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總統」路障礙也來自泛綠陣營內


蔡英文主導民進黨二零一六年「總統」、「立委」黨內初選提前進行,不但是在民進黨內阻攔了同樣有意參選「總統」的蘇貞昌、賴清德,而且在黨外,也對國民黨構成,形了重大壓力,使得本已在「九合一」選舉中被打趴在地的國民黨,更為陷於風雨飄搖之中,可能會在二零一六年再嘗「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雙輸敗績。由此,人們都普遍認為,蔡英文將會成為台灣地區第一位「女總統」,而且還將會是首次實現「總統府」、「行政院」和「立法院」都掌握在民進黨的手中,因而是民進黨「全面執政」的「綠總統」。


但且慢,蔡英文的「總統」前景仍將不會不太暢順。此前人們較多談論的,是蔡英文的「最後一裏路」仍未能走完,其不承認「九二共識」、死守「台獨黨綱」的政治立場,與美國必須遵守三個「中美聯合公報」所揭櫫的一個中國政策存在嚴重抵觸,因而華府極不放心,從而使她能否順利當選「總統」仍然存在著不確定因素。與此同時,她的不承認「九二共識」政治立場,也將會讓島內選民對她能否維繫台海和平,能否繼續進行有利於台灣經濟發展及民生福祉的兩岸協商,有所疑慮,因而只要她在選前仍未能明確地表態調整民進黨的兩岸政策,放棄「台獨黨綱」,仍將會像二零一二年那樣,慘遭滑鐵盧。


這個普遍共識,固然是正確的,但現在又增添了新的重要因素,而且還是來自民進黨內以至是泛綠陣營中。這並非是蔡英文利用自己掌握民進黨大權,操控黨機器主導提前進行黨內初選,以快打慢,削弱以至是收繳主要黨內對手蘇貞昌、賴清德的參選動能,就可以解決得了的。


實際上,在民進黨內以至是泛綠陣營中的主要阻力,已經超逸出以往認知的民進黨「新舊天王」之間的競爭的範疇,而是進入到一個新的境地。其一是來自黨內「台獨基本教義派」的不信任,其二是出於公民社會的不服氣。只要蔡英文無法在黨內初選時程之前,或是「中選會」規定的「總統」大選提名作業程序前,解決或消弭這些不利因素,蔡英文的「總統夢」還將難圓。


來自黨內「台獨基本教義派」的阻力,主要是由曾經與蔡英文爭奪民進黨主席的「獨派」大佬辜寬敏。這位曾經在蔡英文首次參加「總統」初選時,嘲笑「穿裙子的當不了三軍統帥」的「獨派」大佬,至今仍然未有放棄狙擊蔡英文代表民進黨參選「總統」的念頭。只不過是,他的反對理由已經有了質的提升,已從性別歧視,昇華到民進黨曾經恃以自傲的黨內民主意識及慣例。實際上,今次辜寬敏質疑蔡英文代表民進黨參選「總統」的理由,就是蔡英文「已經落選兩次了,不要再選吧」,並信心十足地聲稱,「我保證賴清德一定會出來」,還強調絕對反對民進黨在「總統」初選中實施同額競選。他還透露,他在三、四個月前主動請蔡英文吃飯,當面向她說,不要當「王」,當「造王者」就好,因而現在他仍要公開呼籲蔡英文,最好當「造王者」團隊,不要當「王」,學習前主席林義雄精神,才有歷史定位。他指出,政治人物競選第一次落選了,大家可以原諒;但是,落選兩次,通常就不會再出來選,而是全力支持新的候選人。因為民進黨是一個民主政黨,以自由民主為主要價值,現在一個人出來,其他人就不敢出來。


儘管辜寬敏現在反對蔡英文參選「總統」的動機,是要為他一直情有獨鍾的賴清德掃除障礙,仍然存在著性別歧視的殘餘,但他所提到的民進黨的民主價值觀及曾經輸選過的同志不能再選的民主慣例,卻是跳出了性別歧視的臼穴,具有很高的正當性。尤其是他搬出了全黨都視為民主聖人的林義雄來,就更是理直氣壯。由於辜寬敏在「獨派」群眾中享有較高的聲望,而「獨派」支持者是民進黨的重要基本盤,因而他的這番具有哲理性的說辭,無論是對蔡英文的黨內初選,還是對她在正式大選中,都將形成重大威脅。在黨內初選的「全民調」作業中,可能會激勵「獨派」支持者給賴清德「按個讚」,從而削弱蔡英文的民意支持度;而在正式大選時,則將會使「獨派」選民「含淚不投票」,讓蔡英文流失大量基本票。實際上,在賴清德已經明確表態將不會在黨內「總統」初選中領表參選後,辜寬敏卻仍然聲稱「我保証賴清德一定會出來」,就已經對黨內外「獨派」支持者造成了潛在的重大影響力。


另一位「獨派」大佬李登輝,卻是從民進黨外的角度,對蔡英文的「總統夢」實施滋擾戰術。他在多次勸說柯文哲參選「總統」,甚至當著蔡英文對柯文哲勸進之後,仍然意猶未盡,昨日又在與學生對談時,在盛讚柯文哲上任以來清查過去重大工程案件,「我做市長時也沒這麼強」之餘,再次公開表態,柯文哲說要超越新加坡,有達成的話,說不定也有資格選「總統」。 很明顯,李登輝也不喜歡蔡英文出任「總統」,但他與辜寬敏的心態不同,可能是「不忿」以至是「不屑」於自己昔日的下屬幕僚人員,竟然可以與自己「平起平坐」。


李登輝的影響力,不單止是「獨派」選民,而且更是在近年湧現的公民團體及社會。實際上,柯文哲的特質,就是超越於「藍綠惡鬥」的第三勢力,這與「太陽花學運」中催生的公民社會,及所影響的「首投族」,存在著高度的重疊性,衝破國民黨和民進黨的基本盤。而柯文哲當選並出任臺北市長後,雖然快人快語風格招致不少批評,但卻受到早就厭惡以往國、民兩黨執政風格的中間選民的喜愛及歡迎。因此,倘若柯文哲出來參加「總統」大選,說不好也將產生他在參選臺北市長時的效應,至少在北台灣和都會區會是如此。這樣,就將會大幅度地奪走蔡英文的基本票源。


因此,蔡英文所面對的威脅,不單止是在國民黨的朱立倫(倘參選的話)方面,而且更將會是來自民進黨內,或泛綠支持選民之中。蔡英文不要高興得太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