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美國雖對民進黨有疑慮但又得面對現實


美國國務院負責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事務的資源官員王曉岷,昨日前往民進黨總部拜訪蔡英文主席。雙方就台美經貿關係、台灣產業發展策略,及亞太區域經濟整合議題交換意見。


這是歷史上美國國務院官員第二次踏入民進黨總部。上一次是在「九合一」選前幾天,美國國務院一位副國務卿助理級的官員,突然訪問民進黨。此顯示,美國盡管對民進黨仍抱有疑慮,但在民進黨極有可能會在明年的「總統」大選中再次實現「政黨輪替」的現實狀況下,仍不得以務實的態度予以面對,並提前就近觀察蔡英文,為蔡英文春節後的訪問美國預作準備。不過,美國明年也將進行現屆總統不可爭取連任,亦即有可能會面臨政黨輪替的總統大選,現任政府所進行的考察民進黨工作後所形成的政策,會否成為美國政府此後一段較長時間內的實施依歸,仍是未知之素。


實際上,過去美國國務院官員雖然曾有過與民進黨主席會面的紀錄,但卻均避開了民進黨總部。而從去年「九合一」選舉正酣時開始,美國國務院一位副國務卿助理級的官員進入民進黨總部開始,今後可能是將會成為「常態化」。這個新動向,折射了華府對民進黨的基本態度和政策,可能正悄悄地發生變化。此顯示,美國對這個過去曾經執政過,而且在明年有可能再次實現執政的政黨,也不得不以「正常政黨」的眼光來看待之,並與之進行「常態化」的交往。


本來,美國國務院官員首次踏足民進黨總部時,其官職更高更重要,是相當於副部長助理級而且還是主管中國事務的官員;但當時「九合一」選舉正處於「埋身肉搏」的緊張而又關鍵的階段,蔡英文為了指揮打好關乎到自己「二零一六入場卷」的這一仗,在最重要的選戰戰場中台灣進行輔選,而未克親身參與接待,只是由黨秘書長兼駐美辦事處主任吳釗燮予以接待。倘蔡英文是能夠預料到民進黨的選戰戰果,可能就不會錯失這次讓華府官員「當面考察」的珍貴機會。因此,今次蔡英文再也不會輕易放過與華府官員在民進黨總部交談的機會了。盡管來人的職級及所主管事務的重要性較低,也願意「降低身價」與之會面並交換意見。


但是,限於王曉岷的職務,他與蔡英文所談的事務,只是台美經貿關係、台灣產業發展策略,及亞太區域經濟整合議題,而非民進黨政治前景的重要議題。而且,台美經貿關係及亞太區域經濟整合等議題,正是民進黨的弱項,因為在國際社會的認知中,民進黨對國際經合作事務的熱情度是不高的,甚至可能是有點抗拒,不若國民黨那樣重視。尤其是在台美經貿議題上,民進黨曾經在「立法院」極力阻擾「美國牛肉」法案過關,並因此而導致馬政府「國安會」秘書長蘇起憤而辭職,在華府的心目中應是記憶猶新。或許正因為如此,蔡英文為了「二零一六」的「稻粱謀」,而親自接待了王曉岷。


而華府對民進黨國際經貿議題的「不放心」,不僅僅是出於對其在「美牛」問題上的實務態度及作為的觀察,還在於對國際左翼政黨及團體的共通思潮的認知。實際上,國際上的左翼政黨或團體,一般上是持反對全球一體化的政治立場的,近年世界各地反全球化如「WTO」等的街頭行動,大多是左翼政黨或團體所發動及組織,其中不少就與民進黨一道是世界民主自由聯盟的成員。因此,王曉岷昨日的親身到訪民進黨總部,也可說是專題考察民進黨對台美經貿及國際經貿合作議題的最新態度。


而蔡英文昨日交出的初步試卷,比如強化台美之間的經貿合作是民進黨長期推動的目標,而合作的管道,包括做為雙方平台的「臺美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TIFA),值得朝野共同支持。又如展開與重要貿易夥伴的合作也是「台灣經濟發展新模式」的重要策略,因而民進黨智庫新境界文教基金會致力研究如何先透過制度面與投資環境的改善,帶動經濟與產業創新、促進地方經濟發展,改善台灣的就業環境,並已於去年十二月正式成立「TPP工作小組」,加強研議推動及融入亞太經濟整個的策略。再如她表達相信台灣與全球經貿接軌,以及維持台灣經濟體質的健全,符合台美雙邊的共同利益,應是雙方共同努力的目標等。在理論上是並沒有甚麼瑕疵的。但今後在實務上是否如此,尚不得而知。而從過去民進黨在「美牛」等議題上採取杯葛的態度看,未必會「理論與實踐一致」。除非是民進黨日後上台後,在行政的現實壓力下,發生「屁股指揮腦袋」的變化。


本來,按照美國式標準的普世價值觀,華府是不反對民進黨獲得台灣地區的政權的。其一是在台灣地區解除戒嚴之前,當時的國民黨政權實施獨裁管治,而且踐踏人權;而民進黨所標榜的反對獨裁,追求民主自由人權,則正對美國人的「胃口」;其二是「政黨輪替」的常態,也符合美國自己的政治現狀。


但是,民進黨的「台獨黨綱」,卻與美國必須履行責任的「中美聯合公約」中所承認的一個中國政策,發生嚴重抵觸。而且,民進黨首次上台後,陳水扁那八年就像是「無定向飛劍」那樣,不時拋出震撼議題,如「一邊一國論」,「廢統」「加入聯合國公投」等,因此而導致台海局勢緊張,並不符合美國的全球戰略利益,從而讓美國擔驚受怕,因此對蔡英文未來的政治態度,也充滿疑慮。


盡管如此,華府也不得不面對現實。那就是從目前發展態勢看,美國即使如二零一二年那樣暗助國民黨,也將難以改變蔡英文獲勝的趨勢。值得注意的是,就在王曉岷昨日踏入民進黨總部之前,蔡英文說倘有多數人連署,不排除凍結「台獨黨綱」,這是否含有「說給美國人聽」的成分?不得而知,因為王曉岷並不主管政治事務的官員,但最根本的還是美國國務院的官員。


過去曾有一種說法,謂美國在「二零一六」一定會支持民進黨,因為擔心倘失去這次機會,就將永遠喪失養成「中央政府」政治人物的舞台,這樣就使得國民黨長期執政變成常態。而長期由一黨執政,並不符合美國的普世價值觀。


但在「九合一」選舉後所形成的新局面,可能與美國人當初的擔憂恰好相反,變成了反而是國民黨缺乏「中央級」的政治人才,唯一可以一拼的朱立倫卻愛惜羽毛而怯戰「二零一六」,這必將導致「人才斷層」。


或許,美國人會認為,蔡英文不同於陳水扁,似乎會在台海政策上較為慎審些。只要她不抵觸「中美聯合公報」的精神,還是「可以接受」的。當然,蔡英文極有可能當選的形勢比人強,華府也不得不現實面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