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國民黨「總統」「立委」選情均不被看好


相對於民進黨氣勢如虹、躊躇滿志,因而要「趁熱打鐵」,捋袖展拳,提前一個月進行「總統」、「立委」黨內初選,國民黨這邊廂卻是寂靜一片,好像是尚未從「九合一」敗選中喘過氣來,餘悸未消,因而也就無法為投入下一場戰略意義更重大當然戰況也就更為激烈的戰役,亦即將於明年初關乎國民黨能否保住執政權的「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令人頗有國民黨可能會放棄「二零一六」的感覺。


但身兼國民黨執政會執行長的「立委」賴士葆在媒體追問下卻反詰,「你怎知我們沒有動作?」並強調黨內早有腹案,只是尚未定案的東西不方便多說。然而,賴士葆的「大拍心口」,並未能獲得黨內認同,更難以消弭黨內的焦慮心情。


實際上,國民黨中常委曾文培在出席中常會後受訪時就坦承,有關民進黨提前進行初選這個消息,已經在國民黨中常會中發酵,不少中常委都針對這件事發表意見關切,大家都希望黨中央應該要有因應措施,黨內初選不宜拖得太久。


國民黨對「二零一六」的備戰工作頗為懈怠,確實令人擔懮。不但是「總統」初選的「戰鼓」未擂,而且連較多人參與競逐的「立委」初選也是無人提起。本來,國民黨輸掉了「九合一」選舉,就應要有危機意識,並化危機為轉機,以「笨鳥先飛」的姿態,提前備戰「二零一六」,森嚴壁壘地迎接民進黨的挑戰,以力爭保住「中央」執政權和「立法院」多數席位。即使是受大環境影響而致戰果並不理想,也不要像在「九合一」選舉中那樣輸得太多。否則,倘「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都失守,民進黨就真會實現「全面執政」。但到目前為止,尚未見有任何動作。


如果說,在陳水扁「那八年」,盡管陳水扁本人「獨」性爆發,頻頻推出「台獨」議題和舉措,但畢竟泛藍陣營佔「立法院」議席多數,且「立委」們較為團結,在向美軍購、「公投」立法等議題上聯手抗衡,狙擊陳水扁的法理「台獨」,使其未能得逞。但從國民黨目前的怠戰狀況看,極有可能會「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雙雙失利,並首次獲得「立法院」多數議席,或是加上台聯黨、親民黨的支持和相助,也將能佔有過半議席(近來親民黨已是不講藍綠,只講自身利益,而且也有強烈的「凡馬必反」傾向,因而人們已不再將親民黨視為屬於泛藍陣營,而宋楚瑜也說過親民黨不再屬於泛藍軍),因而就將在「立法會」內毫無戰鬥力。--試想,國民黨連在「立法院」佔有多數議席時都被民進黨「摁住來打」,而當國民黨失去多數優勢之下,再加上對國民黨極為不利的「立法院」黨團協商制度,國民黨要主導「立法院」議題,就將會毫無前力之處。


賴士葆儘管是國民黨中央政策會執行長,因而也是國民黨「立法院」內的大黨鞭,但由於他剛剛才接過這個職位,又何從談起「早有腹案」?看來只能是「唱空城計」式的自我壯膽。不要說是「總統」沒有足以抗衡蔡英文的實力派人士出戰,因而有了一些黨員病急亂投醫似地拱出王金平,而王金平的黨籍問題尚未解決,更將國民黨備戰的時間大幅壓縮,更為不利戰役展開。而在「立委」初選方面,身兼國民黨中常委的新竹縣「立委」徐欣瑩宣佈退出國民黨,自行以無黨籍身份再戰「立委」選戰,折射了國民黨基層已將國民黨視為「破船」,避免自己也慘遭滅頂,因而只好跳船逃生。這不但是使得國民黨黨團少了一個議席,而且也給地方政壇投下震撼彈,可能會催發骨牌效應,導致部分黨籍「立委」紛紛出走。


「船破偏遇頂頭風」,就在兩岸經濟合作委員會第7次例會今天在臺北圓山大飯店經過一天的商談落幕,陸方經合會首席代表商務部副部長高燕,和臺方經合會首席代表、「經濟部」政務次長卓士昭在商談後舉行記者會說,雙方將儘快安排兩岸貨貿協議商談進行第十次協商之際,與該項工作密切相關的國發會」主委管中閔卻宣佈請辭。這使得馬政府更為陷於混亂,就連民進黨人也感到不妙,民進黨「立委」段宜康就表示,國民黨中常委、「立委」徐欣瑩退黨,「閣員」又傳出倦勤,感覺馬政府好像「戲班子要解散了」應該要對外說清楚,穩定政府與民心。


這種混亂狀況,可能會令在宣佈參選國民黨主席時,又表態將不會參選「二零一六」的朱立倫感到幸運,可以避免鎩羽而歸,提前折損羽毛。因而昨日他再次強調必須做好新北市的市政事務,並做滿市長任期。但朱立倫可能沒有想到,倘國民黨輸掉「二零一六」,他作為總綰國民黨選戰的黨主席,同樣也需為敗選負責,引咎辭去國民黨主席,未能保護好自己的羽毛。相反,倘他親自參選「二零一六」,即使是敗選,黨內也認為是大環境所致,是「非戰之罪」,可以像蔡英文輸掉「二零一二」後還可參選「二零一六」那樣,到「二零二零」仍獲黨內擁戴出戰。相反,由於他怯戰「二零一六」而棄戰,敗選後反而成為逃兵,永遠難以翻身。


因此,黨內有人正在思考,在國民黨無人可戰之下,是否可以採取「張玲模式」,自發組織連署,要求朱立倫出戰,為他的「不選」鋪設下臺階。何況,朱立倫參選「二零一六」未必就是敗局,說不好在各種主客觀因素交織發酵下,將會逆轉勝。但是,現在的氛圍與當年國民黨籍「國代」張玲,為一百次說過不選臺北市長的馬英九發動聯署勸進時不同,畢竟當年國民黨同仇敵愾,而且市議會國民黨黨團團結一致、力量較大,讓馬英九能在做好臺北市政府的市政事務的同時,有充裕精力和時間處理國民黨黨務。而朱立倫只是贏了二萬多票險勝原先不被人們看好的遊錫堃,因而他必須將幾乎全部精力擺放在新北市的市政事務方面,尤其是新北市議會的民進黨議席大增,在議長選舉中,如果不是靠抽簽幸運,市議會議長將給民進黨拿走,因而更須小心應對,根本不可能抽出較多的時間和精力處理黨務,也將難以帶職參選「總統」。


何況,朱立倫的麻煩事實在是太多了,他剛才解決了國民黨智庫的問題。連戰既是高風亮節,沒有為難朱立倫,將自己一手創建的智庫拱送給朱立倫,也可能是因連勝文敗選臺北市長,而對國民黨灰心冷意,索性淡出國民黨黨務。朱立倫可說是「執到寶」,倘二零一六年真的敗選,就可收容失業了的前政務官。


(發自貴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