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朱立倫逃不過躲不掉的政治責任


過去人們在研估價國、民兩黨的接班層時認為,國民黨人才濟濟,「長征接力有來人」,因而可以實現長期執政之夢;民進黨則可能會出現人才斷層現象,倘二零一六年仍是由國民黨執政,民進黨就將因為缺乏政治舞台鍛煉政治人才,而導致此後將長期處於在野狀態。這也正是山姆大叔心情矛盾之處:倘真的發生這種狀況,不符政黨輪替的普世價值,且長期由國民黨執政,也將會加速兩岸統一進程,有悖於美國的兩岸「維持現狀,不統不獨」的利益;倘反過來是由民進黨長期執政,又擔心「台獨」意識及氛圍坐大,同樣也將違背美國對台海「維持現狀,不統不獨」的政治利益。


但意想不到的是,一場「九合一」選舉,徹底顛覆了這個結論。現在的態勢是,不管是人們的普遍心理認知,還是各項民調都認為,民進黨將會勝取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實際上傾綠的「台灣智庫」昨日所公佈的民調數據就顯示,有高達百分之七十五點六的民眾認為二零一六年將會實現政黨輪替,其中就連泛藍群眾也有多達百分之七十四點九認為二零一六年將會發生政黨輪替。由此,「台灣智庫」認為,大多數民眾已經做好了第三度發生政黨輪替的心理準備,並也認為很有可能發生。


更令人們摔破眼鏡的是,過去被認定將會出現人才斷層的民進黨,卻因為在「九合一」選舉中,拿下了三分之二的直轄市長席位,而不愁缺乏可以衝刺「總統」大位的高級行政管理和政治人才。實際上,除了本來就已是台南市長,因而被視為民進黨明日之星的賴清德之外(另一直轄市長、高雄市長陳菊因年齡偏大而不在可以衝刺「總統」大位的高級行政管理及政治人才),新科台中市長林佳龍和桃園市長鄭文燦,也將成為民進黨第二梯隊接棒人才。


相反,原來被認定「人才濟濟」的國民黨,卻被一場「九合一」選舉衝擊得七零八落,也冲走了所謂「人才濟濟」的面紗,除了是一個新北市長朱立倫之外,竟無可堪衝刺「總統」大位之才。


實際上,本來馬英九是認定由吳敦義、江宜樺接班的,因而為了排除「干擾」實施這個「接棒大計」,而曾對其他人才實行「排他主義」,這也正是黨內怨氣瀰漫的主要原因之一。倘是吳敦義、江宜樺「爭氣」,那倒也就罷了;但偏偏二人卻是扶不起的「阿斗」,其中吳敦義是政壇孤鳥,缺乏自己的班底,而且也沒有吸引選票的能力,而江宜樺則只是從家門到學校門再到衙門的「三門」官員,未曾經歷民主選舉的洗禮,何況也已因「九合一」選舉敗選而辭職下台。因此,國民黨員對馬英九就接棒人選作出這樣的安排,可說是頗為不滿,認為這是妨礙國民黨實現長期執政之夢的重要障礙之一。


而國民黨內最有機會挑戰「二零一六」的,只剩下一個朱立倫。本來,朱立倫也曾有過直接衝刺「二零一六」的打算,因而遲遲沒有表態爭取連任新北市長,而是暗中部署由其副手侯友宜參選新北市長的。但馬英九卻擔心將會壞了自己讓吳敦義、江宜樺接棒的「大計」,而對朱立倫關上了「二零一六」的「大門」,而迫使朱立倫只得退回新北市爭取連任,因而錯過了籌備參加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的最佳時機。正因為這麼一折騰,再加上「九合一」選舉暴露了國民黨的許多「罩門」,且被打到了谷底,因而國民黨爭取長期執政之夢,將碎在馬英九的手中。


當然,世事無絕對,現在就要說是民進黨必能輕易勝取「二零一六」,似乎仍不能保證百分之百;國民黨仍有一位朱立倫,或能迎戰來勢洶洶的蔡英文。其餘的戰將,無論是馬英九欽點的吳敦義,還是有可能會自告奮勇的郝龍斌,都不具迎戰蔡英文的戰鬥力。


現在,馬英九已經提前跛腳,朱立倫也已掌握國民黨的黨務大權,不用擔心馬英九設絆,朱立倫是否出戰「二零一六」,享有自主權。但朱立倫也有自己的困擾,其中最大的困擾,一是剛當選連任新北市長,又去參選二零一六,不管是否能當選,如何回應曾在新北市長選舉中投他一票的選民?二是他在宣布參選國民黨主席時,曾說過不考慮「二零一六」,倘是「唔嫁又嫁」,豈非缺乏政治誠信,被民進黨「摁住來打」,未戰就先理虧一大截?三是他既要在民進黨在市議會中虎視眈眈中處理市政事務,也要承擔國民黨的黨務,處於「蠟燭兩頭燒」,還有多少精力應對「總統」大選?四是自己本應是「抬轎者」,卻又要「坐轎」,如何應對此對矛盾關係?五是倘一旦勝選「二零一六」,就得辭去新北市長,因而必須進行新北市長補選,而以國民黨在「九合一」選舉中的戰績看,倘不是朱立倫親自出戰,國民黨丟失新北市的可能性甚高,豈非令國民黨「六都盡失」?


但既然只有朱立倫才有機會代表國民黨一戰「二零一六」,即使是輸了也可為國民黨保住大部分的選票基本盤,以待日後東山再起,並可以「母雞帶小雞」地帶動國民黨「立委」候選人的選情,因而也就顧不了那麼多,還應是以國民黨以至是台海和平的大局為重,出戰「二零一六」了。


然而,在「九合一」敗選效應下,朱立倫未必能贏。這也正是他在宣布參選國民黨主席時,聲明不會參選「二零一六」的重要原因。說到底就是為了愛惜羽毛,避免鎩羽而歸,留待實力再圖「二零二零」以至是「二零二四」。


如何化解廣大國民黨員希望朱立倫迎戰「二零一六」與朱立倫怯戰「二零一六」的矛盾?看來還得採取「張玲模式」,以民意迫使朱立倫披掛上陣。實際上,當年馬英九辭去「行政院政務委員」,到政治大學任教時,也曾一百次說過不選台北市長。但在吳伯雄暗中策劃下,由國民黨籍「國代」張玲出面徵求國民黨員連署,要求馬英九挑戰爭取連任的陳水扁,從而「迫使」馬英九「屈從」強大的黨心民意,而不得不打破自己說過M次不選的「齋缽」。今次倘若有國民黨人「照版煮碗」、「重施故伎」,也發動廣大黨員連署,朱立倫在強大的黨心民意壓力之下,也不得不從善而流了。


實際上,據說現在就有黨員正在醞釀發動對朱立倫「勸進」的連署活動,這是朱立倫逃不過躲不掉的政治責任,再艱苦也得硬著頭皮拼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