣佈參選國民黨主席之時,聲稱不參加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很明顯,朱立倫是在掂量了情勢之下,深感國民黨將難以在「二零一六」中取勝,自己參選也將是鎩羽而歸,因而倒不如是珍惜羽毛,避免提前夭折,待到五年後情勢好轉時再作打算,反而自己擁有年齡優勢。


朱立倫棄選,國民黨內其他的本來是較具條件者如郝龍斌等,都將難敵創業網,這就勢必形成國民黨內「蜀中無大將」的尷尬境況。倘無較有實力者出戰,不但是連倘或有的機會都將流失,而且也無法為國民黨維護選民基本盤。此後要從民進黨的手中將政權奪回來,就更將是「不可能的任務」。


在此情況下,曾經被時任黨主席的馬英九驅逐出黨的王金平,倒反而成了「救黨」的希望。因為在目前階段,除了朱立倫之外,國民黨只有王金平是稍具實力可與蔡英文一拼者。而在朱立倫棄選下,王金平就更是唯一人選,充任「廖化作先鋒」的角色了。這也從中可見國民黨人對「二零一六」人選的焦慮心情。


這是極具諷刺意味之事。因為直到目前為止,雖然王金平贏得了司法機關的黨籍官司,但在國民黨內,他的被撤銷黨籍的處分仍未收回。既然如此,即使是拱他出戰的黨內呼聲很高,他也無法獲得國民黨提名參選。除非是國民黨新任主席朱立倫在獲得馬英九首肯或默許,不致造成前任主席尷尬之下,朱立倫主導修改黨內規則,並搶在今年五月間進行黨內「總統」初選前,為王金平「解套」。


而從現實來看,在朱立倫仍然堅持不參加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下,王金平也確實是國民黨內較佳的人選。這主要是因為他的個性較為圓融,藍綠通吃,沒有敵人,尤其是在民進黨的「根據地」南台灣,擁有較多的朋友。而且王金平具有一定的選舉經驗,曾經連續多屆在前高雄縣家鄉參加「區域立委」選舉,並連選連贏。因而他是可以與蔡英文抗衡的人選,即使是輸了,也是受制於大環境,是「非戰之罪」,反而能為國民黨維持好選民基本盤。


而對於王金平來說,這也可能是他避免此後退出政治歷史舞台的唯一機會。這是因為,他已經連續兩次獲國民黨提名為「不分區立委」候選人,而按黨內規章規定,不能再獲「不分區立委」提名。但倘返回家鄉參加「區域立委」選舉,卻因選舉制度已經修改為「單一選區兩票制」,再加上他已多年沒有在家鄉進行選民服務,因而當選的機率不高。既然未能當選「立委」,就無法參選「立法院長」,被迫退出政治舞台。


因此,王金平倘能獲國民黨提名,並與朱立倫搭檔,以「朱王配」參加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就將是他維繫政治生命的唯一途徑。倘朱立倫仍然棄選,他也得硬著頭皮參選,這已是沒有別的選擇了。

  (發自貴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