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提前進行初選程序折射蔡英文精心算計

提前進行初選程序折射蔡英文精心算計
今日舉行的民進黨中常會,據說將會討論和決定二零一六年「總統」、「立委」黨內初選時程。有消息說,黨中央的規劃方案,是在今年四月下旬完成「總統」、「立委」提名。據黨中央傳給中常委的草案,具體時程是:二月七日的「立委」補選結束後兩天,即二月九日發佈「總統」黨內初選公告,二月十日到十四日領表登記。二月二十六日到三月十五日進行「總統」參選人政見發表會,三月十六日到二十日進行「總統」黨內初選民意調查。而在「立委」部分,二月二十六日發佈選舉公告,三月初領表登記,三月十六日到四月十日進行初選民調作業。四月十五日公告「總統」、「立委」提名名單,後續再進行艱困選區「立委」參選人的提名。


黨內人士指出,若有超過一人以上爭取「總統」提名,將舉辦全民調黨內初選;若僅一人登記參選,資格審查通過,中執會就確定「總統」提名人選。


另一方面,蔡英文的訪美活動,據說是在「總統」、「立委」初選結束之後進行。據此推理,應是在四月下旬之後。


比較起來,今次的「總統」、「立委」提名作業時程似乎是早了一些,以往多是到五月間完成提早了約三個星期。


蔡英文規劃提前進行「總統」、「立委」作業的原因,可能是要「趁熱打鐵」,承接著民進黨狂勝「九合一」選舉的熱氣,全黨仍然沉浸在勝選的喜悅之時,就及時地進行「總統」、「立委」黨內初選,使得兩者之間不會出現「冷凍」狀況,從而有利於讓民進黨人及其支持者「打鐵趁熱」地炒熱「總統」、「立委」的選情,以承接「九合一」選舉的勝選態勢,爭取在「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中獲得更佳的選績。


實際上,由於馬政府的執政績效並不亮眼,這已在「九合一」選舉中令到民進黨嘗盡了甜頭,如果在「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中,也能承續這道餘威,並提前佈局,就必能形塑「地方包圍中央」的態勢,形成對民進党有利的「政黨再輪替」的競選氛圍,達到對國民黨步步進逼的效果。此外,提前進行初選,決定提名人選,除了可讓提名人提早起步外,也能夠給黨中央有較充裕的時間來撫平在初選過程中所引發的衝突,使全黨有可能達成形式上的團結,團結一致地對抗國民黨。


也可能是要搶在國民黨之前,將民進黨的選情煽熱起來,以奪取各傳統媒體的版面或出鏡率,佔領輿論高地,在初選階段就能收到壓制國民黨選情的效果,從而讓國民黨的選情在整個選舉過程一直處於挨打下風。實際上,民進黨在歷來選戰中所掌握的一個強項,就是「先講先贏」,迅速佔領輿論高地,從而形成「一句頂一萬句」,亦即民進黨先行提出一個論述,對民眾造成「先入為主」的效果之後,國民黨即使是作出一萬次回應,也將無濟於事。這也正是民進黨的拿手好戲之一,往往會令到國民黨在選戰中陷於被動局面。而今次民進黨仍將照辦煮碗,故技重施。


當然,也不排除蔡英文本人要在民進黨的「總統」初選中,實施以快打慢策略,趁其他潛在競爭對象尚未準備好,就提前開打,以堵塞他們與自己相爭之路。實際上,目前賴清德正為台南市議會議長選舉的失利而胡亂出招,既拒絕進入議會而招來破壞民主法制的惡劣評價,又無厘頭地「槓上」朱立倫而被人視為實質上是要暗中與蔡英文「拗手瓜」,一時無法從這混亂狀況中脫身出來。蔡英文就以就快刀斬亂蔴的姿態,處理「總統」、「立委」黨內初選,就將能達到排除賴清德及其他競爭者之目的。


實際上,民進黨過去並非沒有提前進行黨內初選的記錄,而每次提前進行黨內初選,都是在黨內遇到激烈紛爭的時候,尤其是在二零零八年的「總統」大選及「立委」選舉之前,民進黨遇到不少麻煩事,一方面是陳水扁的弊案越演越烈,民進黨的民意支持度直直落;另一方面黨內有「四大天王」有意競逐「總統」大位,而在「立委」提名競爭中,以黨主席游錫堃為首,黨內各派系以「十一寇」的汙名圍剿「新潮流系」。因此,遊錫堃以提前進行黨內初選的手法,讓有意競逐「總統」大位的蘇貞昌措手不及而敗下陣來,也讓「新潮流系」的「立委」參選人來不及組織絕地反攻,因而首次慘嘗敗績,差點砸了其「常勝」招牌。


不過,以逆反思維看,蔡英文計劃提前進行「總統」、「立委」黨內初選,也可能是面對民進黨狂勝「九合一」選舉後,有可能會在「立委」選舉中乘勝追擊,奪得更多的議席,因而有更多的民進黨人躍躍欲試,可能會使得提名競爭過於激烈。二為避免戰線拉長形成難以彌補的「內傷」,因而就考慮將初選作業提前,縮短競爭過程中的紛爭期。


所幸的是,畢竟民進黨有個較好的傳統,就是雖然在黨內初選發生激烈爭持,但在提名人選決定之後,就基本上能夠「少數服從多數」,團結一致對外。因此,民進黨最大的難關,還是在今年的「全代會」,能否對「台獨黨綱」作出適當的處理,及統合以外的幾個決議文。倘能闖過這一關,民進黨的爭取再次實現政黨輪替,就將是雨過天晴了。


但是,提前進行黨內初選是「有辣有唔辣」,其弊端也將淺而顯見。其中最大的流弊可能是,沒有足夠的時間與「總統」大選黨外潛在對手柯文哲協調好,說不好他在某些不服民進黨的資深泛綠人士,煽動他出選「總統」,從而對本是「十拿九穩」的蔡英文的選情,造成強烈的衝擊。


(發自貴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