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雙城論壇世大運是倒逼柯文哲絕佳機會


正當台灣媒體和政論人士嘲笑臺北市長柯文哲,至今尚未有任何一位大陸官員拜訪他,甚至是過門而不入時,柯文哲昨日卻透露,他近期曾與大陸官員見過面,並且表達了他對兩岸政策的看法。柯文哲還表示,希望臺北、上海雙城論壇繼續舉辦,進而擴大成兩岸城市論壇。不過被問到和誰見面時,柯文哲則表示:「我不會講謊話,但也不代表我什麼話都要講。」


由於中共上海市委常委兼統戰部長沙海林、台辦主任李文輝等人此刻正在臺北參訪,而柯文哲透露與大陸來客所談的內容,只提雙城論壇而未提世大運,因而倘柯文哲思沒有說謊的話,他所見過的大陸來客,就應是此二人。


實際上,臺北市今年內涉及兩岸關係的大事 主要的有兩宗,其一是世大運,其二是雙城論壇。世大運並非是沙海林可以作主,而是屬於國家體育總局和國台辦的職權。而雙城論壇的參與者既然是上海市政府和臺北市政府,沙海林作為上海市的領導人員之一,當然是有此權利。但即使如此,雙城論壇的事情,也不單是由上海市政府說了算,還要由國台辦作政策把關。


因此,即使是柯文哲與沙海林見過面,所談的也只會是雙城論壇的議題,而且柯文哲所透露的大陸來客的談話內容,也僅只是上海市政府自己的意願,並不包括國台辦的意見,因而並非是終局決定。當然,倘上海市政府有此意願,可向中央提出,獲批准後就可「按此方針辦」。


按照柯文哲的轉述,大陸來客對續辦雙城論壇並沒有異議。倘確實是如此的話,就可解讀為,不管台灣地區的政情發生怎麼樣的變化,民間和基層的兩岸交流都將不會中斷,反而是還將與由民進黨人,或泛綠人士掌政的地方政府深入打交道。這也正是做台灣人民工作的難得途徑。 


在此思路之下,大陸方面是將會尋覓最佳的機會,邀請柯文哲赴大陸訪問,而雙城論壇就是較為適當並自然的載體。即使是台灣地區的政局發生重大的變化,甚至是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大選,由蔡英文當選,也是如此。總之,兩岸民間情況及地方政府的交流仍然進行,不會改變。否則,一遇到某些曲折就停頓,受損失的只能是大陸。


以往柯文哲曾十七次訪問大陸,但都是學術交流,推介葉克膜,不涉政治議題。而雙城論壇所談的主要是市政建設事務,可以不提「一個中國」原則,但畢竟市政事務也是政治事務的一種,總要碰觸到政治問題。因此,這也是大陸方面試圖與民進黨人及其盟友進行「準政治」事務層次接觸的「試驗田」。


不過,柯文哲與蔡英文等民進黨上層人物不同,他是一個大咀巴,經常口不擇言亂講話。倘他在雙城論壇上得意忘形,亂噏一通,甚至是大肆宣揚「台獨」觀點,豈非是公然讓他在大陸「放毒(獨)」?


其實,這也沒有甚麼了不起,反而證明大陸方面寬容、寬鬆、寬厚,這將更能爭取泛綠支持者的人心。台南市長賴清德不就曾在上海的研討會上發表過「台獨」言論嗎?在已經深植了政治免疫力的大陸相關人士面前,又何足懼哉!


雙城論壇是地方政府的層次,確實是可以適當放寬的。而世大運則是涉及到國家的層次了。實際上,世大運又稱小奧運,層級僅次於奧運,比台灣近年主辦過的世運和聽奧都重要得多,世界各國的大學生運動員代表都將參加拼搏,大約會有二百一十支代表隊、一萬二千人從全球各地赴台參加,包括大陸的大學生運動員代表。倘因為政治因素,而致大陸決定不派出選手參賽,就將黯然失色,因為畢竟中國大陸上世界體育大國和金牌大戶。


如要中國大陸派出代表團參賽,柯文哲就必須保證做到如下幾點:一、臺北市政府必須承認和繼承郝龍斌此前的政治承諾,不在賽事過程中尤其是在開閉幕式上進行有違一個中國原則的活動,包括違背中華奧委會與國際奧委會所達成的默契協議。二、大會必須嚴肅對待中國代表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國號等的問題。三、大會必須確保中國隊運動員、教練員和工作人員、隨團記者的人身安全。


此前,高雄市長陳菊為了爭取中國隊出席世運,放低姿態跑到北京,求見國家體育總局、中國奧委會的官員,並作出了上述的承諾。後來在主辦世運的過程中,為了兌現上述承諾,並讓運動會符合國際奧委會的規範,陳菊不惜違背民進黨的基本政治理念,以免造成「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事實證明陳菊是成功的,民進黨人也沒有因此而對她有任何怨言,反而認為陳菊幫助台灣「走出國際」。而柯文哲連民進黨員也不是,就更應沒有任何政治包袱,完全可以做出同樣的承諾,並保證予以落實。也就是說,北京可藉此機會,倒逼柯文哲也須學習陳菊。而且,還還將中國隊是否赴台參賽作為武器,制衡柯文哲的「台獨」言行,在最後期限才報名參加,即使是已經報了名,也可隨時退出。柯文哲為了世大運及自己的面子,也就不得不「就範」。


延伸開來,這也是做台灣人民工作的思路及方式的靈活調適,包括對民進黨人也是一樣。值得注意的是,蔡英文最近表示,倘有足夠連署,民進黨不排除討論凍結「台獨黨綱」的議題。這是重大而微妙的變化。倘今年七月民進黨「全會」確實碰觸到此議題,雖然蔡英文此時或已被民進黨確定為「總統」參選人,但畢竟她尚未當選尤其是尚未就職,就可按照以往的經驗,歡迎她到大陸走走看看,即使是她對此舉懷有在鞏固泛綠基本盤不會流失的前提下,要搶奪中間和淺藍選票的動機,也不可怕。反而是能夠倒逼國民黨更為積極主動地處理兩岸關係的事務,而不是「船到碼頭車到站」,缺乏深入推動的主觀能動性。


(發自湛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