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內外各種條件都有利於「小龍女」蔡英文


六年多前,民進黨以大比數得票率輸掉了「總統」大選,再加上陳水扁貪腐案導致天怒人怨,因而陷於谷底,無人願意接過民進黨主席這個「燙手山芋」兼「雞肋」,才使得入黨才四年的蔡英文得以「冷手拾個熱煎堆」,並沒有人看好她能把民進黨起死回生,因而給予一個「小龍女」的「雅號」。這個「小龍女」,既形容她是清純無邪,也暗喻她是「不食人間煙火」,亦即脫離了民進黨的草莽土根傳統。但正是她的「非典型」個人特質及做法,再加上馬英九施政無能的「暗助」,竟然能將民進黨帶出低谷,並重振雄風,在「九合一」選舉中一舉奪下全島三分之二的「江山」,眼看就將會再次實現「地方包圍中央」的戰略意圖。這就使得蔡英文的「小龍女」「雅號」,被賦予了「好命」的嶄新意義。


現在,「小龍女」果然又是好運來臨了。在昨日民進黨「總統」黨內初選的第一天,不但是她在黨內的對手賴清德、蘇貞昌明確宣布棄選,成全了她「同額競選」的意願,而且就連曾經令她在二零一二年「總統」大選中吃盡苦頭的美國人,也給予送暖來了。昨日,美國在台協會執行理事蔡英文主席接見美國在台協會執行理事唐若文登門拜訪,與她就台美經貿合作等議題進行深入意見交換。唐若文強調,儘管最近台美關係出現一些挑戰,美方對於支持台灣經濟自主與國防安全的立場不變。而蔡英文則回以「台美經貿合作是支撑台灣經濟自主的重要因素,這符合台灣長期的國家利益,也值得朝野共同推動」,並表態台灣政府在談判過程中,將重視「信任」的概念,透過資訊開放及資訊分享,加強與國會、產業及台灣人民的對話。唐若文的這次拜訪,其所具有的豐富內涵,將難以估量。因為這不但是美國在台協會的官員首次到訪民進黨總部,折射了華府對仍未放棄「台獨黨綱」的民進黨的承認和重視,而且也反映了美國已經預兆到並也將會接受蔡英文將能贏得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的事實。而蔡英文則投桃報李,表態民進黨不會再發生抵制美國牛肉的事件,相反還將會積極支持台美經貿合作,包括「TPP」議題。因此,就在民進黨「總統」黨內初選首日,令人產生了美國支持蔡英文的感覺,「小龍女」生猛活脫起來了。


就連蔡英文的對立面——馬政府的行政官僚架構,也都在昨日向「小龍女」送上了「大禮」。昨日「中選會」決議,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與「立委」選舉合併舉行。據「中選會」主委劉義周表示,合併選舉有四大主要理由,包括符合民意期待、節省社會資源、也讓選舉制度有穩定性,以及提高投票率及民眾政治參與。至於選舉時間,則將與其他部會與地方選委會另期討論,三月中旬會作出決定。


消息傳出,國民黨「立委」沮喪一片,普遍認為已經氣若游絲的國民黨,其選情將會因此而雪上加霜;而新任的國民黨主席朱立倫雖然表達無可奈何,但也只得表示尊重。而民進黨「立委」則欣喜若狂,認為可以藉著蔡英文這頭氣勢正旺的「母雞」,來帶動他們這些「立委」候選人「小雞」的選情。由於「九合一」勝選的餘威仍在,再加上就連「中選會」所說的二零一二年併選的實踐證明,區域「立委」較二零零八年增加三百三十四萬人投票,不分區「立委」則增加三百三十七萬人投票,明顯增加百分之十六;不僅可節省選務經費,也能擴大政治參與。而明年新增的投票者,可能就正是參與及支持「太陽花學運」的年輕人尤其是「首投族」,這對國民黨的選情更為不利。因此可以說,在諸多有利條件綜合交疊下,民進黨已是「勝利在望」,距離「完全執政」又近了一步。


「總統」大選與「立委」選舉合併進行,當然如同「中選會」所言,是將能節省社會資源,減少社會紛爭。實際上,台灣地區公職選舉的種類實在是太多了,在過去共有七大類。其中「立委」的任期為三年,其餘均為四年。這就搞到台灣地區年年都有選舉,不但勞民傷財,還因選舉活動頻度過密,形成了「天天都在選舉」,不但影響行政效率,而且也造成選民撕裂。因此,透過「修憲」,在將「立委」選制改為「單一選區兩票制」及議席減半的同時,將「立委」任期改為四年,並設法將各類選舉歸併,其中屬於「中央」層級的「總統」大選與「立委」選舉同時進行,其餘屬於地方層級的各類地方公職的選舉也合併為一次進行。這樣,大致上就是平均每兩年有一次選舉活動,基本上解決了「年年有選舉」的問題。


但卻產生一個問題,地方公職問題不大,「中央」層級問題就大了。其一是「總統」如缺位,由「副總統」繼任,至任期屆滿為止,那就不存在「任期中斷」的問題;但倘「立法院」在屆期中途遭到解散,進行重選,其屆期就重新計算。這就又與「總統」的任期拉開距離,必須再次分別選舉了。其二是按《憲法》規定,「總統」、於五月二十日就職,「立法院」的屆期由其第一個會期的二月一日開始;而現行《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規定,「總統」大選必須在任期屆滿三十天前完成,《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則規定,「立委」選舉必須在就職日的十天前舉行;這樣,合併進行的選舉,「總統」大選就須遷就「立委」選舉,提前四個月進行。這就使得「總統」從當選之日到就職的五月二十日之間,存在著長達四個多月的「空窗期」。倘若是爭取連任的獲得再次當選,或是當選的候選人與現任領導人屬同一政黨,當然不存在問題。但如是由不同政黨的候選人當選,從而發生「政黨輪替」,那就既有可能會發生「憲政危機」。


本來,在二零零零年的「總統」大選導致發生「政黨輪替」後,陳水扁就已經埋怨李登輝在政權交接中,沒有盡責將全部文件移交給他,甚至「國安會」的移交只有幾頁文件目錄,因而指示「行政院研考會」進行《政府交接法制化之研究》。而到了二零一二年「總統」大選前夕,由於蔡英文的民調較高,曾一度超越馬英九,民進黨有機會再次執政,因而「獨派」元老辜寬敏創辦的「新台灣智庫」,就由其執行長羅致政與吳釗燮、劉世忠攜手合作,進行《台灣民主鞏固--政權輪替的安全挑戰》項目研究。該「研究成果」指出,由於合併選舉,就導致「立委」選舉延後數周,「總統」大選提前數周,將使原來約兩個月的正常政權轉移時間,最多拉長為四個月。這麼長的政權輪替期,極有可能成為台灣安全的「空窗期」,如果選舉結果出現爭議,也可能會引發相當嚴重的島內政治動蕩,造成對台灣民主鞏固的斵傷。


現在,「總統」大選與「立委」選舉合併進行對民進黨有利,也就管不了那麼多了。不過,該「研究成果」還是研擬了具體的因應之道,看來在明年初是可以派用得上的了。羅致政和吳釗燮,真不愧為蔡英文的忠實門徒。