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以快打慢,賴清德謀定後動?


蔡英文在民進黨「總統」初選中以快打慢,阻擊其他有可能的競爭對手的心態,逾見明顯。昨日,復興航空的班機發生空難,國民黨中常會本已安排「衛福部」政務次長林奏延報告《入境旅客攜帶自用藥品限量調整》,也因為要協助救援而停開,朱立倫主席還指示將全黨協助救援,並停止主席、副主席及秘書長竟然的輔選行動,與「立委」的補選造勢活動全部取消。民進黨仍然也宣佈各候選人撤銷原規劃的選前大型造勢晚會,但中執會卻仍然照常召開,並照案通過二零一六年「總統」提名初選相關事宜,還通過中央黨部組織規程條文修正案,將現有網路、文宣及新聞業務進行組織調整,正式成立「新聞輿情部」及「媒體創意中心」,分別任命了其負責人(「媒體創意中心」主任為原文宣部主任李厚慶;「新聞輿情部」主任為原政策會首席副執行長黃重諺,其所遺下空缺由前雲林縣副縣長、現任新境界文教基金會資深研究員施克和填補),以備戰「總統」大選及「立委」選舉。由此可見,蔡英文要備戰「總統」大選,已是迫不及待。


民進黨中執會昨日作出「總統」初選選務工作的各項具體規定,除了是要配合上週三中常會通過的《二零一五年第十四任總統暨第九屆區域立委提名初選選務工作日程表》所定的日程之外,可能也與「獨派」大老辜寬敏,及台南市親綠群眾勸進賴清德,以至是李登輝都贊同賴清德出選「總統」,而蘇貞昌也在「鴨子劃水」進行參加「總統」初選的部署有關,就是要趁賴清德、蘇貞昌未有全面展開備戰部署之前,將兩人壓制下去。


實際上,辜寬敏要以賴清德來取代蔡英文的取向已是咄咄逼人。昨日以其創辦的「新台灣國策智庫」公佈最新民調,宣佈有高達百分之七十六點六的民眾認為民進黨重返執政的可能性高的同時,卻又對蔡英文進行敲打,聲稱他從美國得到的消息,在上次「總統」大選,蔡英文與蕭美琴到美國去,國防部問她們三個問題,兩位小姐都模模糊糊、沒有回答問題,所以美國的結論是,台灣地理位置如此重要,怎麼可以把重要的職務交給這兩位小姐?這也是美國最後支持馬英九的理由。辜寬敏還聲稱,賴清德還在進行最後評估,未來幾天會有比較明確的決定。他是希望選最好的「總統」,並要求蔡英文不要不要打自己的「小算盤」。


辜寬敏所說的賴清德將會有所動作,並非空穴來風。實際上,他昨日就提出台南市「市政新十大旗艦計畫」,而就被視為要為正式宣佈參加「總統」黨內初選而造勢;而由《天下雜誌》總主筆蕭富元所撰寫的《看見未來─賴清德的新政實踐》新書,將在今日問世發行,賴清德也排訂本月九日在臺北舉行首場簽書會,就被視為他要為正式宣佈參加「總統」黨內初選而造勢。李登輝在該書中的 推薦文所說,「這本書所描繪的賴清德治理風格,不但是一位行動管理者,總能從大處著眼、小處著手,他解決問題的模式也充滿創意,有著內科醫師般的細緻手法。」及柯文哲的推薦文表示「賴市長不搞噱頭的大建設,卻一直擁有市民超高的支持度,也因有足夠的支持度,所以做決定時不必瞻前顧後,能自信的做該做之事。」,就與蔡英文的優柔寡斷性格形成鮮明對比,其心目中的「總統」最佳人選已是呼之欲出。更令蔡英文心驚膽戰的是,台南市扁友會會長黃永田前日在台南市區裝掛了一塊「支持賴市長選總統」、「請主席讓賢」的大看板,正式向蔡英文宣戰。


辜寬敏的說法,更是切中蔡英文的要害。蔡英文的心態及作風,就一直是採取模糊策略,讓外界摸不準。這在台灣島內的選舉策略上,或許是有效的,也是較為適合其身份的;但在至關重要的美國人的面前,卻並非是一件好事,讓本來就對民進黨「台獨黨綱」極不放心的美國人,更為疑慮重重。一方面,美國人對民進黨將能捲土重來、東山復出的機率甚高的現實,不得不面對;但另一方面,也希望民進黨能夠明確地說明對「台獨黨綱」的態度,不要模糊以對,意圖含混過關。 


實際上,在二零零零年那場「總統」大選之前,陳水扁就充分瞭解美國人的心態,而對其作出了明顯的表態,讓其放心。比如,民進黨通過了《台灣前途決議文》,承認了「中華民國」的「國號」,凍結了「台獨黨綱」中以「公投」決定成立「台灣共和國」的宗旨,盡管這個「中華民國」是與中國大陸團體割裂開來的,但終究沒有再追求「台灣獨立」,美國人也就鬆了一口氣。又如,要求陳水扁再作出了「四不」的承諾,--不會宣佈「臺灣獨立」,不會更改「國號」,不會推動「兩國論入憲」,不會推動「統獨公投」(按:也沒有廢除「國統綱領」與「國統會」的問題,是李登輝建議添加上去的),所以才較為放心。


辜寬敏的這個說法,對民進黨支持者會有一定的提醒作用,而在民進黨進行「總統」初選的「全民調」作業時,或將會令蔡英文飲恨。本來,「全民調」是針對蘇貞昌的,但在蘇貞昌勢弱之後,蔡英文轉為面對賴清德,「全民調」卻有可能成為「回力標」,反傷自己。實際上,就有人說,日前一項首長好感度的民調,賴清德是百分之六十五,蔡英文是百分之六十,因而黨內初選若採「全民調」,賴清德絕對有機會。甚至是不排除國民黨會在民進黨「總統」初選的「全民調」作業中「落藥」,暗中發動支持者在接到民調機構的電話時,給賴清德「按贊」,而踢走對國民黨候選人具更大威脅力的蔡英文。這也正是當初民進黨「全代會」時,主張「黨員投票」的一派所擔心的。


那麼,賴清德是否會出來選?誠然,他是說過「不領表」,但世事難料,「唔嫁又嫁」的事例實在太多,最著名的就是馬英九,說了一百次次不選,後來卻在吳伯雄暗中策劃下,由國民黨籍「國代」張玲出面,發動支持者連署造勢,「迫使」馬英九還是選了。說不好,辜寬敏也將會一手導演「勸進」,而南部的民進黨支持者也或將會自發地推動。賴清德就不得不「從眾」了。何況,他說的是自己不會領表,卻沒有排除委託他人代他領表。


「二零一六」確實是賴清德的瓶頸。在「太陽花學運」之前,以為蔡英文未必能勝選「二零一六」,因而他的最佳戰機是「二零二零」,屆時他才六十餘歲,尚可符合台灣選民支持「中生代」的潛在心理。但目前情況是蔡英文或篤定可當選,「二零二零」連任也將不成問題,那賴清德就得等到二零二四年,屆時他已是六十六歲,錯過了參選的黃金年齡段。更要命的是,林佳龍在經過台中市長的歷練後,可能人氣高漲,而其年齡比自己更具優勢。面對這「前有阻擊重兵,後有勇猛追兵」的不利形勢,或會迫使賴清德不惜一拼。贏了,固然是可以一圓「總統夢」;輸了,也沒有甚麼了不起,還可繼續做其台南市長。因此,就令蔡英文不得不防,加強修築對賴清德的堵截防線。


(發自湛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