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與其說是排拒黨內不如說是狙擊國民黨


儘管民進黨中常會昨日在審議《第十四任總統及第九屆區域立委提名初選選務時程》之前,盛傳蘇貞昌發怒質問「為什麼要這麼趕?」的消息,也盛行這是蔡英文自行量身訂做,以卡住賴清德北上之說,但在蔡英文昨日上午主持中常會會前會時,特別指示幕僚注意與黨內各元老做好溝通工作,尤其是由向「蘇系」中常委蔡憲浩說明「時程」內容,讓其向老闆蘇貞昌報告後,中常會仍然按計劃審議通過了該「時程」。這就折射出,蔡英文決定提前進行「總統」、「立委」黨內初選程序,主要目的並非是要「卡住」黨內主要競爭對手,而是為了乘著「九合一」選舉將國民黨打趴在地的有利形勢,並趁著朱立倫接任國民黨主席後,遇到黨內重大阻力,而上未能順利上道的困亂境況,對國民黨的「總統」和「立委」選舉部署進行狙擊,將國民黨的選情徹底壓制下去,從而在奪取「總統」大選勝利的同時,也爭取獲得過半「立委」議席,拿下「立法院長」,實現「全面執政」,一改陳水扁時期雖然掌握了行政權,但「立法院」卻是由在野黨掌控,而造成「政令出不了總統府及行政院」的困境,使得民進黨可以實現在全島範圍內的「綠色執政,品質保證」,為未來爭取實現長期執政創造政治基礎。


實際上,儘管黨內對「時程」有一點反彈聲音,但力度並不大。即使是「蘇貞昌之怒」,也只不過是「條件反射」而已,否則倘是默不作聲,就等於是徹底退出民進黨的政治舞臺。何況,既然在「太陽花學運」後,蘇貞昌就已經有「自知之明」,主動放棄連任黨主席,對蔡英文的捲土重來退避三舍,等於是放棄「二零一六」的機會,而在「九合一」選舉一役後,蔡英文在黨內外勢如破竹,政治及組織地位極為鞏固,已經「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的蘇貞昌,又怎能攖其鋒?因而蘇貞昌的這句「為什麼要這麼趕?」只不過是聊表「意思」而已,並不等於是要反對甚至是挑戰蔡英文的部署決定。實際上,民進黨有關提前進行「總統」、「立委」」黨內初選作業的消息傳出後,得到大部分基層和黨員的支持,即使是有一些不同聲音,也只是屬於技術性的,如與「立委」補選過於接近等,而鮮見有原則性的反對理由出現。因此,提前進行黨內初選的大局已定。蘇貞昌根本就無力反對;也正因為如此,反過來折射了蔡英文此舉,排拒蘇貞昌的意圖即使是有,也不是主要考量。


而賴清德的一句「沒有打算去領表」,也等於是棄選「二零一六」的聲明,並向蔡英文輸送了「無意苦爭春」的「臣服」誠意。因此,提前進行黨內初選的「安內」考量及功能,就更為弱淡。相反,賴清德的「輸誠」,將反而可能會得到一個較佳的結局,就是蔡英文或將會邀請他作為「副總統」候選人搭配,或是預先承諾自己當選後委任他為「行政院長」。這樣做,除了是要換取「新潮流系」的全力輔選之外,也考慮到民進黨在台南市的實力雄厚,賴清德倘因為參選「副總統」或出任「行政院長」而辭台南市長職,補選當選的還是民進黨人。民進黨為了薪火相傳,後繼有人,爭取長期執政,而必須預先選定蔡英文的「接棒人」,以避免屆時出現「斷層真空」,而賴清德就是適當的人選。不過,賴清德雖然人氣較高,但其從政經歷也僅止於「立委」和直轄市長,缺乏「中央」層級的歷練,因而這樣的安排就可以幫助他填補這個「空白」。


至於黨內其他較有實力者,也早已沒有與蔡英文進行競爭的「鬥志」,因而蔡英文提前進行初選作業的部署,就更不是為了對付他們。不過,倒是在「九合一」選舉後,出現了一個「新動向」,就是黨內普遍認為,民進黨獲得「二零一六」勝選的機率極高。倘果如此,屆時就將會有大量的「中央」政務官及「國營」企業董事長職位,可供民進黨人出任,因而那些已經連續兩屆參選「不分區立委」並當選,因而不能再循「不分區」途徑參選,而又因久已疏於選民服務,難以在「區域立委」選舉中勝出的現任「立委」,包括「大黨鞭」柯建銘,就將有了「轉換軌道」的機會,到「中央政府」去當政務官。這樣,就騰出了不少「立委」的位子,再加上預料經過「九合一」選舉,在二零一六年的「立委」選舉中,民進黨將會有更大的斬獲,甚至是首次拿下過半議席,從而把「立法院長」也奪過來,從而實現民進黨對台灣地區的「全面執政」。因此,就令謝長廷、遊錫堃等「天王」們認為鴻鵠將至,在自己因為年齡偏大,不可能再任「行政院長」之下,倒可以透過參與「立委」選舉途徑,進入「立法院」後,再爭取當選「立法院長」。畢竟,兩人都曾任過「立委」,熟悉「立法院」的議事程序,屆時應可駕輕就熟。


不過,由於「立委」選舉已經改制「單一選區兩票制」,他們已經離開選區很久,長期疏於選民服務,難有勝算;何況,每個選區畢竟早已有民進黨人在經營,不願見到有自己人「插隊」。因此,「天王」要進入「立法院」,就只有獲得「不分區立委」提名並被安排在安全位置。「天王」為了討好掌握「不分區立委」提名權的蔡英文的歡心,就更不會挑戰她的「二零一六之夢」了。就此角度而言,蔡英文的提前進行黨內初選部署,「安內」的必要性及考量就相對較輕。


因此,民進黨提前進行「總統」、「立委」初選作業,主要考量是「攘外」而不是「安內」,亦即是針對國民黨,「趁佢病,攞佢命」,乘著國民黨尚未能在「九合一」敗選中喘過氣來,以快刀斬亂蔴的手法,將國民黨的氣勢進一步壓下去,以確證民進黨在「二零一六」中奪取「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雙勝利。至少是要搶在國民黨之前,採取「先講先贏」的故伎,奪取各傳統媒體的版面或出鏡率,迅速佔領輿論高地,從而將民進黨的選情煽熱起來,在初選階段就能收到壓制國民黨選情的效果。


其實,國民黨的「二零一六」敗象已經初露。朱立倫就職國民黨主席後,受各種主客觀因素制肘沒有讓人耳目一新的感覺,反而是國民黨內出現抵制行為,或有身兼中常委的資深黨籍「立委」宣佈退黨等,讓朱立倫一個頭兩個大,應對不暇。倘在民進黨完成黨內初選之前未能改變此現象,蔡英文的部署就將可發揮極大的作用。


(發自貴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