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閱兵觀禮代表宜包含至台灣所有抗日後人

 
一個大振包括港澳臺同胞在內的中國人民的人心的好消息:中央決定在今年九月三日,舉行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反法西斯戰爭勝利七十周年閱兵式,除了是邀請俄羅斯總統普京等國際友人出席觀禮,及在受閱軍人隊伍中,有俄羅斯軍人方隊之外,據說還將邀請港澳臺地區的抗戰老兵及其後人出席。這無論是對於中國在世界和平事業地位上的幾進一步提高,還是對於加強中國人民的團結及提高其抗禦外侮的鬥志,都將會發揮重大的作用。


這是新中國成立後的第十五次閱兵。本來,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曾經是是每年都進行閱兵,甚至還曾是國慶節和五一勞動節共兩次。一九六零年九月,中共中央、國務院本著厲行節約、勤儉建國的方針,決定改革國慶典禮制度,實行「五年一小慶、十年一大慶,逢大慶舉行閱兵。」一九六四年國防部頒布的軍隊列條令中,首次出現閱兵條款。之後,由於「文化大革命」中毛澤東接見千萬紅衛兵之故,改為國慶群眾遊行。而一九七一年發生林彪叛逃的「九一三」事件,為了保密和備戰,還是繼續進行群眾大遊行彩排;直到中共中央文件內部傳達「九一三」事件,就乾脆連群眾遊行也予以取消,改為國慶遊園活動。由此,中國連續二十四年沒有舉行國慶閱兵。直到一九八一年,根據鄧小平的提議,中共中央、中央軍委決定恢復閱兵,並於一九八四年國慶三十五週年時,舉行了恢復閱兵後第一次大型的國慶閱兵(此前鄧小平曾在華北大閱兵中檢閱了參加演習的部隊,被視為國慶大閱兵的預習)。此後就重新恢復了每逢十年一次閱兵的規律,一九九九年建國五十週年閱兵一次,由江澤民主閱;二零零九年建國六十週年閱兵一次,由胡錦濤主閱。而二位領袖在閱兵時,已到了其連續兩屆任期的末期。如果按照十年一大慶的規律,那麼下次閱兵應該是在二零一九年舉行。屆時也已是習近平連續兩屆任期的末期。因此,如果是以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反法西斯戰爭勝利七十周年的名義進行閱兵式,習近平就將可提前。然而,這並非是為了習近平個人,而是為了整個中華民族,為了世界和平。實際上,前蘇聯在每年的戰勝法西斯紀念日,都有進行閱兵,而不止是十月革命紀念日和五一國際勞動節。前蘇聯解體後,十月革命紀念日和五一國際勞動節不再進行閱兵了,但戰勝法西斯紀念日仍然有進行。其他的一些國家也是如此。既然中國與前蘇聯一樣,都是「二戰」中的同盟國主要成員和勝利者,為何中國就不可進行閱兵?


習近平對於中國人民的抗日戰爭及中日關係的認知水平,有了質的升華,充滿了政治智慧,包括在釣魚島問題上。比如,習近平指出,這是日本破壞「二戰」結束後所形成的世界秩序,這是多麼理直氣壯的哲理,因為聯合國成立的背景,就是「二戰」結束後,同盟國的五個主要成員中、蘇、美、英、法呼籲籌組的,並成為聯手國安理會的常務理事國;而日本則是作為「二戰」的主要發動者及戰敗國,其要想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務理事國,只要中國一家投下否決權,就將難以如願。


許多論者都指出,在今年的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反法西斯戰爭勝利七十週年紀念活動時舉行盛大的閱兵,其背後的政治考量有四點:其一是展示中國軍事實力。通過閱兵,我國可以向世界展示人民解放軍的軍容、軍貌、軍心,可以向世界展示中國的軍事裝備實力。其二是震懾日本,向世界宣示中國維持戰後世界秩序的堅定決心。通過展示自己的軍事能力,來向日本表明中國的態度和決心,讓日本知道事關中國的戰後秩序絕不容許改變,誰挑戰事關中國的戰後秩序,誰就是動中國的核心利益,誰就是中國的敵人,誰就要有心理準備接受中國的強烈反擊。其三是向國人展示解放軍的軍容、軍貌、軍心、軍備,凝聚國人信心,增加自豪,從而提升國人對國家安全的信心。其四是向腐敗分子展示,除了紀委、政法系統這兩個「刀把子」外,解放軍這個「刀把子」也牢牢地掌握在黨和人民手中。三把「刀子」形成合力,就能穩住國家大局,掃除國家蛀蟲,震懾腐敗分子,就能維護國家的長治久安,保證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得以實現。


在二零零九年國慶六十周年的閱兵式前,全國政協委員羅援少將(曾任周恩來總理辦公室副主任兼中共中央調查部部長的羅青長的幼子)向全國政協提交提案,建議在受閱部隊中應有國民黨抗戰老兵。此提案受到中央有關部門的重視,因而在八年抗戰的花車上,就有國民黨老兵的代表,與中共領導的八路軍、新四軍、華南遊擊隊的將士代表,一道接受國家領導人和全國人民的檢閱。與此同時,也邀請了台灣地區的統派領袖和黃埔軍校的退役將領、台商領袖、少數民族代表等各界人士共三百多人出席觀禮,其中還有十多人獲安排登上了天安門城樓。這其中的統派人士,在反獨促統鬥爭中作出重大貢獻,但也在台灣社會受到不少委屈,在出席閱兵式觀禮後,甚麼委屈就都拋到太平洋去,意志更為堅定。


因此,在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七十周年時,邀請台灣地區的抗戰老兵及其後人的代表出席閱兵式,將能提振台灣民眾的人心,尤其是對於在「九合一」選舉中「含淚不投票」的深藍人士,應能起到激勵作用,為包括台灣人民在內的中國人民不再受外族的侵侮,不讓「台獨」分子竄奪台灣地區的政權,在翌年的「總統」大選中,心中有再多的委屈,也應該團結一致,踴躍出來投票。


當然,受邀的應不單止是作為抗日戰爭主力部隊的國民黨軍隊的老兵或其後人,還應進一步擴大,包括在中國國民黨成立翌年的「馬關條約」簽署後,在長達五十年的時間中,先後陸續投入抗日的非國民黨台灣軍民,還有少數民族(如「霧社事件」),還有後來遭到國民政府以「包庇窩藏中共間諜」罪名處決的國軍將領李友邦等。如能邀請他們的後人出席閱兵式,就將能進一步擴大團結面。


這與民進黨挑剔、連馬政府也表示「不宜參加」的台灣各界代表出席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節的閱兵不同。因為中國人民的抗日戰爭,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沒有政黨、政權的重疊性,而是全民族的事情,不分黨派、不分政治立場,不分意識形態。誰敢說是「不妥」,誰就是漢奸,誰就是台奸,與日本侵略者同一個鼻孔出氣,狼狽為奸。


習大大,您大步地向前走吧!把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七十周年紀念閱兵的政治效益,擴展到最大,也為促進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