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民進黨能否實現完全執政端看謝長廷?


按照民進黨中央決定的二零一六年「總統」和「立委」黨內初選日程,將於今日開始進行「總統」黨內初選作業。其中十二日至十六日為「總統」提名人初選領表登記,二十四日前黨內提名人協調截止,二十六日至三月十五日為黨內「總統」提名人初選政見發表會,十六日至十八日進行初選民調,並於四月十五日公告黨內「總統」提名名單。


由於挾帶「九合一」選舉大勝氣勢,蔡英文已被黨內視為代表民進黨參加「總統」大選的不二人選。在本來也有實力參與「總統」黨內初選的賴清德宣佈棄選之後,另一也有實力的蘇貞昌是否也會參加「總統」黨內初選,就頗為觸目。而日前曾經質疑民進黨「總統」初選時程「為什麼要這麼趕」的蘇貞昌,將於今日宣佈動向,若蘇貞昌宣佈不選,預料民進黨的「總統」黨內初選將是由蔡英文以「同額競選」方式進行。而「同額競選」也正是蔡英文的願望,除了是她「舍我其誰」的心態大發酵之外,當然也是希望不要因為黨內「總統」初選發生惡鬥而影響黨的團結。


按照民進黨「全代會」通過的「總統」黨內初選方式,是採用「全民調」方式決定勝負。民進黨中央已決定由民進黨中央民調中心,及「山水」、「公信力」、「全方位」、「年代」、世新大學、「趨勢」、「典通」及「循證」等八家專業民調機構執行初選民調作業,並吳釗燮秘書長,及學者徐永明、曾建元、董建宏,律師許惠峰等組成民調委員會,以主持及監察此次民調作業。


本來,民進黨的黨內初選是採取「全民調」,敵對陣營是可以趁此空隙,在民調作業過程中實施滋擾戰術,發動其支持者在接到民調電話時,故意回答勾選不利於民進黨選情的人選的;但由於民進黨的這次「總統」黨內初選極有可能是由蔡英文一人「獨大天下」,因而要對民進黨的民調這樣實施滋擾戰術,也就將會是「老鼠拉龜,無從下手」。據說,這也正是蔡英文希望「總統」黨內初選是以「同額競選」方式進行的另一個具有正當性理由的原因。


現在,島內的各種民調數據都認為,蔡英文將會以較高得票率勝選「總統」。但也非「坐定粒六」,因為還需「擺平」兩個外來因素,其一是美國人的不放心,其二是大陸方面的疑慮。對此,蔡英文進來開始有意要擺脫「空心菜」的形象,對一些敏感話題作出明快的處理,並作出要走完「最後一裏路」的姿態。比如,她曾聲稱,倘有足夠連署,將會處理「凍結台獨黨綱」的議題;又如,當外傳民進黨將邀請達賴喇嘛訪問台灣的消息後 她當即發出聲明予以否認。盡管這並非是出於要調整民進黨兩岸政策的善意和誠意,但畢竟對敏感議題也已是有所顧忌,盡量避免「瓜田李下」之嫌。


但即使是蔡英文能夠奪得「總統」大選,也並非等於民進黨可以完全操控政權,還需「立法院」的配合。實際上,倘民進黨「立委」未能過半,民進黨也未能把持「立法院」的「龍頭」,還將會演出「政令出不了總統府、行政院」的鬧劇。因此,民進黨還需爭取實現「立委」過半,尤其是籍此機會將「立法院長」也奪到手中,才能真正實現完全執政。


而二零一六年的選舉,除了是「總統」大選之外,還有「立委」選舉。因此,民進黨是希望能拿下過半議席,並趁熱打鐵拿下「立法院龍頭」,以實現完全執政的。但由於「立委」選舉是實行「單一選區兩票制」,再加上外島及原住民等選區是國民黨佔有優勢,因而以目前情況看,單憑民進黨要拿下過半議席,確實有困難。但若與台聯黨、親民黨等小野黨合作,則卻大有可能。


民進黨要實現完全執政,除了是與其他小政黨合作,掌握過半「立委」議席之外,還需把「龍頭」亦即「立法院長」也拿到手中。現在最廣泛的說法,是謝長廷「自告奮勇」,準備代表民進黨挑戰「立法院龍頭」。


既然如此,謝長廷首先就是要參選並當選「立委」。他究竟要在哪一個選區落腳?這十分重要,而且也是一個大難題。因為「立委」選舉實行「單一選區兩票制」,每一個選區都只安排一個應選名額,而民進黨有機會勝選的選區,早就已有現任「立委」在經營,謝長廷要「插隊」並不容易,也必會引發黨內反彈。除非是到那些並非是歷來並非是由民進黨候選人勝出,但在經歷了「太陽花學運」及「九合一」選舉後,明年卻又有希望能當選的選區,尤其是民進黨的艱困選區去「開疆闢土」。


最初的傳說是,謝長廷將會到臺北市士林、北投選區參選,挑戰國民黨的現任「立委」丁守中。倘能勝選,就是為民進黨「消滅」一個「議事悍將」,並為民進黨在艱困選區開疆闢土,立了大功,黨內其他資深「立委」如柯建銘等,就不好意思與他爭奪「立法院龍頭」。


倘謝長廷是在臺北市士林、北投區參選「立委」,具有一個有利條件,就是他的兒子謝維洲,在「九合一」選舉中,就是在此選區參加臺北市議員選舉,初試啼聲就拿下了一萬一千九百九十一票,漂亮地旗開得勝,,為民進黨在士林、北投區搶下一席。謝長廷可以趁此熱度未消,為民進黨再下一城。


何況,據說謝長廷從政生涯的開步,就是在該選區參加臺北市議員選舉並當選。現在他要再次參選「立委」並爭奪「立法院長」,又回到該選區,就含有「周而復始」的涵義,大吉大利。


但似乎謝長廷並不貪圖此「好意頭」。昨日他在出席民進黨中常會前受訪,被記者問到是否參選「立委」時,聲稱倘參選必會堂堂正正地宣佈的同時,又意有所指地表示,他的戶籍在高雄,高雄市的左楠地區應該也是艱困選區。


由此看來,謝長廷倘是果真要參選「立委」,就可能會在高雄市的左營選區,挑戰國民黨的現任「立委」黃昭順。而黃昭順現在是國民黨新科主席朱立倫的愛將,被任命為副秘書長兼代理考紀會主委,倘能「槍挑」她「下馬」,自己的「含金量」將會更高,要趁熱參選「立法院長」,實力和正當性就將更強了。何況,謝長廷曾任高雄市長,在高雄市參選「立委」,也有道理。


但民進黨內有條件或是有意圖要參選「立法院長」的,並不止是謝長廷一人。蘇貞昌倘經過考量,發現在「總統」初選方面鬥不過蔡英文,可能也將會覬覦「立法院長」,轉而乖乖地參選「立委」,何況他也曾任過「立委」。倘此,這對懷有濃烈「瑜亮情節」的「冤家」,又將纏鬥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